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一):目标——活捉他!

楔子(一):目标——活捉他!

3455 2017-10-16 11:08:57
巴颂虽然身高只有1米75,体型也不算很魁梧,但他跑起来的耐力却非常惊人。 接连6个小时,他端着M-16自动步枪,在原始丛林湿热至极的环境里,发疯一样冲在最前面狂奔,就如同猿猴一样,将自己与特战连的主力拉开200多米的距离。 作为连长,他喜欢做突击在最前头的探路尖兵,虽然上级屡次为了这事情严厉地批评他,但只要有机会,他还是会把特战连的主力交给一个副连长,自己则冲在最前头充当探路尖兵。 他要第一时间知道他的特战连会走过怎样的道路,遇到怎样的凶险,会和怎样的敌人交手,该用怎样的手段应对。 地上水坑里密密麻麻的蚂蟥,树上树下鲜艳的毒蛇,这一切,只让巴颂的战斗荷尔蒙分泌得更为旺盛。他甚至想自己把鲍正国抓到手,然后押着他回到第三军区总部,亲手交给颂提·汶雅叻格林上将。 就在他跑得兴起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鸟叫声。 这是斑皮鹦鹉发出的鸟叫——金三角原始丛林里特有的一种鸟类。 只不过,这一阵鸟类有些不寻常——两长两短,停止了片刻,又开始了:一长一短。 巴颂知道,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鸟鸣,而是在他身后的士兵在模仿鸟鸣与他进行沟通。他们的意思是: “连长,可以休息了!” 嗯,的确,从早上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队伍一直在被巴颂拖着强行军,是该休息了。 巴颂很不情愿地停了下来,坐在一棵树上,一边等待着自己的队伍,一边四下观察。 不一会儿,一个个身穿迷彩服的泰国军人到了巴颂的脚底下,巴颂用泰语大声说道:“宋慕缇查和他的人警戒,其余的人休息10分钟。” 60多个泰国士兵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立刻各自找地方坐下,有的拿起腰间的水壶,把饮用水往嘴巴里猛灌。宋慕缇查班长和他的人则开始到四周布置警戒。 巴颂也是浑身冒汗,干渴难忍,他一边喝水,一边拿起军用GPS定位器,想看看鲍正国现在的位置。 定位器显示,鲍正国正在金三角原始丛林的深处,一处可以说以前从未有过人烟的地方。 “鲍正国跑到这里干什么?”巴颂心里面十分纳闷,他实在不清楚这个缅甸地方武装的头目究竟是哪里得罪了泰国政府或者说泰国军方,以至于上级要下死命令必须活捉他。更不清楚这家伙不往佤邦联军的大本营——邦康跑,却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干什么。 不过他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作为军人只有服从命令。他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抓住这个缅甸军阀头目。 此时是2001年2月15日。大约一周前,缅甸政府军和地方武装联合起来,追击金三角头号毒枭——坤沙手下的蒙泰军,进入泰国境内。在泰国境内的9631号边防站附近,越境的缅军与泰军爆发了军事冲突,而且逐步升级。缅军一度兵临泰国北部重镇清莱郊区,而且双方都调用了坦克及武装直升机等重型装备。 冲突爆发后的第二天,巴颂所在的泰国陆军第三军区莽特种部队第三特战团就投入了战斗。 在前线与缅甸政府军激战正酣之际,巴颂和他所辖的特战连却突然被调离了战场。 上级布置给巴颂一个新的任务,去活捉非法越境的另一支武装,缅甸佤邦联军头目——鲍正国。 佤邦联军是盘踞在缅甸境内的一支地方武装,其首领名叫鲍友祥。而鲍正国在佤邦联军里的地位特殊,是所谓第120军区的副司令员。此次缅军越境打击蒙泰军,鲍正国和他手下大约60多名武装分子,也参与其中,他们总共杀害了12名泰国军队士兵。 在距离泰缅边境不远的9223边防哨所附近,巴颂和鲍正国的部队交上了手。作为民兵组织的佤邦联军,根本就不是泰国正规军的对手,在巴颂手上几乎是一触即溃。此后,巴颂带着他的特战连,一连狂追了6天6夜,总共杀死鲍正国30多名手下。 眼看接近泰缅边境了,巴颂不得不通过无线电装置向上级请示,如果鲍正国回到缅甸境内,是否要继续追击。 得到的回复是——无论如何,必须活捉鲍正国。 于是,巴颂继续狂追不舍。 10分钟很快就要到了,巴颂看看军用GPS定位仪上,鲍正国的位置,说道:“时间到,出发吧。等抓住鲍正国,我请示团长,看能不能放大家一个假,咱们去RCA大道玩!” 一提起“RCA大道”,原本疲态尽显的泰国士兵一个个都来了精神。有的大叫:“我才不去,我要做泰王的好士兵。”眼神里却放着兴奋的光芒。有的大声问:“什么是RCA?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立刻被旁边的同伴敲了下脑袋,斥道:“装!”还有的索性直接问:“能有Tiger show看吗?” 巴颂一看鼓舞士气的目的达到,便说道:“快清点人数,看有没有掉队的!” “宗拉维蒙呢?