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六十八章 真假莫前辈

第六十八章 真假莫前辈

2988 2017-12-05 17:31:00
 我们向东开了两公里左右,车停了下来。诺诺挽着我的手臂说道:“宁封哥哥,快下来吧,这就是我奶奶家。”我有些不适应,忙推开她走下来。只见前方是一个用竹子搭建起来的二层吊楼,下面种植了很多我叫的上名字的和叫不上名字的草药。  布衫男人看着我微笑说道:“宁封先生,莫前辈说要单独见你,请随我到二楼。”见我?我和她素不相识,如果是因为师公那莫泽怎么不来?我怕有诈,心里不免有些打鼓,我抬头看向莫泽,只见莫泽正摇了摇头。我对布衫男人说道:“哦,那我的朋友呢?”。  布衫男人转头对诺诺说道:“诺诺,你招待他们去餐厅,等会你奶奶和宁封过去!”。诺诺朝我俏皮一笑说道:“好的,那宁封哥哥我先去餐厅等你哦,快点来哦。嗯,你们两个跟我来吧!”说罢,就转身往吊楼一层走去,Sylvia南和莫泽没有动,我知道他们担心我,但有种直觉莫前辈单独见我可能跟我的身世有关。所以转头对莫泽和Sylvia南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完,我率先跟布衫男人上了二楼。我无意间看见Sylvia南想跟上来,但被旁边的莫泽拉住了。  来到二楼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吊楼的后面还有很多现代化的设施,别墅泳池竟然一应俱全。布衫男人转过身来对我说道:“莫前辈住不惯现代的房子,但我们又怕吊楼发潮,毕竟她年纪也大了,就在吊楼后面给盖了一间房子。不过莫前辈只有晚上才过去睡觉,白天待客都在这里。”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时我们房门打开了,出来一个三四十岁的美艳少妇,对布衫男人说道:“夫人醒了,喊宁封让他进去。”布衫男人转头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走进屋里并没有看见莫前辈,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木板古床。“咳咳”后屋传来一阵了咳嗽声,我顺着走廊来到后面,发现这是一个阳台。阳台的边缘种植着很多兰花,纷纷盛开,争奇斗艳。一个很有气质的老年阿婆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就是莫前辈吧。  我双手抱拳说道:“莫前辈好,我是宁封。”只见,老阿婆睁开眼撇了我一眼说道:“别说你小子还跟你爹挺像,就是气势差多了!”我爹?莫前辈竟然认识我父母,我忙问道:“莫前辈,你认识我父母?他们在哪里?”莫前辈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年轻人,别激动,坐下来。我们先喝喝茶,吃点点心,你尝尝这是今年刚上的桂花糕,酥软可口,还带着桂花原本的香气。”既然莫前辈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勉强她,只好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别说这个茶确实是精品。闻起来有股淡淡的香味,入口浓醇丝滑。我拿起桌子上的桂花糕吃起来,两三天都没有吃饱,这会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一连吃了6个才停嘴。  莫前辈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傻孩子,真羡慕你们,我啊,老了。见什么好吃的,就只能吃两口再多了真吃不进去了。”我点点头说道:“嗯,师公也是这样,每天就吃一点。”听到我提起师公莫前辈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多了问道:“你师公他最近身体怎么样?还硬朗么?”  看莫前辈关心的样子,我肯定她对师公还有情意在,他们的事情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那我们三个的安全也就有了保证,说不定还能搞清楚我的身世,这样就不用陪陈绍兴去别的地方了,真是一举两得。想到这我装作有些悲伤的口气说道:“师公前几年身体是不错,可这两年,唉,不说了。师公这一辈都没有娶妻生子,只有我们几个徒弟徒孙的,也是可怜。”  果然莫前辈有些感触了,面露难色说道:“他啊,就是太犟了,要不然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这个倔老头,你回去要好好照顾他。”我看有效果继续说道:“师公更需要您的照顾,我们只是小辈对长辈的关心,不能代替任何人。而且不是说那个找你们麻烦的人已经下台了么?