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迷途追凶  >  第005章 你受伤了!

第005章 你受伤了!

2228 2017-11-28 10:03:35
男子约莫二十出头,身材高挑,棕发黑眸,五官精致,面容却是冷若冰霜。他的到来让温暖的居室瞬间气压下降,温度降至冰点。他……是谁?为什么不经主人同意,就闯入她外公的家里来?而且,那冰冷淡漠的表情让她觉得此人来者不善。该不会是他绑走了江怀源吧?舒心雅偷偷地把窗台上修剪枝叶的剪刀藏在身后,偷偷地拨通了殷佑铭的手机。至少,比起眼前的黑衣人,殷佑铭还是比较可信的。如果他知道她遇到了危险,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你是谁?为什么擅闯别人的家里?”男子不语,却关上门,目光冰冷。“我外公的失踪该不会和你有关系吧?”转念一想,又不对,绑架犯早就逃走了,怎么可能还回来呢?“外公?”男子低头,看到了橱柜里摆着几幅相片,都是江怀源和眼前女子的合影。她是江怀源的孙女舒心雅吗?“你说江怀源失踪了?”“不是你抓走他的吗?还在明知故问。”男子蹙眉,自言自语:“江怀源被抓了,难道又是他们干的?”屋子外,有一些凌乱的脚步,应该是抓人的时候留下的。“他们……他们是谁?”既然江怀源不在,只能先行离开。男子转身要走,但舒心雅却追上来,手握剪刀,拦在他身前:“别想走,把话说清楚,刚刚你说的他们是谁?是谁抓了我外公?”“不知道。”男子懒得和她废话,推开她,直接开门就走。“站住。”带着凌厉的风,剪刀挥向男子的咽喉,抵在他的咽喉处。瞬间,男子的颈项划出了一道血痕。他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她。“我说过,不把事情说清楚,不许离……”话音未落,舒心雅手上一紧,背上一痛。一个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打倒在了地上。眼前,是那一张冷清淡漠的脸。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有些狼狈的自己。男子对她似乎并无恶意,把她制住以后便转身离开。“喂,你别走。”舒心雅快速爬起。她不能让他走。放走了他,没有线索,该去哪里找外公呢?她跑到门前,整个人拦住大门,不让他离开。“看在我外公年纪这么大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抓了他?”男子低头看着她,却看到她牛仔裤的袋子里闪着某种光芒。他沉下脸,走过来,对她搜身。“你干什么?放开我!”啪嗒——一个正在通话的手机从舒心雅的身上掉下来。糟糕,被他发现了!男子捡起电话,看到手机上显示着殷佑铭三个字。男子狠狠地瞪着她。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泄露了他的行踪。“女人,你是不是想死?”男子的话透漏着狠劲,一直传到手机的对面。对面,殷佑铭坐在车上,一直默不作声、听着手机里的异动。手机里,是一个跟踪系统,红点显示的位置是江怀源的家。他向旁边的保镖示意了一下,那人立刻点点头,调转车头,开往江怀源的家里。直到男子放出狠话,殷佑铭忍不住,终于出声了。“心雅,心雅……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可是,舒心雅那边却再无响动。这让殷佑铭更是担心:“对面那家伙,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我保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男子目光狠厉,拿起手机放在耳边,轻蔑地说:“好,那就试试吧,看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杀了她。”说完,手机顺手一扔,丢到了鱼缸里。手机传来一阵忙音,让殷佑铭的脸更加深沉。身旁的保镖安慰他:“老板,你放心吧,保护小姐的保镖已经在附近了,他们正在往那里赶。”……屋外,忽然传来几辆汽车刹车的声音,十几个黑衣人举着手枪向屋子靠近。啧,来得还真快!男子从舒心雅的包包里翻出车钥匙,一把拉起她,挡在身前。一把手枪抵住了她的太阳穴:“你给我安分点,不然,我立刻杀了你。”他打开门,挟持舒心雅走出去。十几个黑衣人立刻把枪对准了他,但因为对方有舒心雅做挡箭牌,怕误伤了她,根本无法开枪。他们当中,舒心雅见过几个,是她的保镖。保镖们不敢轻易开枪,但男子却毫不手软,开枪射击,连续打中了七八个保镖。碰——碰——碰——一声声响亮的枪声在舒心雅的耳边响起。震撼着她的耳膜,更震撼着她的心灵。这种场面竟是这么的熟悉。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画面:一身黑衣的她奔跑在夜色中,手枪在手,身后是渐渐逼近的黑衣人。她边打边逃,枪声响彻云霄。她单枪匹马,杀死了数人……碰——碰——男子继续射击,保镖们回到车旁,利用汽车作掩护。忽然,咔嚓一声,子弹用完了。男子踢起后脚跟,手枪往下一按,空子弹匣脱落。往腰间一按,弹匣已经安装好。趁着这个空档,舒心雅推开男子,要逃。但那几个保镖正好对着他们的附近开枪,让她无法跨出一步,反而让她的逃跑计划落空了。这些笨蛋,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害她啊!男子无所畏惧,径直推着舒心雅来到小车前,从驾驶位把她推到副驾驶位上。上车,关门,开车……一气呵成!临走前,还不忘射穿了那几辆汽车的轮胎,让他们无法驾驶追来。“你这混蛋,不就是想逃跑吗?挟持我就好了,怎么可以杀人?”舒心雅越想越生气,那可是一条条的人命啊!而且都是为了救她而死的,让她心里如何不愧疚?“他们死不了,我没必要,也没理由杀死他们。”“你是说……”“那些人没死,我只是射中他们的手,死不了。”舒心雅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男子的确是射中了他们的手腕,没有生命危险。“那你为什么挟持我和我外公?”男子猛地踩住刹车,转过头看着她:“我再说一次,你外公失踪和我毫无关系,我今天是约了你外公见面的。至于我为什么挟持你……”“你觉得呢?如果不是你死缠烂打、暴露了我的行踪,我有必要和你扯上关系吗?”男子探过身子,帮她打开副驾驶室的门:“现在,你可以走了,立刻给我滚蛋。”舒心雅刚想下车,但想想不妥,这辆车子是她的,为什么要她走?该走的人不是他吗?“这车子是我的,不是……”转过头,她看到驾驶座的靠背染满了血迹。血?怎么会有血呢?那血是从殷佑铭背部的伤口流出来的。“喂,你受伤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