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湘西邪术  >  第五十七章 密陀罗

第五十七章 密陀罗

3016 2017-11-28 10:24:59
听他这口气我就能肯定是莫泽,虽然他背叛了我,可每次只要他一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有依靠。  莫泽走到我身边看见旁边没有穿裤子的古尸,又看了看衣衫不整的我,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我顿时满脸涨得的通红说道:“你那是什么表情?这个裤子是我刚才拿他宝剑不小心拽下来的!”莫泽偷笑了一下说道:“嗯,我也没说什么啊,你激动什么?”  “算了,我懒得和你计较,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的?那具女古尸呢?还在洞口么?”我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问起来。  莫泽问道:“女古尸应该还在村里,Sylvia南她们会解决。倒是你,我们跑到树林中,你怎么推开我撒腿就跑啊!”  “等等,你是说开始跟着我的人就是你,那我怎么会看你突然变成了女古尸?这解释不通啊!”我不解的看着莫泽。  莫泽也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说道:“我从洞口跳下来的,本来想回去找绳子可又怕你出危险,所以就直接跳下来找你了。  听莫泽这么说我有些感动,我认真的拍了拍莫泽的肩膀,说道:“莫泽,你真的是被胁迫的对么?”我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哪怕是敷衍我。让我面对朝夕相处的朋友背叛我,我始终无法释怀。  莫泽只是看着我说道:“很快你就会知道,宁封,不管你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都不要完全相信。我只能说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之后无论我问什么莫泽却始终不再开口。  莫泽朝前面黑暗处走去,我紧紧跟着。前面没有了长明灯,黑漆漆的一片,我和莫泽商量了一下用古尸的裤子简单做了一个火把举着。  我发现这是一个类似于万人坑的地方,一排排尸骨堆放在地上,衣服早就风化了,莫泽蹲下拿起一根耻骨说道:“这应该是古墓的陪葬坑。”随后拿过火把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些陪葬者年龄都不超过16岁,这些人真是可怜,还没有享过福就已经被统治者剥夺了生命!”莫泽总是这样富有正义感,恍惚间我们好像又回到最初在一起下墓的时候。  我们顺着路一直往前走,“哎呀!”我忍不住叫了一声,用火把一看,我的小腿上赫然被一只枯黄的手紧紧抓住。莫泽听见我的叫声跑过来一看也吓了一跳说道:“宁封,这枯手上有黄尸蛊!”  黄尸蛊是一种通过体液传播的杀伤力巨大的蛊,因为它一但和血液接触就会立刻感染全身,还奇痒难忍,最后宿主全身每一块都会腐烂,据说伤口处都会流出黄绿色的腐蚀液体。但发作时间有所不同有的一分钟后就发作,而有的几十年都不会发作。可只要发作了,那就是绝症,绝无医好的可能性。当天发作,第二天就死了,所以也被称作蛊界的“艾滋病”。  莫泽从腰间取出匕首,并从袖子上扯下来一块布,轻轻包裹着那节枯黄的手。抬头看我一眼说道:“千万别动!”我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嗯。“  莫泽小心翼翼的将匕首卡进我小腿和那枯黄的手臂之中,用力一下,“啪”的一声,枯黄手臂掉落下来。我因为长时间站立,脚都发麻了。莫泽找了一个相对平整的地方让我坐上去,自己也蹲下来拿着火把仔细检查起来,见真的没有伤口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休息了一会,我和莫泽继续向前走去,一股硫磺的味道扑面而来,火把已经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样。莫泽拉着我走的更快了,这个火把是我们唯一的照明工具,一旦熄灭在着满是枯手的万人坑中那可真的是寸步难行。  没走多远,火把就完全熄灭了,我们现在被困在两节路之间,回去也不是,而手中实在没有照明工具贸然继续前行更加危险。  我赌气般的将绑火把的木棒狠狠地在土地里戳起来,那股硫磺味道更加浓烈了。  “不好!”莫泽暗叫一声,转身拉着我就往回跑。我不明就里只知道紧跟其后,山洞很快被“照亮了”,火光冲天,大火很快就蔓延开来。