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56章、死亡海底森林

第56章、死亡海底森林

3037 2018-01-16 19:50:02
而且,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些浮游生物不但发起光来整齐划一,它们的行动轨迹也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它们就好像行星绕着恒星转一样,围绕着一个中心活动,这样一来就形成一个光环。虽然不能说这个“光环”的形状非常圆,非常规整,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这样一个“环”的存在。 在这个蓝洞底部,这样的浮游生物大概有几百个,它们聚集在这里,将这片死亡海底森林点缀得更加神秘莫测。 我打量着海底的那些沉船,想象着当初这些船只在海上与狂风暴雨搏斗,却最终还是沉没,如今只能在死寂的海底静静地躺着。不知道里面的船员都如何了?是当时就葬身鱼腹了,还是依然在沉船中浸泡着,已经成为一堆堆的白骨? 看着看着,我忽然就觉得海底蓝洞对面的洞壁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准确地说,那面洞壁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轮廓,一尊雕像。 只有一种解释,这里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片陆地,孕育过一个强大远古文明的陆地。现在看来,这个文明的发达程度丝毫不亚于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的那些。但后来因为地质变化,这片陆地沉入了海底。 如果我能够活着出去,把见闻写下来,说不定我就能成为第二个亨利•墨奥特(那个因为发现吴哥窟而声名大噪的法国生物学家)。 正在胡思乱想,我猛地就觉得脖子这里一凉,一把锐利无比的匕首已经贴在咽喉这里。 是小雨! “小哥,别装了,我们老大要我问你: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冒充血刃的?” 此时小雨的身体贴住了我,我不但能闻到她吐出的呼吸和身上的气息,甚至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曲线。 不过我更能感受到她手上匕首的寒意。这种寒意逼得我脑子飞快旋转,也使得我没有立刻凭借本能说出:“血刃,什么血刃?”这样的话。因为那样就等于承认自己不是血刃,而看样子,“疯狗”这批人冒这么大风险到这里,就是为了把“血刃”救出去,如果发现我是个冒牌货,他们应该不会留我,因为在这种鬼地方行动,多带个累赘实在是增加一分死亡的风险。 所以最终,从我嘴巴里吐出来的一句话是:“让黎则廷自己来跟我说。” 小雨冷笑道:“老大没空。” “那我也没空理你。”说着,我自顾自往那块蓝色水晶外看,哪怕小雨用匕首在我颈动脉附近不停地比划,我表面上也不为所动。 小雨把匕首收了回去,我暗自松了口气,其实我的背心这里已经完全被冷汗给浸透了。 我能感觉到小雨的一双眼睛依旧在盯着我看,她好像还在考虑,我到底是不是个冒牌货,还是真正的“血刃”。 忽然间,蓝洞底部那些浮游生物同时发光了。一部分光芒透过蓝色水晶照射了进来,也是的蓝色水晶里能够映射出我自己的脸,和背后小雨的动作。 她已经把匕首举了起来,正在扎向我的背心。 我连忙回头,一把握住小雨拿刀的手腕,小雨手上用力,我立刻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匕首缓缓地朝我喉咙这里下来。我想用右手去打她的脸,可她的左手立刻卡主了我的脖子,同时把我的右臂格挡在外面。 眼见雪亮的刀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我睁大眼睛,嘶声道:“你……你会后悔的……” 小雨冷笑道:“嘿,装……继续装……黎老大说你很好色,可是我这么接近你,你还这么规矩,肯定不是血刃!我觉得你就是跟在刘启南旁边的那个猥琐的东西,肯定是刘启南让你来假扮血刃的,是不是?” 靠,这年头正人君子连条活路都没有,早知道刚才就乘机摸你屁股了,也不用忍得那么辛苦。现在一来腾不出手,二来此时就算摸了,也已经没什么卵用。 既然如此,那就装逼装到底吧。当下我冷“哼”了一声,猛地一抬腿,一膝盖就顶在了小雨的裆部。 这是小时候打架时学会的下流招数,放在以前,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心目中的女神面前使用,这会儿眼看小命不保,还管你女神还是女鬼。 