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七十二章 地下室

第七十二章 地下室

2951 2017-12-06 09:57:54
莫泽没有回答我,只是一直在重复说道:“她不是本人,不是本人。”我抓住莫泽的肩膀想要让他冷静下来,谁知道,他却跟疯了一样,猛然抓起我的手,拉着我就跑。虽然我也觉得莫泽有些反常,可毕竟是我兄弟,我拉不住他只能先跟着他。莫泽没有选择座电梯而是直接拉我进了安全通道。   漆黑一片的安全通道,只有门上的安全指示灯凉着,但反而显得更加诡异,不知道会通往哪里?我一边跟着莫泽,一边跟他说这话:“莫泽,你到底怎么了?Sylvia南又为什么不是本人啊?你说话啊,莫泽?”莫泽只是闷头往前走,一句话也不再说。我快跑两步,到了莫泽前面。发现他一直低着头,我连忙用手拉住他,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别吓唬我!”莫泽的身体像是毫无重量一般,我像是握了一片纸在手里。   瞬间我的汗毛竖起来,莫泽抬起头来了,那不是莫泽,各种各样的脸在他脸上不停的切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种表情不停的变换着,我不确定这个莫泽是真假,还是有东西让我产生了幻觉。莫泽停下来楞一了会,继续往下面走去,我不远不近的跟着他。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就放弃跟踪他了,可现在我知道了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如果他是真的莫泽,因为我的胆小而放弃,那我将后悔一辈子。   不一会,我们就走到了酒店地下室。门口堆放了很多桌椅,像是上个世纪学校用的那种。莫泽跟机器人一般,全身僵硬的在将门口的椅子搬开来,无奈数量众多,而他的动作也十分不协调,整体看起来诡异万分。十几分钟后,门口的桌椅终于被搬到了两侧。   我这才看清地下室的大门,青绿色的大门早已锈迹斑斑,可那把大锁却十分新。只见,莫泽用力一拽,“咔嚓”一声脆响,门锁应声而落。“咚”的一声锁子掉落在地上,溅起一阵灰尘。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揉揉眼睛,可再一看前面,莫泽竟然不见了。我赶紧追上去,再推开大门的一瞬间,一阵腐朽的气息朝我扑面而来。大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会随时倒下来一样。   我一边捂着口鼻,一边朝里面走去。原以为只是一间狭窄的通道,但走近一看才发现别有洞天。墙壁上用繁体写着肃静。整个墙壁用白色和绿色粉刷着,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两侧都是围栏式的铁栅栏,有个别几个房间里面还有一些审讯用的器材。我将腰后的匕首抽出来,握在手里。   我推开离我最近的一个铁栅栏门,仔细的观察起来这些审讯器材,这是一个铁头套,不知道是干嘛用的,地上还有斑斑血迹,仿佛在诉说着这里发生的事情。我走到审讯台旁边的桌椅旁,发现有本审讯录放在桌子里上。我拿起审讯录,拂去上面的灰尘,上面写着共和国第三十二审讯厅字样。   第一页这样记载着:时间1970年,天气阴,审讯对象高成功。审讯人一栏并没有填写。1970年应该属于“四人帮”的年代,这个高成功应该是被刑讯逼供了。我继续往下看,上面是这样记载的:“受江—清同志授权,今日将高成功逮捕。据高成功交代他和多位高级领导人有叛国等行为。我们已经将其供述者抓获。”   我知道“四人帮”在特殊时期迫害了多名领导人,看样子这个高成功八成就被刑讯逼供了,后面也陆陆续续的记载了一些。地下室的灯闪烁了两下就熄灭了,我发现屋里有很多绿色的小虫子不断的移动着,我朝外面跑去,身后的虫子蜂拥而至。黑暗中,我只能不停的往前奔跑,原本5分钟就到头的走廊,我却跑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到尽头,我回头一看身后的虫子早就不知道去向。地下室一片漆黑,我摸索着进入了一间办公室,里面的机器微弱的闪着红光。   我走到机器旁边摸索起来,一个软软的按钮出现在我手旁边,摸起来还有些湿滑。头上也不断有水滴滴落下来。