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七章 他身边的女人

第七章 他身边的女人

2128 2017-10-30 10:39:37
    她要对戏的,是当前小红的一个年轻女星,名字叫夏思诗,顾流离也是圈子里的人,对她也算有几分了解。  这个夏思诗是模特出身,后来转入娱乐圈,也是不温不火的混着,但前一段时间,突然就火起来了,圈里人都知道,她肯定是找到金主了,现在刚接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  顾流离换好了戏服,听完导演的安排吩咐之后,先去拍戏的餐厅的等着。  一会她要扮演一个刻意刁难夏思诗的女服务员,先欺负了夏思诗后,反过来被夏思诗泼一杯冷水。  一切准备好,导演拍板,开始了。  夏思诗坐在位置上,顾流离端着一杯凉水走过去,按着剧本的安排,对夏思诗言语侮辱。  戏正常的进行到了尾声,到了顾流离该被夏思诗泼冷水的时候,她也已经准备好了,可没想到的是,夏思诗并没按照事先说好的剧本,而是抬手,猝不及防的给了顾流离一巴掌。  这一下,她没有收敛力道,指甲还刮花了顾流离的侧脸。  顾流离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而夏思诗好像才知道自己演错了戏一般,抬手惊讶的捂住嘴,虚伪说道:“哎呀对不起,是我太入戏了……你脸没事吧?这样,你一会去找我的经纪人,让她额外给你一百块,当时我给你的医疗费。”  说完,轻蔑一笑,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顾流离皱眉,这个夏思诗,分明就是故意扇她耳光的!她顾流离白白被人打了一耳光,可忍不下这口气!  抬脚,顾流离要追过去要说法,却被一旁的导演立即抓住了手臂。  “顾流离是吧,你别冲动,一会我也叫财务再给你多结算一百,刚你被扇了耳光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这两个人,都想用钱来打发她。  她的确是缺钱,但还没有缺到需要这样忍气吞声。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顾流离甩开导演的手,还想继续追。  “顾流离!你知道夏思诗背后的那个金主,是谁吗?”导演见她冲动气愤,只能搬出这个,“是权晏天。”  权晏天……  这个名字,像是一把从天而降的剑,瞬间将顾流离钉穿在了原地。  他不是已经有了白安灵了吗?为什么,还要再找夏思诗?  导演见她停下脚步,忙将她拉到一边去,同时劝说:“她现在在权晏天那儿可得宠呢,你一个龙套演员,还是别去招惹了。”  顾流离缓缓垂下了眼睑了,遮住了眼底的全部难受的暗光。  从导演那里领了四百块,顾流离有些失魂的从拍戏区走出去,手里还捏着那几张眼神鲜艳的毛爷爷,顾流离却只觉得烫手反感。  因为钱,这些年,她真的受尽了各种侮辱。  而这样的日子,好像没有结束一样,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叹了口气,顾流离心情沉重的将钱收进包里。  看了一眼路标,她穿过马路,想到对面去坐公交,目光随意往四周一扫,实视线一凝。  她……看见了一辆有些眼熟的车。  权晏天的黑色宾利,就停在路边,他就站在车门旁,单手拿着电话,正在与人通话。  初夏的阳光明澈干净,落在他的肩头侧脸上,浅浅的一层光晕,将他修饰得如同天神一般俊美耀眼,叫人惊叹侧眸。  顾流离定定的瞧着她,怔楞出神。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过于明显,让权晏天也感觉到了,他忽然一个侧头看过来,几分锐利深邃的眸光,瞬间与顾流离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顾流离登时心慌意乱,匆忙撇开了视线,脸皮一热,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  “晏天!”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道娇软的喊声。  顾流离一怔,这声音……是夏思诗!  她一抬头,果真看见换了一身衣服的夏思诗满脸俏皮娇笑,喊着权晏天的名字,孩童一般的小步跑过来,冲进了权晏天的怀里,抱着他的腰,仰头笑问:“你等我很久了吗?”  权晏天低头,眸光好似专注的落在夏思诗身上,一边挂了电话,一边淡声回答:“没有。”  “那就好。”夏思诗俏丽一笑,撒娇一般的软声软语的说着,“拍了一天戏,我好饿啊,我们快去吃饭吧。”  权晏天嗯了一声,拉来了车门,绅士翩翩的将夏思诗送进副驾驶上,随后自己的才绕了一圈,从另一边上车。  自始至终,没再看顾流离一眼。  车子轰鸣发动,尖啸着从顾流离的身前开过。  车子开过,刮起一阵劲风,吹乱了顾流离颊边的发丝。  她目光愣愣的追着车子开远,心脏,在一缩一缩的刺痛。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顾流离才慢慢回过神,面无表情的继续走路,坐上公交车。  回到公寓里,她匆匆换了一身衣服,在夜幕初落时分,赶往了酒吧。  昨晚她一下就卖光了一车酒,作为新人,这还是足够让经理惊艳,今天她一去,经理就把她叫到办公室。  顾流离这个矮瘦却目如鼠光的经理很是戒备,远远的站在办工桌外面,礼貌笑问:“经理,有什么吩咐吗?”  经理嘿嘿一笑,目光隐晦的招手说;“是有事, 你靠过来了,我好好跟你说。”  顾流离怎么会不懂他那眼神里的秽光代表了什么,过去肯定要被他吃豆腐,硬是撑着没动身体,站在原地,礼貌恭敬的说:“经理,你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我一会就要去工作了。”  经理表情明显不悦起来,冷脸说:“你才进我酒吧一天,就敢不听我的话,以后工作时间长了,是不是就要骑在我脸上来了?”  顾流离连忙解释:“经理,我没有那个意思……”  她咬唇,稍微软了语调,轻声说:“我只是,还不习惯,毕竟这才是我第二天……经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适应吧。”  等到她熬过这几天,赚到支付高利贷利息的钱后,立马就从酒吧里走人。  眼下,先把经理应付过去再说。  经理狠狠打量了她几眼,一想之下也确实有道理,还是不要逼得太急,眼珠子转了转,他又不想就这样放过顾流离,总得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不听话的后果。  “行,那你今天就负责一号包厢吧。”  一号包厢,今天来的可是权势最大,但同时,也是最难伺候的——权晏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