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04章 江怀源失踪了

第004章 江怀源失踪了

2197 2017-10-30 10:27:57
走到窗边,向外看去。花园里,花工依旧在修剪花草,那慢吞吞的速度,根本就不是在干活,倒像是在偷懒。舒心雅想起了江怀源的话:“你离开的时候要小心,殷佑铭一定会派人监视你,并跟踪你的。”现在,她敢肯定,这个花工就是殷佑铭派来监视她的人。忽然间,舒心雅一阵心虚,身心泛冷。她一直相信殷佑铭,没想到,他却让人暗中监视着她。那花工就在下面,她该怎么避开那人的耳目,离开这个房子呢?过了一会儿,王姨走出来,把花工喊进屋里说话。好机会!舒心雅立刻拿好包包,趁着王姨和花工不注意的时候,从后门溜了出来,走到外面拦截车子。可还没拦到车子,一辆黑色的车子忽然开到她的前面。车上的两人下车,挡住她的去路:“小姐,你要去哪里?我们送你去。”这两个是舒心雅的保镖,平时出入都由他们接送。情急之下,她忘记了还有他们的存在。舒心雅拿出太阳眼镜戴上,佯装无事:“也好,我想去商场买点东西,你们送我去吧。”正想上车,她忽然惊道:“啊,我忘带手机了,你们帮我回去拿吧,万一佑铭找不到我,心里可着急了。”其中一个保镖不疑有他,立刻迈步走进屋里。保镖前脚才走,舒心雅便伸手问另一个保镖拿车钥匙:“车钥匙给我,今天我来开车。”“使不得使不得,怎么能让小姐开车呢?”舒心雅板起了面孔:“啰嗦,赶紧了。”“那好吧。”保镖硬着头皮把车钥匙递给她。舒心雅上了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对打开门,正要走上副驾驶座的保镖说:“诺,你坐后面。”“是,小姐。”在保镖关上门的一刻,舒心雅挂好档位,一踩油门,车子顿时像箭一样飞了出去。留下了在后面苦苦追赶了好远,却追不上的保镖。没找到手机的保镖从屋里走出来,正好看到车子远去的一幕,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殷佑铭的手机。“老板,小姐从我们手上抢了车子,跑了。”“还不赶紧追!”殷佑铭匆匆挂了电话,面色深沉,眼中晦暗不明。心雅,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是不是你知道了什么?殷佑铭考虑了半晌,打开电脑,登录了电话服务公司的网站,调出了舒心雅手机的通话记录。在通话记录中,他找到了一通打出去的电话,就在刚刚十五分钟前。那个电话,殷佑铭知道,是江怀源的。没想到舒心雅这么快就想起来了。殷佑铭握紧了拳头,心雅,你就真的这么放不下过去的回忆吗?车上,舒心雅打开手机地图,输入了江怀源所说的地址。那个地址位于源城,离G市并不远,两城相距五十多公里。一个小时应该可以到达了。……“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江怀源过去开门。“来了来了,你这孩子,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一定又是开快车……”打开门,却看到门前站着两个黑衣人。江怀源一惊,刚刚想动,额头却被人用手枪指住了:“不许动。”“你们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别管我们是谁,只管跟我们走一趟。”“……”江怀源顺从地跟着两人出去,走到沙地的时候,将脚下的沙子踢起,踢到两个人的脸部。趁着那两人无法睁眼的时候,他拔腿往屋子后面跑。先逃了再说!六十多岁的他身子微胖,但身体还算健朗,逃跑的速度也非常快。可惜……拐角处,一个人影闪了出来,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将他打倒在地上。昏迷前,江怀源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是你……”……一个小时后,舒心雅的车停在了一座房子前。这房子位于源城郊区,楼高三层,正是江怀源所说的地址。舒心雅按了门铃,但等了半晌,却没人来开门。奇怪,江怀源不是说会在家里等她的吗?怎么会不在呢?该不会是出去了吧?叮咚——手机收到信息。是江怀源发来的短信:“心雅,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不方便接听电话,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你先回家,等我消息。”舒心雅尝试拨打江怀源的电话,对方却关机了。看着摆放在门廊上的花,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蹲下,伸手移开第三个花盆,竟然看到那里放着一把钥匙。拿起这把钥匙,脑中闪过一个画面。江怀源将一把钥匙放在这花盆下,对年仅七八岁的她说:“心雅,外公把钥匙放这里,如果外公不在家,你就自己拿钥匙开门。”难道他真是她的外公?打开门,舒心雅走了进去。温馨的屋子非常整洁,一套浅棕色的布艺沙发,一幅百鸟朝凰的绣品。玻璃茶几上,是仍旧散发着热气的茶。可见,江怀源刚走没多久。舒心雅闭眼,慢慢地回忆着有关这居室的记忆。可无论她怎么回忆,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半人高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书籍。书前,摆放了几个相架。几乎每个相片里,都有舒心雅小时候和一位男人的合影。从五六岁到十多岁,几乎每隔几年,两人就会拍一张合影放上来。那相片上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深刻,左脸颊上一道弯月形的刀疤格外显眼。这十几年来,相片中的舒心雅慢慢长大,那男人也从四十多岁开始,日渐老去。最近的一张合影,他已经皱纹满脸,白发苍苍了。舒心雅拿起这张相片,手轻轻地抚上这个男人的脸。他就是江怀源,是她的外公。舒心雅的心里忽然有一丝莫名的感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终于,她不再是孤单一人了。抬头看去,只见窗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花。此时正是花开时节,鲜花竞相开放。走到窗台往外看,外面是一个小花园。有几朵开得正艳的花朵落在了地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凌乱的脚印。忽然,舒心雅瞪大了眼睛。因为在那泥地里,有一个还没写完整的“逃”字,显然是有人刻意留下的。她转过身来,脑中闪过一幕幕可疑的画面。答应在家等她的江怀源临时出门了。刚刚泡好的茶。被撞落的花朵。凌乱的脚印。还有那个未写完的逃字……不好!江怀源很有可能是遇到危险了!“报警,对,我要报警!”舒心雅拿出手机来报警。此时,一个黑衣人黑沉着脸,快步走进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