连长,宗拉维蒙不见了。” “再找找,确认不见了吗?” “是的,不见了。大概开小差了。” 巴颂一皱眉,宗拉维蒙是个班长,打起仗来非常凶悍,而且做事也很靠谱,应该不会开小差。难道是…… “我想起来了,他昨天晚上就有点闹肚子,跟我说有可能跟不上我们,不过他会一直在后面跟着的。我们走吧。”巴颂决定撒个谎,避免队伍因为这件事受到太大影响。 于是,莽帕特种部队的60多名士兵继续出发,追击佤邦联军头目鲍正国。 他们如今行进的地方已经根本没有道路,粗大的树根彼此交错,有时候为了行进五、六米,就要做好几个翻越动作。加上毒辣辣的太阳照射下来,因此出发了没多久,所有士兵身上原本已经沾满了白色盐花的迷彩服上,再度被汗水湿透。 可他们还是得用迷彩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连袖口和裤腿口都用绳子扎牢,因为这里毒虫怪蛇很多,不这样做如果有什么东西钻进衣服里,轻则失血,重则丧命。酷热高湿又不能脱衣服,这份苦楚可想而知。 巴颂照例冲在最前面,时不时回头等一下手下的士兵,并且说一些笑话来调动他们的情绪。 “帕依侬,你老扶着腰干什么?这两天腰腹运动做得很多么?” “宋慕缇查,别光撅着屁股不走路,当心被饥渴的砂楚看见。” 就这样又追了1个半小时,巴颂发现军用GPS定位仪上,鲍正国的位置不动了。 这货已经到达目的地了?那敢情好!可以痛痛快快打上一仗了。 巴颂正想着,忽然听到一个士兵叫道:“你们快看,那棵树的树干上是什么?” 巴颂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一等兵帕依侬。只见他满脸惊恐,指着自己的左前上方。 巴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棵直径大概六到七米的古树的树干上,有许多鲜红色的字迹,似乎是泰文。 巴颂爬过一根粗大的树根,靠近那棵树一看,那些写得歪歪扭扭的泰文的意思是: “赶紧回头,被’地狱犬之眼’照射到,你们会死无全尸。” 这些字迹非常新鲜,还在往下滴,看上去是用血写的。 巴颂一皱眉,爬到树干旁边,用手触碰了一下字迹,然后放到鼻子旁边。一股子血腥气立刻钻入了他的鼻子。 他回到自己士兵的队伍中,说道:“用颜料写的,警告我们不要继续追了。鲍正国知道自己快完蛋了,用这种不上台面的把戏。” 为了追上鲍正国,避免影响到士气,巴颂决定再撒一个谎。 说完,他便继续往前奔跑,并招呼队友跟上。 不久,林子里的前面出现一条溪流,巴颂他们就沿着溪流逆流而上。而且这条溪流的水越来越深,水道越来越宽,水流也越来越急,巴颂觉得,这条溪流的上游,要么是一条大河,要么就是一个瀑布。 很快,夜深了,士兵们再一次露出疲态。这回,巴颂发现连自己的体能也接近极限——在过去的6天里,他们总共只睡了不超过3个小时,而巴颂自己的睡眠总时间,要以分钟计。 眼看定位仪上鲍正国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巴颂决定在原地休息一晚,给大家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以保证在最后的决战时,所有人都能有充足的精力应对鲍正国疯狂的反扑。 他亲自布置士兵用白酒兑雄黄,撒在露营地点的周围,以避免毒蛇接近。并且领着五个最得力的手下值班守业。这五个人有的是排长,有的是班长,都是巴颂一手调教出来的。 他们坐在一起,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一边聊天。聊天的内容,起先是泰国总理他信。出生在北部农村的帕依侬和宋慕缇查对于他信和他的政策推崇有加,出生在曼谷中产阶级的砂楚则对他信嗤之以鼻,并认为他信一边做总理,一边经商,个人资产膨胀到几百个亿,不是好东西。 双方起先还是小声争论,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响,还面红耳赤起来。几个本来已经睡着的士兵听到争论,也跑过来倾听,并且发表意见,也是泾渭分明。 双方争得面红耳赤,脾气暴躁的帕依侬甚至推搡了砂楚一下。砂楚眉毛立了起来,就要还手。 巴颂眼见情况不对,立刻用力摁住砂楚,嘴巴里用一种有些猥琐的语气说道:“你们见过他信的妹妹么?最漂亮的那个。” 所有人都一愣。砂楚冷笑道:“你是说英拉吧,AIS电信公司的总裁。哼哼,很有本事啊,人又美,关键是他信的妹妹。” 巴颂笑道:“那你们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结婚?” 砂楚一愣,说道:“她不是有老公的?叫什么……安莫查?也是他信所属家族电信企业的人。” 巴颂摇摇头:“亏你还是曼谷人,《曼谷邮报》不看的吗?他俩从来没有结婚……” 接下来,这群人的话题,就转移到关于英拉的八卦趣闻上去了。巴颂见危机解除,心里面就是一宽,陪着他们说笑了一会儿,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睡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