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十章 活人炼蛊

第十章 活人炼蛊

3035 2017-11-06 14:31:29
诡异的气氛弥漫在这死一般安静的房间之中,钟齐寿在角落阴影中死死地盯着我,脸上皱纹纵横,虽然佝偻着身子,但却更像一个择人而噬的野兽。我心中虽然很是紧张,但还是强作镇定,干笑了一下冲他问道:“钟……钟师傅!我朋友呢?” 钟齐寿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随手扔来了一条手链,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道:“你想让他们活着吗?” 昏黄的油灯忽然晃动了一下,夜间的凉风冲外面吹来,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那条手链,我心中顿时担忧了起来。 这手链是林飞雪的,苗小龙他们肯定被钟齐寿给制住了,一股怒意陡然在心底升起,我大声冲钟齐寿说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桀桀……” 钟齐寿忽然发出了一道古怪的笑声,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我的面前弯腰冷笑着盯着我说道:“想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那你可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凭什么确定我会如实告诉你?” 钟齐寿抓了他们三人,但却独独放过了我,他肯定有什么疑问需要从我身上了解答案,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护身符”,要是对他和盘托出,我跟苗小龙他们几人恐怕也将死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桀桀……想让你那几个朋友活命,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刘少强在什么地方?” 钟齐寿忽然用他那枯瘦的手指抓住了我的衣领,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厉声喝问了一句,由于情绪比较激动,那脸颊上的皱纹都开始蠕动了起来。 我不由一怔,刘少强是我表哥的名字。 忽然提到我表哥,我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抬手准备猛地将钟齐寿给推开,却发现这老头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力气却大的出奇,被我推了一把依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我这次来湘西就是为了探究表哥如何变成植物人的,现在钟齐寿忽然打听我表哥的下落,也直接证明他当初的确跟我表哥接触过。 “你这么着急的问我表哥的事情,看来我表哥中蛊的事情的确与你有关!” 听见我的话后钟齐寿阴笑了一声,舔了舔他那发干的嘴唇,冷冷的对我说道:“没错!我之前的确见过那兔崽子,本来他也该死在这深山老林之中的,没想到却被他给逃了出去!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他的下落,我可以考虑放了你那几个朋友!” 钟齐寿身上处处透着诡异,给表哥下蛊的肯定也是他,想起之前他深夜拖着尸体的那一幕,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深夜之中忽然有人前来,钟齐寿脸色一变,连忙抓住我的肩膀,想要将我从房间后窗之中推出去。 我很想知道林飞雪和苗小龙他们被钟齐寿关在了什么地方,但又怕自己被带走了之后会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用力的挣扎了两下,抬脚踹在了钟齐寿的小腹之上。 棺材板不断晃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咔嚓之声,钟齐寿的这老家伙力气很大,猛地对着我的脸颊挥来了一拳,但随后木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两个身影快速闪了进来…… “砰!” 一道枪声响起,钟齐寿的肩膀猛地晃了一下,右手松开了我的胳膊,身子如同一只狸猫飞快的蹿出了后窗! 那闯进来的两个人影想要去追,但跳上棺材板之后,却发现钟齐寿此时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两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只能作罢,转身将视线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在昏黄的灯光下我终于看清楚了这两人的面容,正是之前在坟地之中将我和林飞雪从僵尸手下救出的那两个警察! 看见“救星”后我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挣扎着坐直了身子,连忙对他们两人说道:“我朋友被那老头给抓走了,你们一定要将他们给救出来啊!” 