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24章 方心雅已经死亡?!

第024章 方心雅已经死亡?!

3199 2017-12-12 00:13:00
舒心雅见左右没人,才低下头去仔细的研究这门锁。仔细一看,却发现这资料室的门是刷卡才能进去的。难怪她刚才还想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人把守。想到自己的工作证上有个卡条,舒心雅立马把工作证拿出来放在感应区,结果感应区出现了一行小字。此磁卡已经被注销。尝试了几次,还是这样子。舒心雅有些沮丧的放下工作证,好不容易有了线索,现在又因为这些个原因导致自己再离真相只差一步。“今天下午下班准备干什么?”“不知道啊,还没有想法呢。”“我听说人民广场那边新开了一家西餐厅,要不我们去哪里看看?”“好啊,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整理资料室的资料,都没有时间出去,现在终于可以出去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舒心雅本来听见有人说话是想躲开的,但是后来一想她为什么要躲啊?看着边走边讨论的两女的,舒心雅迎面直接撞上去,其中一个女的被撞得一趔趄,看见站在旁边的舒心雅顿时爆炸了。“你干什么?走路没长眼睛啊?”舒心雅低下头,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女的还想说些什么,被旁边的人女人拦住了,“算了算了,也没什么大事,走吧。”这里面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随随便便一个可能不是杀手就是特工,而且看这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再说了,她们只是靠着一些关系进来的,要是真的得罪了一些不得了的人,恐怕结局也不会很好。被撞的女的看了看自己的同伴,明白她的担心,只好冷哼一声,走了。只是背影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而舒心雅本来也没打算搭理她,虽然那个女的说话有些不讨喜,但是毕竟是自己先撞的人嘛,她就大人大量不和她计较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工作证,抿唇一笑。其实刚才她是故意装那个女的的,本来正在为了资料室的钥匙烦恼,正好就听见那个女的说自己一直忙着整理资料室的资料,这不正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吗?所以她故意撞上去,趁机偷到了那个女人的工作证。有了这个东西,自己还愁进不去资料室?用这个工作证,舒心雅很轻松的就打开了资料室的门。小心的关上门,舒心雅为了节省时间,直接用资料室的电脑进入中情局的内部网站查找自己想要的资料。她输入舒心雅,电脑显示查无此人。想了想,舒心雅在电脑上输入方心雅,页面立马出现了资料,但是也只有很简单的介绍,以及最后那用红色的字体醒目的标识出来的字。顿时,看着电脑上的字,舒心雅愣住了——方心雅,已经死亡。而死亡的日期则是三个月之前。死因,不明。要不是上面的照片是自己的,舒心雅都要以为方心雅是另外一个人了。三个月前,那不就是自己在殷佑铭的家里醒来的时间吗?看来,自己的确就是这个方心雅,而且以前还是中情局的人。只是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自己的档案上一片空白,只留下一句简单的死亡介绍……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有关舒心雅的消息,舒心雅只能离开资料室。浑浑噩噩的来到大厅,舒心雅站在这里突然有些头晕,脑子里又出现了那个经常在梦里出现的从摩天大楼跳下来的场景;画面一转,又是自己在和很多的人一起训练,一起厮杀的场景;再一转,是自己看见身后追杀的人是谁时的惊讶、不可思议的表情……舒心雅使劲儿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想要把那些记忆看的更清楚,还是想要把那些记忆甩出去。一梦千年,当清明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脑海里时,舒心雅有些恍惚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见来来往往的人,有些视线已经开始落在自己的身上,舒心雅不敢再继续逗留,准备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在路过左边的那一面墙时,不经意地回头……那一刻,她顿住了脚步,因为在那墙上,在那工作人员简介上,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李延亮。照片上的李延亮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一张国字脸,看起来一脸正气。眼睛并不大,但是里面的精光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人绝对不可轻视。视线往下,就看见照片的下面有一行黑色的字,职务:中情局局长。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和电话。舒心雅的视线在李延亮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暗中记下上面的电话号码。