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十方万道  >  第十六章:玉坠

第十六章:玉坠

3008 2017-11-09 17:25:00
幽暗的树丛忽然传来一阵冰冷的笑,那笑声十分奇特,诺大的声音竟然像是从天而降,浑厚的声音震的众人耳朵发麻。   陵岚赶紧捂住了耳朵,生怕这奇怪的声音震坏了自己的心肺,冥冥中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高手如此霸道。   凌宁也没敢怠慢,他没在玩弄扇子,两手催动罡气,似乎准备迎战这前来的危险。   “什么人?别故弄玄虚,赶紧出来!”   黑口罩捂着裤裆还在聒噪,岂不知,刚才这句话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遗言了。   那冰冷的声音突然又出现了……   “你们真是放肆,我们陵家岂容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忽然间黑风四起,一道粗壮的黑色烟柱直接向下窜了出来,那粗壮的柱子好像是雷霆一般,直接对着地上众人横扫了过来。   嗖嗖!   黑色的烟柱如同游龙,在黑色的烟柱中国竟然夹杂着无数个锋利的冰凌,那尖锐的冰凌如同刀子,烟柱夹杂着众人的身子,不到片刻,这几个人的身体如同被刀绞一般直接被卷了进去。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十几个人的身体竟然全都一下子消失了,黑烟过后,平地上什么都没了,就连地上的脚印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连血丝都不剩下一丁点。   “好霸道的罡气!”   凌宁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这强劲的罡气不是来攻击自己的,反而对面的十几个家伙,现在全都飞灰湮灭了,不过此人也凶狠异常,杀人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把他们的身体全都弄碎成了烟雾,身体上的一切都转化成了能量被吸收了。   如此狂暴的招式简直出乎意料,陵岚没敢轻举妄动,他倒想看看,这如此凶狠的人到底是谁。   “岚儿,宁儿,你们走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黑暗的树丛中,一个中年男人的影子出现了,陵岚才看清楚,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凌天!   “爹?”   陵岚有些胆战心惊,要知道,凌天可是个十分老是中肯的人,从来不跟自己发火,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从来没打过一下,当然除了陵城那个败类之外。   凌天身影一闪,鬼影一般落在了地上,他神情凝重,两眼冒着红光,好像刚才那股弑杀的劲头还没过去似的。   “岚儿,你们不能留在这里了,九星玄冥黑雷已经暴露,现在皇族的人似乎志在必得,今天这波人只是个先头部队,得不到这宝物他们是不会死心的,你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还是和凌宁赶紧走吧。”   走?   陵岚有些吃惊,就算是罡气学院也没这么快吧,更何况自己什么都没准备,更别说走了。   “爹!我舍不得你,我去罡气学院不知道多久才能到,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要是时间长了我怕你出事。”   陵岚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从小就十分懂事,现在一听说凌天要赶自己走,真的是一百个不乐意。   凌天苦笑了一下,他的大手在陵岚肩膀上面拍了拍。   “傻孩子,你是去学习,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放心,我这身子骨还硬朗,能撑到你回来那一天。”   凌宁笑着说:“叔叔说的是,现在陵岚走了,皇族就察觉不到九星玄冥黑雷的所在,到时候我们陵家也会平安无事,如果陵岚继续留下来,说不定哪天还会惹来麻烦,现在走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道理很清楚,可是真的心有不甘。   陵岚回到了王城,不多时把东西收拾好了,一个人傻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凌宁找自己上路。   凌宁和凌天去了密室商谈什么东西去了,一时半会儿还没回来,可是陵岚心里更加闹心,看来安稳的日子终究要过去了,迎接自己的不知道是什么未来。   陵岚?   外面忽然有个女孩的叫声,陵岚赶紧开门,外面站着的竟然是陵湘。   “姐?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陵岚觉得纳闷,这个时候陵湘似乎早就该睡觉了,可是她现在却正在自己的面前,表情有些不悦。   陵湘回头看了看,赶紧关上了房门。   “陵岚,我听说你要走了,特意来看看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姐!你别担心,我是和凌宁表哥一起走,有大表哥在你就放心吧,他本事不小,一般人不会欺负我的。”   陵湘点了点头,可是眼圈中却透着红色,湿润的水滴差点落下来,分明是有了离别的感触。   “陵岚,其实我有个秘密一直没和你说。”   陵湘说着说着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苦处,一下子停住了。   “姐,你说吧,我们从小到大无话不谈”   陵湘放下了手里的包裹,打开了包裹,原来里面放着几件衣服,还有几个木头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路上用得到的。   想不到陵湘对自己这么好,陵岚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了,平时自己总是修炼罡气,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个一直默默对自己好的姐姐。   “路上带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到了那边多照顾自己,以后姐姐有机会去看你,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   陵湘一下子抱住了陵岚,惹得陵岚以真诚诧异,看了看眼前的泪人,他觉得有些怪,今天陵湘怎么跟平时不太一样,难道真的是舍不得自己走?   “姐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等我学好了本事看谁敢欺负我们陵家。”   陵湘忽然解下了脖子上的项坠,绿色的项坠是个鸟的形状,那绿色的小鸟是用玉石雕刻而成,玉石料子十分奇特,晶莹剔透像是水滴,不过陵岚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鸟肚子上竟然雕刻着一个小字。   韩?   陵岚心里一惊,这韩不是皇族的韩家?   不会的!   姐姐名叫陵湘,怎么能和皇族的人有什么关系,可是这项坠上分明写了个“韩”字。   “姐!这项坠是什么意思,是给我的?”   “这是我的贴身之物,我从小就带着,娘跟我说这项坠能给人带来好运,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陵湘走了,陵岚把项坠带在身上,忽然觉得不太对劲儿,这项坠竟然带着冰凉的温度,冰冷的感觉像是带着一个冰块,用手摸了摸却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   这一晚陵岚心里有些乱,陵湘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从她的眼神里分明看到的不是姐妹情,而是一种怪异的眼神,那种热情为什么被陵湘压抑在心里,她为什么不说?   稀里糊涂睡了一个晚上,陵岚终于醒了。   吃过了早饭到了雷鸣殿,凌宁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臭小子,你还真是个懒猪,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半天,就差上去把你抱下来了。”   凌宁十分爱打趣,陵岚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   凌天背着手走了过来,他笑着看陵岚,手里却拎着一个包裹,那包裹直接给了凌宁,似乎还挺沉重。   “岚儿,为父带你们从密道走,以免被皇族的人察觉到,你要跟上我,走吧!”   “爹!我不想走!”   陵岚有些舍不得,可是没办法,凌天已经走到了雕像跟前,一块向下的台阶已经出现了。   幽暗的密道十分诡异,人从台阶上走下去就会站在一个石板上,那石板竟然能自动向前慢慢走,像是坐了个能够游走的车子似的。   幽暗的地道向前延伸,那石板的速度极快,四周黑乎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耳边冰冷的风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洞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光亮的四方形,刺眼的光亮直接照了进来。   嗖!   脚下的石板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陵岚身子失去了控制,整个人竟然直接顺着石板的力道飞了出去,噗通一声,一个硕大的抛物线已经把陵岚直接丢在了对面的地上。   哎呦!   屁股摔的生疼,刚要站起来,却发现一只手早就来抓自己,借着力气站了起来,原来那人正是凌宁。   “大表哥,你没事吧?”陵岚站了起来,回头看,身后的密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没了,身后只是一块硕大的山石,山石上长满了青草,根本没有一点痕迹。   凌宁笑了笑说:“小子,你看我像是有事吗?我就是担心你的屁股,小心弄碎了。”   回头看,远处正是陵家的王城,而此刻距离王城的位置已经不知道多远,老远才能看见王城那微乎其微的影子。   “表哥,我没事,我头一次知道咱们陵家还有这种密道。”   陵岚揉着疼痛的屁股,简直有些发蒙。   摸了摸胸口的项坠,冰冷的东西还贴着皮肤,不过现在有些怪,那项坠时不时的发出一些热量,忽冷忽热十分蹊跷。   “你摸什么呢?受伤了?”   “没事!就是看看项坠丢了没有。”陵岚笑着说。   “没事就好,风行诀你不是会了吗,现在跟上我的脚步,你要是落下可就赶不上了,走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