那长相粗犷的男人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并未说话,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我身下的棺材板上,蹲下身子轻轻敲了敲之后,沉声对我说道:“让开!” “你先站到一边去,你朋友我们会去救的!”穿着警服的女生倒是有点温柔,扶着我从棺材板上下来,轻声安慰了一句。 “咚!咚!” 那男人将手枪揣进了后腰,伸手在棺材板的上拍了拍,听到这空洞的声音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跳下来将棺材板给推开,露出了下面一个长方形的漆黑洞口。 见这两人拿出手电准备下去,我慌忙上前将昨天林飞雪找到的那个暗格给打开,从里面拉出了一个旅行包说道:“你们是要调查那钟老头吗?这些东西是我和朋友发现的,可能会对你们有用处。” 穿着警服的女生转头朝着我手上的旅行包看了一眼,眼神顿时被吸引住了,而那皮衣男子也弯腰将暗格中的另外几个旅行包给拿了出来,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沉着脸说道:“看来那些人的确跟这老东西认识,你们在外面守着,我下去看看!” 说完,皮衣男子就欲跳进那长方形的漆黑洞口,可那名女警察却拉了一下他的胳膊说道:“我和你一起下去吧!万一里面有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我也下去,没准我朋友就困在下面呢!”我慌忙也插嘴说了一句,生怕这两人将我独自扔在这里。 谁也不敢确定钟齐寿会不会掉头回来,有这两个警察在身边,我能安全不少,苗小龙他们三人失踪,没准就被钟齐寿关在这漆黑的洞口下面。 “好吧!不过一切要小心,凡事听我的!”那皮衣男子稍稍考虑了一下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也在担心钟齐寿会忽然再杀回来,让我们两个人在上面他有些不放心。 说完,皮衣男子将棺材板给推开,拿起手电对着那漆黑的洞口照了一下,扶着旁边的椅子跳进了那洞口之中。为了安全起见那名女警让我先下去,她愿意断后。 我心中满是对苗小龙三人的担忧,并未多考虑连忙也将双腿放进了那洞口之中…… 这洞口虽然不大,仅容一个人而过,但下面的空间却不小,而且还有用石块堆成的台阶,只不过周围黑黝黝的一片,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刚想提醒下来的那皮衣男子,谁知道对方却转身递给我了一个口罩,显然事先有所准备。 “注意点!一会到下面了我可没功夫照顾你!” 皮衣男子说话很冷淡,可毕竟心肠不坏,我也没跟他计较,轻轻点了点头暗暗提高了警惕,跟着他沿台阶一步步往下面走了过去…… 谁都不会想到在钟齐寿那破旧的房子下面会有这么一个巨大的空间,踩在地面上后我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接过身后那女警递来的手电往上面照了一下,发现我们所站的地方离地面足足有十多米高,周围更是被挖空了,倒像是一个打仗时候所用的防空洞。 戴着口罩呼吸有点困难,我拿手电扫了一下四周,看见皮衣男子正站在身前五六米远的地方,像个木雕一样纹丝未动,而下来的那女警似乎也愣住了,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发现,慌忙上前准备去看个究竟,可下一秒之后两人忽然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皮衣男子更是气愤的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上。 借着手电的光线我缓步来到了他们的身边,当看见那一排排怒目圆睁的人头后,我身子忽然一哆嗦,双腿发软扑通一声瘫在了地上! 那些人头足足有一二十个,脸上表情各异,全部都睁着眼睛,有的已经腐烂,但有的却似乎刚刚才放在这里的,血迹都未干。 更诡异的是这些人头下面的都放着一个瓦盆,一株株血红色的花草在鲜血的“滋润”下正在疯狂生长,看起来相当令人恐惧。 “该死的!这老东西竟然用活人炼蛊!”皮衣男子将拳头收回,气愤的破口大骂,面对这么惨无人道的行径,皮衣男子恨不得现在亲手宰了钟齐寿。 “活人炼蛊?你说……这些花草都是……”那女警察将我扶起,惊讶的转头看向了皮衣男子,不敢置信的盯着他问道。 那皮衣男子没有再说话,只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怕我知道些什么,闭上嘴巴用手电朝着周围其他地方招了过去…… “你没事吧?”女警察没有再继续发问,转头担忧的看着我,将我搀扶到了那台阶处坐了下来。 “我……我没事!我朋友他们……难道也遇害了?”我还没有从恐惧之中恢复过来,咬着嘴唇轻声问道。 这房子下面有这么多人头,钟齐寿用活人炼蛊,我对苗小龙他们的安全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这次来湘西本想查清我表哥受伤的原因,可没想到却连累了苗小龙他们三人,我心中很是自责,说话声音也有些哽咽了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