我用手使劲按了按那个按钮,嗡隆隆的声音不断的在耳边响起,电灯也重新亮了起来。   这应该是一间发电室,我甩甩头上的水渍,无意中抬头却发现房顶上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嘴中正流出透明的液体。浑身都像刚洗过澡一样,湿漉漉的。我看不清她的脸,可直觉告诉我,她正在死死盯着我。我不知道她是人是鬼,没有轻举妄动,一动不动跟她对视起来。终于,她按耐不住朝我扑来,腥味瞬间侵占了我的口腔鼻腔。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朝她狠狠刺去,她躲了过去,有伸出又长又尖的指甲朝我挠来。我弯腰躲过,她的手从我头发上划过,一缕头发应声而落。我这才看清她真面目,长相十分像鲛人,面部有很多凸起的大疙瘩,而眼睛鼻子都皱皱巴巴的挤在脸部的正中间。看来是格外地吓人,就在我愣神之际。她再次朝我发难,双手朝我肩膀抓过来。我本能的蹲下侧过身,用手里的匕首挡了起来。“咚”一声,她的手被我的匕首划中,还溅起了火花。我的天!她的手竟然这么硬,要是被她抓到不死恐怕也要半残了。   我躲到一边,她刚才碰到匕首看来也吃痛不少,也停止了进攻,缩到了墙角不在动弹。我俩像是丛林中的猎食者一般,静悄悄的等待着机会,给予对方致命一击。我仔细观察起来她,身高也就在151左右,可体重看起来也就是不足50斤皮包骨头。身上也穿的破破烂烂,看款式像极了七十年代的“黄蓝”服饰,左胸口像是还写着什么。奈何距离太远,我实在看不清。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出现两个字“辐射”两个字。不知道是不是近年来受“丧尸”题材电影和龙8官网的影响,我觉得人突然变异,不是基因突变就是辐射导致。看着眼前的她,我竟觉得有些可怜。我一直处在神经紧张的状态下,不一会身体就有些跟不上了,眼神也有些涣散了。而她也观察到了这一点,低吼着朝我冲来,刚才长时间蹲着,导致我的腿有些供血不足,猛的站起来更让我的腿不停抽筋起来。眼看她就要扑倒我的脸上,只好闭起眼睛,用匕首胡乱的挥舞起来。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我睁开一直眼发现“她”不见了,我环顾四周都不见她的踪影,应该是真的消失了。我低头看见面前有许多白色的粘稠物,看来刚才并不是幻觉。我扶着墙慢慢的站立起来,使劲跺跺脚缓解了一下腿的麻痛感。我推开门来到了走廊,警惕的观察起每一间房屋,发现这并不是我开始进来的地下室,风格虽然没有变,可摆明比原来空间更大,墙壁更加的崭新。   我顺着走廊往前走,看到一间办公室上面写着“档案室”,我推开门发现在里面有很多枣红色的大柜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文件。按理来说这里应该布满灰尘,可我随手一拿才发现这里整洁如新。我走到了距离我最近的大柜子前,上面写着“第354文物考察队”我从中抽出一个档案袋打开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11人的黑白合影。我仔细看起来发现竟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出现在中间,我怎么不记得我拍过这样一张照片?我一看落款日期竟然是1970年5月30号南海港口。我不由的大吃一惊,要知道我1994年才出生,这难道是上辈子?怎么会这么巧合?我翻过照片,背面在我站的位置上写着:韩建国。而旁边赫然写着莫再愁,我又翻过来照片仔细看起来发现确实是莫前辈,虽然容颜已经老去,可鼻眼中还能看出来十分相似。我仔细在灯光下观察起来发现不只有“我”和莫前辈,师公竟然也在。   一股寒意接连把我吞噬,如果这张照片是真的那我又为何会没有记忆?那我从小的那些同学又该怎么解释?我将档案袋中东西全部翻出,找到了那个叫“韩建国”的个人信息:姓名韩建国,年龄24,性别男,出生地:宁夏,学历一栏是北京大学考古系。   看来只是单纯的巧合,我和他除了相似的长相就没有再相同的地方。我又看了看莫前辈的档案上面的信息和我知道的都一质。唯独师公的婚姻那一栏竟然是已婚的,以前师公从未提及过自己的妻子,我一度认为师公一直是单身一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