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全职修仙高手  >  第25章 练剑

第25章 练剑

3047 2018-03-20 11:40:37
  老者将剑自上而下的一落,化为了斩击。   一剑落下,然后收回,那剑被老者碎掉,老者俨然已经出现在了小屋前,然后盘膝而坐。   林秋仍然沉浸在这种剑道的领悟当中。“三日已过,你我缘分已尽,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神秘的老者发出了稍稍显得有些冰冷的逐客令。这声音仿佛是闷雷般,直接的将其从睡梦当中给惊醒。   “前辈,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已经有些眉目了!”   林秋有些着急的道。他从前真的很少会着急,但今日不知道怎么了,他在领悟剑招的时候,已经丧失了分寸。   “我不会重复自己的话的。孩子,希望你回去后,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来,也不要告知任何人我的存在。否则的话,我将终生不再见你。”   老者发出了严厉的警告来。   “终生不再见我?也就是说,前辈您还有见我的时候?”林秋惊讶的道。   老者沉默了一阵,方才是道:“或许吧!待得你功成名就的那一日,或许会有用到老朽的时候,倘若那个时候老朽还健在的话,或许可以...”   “老前辈您一定会延年益寿的!”林秋抢白道。   老者愣住了一下,随之满意的点了点头。   “时间到了,你走吧。”   老者干枯的手掌挥舞起来,便是看到,那看起来如醉如痴的花园空气当中,便是有着一条惊人的裂缝浮现开来。   那裂缝的深处,仿佛勾连着真正的世界。透过那虚幻缥缈的波动,还是可以隐约的看到。   林秋真的很想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但是他清楚,别看自己在这里呆的这几日感觉有些短暂,但是他相信,这数十年来,恐怕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   做人要知足,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他恭恭敬敬的对着那老者抱拳行礼。但是待得抬起了脑袋来的时候,其面前已经是什么都消失了。   林秋脑海当中一片空白。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回归到了祠堂当中。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梦幻吗?”   林秋此时脑袋当中呈现出一种晕乎乎的感觉来。只是回想着这三日来的经历,若是说梦幻的话,又怎会如此的真实?   乾坤五剑,乾坤五剑!   对了,这东西还存在!林秋感受着那种浓浓剑意的存在,此时不免无比的兴奋。   不过想起了这么多日子以来,自己竟然毫无进展,不免是又有些懊恼了起来。   只是这种东西可不是着急就可以有所成就的,需要自己真正的静下心来,凭借着自己的能耐来进行着慢慢的领悟。   他相信这位老者的眼光,也更相信自己的能耐。相信只要是时间足够的话,自己肯定可以将这套剑招给掌握一点。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脑海当中将那老者最后所展示出来的剑招给仔细的回想着。那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他都没有放过。   那犹如是过山车般的画面不断的在其脑海当中浮现开来。林秋眯起了眼睛来,不断的在脑海当中进行着思索,但是结果毫无收获。   问题的所在林秋总是无法找到。不过此时他坚定了信心,所谓的宝剑锋从磨砺出,倘若要是这么简单便是可以被掌握下来的话,那么这剑招似乎也就没什么可稀奇的了!   一周的时间悄然的过去了。林秋凭借着一种执着无比的精神,始终都在演练着轮回五剑的第一剑。   强者轮回剑。   死,生,轮回!   关键的字眼在林秋的口中不断的重复着。他相信那神秘的老者给予了他这剑谱,给予了他这提示,是修炼这剑谱的关键线索。   可是自己从前从未接触过这种类似的东西,要是将之给理解起来,当真有些困难。   然而这种剑招的威力,在那老者轻描淡写的表演当中已经表现的相当程度的畅快淋漓。   这种简单却有着神效的招数,在老者的手中就是杀人利器,但是在自己的手中就不灵了。   同样的动作,甚至于每一个细微的细节,林秋都已经将之给做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   可还是不行!   林秋面对着眼前的这似乎永远都无法被突破了的剑招,当真显得有些绝望起来。   