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十三章 桌子上的男人

第七十三章 桌子上的男人

3017 2017-12-06 09:57:38
“咚,咚”门外传开了一阵阵脚步声。隐约像是两个男人再交谈着什么,我将门打开一条缝,发现那竟然是年轻时候的师公和韩建国。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一边走一边不停的争论着什么,我竖起耳朵听起来。师公有些愤怒的说道:“凭什么我不能去,就因为莫再愁?我都说了,我和她真的是彻底结束了!就是普通同事关系,组织凭什么否定我?”  韩建国安慰他说道:“别生气,也不一定是否定你了,现在不是说还在商榷嘛?再说了,你也要理解啊,现在你和莫再愁的关系弄的满城风雨。嫂子那我都不好交代啊。”师公听完韩建国的话更加生气道:“哼,我就不明白,既然没法接受我,组织干嘛要招我回来?而且南海之行对我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吧?连你也来劝我放弃,我真是看错你了!”说完,师公转身离开了,而韩建国叹了口气进了对面的办公室,办公室上写着:部长两个字。  我有些不解,我这是穿越了么?正在我胡思狂想的时候,听见对面办公室有人在敲门,我从门缝中看去,是一个年纪轻轻,面容较好的女生。一手抱着一沓文件袋,一手拎着暖瓶,用脚在踹着门,嘴里喊到:“老韩,开门,我是莉莉。”,韩建国满脸堆笑的推开门说道:“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快进来。”说罢一手接过暖瓶,一边迎接莉莉进来。  我们隔了一个走廊,声音有些听不清楚。我蹑手蹑脚的从发电室出来,趴在对面的门上偷听起来。韩建国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的说道:“南海那边有消息了么?方四怎么说?”,莉莉回答道:“看你那着急的样子,南海那边的项目组织上还没有具体确定下来。但老方那边确实传来了很多消息。”,韩建国兴奋的拍拍桌子说道:“快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消息?里面有终极么?他们下去没有?”  我一听怎么又是“终极”,如果这不是幻觉的话,那么两代人都在追的“终极”到底会是什么?屋里传来了脚步声我连忙躲回发电室,透过门缝看见莉莉伸出头来,左右观望起来,确定没人后又回到了办公室,我又重新走了出来,趴在门上偷听起来。  莉莉说道:“老方他们说里面情况复杂,他们刚下去了一批人,只有2个回来了。据那两个人说南海中间有一个漩涡,顺着漩涡游去就能进去,但这个漩涡每个月只有一次会出现。也就是说咱们要去的话,必须要进去待一个月,所以食物,氧气带进去都是一个大麻烦。但也有好消息,墓穴里面确实是春秋时期的,墓门上确实刻着:终极二字。”韩建国兴奋的叫起来,莉莉赶紧走过去捂着他的嘴说道:“小点声!”只见,韩建国一把抱住莉莉,将手放在莉莉的腰上,莉莉也顺势坐在韩建国的腿上继续说道:“可老方也说了,里面机关无数,原本派进去都是几十年经验老道的盗墓着,可活着回来的只有两个。据那两个人说:“他们刚一进古墓就触发了机关,一下子就死了两个人。没有多久前面就出现一个沉船古墓,他们攀岩过去,才发现沉船里面十分奢靡,不过里面竟然有空气,他们为了省氧气瓶就脱下来摆放在入口处。  这个是他们两个人画的古墓图,你看,这里有一间暗室里面有一些壁画,当时他们队伍还拍摄了一些照片,可后来拿出来才发现都已经曝光了根本看不来东西。这里是耳室。”  韩建国问道:“剩下的呢?墓室呢?”莉莉白了他一眼说道:“老方说了,他的人本来是想进去看看,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队员都昏沉沉的睡着了,在醒来时就剩他俩了,一看情况不对。也不敢在呆着了,忙往出跑,可到大厅才发现氧气罐早就不见了!两个人以为队友抛弃他们了,还把氧气罐带走了,瞬间气的说不出话,可天无亡人之路,他们竟然看见了一只巨大的老海龟,据说有两三米大。他们赶紧抓着老海龟的壳子,不一会,就来到了海面上!”  韩建国明显不信,声音中还有些愤怒的说道:“老海龟?怎么不说是龙太子送他们出来的!我看老方就是靠不住,他肯定是想私吞“终极”,我早就说了这种人就是骗子,你们都不信!”莉莉从档案袋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说道:“你看这是什么?”