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8章、“观音肉”

第38章、“观音肉”

3219 2017-12-16 19:01:00
小雨把匕首插入了面罩右侧与尸体面容只见的缝隙里,又往外掰,试图把剩下的半张面罩给撬走。 此时的我精神上有点溜号,因为我在想怎么把这面具拿在身上带走——这东西上面有很多花纹,做工也非常轻巧,一看就是件非常值钱的宝贝。 小雨开始发力了,剩下的半个面罩开始往外倾斜。 就在这时,尸体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即睁开了。 我“啊”地惊叫了一声,忍不住往后倒退了两步。小雨也被吓得手一滑,松开手上的匕首,往后退去。 可是晚了。 这具尸体手一抬,手上握着的一把短剑刺入了小雨的腹部,从她后背心这里戳了出来。 这一下贯通伤是致命的。小雨惨叫一声,伸手想要去重新拿起被卡在尸体面具下的那把匕首。可是“活尸”根本不给他机会,抬脚就把她的身体从短剑上踢开。 小雨倒在地上,尽管光线昏暗,我还是能看到大量血液从她的身体底下流淌出来,她在地上扭动挣扎着,很快就没了动静。 我在一旁,看得心胆俱裂,却又怒发如狂。我大吼了一声,举起M-4卡宾枪,对准面前这个“活尸”就是一个点射。 子弹打在他身上的盔甲里,中弹处的盔甲立刻粉碎,裂口处流出黑色的液体。“活尸”试图站起来与我比划,但很明显,子弹击中人体后所产生的“空腔效应”,在这个“活尸”身上也是见效的。“活尸”受了重创后,坐在那里拼命地喘气,却动不了分毫。而他的嘴巴里,开始发出低低的怪吼,这声音既类似狗的嚎叫,又有些像野猪所发出的声音。 “小雨!小雨!”我声嘶力竭地冲着倒在旁边的小雨吼了两声。小雨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我骂了声“册那”,举起M-4,扣动扳机,把弹匣里剩下的子弹全部倾泻了出去,打在“活尸”的身上。 这下“活尸”身上多出了20来个枪眼,躺在那里光剩哆嗦的份儿了。我连忙丢下枪,跑到小雨身边,抱起她带着哭腔叫道:“你别死!你别死!好不容易又见到你,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小雨的眼睛重新睁了开来,她对着我喉咙动了几动,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口。 最终,她放弃了努力,改而用满是鲜血的手把自己的面罩摘了下来,戴在了我的脸上,然后指了指“活尸”,指了指自己的脸。随即,两只眼睛死死地往“活尸”的头面部盯着,几乎一动不动。 “你想看这死鬼的脸,对不对?好没问题!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活下去,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无条件听你的!” 我流着眼泪鼻涕,语无伦次地胡说八道,一边一瘸一拐地到了“活尸”跟前。先前那柄匕首依然在原处卡着,我捏住匕首,用足力气往外一掰,只听“咔”的一声,剩下的半幅面具也飞了出去。 我抓住“活尸”的头发,把它的脸朝着小雨那边扬,歇斯底里地大叫:“小雨,你看,你看啊!” 小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我手上的那张脸看来。 我看到她瞪大了眼睛,满脸惊骇的表情。随即,她用手指着那张脸,嘴巴张了张,似乎要说话,可终究没能说出口。 最终,惊骇的表情凝结在小雨的脸上,她的头重新倒在地面上,不再动弹。我冲了回去,抱起她拼命地摇晃,可这一次,无论我如何用力,她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我搂着小雨,歇斯底里地哭喊了起来。我实在无法接受,她就这样没了,再也不能跟别人聊明史,再也不能在朋友圈里展现她高逼格的生活,再也不能温柔地喊我“浩哥”,成为一堆没有灵魂的肉体,渐渐腐烂。 这一切都像一场噩梦。 我的哭声在这个空间里回荡着,嗡嗡作响。渐渐地,我发现四周出现了一点点的亮光。这些光芒就好像星星一样,点缀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缓缓地移动,慢慢地靠近。 很快我就发现,这些亮光其实是一团团的火焰,在半空中悬浮着的火焰。它们不知不觉已经把我包围,正在朝我接近。 恐惧促使我停止了哭泣,我从小雨的手上拿过那柄匕首,警惕地四下张望,想辨别出这一团团的火焰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 难道是“地狱犬”的眼睛?是的,既然“活尸”已经被我打死,按照逻辑,也应该是“地狱犬”作为最后的大Boss出现。 很快,谜底揭晓了。 冲在最前面的几团火焰冲到了我的近前,光亮刺破了黑暗所形成的浓霭,终于让我看清了它们的面目。 是脑袋上燃着火的骷髅! 身上穿着破烂的盔甲,甚至什么都没穿,手上拿着锈蚀得刀剑,或者赤手空拳,脑袋上的火焰增加了一种气势恢宏的恐怖感。 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骷髅我见过,就是这座所谓“忘生地”外,那些散落的骨骸,如今它们都活过来了,并且要向我发动攻击。 