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六章 变成陪酒女

第六章 变成陪酒女

2076 2017-10-30 10:48:44
入夜,顾流离忐忑万分的推开了一栋豪华别墅的大门。 暖黄色的灯光顿时从客厅里流泻出来,拉长了顾流离纤瘦的影子。 她攥紧了手包的袋子,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那个今晚要陪的金主,就坐在沙发的正中间,黑色西装,深沉内敛,眉眼精致如画,可眸中却寒光凛冽,叫人心悸,鼻梁挺直,薄唇紧抿,几分凉薄。 顾流离抬眸看着他,不由自已的猛然失神。 他的五官容颜,一如她的记忆中的模样,可那眸子里的冷意和冰寒,却叫她陌生不已。 顾流离指头越发收紧,无比的清醒的明白,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的青梅竹马了,五年的分明,他变成了另一个,她完全陌生的人。 干涩的咽下一口唾沫,顾流离正要鼓起勇气说话,却先听见男人沙哑低沉,不带丝毫感情的嗓音。 “脱吧。” 简单的两个字,让顾流离瞬间白了脸色。 “你说什么?” 权晏天冷笑,盯在顾流离身上的眼神像是冰刀一样冷和锐。 “你今晚找我,不就是想要我睡你的吗?现在又装什么无辜纯洁?” 顾流离浑身冰冷,被他直白伤人的话语,钉在了原地。 她来找他,是有那个意思。 她需要钱,需要大笔的钱去给母亲治病,父亲还债,所以两年前身不由己的进入了娱乐圈,可没有关系没有后台,又不肯遵循潜规则的她,在圈子里只能跑龙套和打杂,根本赚不到钱。 她咬牙坚持了两年,现在母亲的身体越发糟糕,已经由不得她固执守着那份宝贵却又没有实际价值的贞操了。 她只能同意了经纪人的建议,遵守规则,出卖身体,来找一个金主。 而这个时候,正好,她听说他回国了。 从五年那个家破人亡,身无分文的落魄少爷,变成了现在的冷漠无常,同时又权势滔天的权氏总裁。 她们之间的身份,与曾经一样天差地别,只不过调转了位置。 如今的她,不再是顾家小姐,而他,也不是那个穷酸少年。 他成了她,高攀不上的人。 顾流离沉默了不过半分钟,权晏天就失去了全耐心,他不耐烦的说道:“我再给你半分钟,不脱就滚,别浪费我时间。” 顾流离猛然从过去的回忆里清醒过来,脸色发白的咬紧了唇。 当初,是她将他推开了,现在,他对自己这般冷漠无情,也算她自作自受。 这样……也好。就当是一场纯粹的,肉体与金钱的交易。 不再有感情,也免得,白白的伤她的心。 “好。”她哑着嗓音回答,每一个字都需要用极大的力气,“我脱。” 闭上眼睛,她忍着羞耻的,件件脱衣,直到只剩下单薄的内衣,再继续,她就不着寸缕了…… 可这里客厅啊,灯火通明,将她照得无所遁形的客厅。 “权晏天……”她圈住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小声哀求,“可不可以……去房间里。” 权晏天盯着她,薄唇一勾,笑意无情。 “我权晏天的房间,可不是你这种女人能进的。” 顾流离肩膀轻轻一颤,她想起了白安灵,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女人,他的房间,是不是留给她的? 权晏天换了一个交叠双腿的姿势,眼底暗沉晦暗,嗓音更加沙哑,“过来。” 顾流离咬紧唇,闭着眼睛往前走。 脚尖,踢到了权晏天冰冷坚硬的皮鞋,她停下了。 慢慢张开睫毛,小心翼翼的不安看向权晏天。 明亮的灯光之下,她的容颜和表情,都清晰无比。 干净精细的脸蛋,水灵明澈的大眸子,带着几分小动物一般的不安神色,正望着权晏天。 权晏天的呼吸,瞬间就变了。 抓着那个女人的手腕,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顾流离乌黑的青丝,凌乱如绸缎一般在沙发上铺开,越发衬她容颜精美,干净无暇。 权晏天伸手,从顾流离侧脸,一寸一寸的摸到她的下巴,用力,捏住,再微微一抬,顾流离就不由自主的仰起了脸,一副等待权晏天亲吻的乖顺模样。 权晏天俯身靠近,顾流离的心跳,不可遏制的失控起来。 他……要吻她吗? 顾流离抓紧了手下的沙发,紧张的闭上眼睛。 权晏天的呼吸渐渐近了,却不是柔情亲吻,而是冰冷尖锐的话语。 “顾流离,五年不见,你这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让我恶心!” 顾流离猛然睁开了眼睛,眸子委屈的迅速发红,她叛逆的反骨瞬间被激起,一把推开了权晏天,瞪大眸子倔强的瞧着他。 “既然我让你恶心,那你就别碰我!” 说完,她就想走。 手腕却被权晏天拉住,天旋地转,她脸朝沙发的又一次被权晏天压住了。 他像是在玩弄着什么没有尊严的宠物一般,按着顾流离的后颈,贴近薄唇。 “怎么,现在觉得我这个金主不如其他人好伺候吗?”他用词尖锐,“顾流离,这些年,你睡过多少男人,嗯?” “我没有!”顾流离眼圈彻底红了,声音里带着可怜的哽咽。 权晏天愣了一下,随即唇角继续勾起,宛如恶魔。 撕拉——顾流离身上仅剩的布料,被扯开了。 随之而来的,是权晏天没有任何柔情的攻略城池。 顾流离疼得冷汗直流,拼命咬紧了唇忍耐,思绪混乱之际,忽然被权晏天翻了一个身。 下巴,随即被他近乎粗暴的用力捏住。 “顾流离,你骗我!”他眼神里隐约带着凶光的瞪着她,字字咬牙切齿,“你根本就,不是个处!” 顾流离彻底的僵住了,连身体里的那股剧痛都一时感觉不到了,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她的初夜,早就在五年就给他了啊。 他忘了吗? 她的呆愣和不反驳,在权晏天眼里成了默认。 指头越发收紧,他几乎捏碎了那块小小的骨头。 “顾流离,这些年你到底被多少男人睡过?为了往上爬,为了挣娱乐圈里那些不干净的钱,你爬过多少人的床?”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软刀子,寸寸研磨她的心尖,疼得她鲜血淋漓,疼得她浑身发软,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越是沉默,权晏天的怒火,就越是滔天。
焱火 焱火
新书求支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