韩建国身子明显一楞,说道:“这,这,真的有这么大的海龟啊?”虽然我看不到照片,可结合韩建国的反应来说,应该是那张大海龟的照片。  果不其然,莉莉说道:“这个是那两个队员回来时候,船上摄影师无意间拍到的,要不是看到照片,我也不相信!”韩建国缓过神来,继续追问道:“那后来呢?那些抛弃他俩的队员呢?”莉莉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所以诡异就诡异在这里,除了他俩,所有队员都没有回来!而且距离老方给我打电话之前都没有回来,老方第二次派进去的人也……”  “你是谁?怎么在这鬼鬼祟祟的?”一个严厉的男声在我背后响起,我转身一看是一个保卫兵装扮的年轻人,右边的腰间还别着一把三八大盖。屋里的脚步声也响起来,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偷听国家机密,非得枪毙了我不可。想到这,我撒腿就跑起来。  我顺着楼梯一直往下跑,不一会就到了大门外。我这发现周围竟然都是丛林。后面追赶的脚步声更加近了,我一咬牙往丛林深处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前面出现了一幢两层楼。走近一看房子四周被铁水浇注,只留下一个半人高的洞口。我隐约还能听见后面有人不断的朝我追过来,慌不择路的我赶紧钻进去,发现这是一个日本风格的别墅。门口挂着一排老式防护服,整个房间内也用铁板隔开了,只有二楼一个房间前面的铁板有个破洞,我隔着铁板上破洞推开卧室门。一阵灰尘迎面扑来,应该是封闭很久了,我打开屋门让它散散味,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套间,外面是一台旧款式的黑白小电视,和一张单人床,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我来到床边上,发现床上的被褥早已腐烂不堪,传来一股酸臭味。我的脚不小心踢到了一个铁疙瘩,吃痛不已。我蹲下身发现床下竟然有一个一米长的铁箱子。上面的锁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我将铁箱子抬到床上来,一打开竟然是一副婴儿的尸体。  只见婴儿的额头上插着一根木头钉子,两只小手也被用绳子固定在箱子两侧。双脚被砍断,脚腕处不平整的伤痕仿佛再告诉我,伤痛的过往。双眼彤彤有神的看着我,一双黑白相间的眼睛竟然在来回转动!  我本能反应的将铁盒子踢开,婴儿的尸体从箱子里掉出来,一对有神的大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着,婴儿眼睛原本的位置被黑不隆隆的空洞替代。掉在地板上的眼珠竟从中钻出来两只黑白相间的蛊虫。  我曾在师傅的古书中见过,这种虫子叫聚魂蛊,也就是说将宿主的灵魂从里面带出来,凑满七七四十九只便可以长生不老,虽然是骗术,可尝试的人却不少。据说灵魂越清澈越好,而且必须要宿主死前承受巨大的疼痛,不然这蛊虫就会死亡,没法入药。刚才还充满生机的眼球顿时变得萎缩不堪。  我将小婴儿尸体重新装进铁盒之中,打算等会带出去埋葬了他,好让他重新投胎,不再受这苦楚。我将铁盒背在身后,打开里面卧室的门,发现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正坐在椅子上,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他应该死了吧?在这种条件下还会有活人么?我走过去想观察一下。  他的后背还在不停的起伏着,他竟然还活着,我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想到他还是一动不动,我想把他扶起来,可谁知道“斯拉”一声,他的脸皮竟然被我扯掉粘在了桌子上。原本脸的部位竟然变得血糊糊的一片。我吓了一跳,猛的将他扔出去,却发现他身上的皮也被粘在椅子上,他浑身没有皮的尸体正躺在地上,一股股黄色的尸油不断向外涌出来。尸体的胸口竟然还在起伏着。  我赶紧走远些,窗外的铁皮缝隙透进来一丝月光,迎照在桌子上。我才看清,桌子上竟然被人用笔写了很多字。忍着恶心我看起来,上面用英文写道:她要来了,他们把我扔在这里,他们是恶魔在做恐怖的实验,我不愿意和他们为伍。他们怕她跑出来,便在这里浇注了铁水,他们把我的脸粘在桌子上,他们这群恶魔会有报应的!她来了,一个也跑不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