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4章、让人毛骨悚然的“迷之微笑”

第34章、让人毛骨悚然的“迷之微笑”

3146 2017-12-12 18:52:00
我就好像一块在肠道里被蠕动的食物一样,洞穴系统就是肠道,而那些抱着我、拉拽着我的“尸骸”就是绒毛。我不但看不见任何东西,耳朵里除了细微的、“擦擦”的摩擦声,以及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也没有其他任何声响。这些抓住我的怪物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 联想起刚才“死胖子”脑子被打坏了依然在行动的样子,我放弃了和他们沟通的想法,看样子这些尸骸自身根本就不具备意识。它们完全就是一个更大生物体的触须。有几次我精神崩溃之下大喊大叫了几声,但没有任何用处。 有好几次,洞道似乎非常狭小,两三具“尸骸”加上我同时挤过去,让我感觉肋骨似乎都要折断,肠子里的屎都快被压出来了。 就这样,我在洞道中穿行着,时而向上,时而横行,时而向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猛地就感觉到头顶心这里好像有一阵亮光透了下来。 我忍不住抬头一看,果然有光源,似乎是生物的荧光,是白色的。光源迅速地变大,光芒也越来越强烈,我也看清抓住我的这些尸骸的面貌——一个秃顶老头从背后用一条胳膊箍住我的喉咙,另一条胳膊从我的左腋窜出,箍住我的肩膀;一个看上去年龄不超过12岁的小女孩抱住我的两条腿;还有一个青年男子搂住我的腰。 这三个家伙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老头一边抓住我,一边还时不时地把头探过来冲着我傻笑,这笑容让我毛骨悚然。小女孩和那个青年男子都面无表情,区别在于青年男子的面部肌肉时不时会抽搐一下。 不过这三位都已经衣不蔽体,全身的肤色看上去无比惨白,甚至透明。可以看到一根根青绿色的血管就在皮肤底下分布着,连里面液体的流动都能看到。 而且它们仨看上去柔弱,可力气都很大。我一个身体不算弱的成年男子在它们的钳制上,基本没有办法挣扎半分。 四周的洞壁上布满了惨白色的触须,就好像城市里窨井盖下排布的管道、电线一样。触须里也能看到青绿色的“血管”以及在里面流淌的液体。 我就这样被三个怪物拖拽着向那点白光而去,我感觉此时我大致是呈水平方向前进的。 几分钟后,我猛地就觉得眼前一亮,强烈的光芒让已经习惯了黑暗的双眼极为不适应,我连忙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似乎已经从刚才狭窄的洞道里脱出,进入了一个非常宽敞的空间,四周一阵阵“咕吱咕吱”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 我感觉刚才那三个钳制住我的家伙,此时正在换姿势。它们把我牢牢地摁在地上,抓住我的四肢和腰部,让我在冰凉无比的地面上动弹不了分毫。 开始适应强烈光线的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一切让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四周有无数的裂口,里面伸出一条条触须,也有许多“尸骸”在那里面无表情地呆着。 这并不是最稀奇的,稀奇的是这个洞顶的顶部,是一块巨大的、圆形的透明物体,说不出这是玻璃还是水晶,总之这玩意儿镶嵌在这里,视觉上起到的作用类似于水族馆里的水下玻璃栈道。透过这块透明物体,可以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有点类似章鱼的东西趴在上面,白色的身体庞大无比,只留下几个小的缝隙可以看到淡蓝色的水,和几条大鱼。 我猛地想起一件事,几个小时前在那片谷地中的湖底,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物体在蠕动,好像就是这个! 莫非,莫非我是在湖底??? 一时之间,我简直目瞪口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地方,这种操作? 我抬头看着那个“水晶”上白色的物体,只见它不停地蠕动,全身有无数亮白色的斑点,放着让人目眩的白色荧光。 “水晶”本身并不是经过打磨后平滑如镜的那种,而是布满了棱角的。那些白色的荧光打在“水晶”上被折射、扭曲,再照射到“水晶”下面这个空间,形成一个个分步得毫无规律可言的光斑。而且,白色物体本身的影像也被极大地扭曲了。 忽然,我看到一个变形的鱼头被压在“水晶”上方,失神的双目圆睁着,嘴巴还在一动一动——正是刚才在神秘湖中拖拽我的大型食人鱼。 