这一记显然很重很有效,我明显能感觉到小雨身体一颤,两只手上的力道一顿。但随即,我就看到她原本冰冷无比的双眼里,射出两道凌厉到极点的凶光,随即她右腿单膝点地,左膝点在我小腹上,然后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左膝上。这一下我痛彻心肺,忍不住“啊”地惨叫了一声,双手上的力道顿时减弱。小雨右手上的匕首顿时点到了我的喉咙口,我甚至已经能够感觉到锐利的刀尖点在了我颈动脉外面的皮肤上。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道利闪从我刚才进来的洞口闪过,随即整个大地都一阵颤抖。我和小雨被震得飞了起来,小雨的脑袋撞在洞口顶部,她吭都没吭一声就昏死过去。同时,当我俩都落回地面时,我惊恐地发现地面倾斜了。 这里是石雕蟒蛇的嘴巴里,“地面”其实就是下颚或者说舌头。我仔细一看,是整个石雕的下颚从头部断裂开了,导致地面倾斜,我想往头部那里爬,避免随着整个下颚跌落到地面,但只爬了两下,只听“咔”的一声,断裂最终完成,于是我尖叫一声,随着小雨一起掉落到地面。 跌落处距离地面大概4米左右,也就是一层半楼,不算太高。可这一下也跌得我七荤八素,几乎吐血。对于死亡和伤残的恐惧促使我努力爬起来,想确认自己没事。 我走了两步,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不了了,这才往四周察看,想看看小雨在哪里。小雨就躺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头发散乱。我连忙扑过去,掀起她的面罩,探了探她的鼻息,确定她还活着后,这才向四周打量,想看看刚才的爆炸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大、血刃,你们还好吧?我没用太多炸药哦。” 是那个“狼星”的声音,他妈的,这小子刚才冲出去了,居然用炸药把门炸开又回来了!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割你喉咙。活着的,都喊一声!”说话的是“疯狗”,后面一句话他放高了音量。 两声“还在”响起。 “疯狗”大声道:“极光,极光呢!” 我想了想,“极光”应该和“血刃”、“狼星”一样,是小雨在“地狱犬”里的代号。 于是我淡淡地说了声:“在这儿呢!” “疯狗”立刻打着手电筒走了过来,在我俩身边站定:“怎么回事?” 看到这厮我心里面其实还是很害怕的,但我还是强装镇定,看着他的眼睛,冷冷地说道:“你别装了,你让她杀我,她反而被我办了。” 我明显地感觉到“疯狗”两只眼睛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立刻蹲下身体,探了探小雨的鼻息,发现她还活着,这才松了口气。而我在旁边,发出一阵放肆的冷笑。 嗯,我想黑老大都应该是这种反应,大概真的“血刃”也会是这种反应。 “疯狗”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但绝对不是简单的仇恨,我想我赌对了,我的反应符合那个“血刃”的行事风格。 “疯狗”恶狠狠扇了小雨两个耳光,把她打醒,沉声问道:“能走吗?”小雨挣扎着起身,一瘸一拐地试了试,点点头。 这一幕看得我心疼不已,但我还是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站起身来,直愣愣地看着“疯狗”,说道:“走吧。下一回对我有任何怀疑,你自己来问我、试我。这个妞还挺好,我舍不得杀。如果是再派个喽啰来,我直接弄死。” “疯狗”干笑一声,对我竖了竖大拇指,然后一挥手,说道:“还有事要做!” 当下,我们走到“狼心狗肺”(这是我给“狼星”起的外号)刚才炸出来的洞口这里,走了出去。一边走,我一边看到“疯狗”掐着“狼心狗肺”的后脖子说道:“下次不通知我就起爆,我就在你的两个蛋蛋中间放个小鞭炮,然后引爆!” “狼心狗肺”“哈哈”一笑,随即被“疯狗”推开。随即,我就看到他走到小雨身旁,两人小声谈论着什么,一边说,“疯狗”还不时回头偷瞄我这里。 我心里面又是忐忑,又觉得有些妒忌,当下一言不发,跟着他们走路。走了没两步,猛然间只听“啪”的一声,随即一枚曳光弹从空中划过,准确地击中了一个“地狱犬”的脑袋,那人吭也没吭,扑地倒下,鲜血和脑浆溅了一地。 随即,“堂堂堂”和“突突突”的声音爆豆一样响了起来,曳光弹在空中划出的痕迹如同雨点一样涌来。我在第一枪响起的时候,就本能地卧倒,滚到旁边一块凸起的岩石后面。而那些“地狱犬”的其他人也迅速找掩体隐蔽,并且端起枪开始还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