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三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三十八章 死里逃生

2995 2017-11-20 14:18:20
第五幅壁画上男孩的脖子已经被砍掉了,一个穿着兽皮,头戴花色孔雀毛像是巫师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小罐子正在往装男孩头的陶瓷罐中不停的倒着什么,随即让别人把陶瓷罐拿泥巴封起来,储存在地窖之中。  第六幅场景变成了战场,一方人数众多,一方人数很少,实际相差悬殊。可转眼间那个那个巫师站在人少那一边说着什么,士兵纷纷从地窖中取来一个个陶瓷罐扔向敌方。  只见破裂的陶瓷罐中飞出一个个红色的小虫子,敌军阵型大乱。敌方士兵一个接一个捂着脖子倒了下去,可诡异的是不一会,那些倒下的士兵两眼发红,一个个垂着头向还活着的人扑去。  第七幅图是一个骑着白马的将军手里拿着一个像玉简一样的东西,大声呼喊着什么。所有诡异的士兵停止厮杀跪在地上低着头。  第八幅场景是将军带着诡异的士兵走进了大山之中。到此,壁画戛然而知。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我手里的玉简就是壁画中那个,而它是可以号令阴兵的象征。  Sylvia南则一直忙着拍照,我忍不住问道:“Sylvia南,你们要找的就是这个玉简吧?”  Sylvia南没有否认,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它是通往终极宝藏的钥匙。”  接下来,Sylvia南对我提问的林飞雪的问题只字不提,没办法,我只好妥协说道:“你要是能帮我救我林飞雪,我便可以告诉你,我见过这种东西。”  我能感觉到Sylvia南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她抬起头冷冰冰的审视了我一会开口说道:“救你朋友可以,但如果没有,我一定先把你舌头割下来。”我觉得我赌对了,这个女人果然知道林飞雪在哪里。  我相信Sylvia南并没有吓唬我,她一看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身上有一股狠劲,是那种杀了很多人才会形成的气场。  如果说林飞雪像是卡布奇诺,香甜可口。那Sylvia南则是伏加特,入口火辣呛鼻,但回味悠长。  我看着她重重点了点头,反正到时候我就说在钟齐寿家附近的古墓见到过,也不算撒谎,只是没告诉她被我拿走了而已。  Sylvia南说:“刚才我在二楼遇见你的之前,看到有一伙黑衣人带走了一个女孩,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朋友。”  说实话,我并不相信她的话,这种地方除了我和她们怎么可能还有一队人,又不是赶集!  Sylvia南仿佛看穿我的心思一般说道:“爱信不信,我答应的你的事情已经说了,你的呢?是不是应该透漏一点给我?”  虽然不相信她所说,可毕竟也是唯一的线索。我耍赖说道:“你答应帮我救她,等救回来我再告诉你。”  Sylvia南脸色一变立刻拿着匕首架在我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我没有耐心陪你玩这些无聊的小把戏,如果你不能让我相信你真的见过,那我就先送你上西天!”  我看她动真格的忙说道:“我真的见过,它是纯白色的,并且上面雕刻着很多符文,在光的照耀下会变成绿色。对不对?”  Sylvia南情绪缓和下来,把我推到在地上。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心想,还好我之前仔细研究过玉简,不然这次真的做了刀下鬼。女人心海底针,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赶紧起来找出路,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说罢,还踹了一脚我的屁股。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出去还得靠她。我站起来一起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按钮。折腾了半天我俩确定每一块砖都摸索过了,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  我俩靠着墙坐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不一会我就睡着了,待醒来时Sylvia南不见了!  这娘们趁我睡着的时候跑了?想到这我顿时十分气愤,亏我还觉得她虽然凶了点但人还不错。  “你干嘛呢?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的。”Sylvia南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起,我转过身却发现并没有她人。我还在做梦么?我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真疼,看来不是在做梦,不会是闹鬼吧?  