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章 蛊毒

第五章 蛊毒

3094 2017-11-02 17:33:15
听到我的喊声,林飞雪从屋里跑了出来,看到已经昏迷的苗小龙,脸色顿时一变,问道:“他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我们两个正说着话,他就突然昏迷了过去。”我急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苗小龙的昏迷实在太诡异了,刚才还好端端的,突然就出了状况,连给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你先别急,你跟他是同学,想想他有没有心脏病史?”林飞雪一边问着,一边探出手来要给苗小龙把脉,在接触到苗小龙手腕的那一刻,她陡然尖叫起来:“他的手怎么这么冷?” 她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先前太着急了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苗小龙的体温是很不对劲,我抱着他就感觉像是抱着一块冰一样。 这冰冷的体温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急忙朝着他脸上看了一眼,发现他的面色已经不是之前的苍白,而是变成了灰白色,看着就如同一个死人一般。 这……怎么感觉和我表哥的怪病这么相似? “脉搏正常、呼吸正常……奇怪,除了体温和脸色不对,一切都正常啊。”林飞雪嘀咕了一句,碰了碰我问道:“发什么呆呢?” 我回过神来,沉声说道:“他这种状况……我见过。” “你见过?”林飞雪愣了愣,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苦笑,要是知道怎么回事就好了,我表哥至于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吗?叹了口气说道:“不瞒你说,苗小龙现在的症状和我表哥很像,我就是为了解决表哥的事才来湘西的。” 然后我把表哥的事情跟林飞雪说了一遍,林飞雪皱着眉头沉默起来,半晌后缓缓说道:“我们两个连半吊子都谈不上,在这里乱猜也没用,下洼村不是不远吗,你现在背着苗小龙回下洼村,我在这里守着雅芳,等她醒来后就去和你们汇合。” 关键时刻林飞雪倒是比我还要冷静。 我想了想,林飞雪说的在理,对于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湘西本地人比我们要了解,去下洼村是最好的选择。 点了点头,我背起苗小龙就要离开,却在这时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你们去哪儿?” 不用看我就知道是钟小灵回来了,回头一看就见钟小灵背着一个药篓朝着我们走过来,不过药篓中装的不是草药,而是菜,显然她是去摘菜来着。 “苗小龙突然昏迷了,你和钟师傅都不在,我正想背着他回下洼村找大夫看看。”我解释道。 “昏迷?”钟小灵脸一沉,我看到她的眼睛好像亮了一下,紧接着听她说道:“我看看。” 我心想钟小灵好歹也是钟师傅的孙女,或许能够看出来苗小龙是为什么昏迷的,就把苗小龙放了下来。 钟小灵把药篓放下,走上前来看了看,又给苗小龙把了把脉,凝着眉头说道:“蛊!” “鼓?什么鼓?”我愣了愣,没明白她的意思。 “他中了蛊毒。”钟小灵半眯着眼睛说道:“有趣有趣,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冰蚕蛊。” “冰蚕蛊?”林飞雪嘀咕了一句,眉头紧锁。 钟小灵解释道:“冰蚕蛊是传说中的一种蛊,中了冰蚕蛊的人前期不会有什么症状,但冰蚕蛊一旦发作,人就会突然昏迷,体温在短时间内大幅度下降,但是人的一切生理机能都不会受到影响,哪怕是去医院检查,得出的结果也只能是和正常人无异。” 陡然听到钟小灵说这么多话我还真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我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她的话上面,听她说的中了冰蚕蛊的状况,明显和我表哥还有苗小龙现在的情况就是一模一样! “这冰蚕蛊要怎么解?”我急忙问道。 只要知道了冰蚕蛊怎么解,表哥的怪病不也就可以解决了?虽然一来到这里就接连出事,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弄清楚表哥得了怪病的原因。 钟小灵似乎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道:“不用解,很快他就会醒。” 闻言我不由皱了下眉头,很快就会醒?我表哥都昏迷了一年多了还没醒,她却说很快就会醒,这明显不对,除非我表哥的怪病和冰蚕蛊没联系,但不管怎么看,苗小龙现在的状况都和我表哥一样啊。 正在这时,我突然听林飞雪问道:“你该不会是不会解吧?” “谁不会!”钟小灵脸色涨得通红,恼怒道:“区区一个冰蚕蛊而已,我会不知道怎么解?只是这种小事我懒得出手罢了!” 说完不再理会我们,提着药篓就进了房间。 我和林飞雪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笑意。 