您为什么不去找师公?师公每年都要去各处远游,我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为了寻找您。”我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师公虽然没有表现出来那么大痛苦,可远游是真的,所以也不算欺骗,而且如果我能带莫前辈回去,师公也一定会开心的。  我原以为莫前辈听了我这话会有所心动,谁知,在我说完后,莫前辈竟然不在说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把天聊死了。我有些后悔,这一下我还怎么问身世啊,一边再想怎么把话圆回来。莫前辈缓缓开口说道:“宁封,扶我起来,我们下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莫泽呢?来了么?我记得上一次见到他,他还没有满月,这次应该都长成大小伙子了吧?”  我从小就是孤儿,从来没有和长辈这么唠过家常,听完莫前辈的话我眼睛竟然有些酸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要有奶奶,她也这样跟我唠嗑吧。虽然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可我也始终在寻找家的温暖。我相信当年父母抛弃我也应该是无可奈何之选。  我搀扶着莫前辈走到一楼,Sylvia南担忧的表情也收了起来,和莫泽一起站起来抱拳说道:“莫前辈好。”莫前辈摆摆手说道:“坐下,都坐下。今天就是家宴不用这么客气。”转头看了看莫泽说道:“你就是莫泽吧?真没有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要知道上次见你,你还没有满月,这次再见面都这么大了!”莫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可不是嘛,时间跟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莫前辈又看了看Sylvia南说道:“这姑娘我怎么看你这般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Sylvia南回答道:“前两年有幸在贺兰山和前辈相处过一段时间。”莫前辈恍然大悟说道:“哦,哦,想起来了,你是老方他们公司的领队,对吧?”Sylvia南甜甜一笑说道:“是我前辈。”这女人笑起来真甜,完全没了私下那股张牙舞爪的劲。  莫前辈看着大家说道:“都快吃菜啊,这个是我亲自做的腊肉,宁封,你尝尝。”说着就给我夹了一块,莫泽早就馋的流口水,听莫前辈这么说也就不再客气,大口大口吃起来。酒足饭饱后,莫前辈站起来说道:“天都要黑了,诺诺带哥哥姐姐们去看看住处。”只见诺诺跑到莫前辈身边,一边给莫前辈按着肩膀,一边说道:“奶奶,宁封哥哥还没有拜师呢!”  拜师?我愣了一下,我有师傅啊,我说道:“拜什么师?”诺诺看我不像是装糊涂便说道:“宁封哥哥,你不知道?我们把你们放在那个乌拉丛林就是为了考验你啊!你现在已经成功通过了考验,可以拜我奶奶为师了。”说实话,我只是单纯的来问候一下莫前辈,作为晚辈也算给师公一个交代。  我一脸诚挚的说道:“莫前辈,我已经有了师傅,而且我师公和您也……也是好朋友,这样认师傅会不会草率了一点?”莫前辈倒是无所谓的神情说道:“宁封,我要认你做徒弟不是因为你师公,更不是因为你通过了乌拉丛林,我答应过你得父母在你需要的时候我要保护着你。你也看见了,我也在老去,没有办法保护你一辈子,所以我想将我毕生的本领教给你,也算是对你父母有交代了。”  听莫前辈这么说,我也能理解她的良苦用心。可她为何在火车上三番四次让我们陷入幻境,我并不觉得我从中得到了些什么?  我说道:“莫前辈,既然说到这里,我宁封也明人不说暗话。这次我来主要是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代替师公来看望看望您,这第二,也是我十分想不通的地方,还望您能帮我解答。”气氛一时间非常安静,大家都屏住呼吸,我以为莫前辈会生气,毕竟有些驳她的面子。Sylvia南也在桌子底下狂踩我的脚,莫前辈看我这么实诚反到笑着说道:“既然你有问题不妨直说,你也算是故人之后,我也喜欢有话直说。”  我能明显感到莫泽也松了一口气,对我挤眉弄眼的示意我别再乱说话了。我无视他说道:“我们之前去南昌,在火车上,您为何三番五次让我们陷入幻境?别说是为了历练,如果有一点差池想必我和莫泽也无法坐在这里了,更别说是认您做师傅。”  莫前辈笑了笑说道:“宁封,你这么聪明会想不明白?有的时候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觉得如果是我在做手脚,你俩有生还的希望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