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章 坟地神秘人

第七章 坟地神秘人

3091 2017-11-06 10:33:06
漆黑的夜色之下,手电筒的惨白色光束显得有些诡异,更何况旁边还躺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僵尸”,刺鼻的腐肉味让我忍不住想要呕吐,除了我那粗重的呼吸声之外,周围安静的针落可闻……半夜的坟茔中忽然冒出来了两个人,而且手中还提着枪,我忍不住抬眼朝着那开枪的女生看去,只见对方早已经将视线从那腐烂的“僵尸”身上移开,屏息凝神和旁边的那男子在谨慎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你们……你们是警察吗?”林飞雪也显得有些紧张,不敢靠近那女生,站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弱弱的冲对方两人问道。我也一脸谨慎的盯着那两人,想要知道他们的来历。敢在这么晚的时间来满是坟包的禁地,这两人要么是胆大找刺激,要么就是找死!可看见那女生手中的枪,我又不敢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扶着膝盖慢慢站直了身子,拿着摘到的三阳草走到了林飞雪的身边。“别说话!”那女生转头冷冷的扫了我和林飞雪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她旁边那男子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个健步蹿出,直奔十多米外一个坟包而去!我和林飞雪被刚才那“僵尸”吓得不轻,眼下三阳草已经到手,根本不敢在这满是坟包的禁地中多做逗留,互相对视了一眼,跟在那两人的身后,想要找个机会尽快离开。“关掉手电!”手中提枪的女生看见我和林飞雪喘着粗气从后面跟了上来,转头压低了声音冷冷说道。周围一片漆黑,夜空之中没有半点月色,要是再关了手电,在这么一个随时都会出现“僵尸”的坟地之中,我可没有一点继续呆下去的勇气。话音刚落,前面忽然响起了一道木板裂开的声音,站在前面不远处的那男子一个转身将林飞雪的手电给抢了过去。周围顿时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只是那木板裂开的声音还在继续,而且前面坟包中露出的棺材似乎在剧烈晃动,像里面困着一个剧烈挣扎的人一般。“不会……不会又是一具僵尸吧!”想起刚才那一幕,我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感觉后背都开始冒冷汗了。林飞雪也显得有些不安,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还不时地拉下我的胳膊,似乎在提醒我小心前面的动静。“咔嚓”又是一声木板裂开的声音,前面那早已破败不堪的棺材终于打开了,一股腐臭味瞬间蔓延而来,虽然在十多米开外,但我还是忍不住干呕了几下。“宁封……是……是僵尸!”林飞雪那满是恐惧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止住心底的恶心抬头看去,只见坟包内露出的那部分棺材之中,有一个黑影慢慢从中坐起,夜色之下虽然看不清这“僵尸”的模样,但那双猩红的眼睛,却吓得我差点叫出声来。“砰!”一声枪响从前方传来,那坐在棺材之中的“僵尸”身子忽然摇晃了一下,但看起来却并无大碍,双臂猛地抬起,忽然从棺材之中跃了出来。“啊……”见那僵尸飞快朝着自己这边扑了过来,林飞雪尖叫了一声,慌忙躲在了我的身后。此时我双腿也在打颤,被那双猩红的眼神盯着,我感觉自己马上要瘫在地上了。“砰!砰!”好在前面那一男一女此时却再次出手了,连续不断的枪声响起,那散发着腐臭味的僵尸刚刚走出五六米远,扑通一声趴倒在了地上。那两人赶忙上前,拿着手枪一股脑的将子弹全部打了出去,地上的“僵尸”抽搐了几下,随后慢慢没了动静。偌大的禁地之中枪响声不断在回荡,周围还充斥着那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前面灯光亮起,那夺走林飞雪手电的男子,转头来到了我和林飞雪的面前。在灯光之下我终于看清楚了这男子的面容,三十出头的年纪,长相有些粗犷,穿了一件黑色皮衣,眼神之中一片冰冷,脸上也布满了寒意。“你们这么晚了来坟地里干嘛?”“我……我们是……是来找东西的!”我被面前这男子看的心中发毛,小声的回了一句,将装有三阳草的塑料袋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面。那带着手枪的女生也走了过来,看了我和林飞雪一眼后,冷笑了一声道:“今天算你们命大,快点回去吧,这里可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这女的穿了一身警服,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将我和林飞雪当成约会的情侣了。