这个钟小灵,不会解就不会解吧,非得找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 既然她能够看出来苗小龙是中了冰蚕蛊,想必对冰蚕蛊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她的知识都是从钟师傅那里学来的,她不知道怎么解,钟师傅一定知道。 只是不知道钟师傅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不过知道了钟师傅能够解冰蚕蛊,我和林飞雪倒是放下心来,也不着急了,把苗小龙抬到屋子里后,就在小院里耐心等待起来。 一直等到天擦黑的时候,钟齐寿才终于回来,我急忙迎上去把苗小龙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钟齐寿说道:“恩,我知道了,先吃饭吧,等吃完饭再说。” “别啊,钟师傅。”我心里着急弄清楚冰蚕蛊的解法,根本没耐心再等下去,急忙说道:“我朋友这样昏迷着,我和飞雪就是吃饭也吃不好,您还是赶紧告诉我们吧。” 林飞雪在旁边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钟齐寿摇摇头说道:“要解冰蚕蛊需要一种草药,那种草药只有在晚上才能够找到,你们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还是先吃饭吧。” 钟齐寿不说,我们也没办法逼他,只好陪着他一起吃饭。 还别说,钟小灵做的饭菜的确挺可口的,要不是心里装着冰蚕蛊的事放不下,我肯定能多吃好几碗饭。 好不容易等到钟齐寿吃完饭,我正想发问的时候,钟齐寿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准备一下,去后山采一株三阳草回来……小灵,你把地点跟他们说一下。” 钟小灵嘟着嘴走过来,似乎还在为先前的事情生气,冷着脸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从这里往前走三百米左右,看到一片坟地的时候,就到了。” 坟地? 我被这两个字眼弄得一愣,再看看钟小灵比划的方向,可不正好就是苗小龙说过的祖坟所在的位置! “三阳草……长在坟地?”我疑惑道。 钟小灵不满道:“哪儿那么多问题,叫你去你就去!” 我心里一阵窝火,我不过是心里有疑问就问了出来,至于态度这么差吗? “小灵!”钟齐寿喊了一声,冲着我说道:“这三阳草的确是长在坟头上的,只要当过了戌时之后才会出现,你们到了之后看到一种会发光的草,就是三阳草,把它取回来就行了。” 看钟齐寿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我点了点头,从背包中把手电翻出来,又拿出几节备用电池,就准备出发,林飞雪突然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本来我是打算一个人去的,不过想了想两个人也好,毕竟人生地不熟,又是大晚上的,两个人正好有个照应。 我们两个拿着手电就出发了,半路上我问林飞雪她不怕吗,林飞雪笑了笑说道:“不过是坟地而已,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还相信有鬼怪的存在?” 鬼怪倒不至于,但白天的时候在山洞看到的那一幕我还没有忘记,活人是不可能待在棺材里的,会睡在棺材里面的就只有尸体,可是尸体为什么能够坐起来? 想着那个从棺材中坐起来的身影,我就有些发寒,不过看林飞雪的样子,倒像是忘记了一般,我也就没有提。 三百米的距离并不远,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那片坟地,不过在坟头晃了一圈,我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发光的草药存在,心里不免泛起嘀咕,难道钟齐寿在骗我们不成? “宁封,你有没有觉得不对?”林飞雪从另一边绕回来,走到我身边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是有些不对,明明叫三阳草,怎么会是长在坟头的?” 林飞雪摇了摇头,轻咬着嘴唇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钟师傅。” “钟师傅怎么了?”我疑惑道。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学医的?”林飞雪问道。 “你是学医的?”我摇了摇头,有些怀疑地看着林飞雪。 不管是闫雅芳被蛇咬了,还是苗小龙突然昏迷,林飞雪的表现都不像是一个学医的该有的表现,至少她应该会急救才对啊。 林飞雪脸颊一红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半路才转行学医的,也没经历过事情,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我理解地点了点头,问道:“那和你说的钟师傅不对有什么关系?” 林飞雪正色起来,沉声说道:“钟师傅回来之后,我就一直觉得有股奇怪的味道,很熟悉,但一时间也没想起来,直到来到这里之后我才想起来,那分明就是尸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