我出手电想看清前面的墓室,可还是一片漆黑。我的内心虽然恐惧,可更多的是着急,这个时候必须依靠自己才能走出困境。  我继续向黑暗处慢慢摸索,发现Sylvia南正站在石壁旁摸索着什么。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Sylvia南说道:“我刚看你睡着了,就来这里继续找出口。发现这里的石壁被涂上了遮光粉,只有走近才能看清。而且你看这里原来是第五幅壁画的位置,现在却变成了第一幅。”  我拿手电照射向墙壁,发展光线确实比照到别的地方光会弱很多。在Sylvia南的提醒下,我发现原来第五幅壁画的位置确实变成了第一幅,不仔细观察是不会发现的。  Sylvia南看我不说话,继续说道:“这里表面看起来四面都封闭,是一个密闭空间,可我们在里面带了一段时间,并没有感到憋闷,所以肯定是有空气流通的。”  我觉得很有道理,顿时对这个冷酷的女生多了一份佩服,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的思考,真是不简单。  我问道:“这里的壁画又是怎么换位置的呢?又不是拼图,拆下来重按就好。可这一块石壁至少得有几千公斤,它们与山连成一体,怎么可能来回换呢?”  “我刚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爬到石壁的四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并不是完全连成一体,每块石板中间都有微小的缝隙。这应该是哪位高人布下的机关。之所以要涂上遮光粉恐怕就是为了让我们形成错觉,错失出去的机会。”Sylvia南肯定的说道。  不得不承认她分析的很有道理,古代有可日行千里的木马,也有会飞竹蜻蜓。所以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  我从包里拿出压缩饼干和Sylvia南一起边吃边等待石壁的变化。一袋饼干吃完后石壁刚好发生了变化。只见面前的石壁向上抬起,露出我们来时的楼梯。  Sylvia南拉着我赶忙钻了出来,在我们出来后石壁又消失不见,变成了可容一人出行的洞口。  我跟着Sylvia南一路向出口走去,幸运的是没有在发生什么诡异的事。  Sylvia南一直送我到凤凰山顶,并约定20天之后,她拿林飞雪来换玉简的消息。  我向山上的道馆走去,莫泽听见声音从道馆里冲出来给了我一个重重的拥抱,并捶了一下我肩膀说道:“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去哪了?”  我苦笑一声还未来的及回答,莫泽紧接着说:“飞雪不见了,我们找遍整个凤凰山都不见他的踪影。”  看来他们还不知道飞雪和我发生了意外。看莫泽自责的样子,我赶紧说了这几天的遭遇,从我们开始意外掉落悬崖到遇见Sylvia南。莫泽听完后,对那座沉船古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说等到飞雪和我的蛊都解开后他一定要去里面看看。“师公好。”莫泽突然问候道。我这时才看到一位满头白发但精神烁烁的老人正盯着我们。我之前已经拜了莫野前辈做师傅,所以便学着莫泽的样子鞠躬向师公问好。  “你就是宁封吧?我听莫野提过你,快进来吧,咦,你身上怎么有股奇怪的香味。”师公诧异的看着我。  我仔细的闻起来,并没有啊。要是说臭汗味还差不多,这么多天都没有洗澡。  “嗯,这味道好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在哪里闻过,真是年纪大了。”师公叹了一口气说道。  “哪有啊,师公正当盛年。”莫泽恭维道。这小子平时看着这么高冷,原来还有这么一面。  师公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了,“就你小子会说话,来,吃饭吧。”  吃饭期间,师公问了我了一些基本情况,我一一回答,师公满意的点了点头。林飞雪的三尸蛊,师公说的和莫野师傅说的大致一样。  明天就开始正式学习了,师公说先从繁体字开始,万事的先从基础来,急不得!  师公的方法很特别,我现在基本就能看懂《炼尸》书中写的大部分内容,但领悟起来缺个很难。师公让我看《易经》,八卦的核心就是相生相克。  里面内容包括《经》和《传》两个部分。《经》主要是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卦和爻各有说明(卦辞、爻辞),作为占卜之用。《传》包含解释卦辞和爻辞的七种文辞共十篇,统称《十翼》。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学懂得,我现在只能说略懂皮毛,师公说我悟性很好,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料。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明天就是我和Sylvia南约好的日子了,不知道还会不会什么变数。  “不好啦,落师傅(我师公姓落)我们村闹僵尸了,死了好几个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