毕竟半夜三更来坟地之中找东西这个理由,很难让人信服,我和林飞雪年纪又差不多,这么晚了出现在罕有人迹的禁地之中,难免要让人误会。林飞雪也没解释,空气中那刺鼻的腐臭味很让人反胃,拉着我的胳膊弱弱的说道:“宁封,我们快点走吧,这里……太吓人了!”两株三阳草已经到手,我也很想尽快离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地方,更何况面前这一男一女态度也相当冷淡。但在临走之前,我还是壮着胆子冲他们问道:“你们半夜来这里……不会是为了查案的吧?”那面色冰冷的男子抬头扫了我一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不该问的别问,快点走吧!”“宁封,我们赶快走吧!”林飞雪身子都在哆嗦,拉着我的胳膊忍不住催促了一句。那男子将手电递还给了林飞雪,没再理会我们,四周看了一眼,闪身又朝着禁地深处走了过去,周围渐渐恢复了安静,林飞雪又开始催促了起来。我心中虽然对刚才突然出现的那一男一女有点怀疑,可也没再继续逗留,拿着手电带着林飞雪按照原路返回,不多时就来到了钟齐寿的住处。昏黄的灯光之下只有钟小灵一人在屋内,钟齐寿却不见了踪影,四下看了一眼,拿出一株三阳草出来放在了钟小灵旁边的桌子上。“钟师傅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我问。“我爷爷去房间休息了!”钟小灵冷淡的冲我说了一句,拿起那三阳草,缓步进了苗小龙的房间。我和林飞雪已经习惯了钟小灵的冷淡,相视苦笑了下,跟着她走了进去!房间内苗小龙还在昏迷之中,脸色发青,肌肤僵硬,一动不动的躺在闫雅芳旁边的另外一张“棺材板”上。这才来到湘西不多久的时间,一行四人就昏迷了两个,刚才在那坟地之中我和林飞雪更是遇到了“僵尸”,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虽说在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看着面前昏迷过去的两人,我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旁边的林飞雪倒像是忘了刚才的恐惧,脸上冷静了不少,见钟小灵拿起一碗温水将三阳草泡在里面,缓步上前轻声问道:“需要我帮忙吗?”一株三阳草就能救醒苗小龙,林飞雪这个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对此十分的怀疑,来到钟小灵的身边,也只是为了想看看她到底是怎么解蛊的。可钟小灵却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出去!”“我们只是想帮忙而已,你没必要这样吧!”被钟小灵那双眼睛看的心中有些发毛,我弱弱的插嘴说道。我表哥的病情和苗小龙一样,要是能看清楚钟小灵是怎么用三阳草救人的,回去之后我也可以对表哥试试!但钟小灵似乎看出了我们心底的念头,随手将一碗温水放在了棺材板旁边的木桌上,十分冷淡的说道:“你们要是不出去,这冰蚕蛊我不解了!”说完,钟小灵面无表情的推开身旁的林飞雪,似乎要转身出去,态度显得十分坚决!“你别走啊!这冰蚕蛊我们又不知道怎么解,你走了谁救人啊!”眼看钟小灵要走出房间了,我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伸手拉了下她的胳膊。这钟齐寿房子的周围处处透着诡异,方圆十多里都杳无人烟,此时苗小龙和闫雅芳两人都昏迷未醒,我们想离开都不可能。即便是钟小灵的态度有些冷漠,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和林飞雪也只能妥协。劝住了钟小灵之后我干笑着拉起了林飞雪,带她快步出了房间,走到门外拿了两个竹凳坐了下来。“你就那么相信她?”林飞雪压低了声音,皱着秀眉直勾勾的盯着我问道。钟齐寿和钟小灵都有些反常,将闫雅芳和苗小龙交给他们医治,林飞雪始终有些不放心!可周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更别说去找一个会治病救人的医生了,最近的下洼村也要走上好半天,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膀说道:“在这种地方,咱们有选择吗?”“刚才咱们就应该叫住那两个警察的,至少也有个照应,住在这种鬼地方,我夜里可睡不着!”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林飞雪双手抱肩,脸上显得有些不情愿。“吱……”就在林飞雪话音落下之际,我们背后忽然传来了开门声,我们两人身子一哆嗦,慌忙朝着后面看去,见破旧的木门打开了一条缝,披着件灰色外套的钟齐寿正站在门后盯着我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