很快,白色物体就像一只强有力的手掌一样开始碾压这只鱼头,鱼头不动了,脑袋也慢慢地如同煎饼一样平摊在“水晶”面上更大的地方,然后开裂,裂缝里渗出血丝,最后完全碎裂。 白色怪物似乎在向我展示自己残暴的力量。 我看得呼吸都粗重起来,开始四下里寻觅,武器也好,伙伴也好,光凭我一个人赤手空拳,必定是死路一条。 可是这里的空间总共也就这么大,几乎可以一目了然,哪里有武器,哪里有帮手了?我能看到的,只有白色的触须,从洞四周的缝隙和孔洞中伸出来,不停地蠕动。刚才把我扔进来的那几具“尸骸”此刻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发现这些触须蠕动的节奏,和上面那只白色巨大物体几乎保持一致,它们都是属于那只白色巨怪的!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触须能够通过孔洞进来,水为什么不可以?这里应该是被淹没的才对? 或许,白色巨怪的这些触须在伸入一些孔洞的同时,堵塞了它们,使得这里形成了一个没有水的空间。 我还在琢磨,忽然间就觉得两个脚踝这里一凉,低头一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两根惨白色,并且有白色荧光斑点的触须从泥泞之际的地面里冒了出来,卷住了我的脚踝。 这情景,立刻让我想起了那个被触须拖拽进沼泽的“地狱犬”,恐惧和本能刺激着我开始挣扎,我双腿开始乱蹬。 但这非但没有卵用,触须还卷得越来越紧,触须更多的部分卷上来,很快我整条小腿都被这种触须包裹住了。 我的喉咙里发出惊恐的尖叫,与此同时,我就觉得两边小腿上一阵剧痛,可以看到一丝丝暗红色的血液从触须的缝隙间流淌出来。 这玩意儿还吸血的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来,我反而觉得原本疲敝到极点的身体有了点儿力气,而且力气越来越大,我的挣扎也越来越狠。 我把右手插进左腿和触须的缝隙之间,把左手插进右腿和触须的缝隙之间,然后全身用力,两只手拼命地往外挑。可这两根触须就如同黏在我腿上的橡胶一样,几乎纹丝不动。而我腿上所流出的暗红色血液却越来越多。 情急之下,我把两只手抽出来,开始对这两条触须拼命地抓、挠、抠。很快,一条触须居然被我抠下来一块肉,清澈透明的液体淌了下来。 触须颤抖了一下,缠绕我小腿的力度有所减轻。 看样子这些触须在吸我血的同时,还把某种兴奋剂注入了我的体内,天不亡我!我心中兴奋,于是更加用力地去抠这些触须的肉,一块块碎肉被被抠下来扔在泥地里,大概10分钟后,两条触须被我抠得千疮百孔,终于颓然松开了我,缩回了泥泞的地面里。 这地面的一片泥泞下,说不定和洞壁一样,有很多孔隙,触须就是从里面探出来的。我这样想着,颓然倒在地上,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想着休息一小会儿就去旁边找出路——干等在这里是死路一条,要想活命也得搏一搏。 忽然之间,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从地上捡起一块刚才被我从触须上抠下来的碎肉,在身上擦了擦,然后犹豫了半秒钟,就扔进了嘴里,连嚼都不敢嚼,直接吞进了肚子里。 有点腥,不过好像味道还不错,有一点点类似日本寿喜锅里的章鱼丝,水份也挺足。 饥渴难耐的我于是又拿起几块触须肉来塞进嘴里,很快就觉得全身有了力气,开始朝着旁边的洞壁走了过去。 忽然间,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喊声。 “放开我!” 我心中一凛,仔细辨别了一下,是从左手边的一个洞壁上的缝隙里传出的。我过去侧着身走入缝隙,里面是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四壁上可以看到无数蠕动的触须,两个被触须操控的“尸骸”抱着一个还在挣扎的人正在朝缝隙的口子里走。 这个人戴着“地狱犬”的面罩,从身材上一望可知是个女人,加上刚才的那声呼救,立刻让我认出来她是谁。 “小雨!”我大叫了一声。 女人朝我这边看了一眼,身体扭动得更加剧烈。 “你……你快救我!” 我自然是要救你的,自己这条命不要,我也是要救你的。 这时候,要是有把枪就好了。我四下寻找,居然被我看到一把枪,就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过去把枪捡起来一看,是一柄M-4卡宾枪,可能是小雨刚才掉落在地面上的。 可是,她和所有的“地狱犬”拿的不都是AK-47吗? 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举起M-4卡宾枪,拉了一下枪栓,然后对准旁边的那些触须就扣动扳机,一阵猛扫。 子弹如同飞蝗一样射出,打得这些触须汁水横飞,抓住小雨的那两个家伙也开始颤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