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这个人她是认识的,有一种莫名的熟悉。脚步一转,准备朝着李延亮的办公室走去。李延亮既然是中情局的局长,那肯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迈出脚步,大厅里的广播就响了起来。“注意,注意,有位员工丢了工作证件,大家注意一下有没有可疑人物,请速速与保安处联系。”舒心雅前进的脚步立马顿住了,眼看着门口的保安已经接到电话行动起来。虽然现在自己还没有被发现,但是被发现也不过是迟早的事。舒心雅不敢再多做停留,也不敢再犹豫,在保安戒严之前,转身快步地走出了中情局。来到外面,官天宇戴着鸭舌帽,正在中情局的附近晃悠,见到舒心雅出来。明显是松了一口气,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官天宇就朝着一边的巷子走去。舒心雅在门口又走了两圈,然后也朝着官天宇的方向跟上去。看见了官天宇,舒心雅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心里的大石都落下了。不知什么时候,官天宇对于她竟然是这般的存在。“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暂时没有。”舒心雅摇摇头:“而且,中情局里没有一个人认识我,随后,我进了中情局的资料室,进入他们的内部网站,但是也只查到方心雅在三个月前已经死了。那个时候也正是我失忆的时候。”“世界上会有那么巧合的事儿?”“当然不会。所有的巧合都是有预谋的人为组合而已。”两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舒心雅失忆了,知道她的过去的殷佑铭不希望她想起来,自然不会告诉她什么。而江怀源又失踪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方心雅一条线索,到这里又中断了。这让她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阻断自己找到过去。“那现在只有一条线索了。”见舒心雅看过来,官天宇缓缓地吐出三个字,“李延亮。”对,那个保险箱里还有李延亮的电话号码,这是他们目前为止唯一的线索了。听见李延亮的名字,舒心雅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刚才在墙上看见的照片,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出来了。官天宇见舒心雅皱着眉头,以为她有什么不舒服,立马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舒心雅用手拍拍自己的头,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刚才在中情局的大厅里我看见了贴在墙上的李延亮的照片,上面有他的联系电话和方式。”“而且,他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是那种感觉又不太好,哎,说不上来,反正我总觉得我是认识他的。”官天宇点点头,“很好,竟然查到了李延亮是中情局的局长,找到了他的联系方法。”要是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他的号码。而舒心雅在中情局里没有人认识,在内部的网站也没有过多的介绍,这本来就很有蹊跷。看来,一切都只有找到李延亮才能找到答案了。而且,他怀疑李延亮是舒心雅的顶头上司。“算了,不想了,现在就剩下一条线索了。回去我就给李延亮打电话,问问他到底认不认识我,知不知道我是谁。”舒心雅明显是有些心烦了,每次她的记忆都在她以为快要找到的时候中断了线索。一来二往的,让她也有些心急了。“不可。”作为局外人,官天宇还是很清醒的,“对于李延亮我们都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敌是友,现在贸然联系他会生出事端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现在怎么办啊?我想要快点儿找到我的记忆,现在这样对什么事情都一无所知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官天宇知道舒心雅现在很心烦,也就任由她胡乱地发泄,这样憋的时间长了对她也不好。这段日子,他们都在一起,他自然知道舒心雅有多想恢复记忆。他不能想象要是有一天他的人生也是一片空白,他会怎么样?也是因为这样,他对舒心雅更多了一份怜惜和纵容。舒心雅一通的大吼大叫,等到冷静下来,看见官天宇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顿时心里有些后悔。她和官天宇只是合作关系,虽然现在两人可以算得上是朋友,但是自己这般的对他乱发脾气也是不好的吧?小心的观察者官天宇的表情,心里一直打着腹稿,把想要道歉的话咀嚼了几十遍,但就是说不出口。官天宇健舒心雅一脸难色,就知道她现在已经恢复了理智正后悔着。其实他并没有生气,只是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表情的行为有些好玩儿,所以才故意的板着脸不开口。等到欣赏够了,官天宇才一脸拽拽的问道:“怎么?说完了?说的爽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