我就说那硫磺味道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火油,这万人坑竟然埋了厚厚一层火油!  我真的体会到了跟“死神”赛跑的感觉,一边脚下是危险的黄尸蛊,一边后面又是浓浓烈火。烟呛得我都睁不开眼,只是凭着感觉紧跟莫泽后面。  东拐西拐一阵,我们终于脱离了那大火,浓烟的味道也没有强烈了,我停下来揉了揉眼睛,发现莫泽不见了,而我此刻进入到了一个奇怪的矮山洞。  我前方有一个军绿色的老式手电筒,我走过去捡起来。打开发现竟然还能用,别说这老物件还确实挺耐用。我顺着来时的路像在走着,发现有很多岔路口,我像丧了气的气球。“莫泽,你在哪?你在哪!”我大声喊着,心里不自觉的脑补莫泽遇到危险的画面,这就是担心吧。  周围的洞口不断重复着:莫泽,你在,在哪,在哪?听着有些诡异,我用手电靠近一看墙壁竟然是回音壁,围墙由磨砖对缝砌成,光滑平整,弧度柔和,有利于声波的规则折射。加之围墙上端覆盖着琉璃瓦使声波不致于散漫地消失,更造成了的回音效果。  突然我发现墙壁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冻住了,我拿着手电照过去,一个个像冰坨子一样的铁块被夹在墙壁中间。我用手指一扣,墙壁掉下来一大块,仔细一看这竟然是玉墙!  我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一个玉矿,怪不得有这种老式手电,可这铁块又是什么呢?一阵脚步声响起,我躲到了墙角下方的黑暗处,等脚步声主人走近我一看竟然是莫泽,连忙叫住他。  我想要站起来,可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拉着我,让我动弹不得。莫泽接过手电筒向我身后一照顿时大惊失色,说话都有些结巴:“这,这,这竟然是密陀罗,传说是真的!”  我之前在一本书上看过有关于密陀罗的记载,密陀罗是瑶族信奉的神明,瑶族认为密陀罗是开天辟地者是万物的来源(相当于我们认为盘古开天辟地是一样的)。据记载,密陀罗头很大,身子细小,可穿过石块等坚硬的物体,并且会产出一种叫“玉”的物质。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此物,莫泽没有犹豫拿出匕首把我溶在墙壁中的衣服砍掉,随后莫泽拉我站在过道中间。“真万幸,我只是衣服卡住了,这要是身体那不得截肢?”我忍不住感慨道。  莫泽说:“呵呵,你想多了,要真是身体卡进去,你这一会已经在铁块之中了。你看那道铁块四个角都有一个洞么?”说着用手电照射过去,确实每个铁块都有四个小洞,每个大约有一个人头那么大。  莫泽继续说道:“密陀罗现在虽然被困在铁块之中,可它生命力顽强,一旦碰到肉之类的绝对会吞噬掉。”我不禁有些后怕的说道:“你说什么人把它们困在这铁块之中,为什么不封起来反而留下四个小洞呢?”  莫泽看了看手电筒也明白可这原本是一个玉矿肯定是挖掘到一半发现了这些恐怖的密陀罗所以才想到了用铁困住密陀罗的方法(书中也确实记载过铁和密陀罗相克)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封死铁块有两种猜测。第一,这铁块可能是一个陷阱,铁块里放入一些血和肉吸引密陀罗进入,而四个小洞内部是里紧外松,好进不好出。而这第二种可能是这里的工匠大部分都是瑶族人,他们自然认出这密陀罗,可又不能将其杀死,只好将它们困在此处。  听了莫泽分析,我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莫泽在观察这方面强我太多。莫泽看了四周说道:“我们抓紧离开吧,刚才和你走散后我发现这里有一条河,水流缓慢,应该是活水。”  我们一前一后向前面河流走去,期间莫泽不停的回头看看我有没有走丢。不一会,前面就出现了一条河流,看水流情况至少要潜水五六分钟才能游出去,对于常人来说肯定是个极大的挑战,可对于我和莫泽却是小菜一碟。因为我的故乡在丹江口,从小就和表哥他们比赛潜水游泳,我水性极好。而莫泽曾经多次获得全国游泳冠军。  我们脱下外套简单活动了一下筋骨便跳下去,虽然是夏天,可不知道为何这河水却冰冷刺骨。我们深吸一口气潜在水下找出口。不一会,前面一个漩涡吸引我的注意力,我拍拍莫泽示意了一下出口,便率先游了过去,大约五分钟后我浮出水面发现已经在外面了,暖暖的阳光照在我身上,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莫泽这时也浮了上来,我俩躺在岩石上晒了一会太阳,便拿起衣服朝村子走去。  一晚上的时间不知道村里怎么样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1)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