我愣了足足有三秒钟——这怎么办?眼见最前面的三个“火骷髅神兵”已经冲到我身前,我大喊了一声,举着匕首就冲了上去,冲到一个“火骷髅神兵”跟前,一匕首刺过去,扎中了它的一根肋骨,没能刺进去,滑到了一边。 那个“火骷髅神兵”反手一刀剁在我的胳膊上,幸亏它手上的刀锈蚀得已经毫不锋利,这一刀剁没有砍断我的胳膊。饶是如此,我也觉得胳膊剧痛,手一麻,匕首“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随即,“火骷髅神兵”左手一把卡主我脖子,我奋力踢打,可是拳头和脚落在它身上,除了自己的手感到疼痛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火骷髅”把我往它近前拉,我的头面部很快就感受到那团火焰的灼热。 当我的鼻子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时,“火骷髅”胳膊一抬,猛地把我推了出去。我跌倒在“活尸”跟前,头撞在那把铁制的椅子上,头昏眼花,好悬没晕过去。 此时另一个“火骷髅”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已经不再动弹的、“活尸”的眼前凑。 此时,十几个“火骷髅”把我紧紧包围,它们头上的火光足以让我看清“活尸”的真面目。 我耸然一惊,终于理解小雨刚才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活尸”到底是谁?它怎么会有这样一张脸? 这是幻觉吗? 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现实里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就在我因为“活尸”的脸而惊骇无比之际,抓住我的“火骷髅”开始用力把我的头往它那边扯。我的头和燃烧着的“骷髅头”接近,一阵阵灼热让我忍不住叫喊起来。 但没有什么用,“火骷髅”继续扯我的头,我尖叫着,满眼的火焰,整个视野亮得出奇。 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火骷髅”、“活尸”、“忘生地”、小雨,都消失了。 我的眼前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幅场景。 一个男人正在用手上AK-47的枪管戳我的头,一言不发,只是一下一下地戳着。 这人的身材非常健硕——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隔着T恤衫能够看到明显的胸肌轮廓。他戴着“地狱犬”的面具,但并不是“骚猴子”——骚猴子的腰上赘肉还是比较多的。 “醒了就好。” 这人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嗓音让我立刻确认这个人的身份——黎则廷。 我忍不住把身体朝后挪动了几厘米,说道:“你干什么了?” 黎则廷阴冷地一笑,说道:“终止你的噩梦,赶紧谢谢我。” 这家伙的声音阴冷而低沉,而且语气中总有一丝不容其他人质疑自己的霸气。 我没有说话,四下里一看,心顿时就是一沉。 这里不就是那个湖底的空间吗?“水晶”上蠕动的白色生物,四周岩壁上的裂纹以及从里面伸出来的白色触须。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我根本没有遇到过小雨,也没有进入过那个诡异的遗迹,或者说“忘生地”? 可是……可是为什么那些幻觉如此真实,我甚至觉得自己的怀里还留存着小雨最后的体温。 “你刚才的确是出现幻觉了。’观音肉’的触须刺入人的血管里,会先注入毒液,让人产生幻觉,这些幻觉会让人觉得很爽,逐渐丧失挣扎反抗的意志,然后突然变成噩梦,彻底摧垮一个人的斗志。最终,这个人就变成一堆行尸走肉,任它蹂躏了。”黎则廷一边说,一边坐到旁边一块凸出地面的岩石上。 我问道:“‘观音肉’?什么鬼?” 黎则廷把AK-47放在岩石旁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把头上的面罩往上一抬,露出嘴巴以及嘴巴周围的胡须,叼上一根烟,试了好几次,终于把烟点燃。 “嗯,’观音肉’,中国和东南亚一些渔民的俗称,学名是什么,没人知道。反正是一种非常邪门的东西,被它缠上的船,往往船没事,上面的人全都没了。” 黎则廷一边说,一边抽烟,很快我就被烟味儿呛得一阵咳嗽。 “你能不能把烟掐了。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抽烟?”我终于忍不住发作道。 黎则廷用一种极为蔑视的眼神瞟了我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抽烟的时候脑子最清醒。而现在只有我的脑子清醒了,我们才有逃出去的机会。” 我皱了皱眉头,只好沉默不语,一边不时拿眼睛去瞟黎则廷身旁的AK-47。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