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01章 丢失的记忆

第001章 丢失的记忆

2099 2017-10-23 21:46:59
暗夜,女子穿着黑色紧身衣站在摩天大楼的边缘。瑟瑟的寒风从她的耳边吹过,吹起了她耳际的丝丝碎发。她的身材娇小,在冷冽的风中独立,似乎随时要坠落下去。抬头,放眼望去,黑乎乎的天空乌云密布。看不见一颗星星,伸手也不见五指。“哐啷”一声,天台的门便被人踢了开来,十几个握着手枪的黑衣人全数涌了上来。女子的嘴角浮起一丝自信的笑容,纵身一跳。纤细的身子急速往地上坠落,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倏地,舒心雅睁开了眼睛。两眼直瞪瞪地望着点缀着几盏射灯的天花板,胸脯不停地起伏着。过了许久,才慢慢地平复下来。舒心雅慢慢地坐起来,右手扶着有些晕眩的脑袋。她,又做梦了。这一个月来,她反反复复地做着自己从摩天大楼跳下去的梦。这真是梦吗?不,这不是梦。应该是她那支离破碎的记忆。只不过,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跳楼。因为她——失忆了。一个月前,从她在医院醒来的一刻,她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唯一残留的,就只有纵身跳下摩天大楼的那一段记忆。其他的,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是,她为什么要跳楼呢?是自杀吗?不,不可能会是自杀。舒心雅想起自己在纵身跃下时展露出的表情,那不可能会是自杀前绝望的表情。如果不是自杀,那为什么要跳楼呢?既然她是从摩天大楼跳下去的,那生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她又是怎么活过来的呢?还有,那些黑衣人又是谁?舒心雅伸出左手,摸着隐藏在头发下面的疤痕。那是做手术的时候留下的疤痕。那个疤痕的位置因为做了手术,以后再也长不出头发来,只能用头发遮住。抬起头,舒心雅看到了淡雅清新的苹果绿的窗帘,看到了同一色系的沙发、饰柜。这是一个典雅舒适的房间,也是她的卧室。虽然这是她的房间,但她却完全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窗帘、衣柜、装饰……所有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不久,门被悄然推开来。舒心雅转过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睡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约莫三十岁,目光深邃,鼻梁高挺,身材高瘦,气质优雅,戴着一副金丝框边的眼镜。据说,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墙上,挂着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纱照。如果没有那场意外,他们可能早就结婚了。“心雅,你醒了,又做梦了吗?”殷佑铭坐在床边,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看,抚着舒心雅的头发,笑着说:“现在才六点,时间还早,要不,你再睡会儿吧。”说是未婚夫,但舒心雅对他却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面对着他,甚至还会有些尴尬。舒心雅垂下眼帘,淡淡地说:“我睡不着。”殷佑铭的手好像带着刺一般,让她打从心里排斥他,但又不好说出来。她曾经问过殷佑铭关于以前的事情。他说,一个多月以前,他们就拍了婚纱照,准备领结婚证。但去领证的前一天,她却出了车祸。当时的她受伤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不料,醒来之后,她就失忆了。至于她为什么会出车祸,殷佑铭只说是交通事故。而造成这次车祸的肇事者已经逃逸了。她的记忆,医生说有可能会恢复,也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恢复。 “你还在做那个恶梦吗?”殷佑铭轻轻地捏了一下舒心雅的鼻子,眼中带着宠溺。“傻丫头,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你想想,人怎么可能从摩天大楼摔下来都可以完好无缺的呢?”“佑铭,要是我这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的话,那该怎么办?”不知怎么的,失去了记忆的她总是有无法安心的感觉。“不能恢复就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们不强求。”殷佑铭坐在舒心雅的身边,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让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不是吗?”殷佑铭的手轻轻地摩挲着舒心雅的手,让她觉得分外不自在。她抽出手,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问:“我以前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你真的想知道吗?好,那我告诉你。”殷佑铭微微笑着,并没有在意舒心雅的举动,继续说着:“你啊,是G大的学生,温柔体贴、美丽大方,是每个男人心中的最佳女朋友人选。”“大四的时候,你到我们公司实习,做我的秘书助理,然后我便对你一见钟情了。我可是追了你好久,才把你追到手的,所以,你一毕业,我就要把你娶进门了。”“你明知道我不是问这个……”舒心雅非常在意那些握枪黑衣人,她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呢?她拉着殷佑铭的手,一本正经地问道:“佑铭,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好人,当然是好人了!我堂堂盛达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怎么会喜欢上坏人呢?”殷佑铭抬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好了,别想太多,以前的记忆想不起来就算了,医生可是交代过,让你要好好休息的。”话虽然如此,但她还是不安心。“对了,你不是说过,我在你们公司实习过三个月吗?”舒心雅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她猛地抬头:“佑铭,我可不可以拜托你,让我再去一趟你们的公司,看能不能帮助我恢复记忆?”殷佑铭放开舒心雅,转头望着她,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不方便呢?”舒心雅轻声问道:“也不是不方便,只不过……”殷佑铭考虑了半晌,握着她的肩膀,说:“心雅,其实,我真的不希望你恢复记忆。因为有些记忆,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找回来。只要我们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不就好了吗?”“而且,我们的签证很快就会办好,到时候,我们就离开华国,那些过去,根本就没必要再想起了。”“……”为什么他会这么说?难道她的从前就这么不堪、不值得去回想起吗?
南木 南木
新文新文,求收藏,求留言,什么都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