难道说是这位前辈看错了人,自己的资质实际上是非常的驽钝,根本无法驾驭的了这种颇为具备传奇色彩的剑招么?   “该死的杂种,你果然还在这里,还以为你会一直躲避下去!”   门外,那骂骂咧咧的声音浮现出来,此时一个看起来约莫有着二十四五岁的青年,抱着剑,从门外走进来。   其身后跟着两位青年。仔细的看来,却正是林空和林素。   看到了这两个家伙,林秋几乎立即眯起了眼睛来。看样子,这是来找茬的啊。   那为首的青年乃是叫做林烈,其乃是林无敌的侄子,更是林素的亲兄弟,是那林空的堂兄弟。   可以说其和林秋也是不太远。但是由于林秋从小便是被离开家族的缘故,使得这些自以为有着高级和尊贵血统的纨绔,不屑于和林秋在一起。   当然更不会承认林秋的地位。林烈抱着剑,用冷漠的态度,将那林秋给盯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秋环臂的道。   “你三日前不是就躲避了么?我还以为你当起了缩头乌龟了!”   林烈嘲弄的道。   “对付你们这些下三滥的货色,我还没有必要躲避、”   林秋嘲弄的道。   “你说什么?真是个该死的玩意,你这次欺负了我的弟弟们,接下来,我就要让你十倍的返还。”   林烈撇嘴威胁的道。   此时那身后的两个青年也是带着相当程度的嘲讽,将那眼前的林秋给盯住。   “呵呵,二哥已经到了三十重天的程度,这眼前的家伙必死无疑。”   “何止啊,二哥的体质绝伦,且不久之前,方才将绝杀影剑给掌握成功,那可是传说当中的远级中品的典籍啊!在家族当中都是奢侈品的存在,这个狗杂种凭什么和二哥比?”   两个青年冷嘲热讽。此时他们也是磨刀霍霍。   尽管说在真正战斗的时候,他们倒是不会愚蠢的去掺和两个人的决斗。   但是待得林秋被彻底的击败后,其凑过来捡便宜倒是不在乎的。   到了那个时候,这些日子积累下来的怨恨和愤怒都将被完美的发泄出来。   此时的两个青年都是露出了怜悯的表情来,那深处,也是有着疯狂存在。一旦要是林秋落入到了他们的手中,那种报复将会是花样百出的。   林烈抱着剑。那剑便是发出了轻微的剑吟来。嗡嗡的响动着,通常来说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剑,都是货真价实的宝剑。   再度的看看林秋,此时其所使用练习剑招的剑,也无非只是寻常的铁剑罢了。   这种水平几乎没有任何对抗的可能性啊。   林秋狠狠的将手中的剑给握住。想着那日老者所使用剑招的时候,哪怕只是将其中的神髓使用出一丝一毫来,斩杀眼前的这个小子,几乎都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自己在之前的挺长时间里,对于这剑招都在练习,可终究都没有将其给使用出来。 难道说到了最后一刻,就能够将这剑招给发挥出来了吗? 生,死,轮回!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受死吧,小杂种!” 林烈的宝剑发散出了犹如太阳般的明亮光,剑笔直的朝着林秋的小腹刺来。 寒风呼啸着,令人感觉刺骨的冰寒。 他这一剑的意图可以说是相当的明显,其想要将自己的丹田给废掉!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心思还真是歹毒! 这一剑,凭借着玄五十重天的强大实力给使用出来,那种威力,绝对不是现在的林秋可以比较的! 这一刻,林秋感受到了犹如死亡到来。 他的眼中突兀的出现了清晰的剑招! 林秋眼睁睁的看着那剑到了,但是却没有办法躲避开来。如果要是刺中了,那生命便是有可能终结。 这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神秘感觉将林秋给环绕。 那老者先前所使用出来的剑招,此时在林秋的脑海当中顿时不一样了起来。 这眼前林烈的剑,仿佛化为了那老者的剑,眼前的林烈,仿佛化为了老者。 简单无比的剑招内,却蕴含着不同寻常的剑道真谛。 是啊!别看是简单的一招,但是那其中,却蕴含着死生轮回的道理! 原来这一剑,这这么发出的! 猛然间,那犹如醍醐灌顶般的感觉突兀的将林秋给环绕。 他犹如直接的从一个剑道小白,跃入到了剑道大师的级别。 从虚无的领悟当中回归现实。眼前那林烈的剑,已经处处都是弱点与漏洞。 “尝尝我的反击吧!” “轮回,强者之剑!” 品尝到了死亡味道的林秋,方才能够知道生存的含义。这一刻,那强者之心在生死之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和发挥。 中宮直进!林秋将那手掌的木剑,平平无奇的朝着眼前的对手脖刺去。 可就是这么一剑,竟然鬼使神差的超越了前者的剑,一剑破道,率先到了那林烈的咽喉,轻轻点中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