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49章、打爆蛇头

第49章、打爆蛇头

3158 2017-12-27 20:01:01
就在这时,随着qbs06式水下步枪枪口出现的又一个巨大水泡,一颗子弹命中了蛇头,红色的血水、白色的脑浆混合着绿色的毒液瞬间在水中绽开了一朵恶心到极点的花。 子弹碎片所形成的冲击力把我的右手往上猛烈一抬,同时,蛇头被打爆后,那些碎裂的组织不少都喷溅到了我的头面部。我的潜水目镜是重灾区,有一半被这种玩意儿给遮住了。 要不是在水底下,我就能呕吐出来。我连忙拼命擦拭潜水镜,并且清理身上其他地方的污秽。可是“骚猴子”却拉住我胳膊,继续急匆匆往下潜去。 我心中暗骂:妈的,就不能歇口气吗? 手电筒往回一照,我发现那些失去蛇头的躯体依然在海水里挣扎扭动,加上断口出不停地冒血,一大片海水就这样被搞得污浊无比。 不过还好,我在手机上还见过更恶心的画面,一条被砍头、剥皮的鳗鱼被扔上烤架,还血淋淋地在烤架上拼命扭动。这些都只是植物神经没有彻底完蛋的反应,过会儿都会停止挣扎的。 “骚猴子”却没命一样地游动,我被他拖着,体力实在有些跟不上。到后来我用力拍他、踢他,用各种姿势表达抗议,他才停下来,让我在一个平台上休息。而他自己悬停在平台旁边,打开自己的手电筒、端着枪警惕地看着四周。 切,不就是还有一条海蛇吗?你刚才最多打掉10颗子弹,就把那条海蛇打成了N截,还外带爆头,大不了再打10颗子弹,把另一条也摆平。要是怕子弹不够,刚才咋不让我也带枪,这下傻逼了吧? 我用手电筒扫了一下,这平台是从蓝洞深渊的最深处伸出来的一根巨大石柱的顶部,大概有十几个平方的样子,上面居然有六尊雕像,全都顶盔掼甲,手上拿着武器,不过都不是那种“狗头大镰刀”,而是普通的大刀、长矛,甚至还有狼牙棒之类的。 “不要碰这些雕像!”“骚猴子”通过Aqwary屏发来信息。 经过上次的教训,这回我觉得必须得听他的。 于是,我坐在平台边缘,距离所有雕像比较远的位置,然后拿手电筒往后照,仔细看这些雕像。 这些雕像拿着武器,神情狰狞,一个个好像在拼命地作战,可是我却看不到它们的敌人。难道它们的敌人是隐形的? 不过,我很快就看出了一些门道,这些雕像各自的两只眼睛,都是在朝地上看。于是,我把手电筒往地面上照射,看到的都是一片片的海藻,似乎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仔细一看,我发现海藻下,这个平台并不是完全平的,当初修建这里的工匠似乎在平台上雕刻了许多很奇怪的小玩意儿,只不过千年万年之后,这个地方沉入海底,野草海草猛长,奇怪的小玩意儿被遮没了。 我用手撸开一片海藻,发现一条用石头雕刻而成的东西。 是蛇,看那样子,不就是刚才从另一尊雕像的嘴巴里爬出来的那种怪异的海蛇吗? 我本能地一激灵,看看平台上那几尊雕像,暗想:各位大爷,我保证不碰你们,你们也别放蛇咬我可好? 不过我发现这条石雕的蛇有些特别——好像特别短。刚才那条海蛇足有四米来长,可我跟前的这条石雕蛇,粗细刚刚才那条差不多,长度貌似最多就我的一条前臂这么长? 幼年蛇么?不会的,小蛇的话粗细应该不会和成年蛇那么接近。 我好奇之下索性把这条石头蛇身上覆盖的所有藻类和其他海生植物全部拔光,终于让我看清了这玩意儿的全貌。 这是一截断蛇,就像刚才被“骚猴子”用枪打过后的海蛇一样,准确地说,应该是蛇尸了。 只不过在石雕所代表的场景里,“断蛇”并没有死,而是两端翘起,似乎继续要和把它砍成一段段的人,也就是那几尊雕像周旋。而且,在它两端的断口处,已经长出了几颗锐利的牙齿,变成一个看上去比海蛇更为诡异恐怖的东西,正在张牙舞爪。 Aqwary屏又亮了,“骚猴子”发来信息: “没错,这种鬼玩意儿就像蚯蚓一样。你这么爱给别人起外号,就管它叫’蚯蚓’吧。”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就想到一个问题:刚才那条“蚯蚓”被“骚猴子”打成了几截,那几截鬼玩意儿现在在哪里?会不会找我们来报仇? 怪不得“骚猴子”从刚才到现在,脸色始终很紧张。 不过,这个平台上的雕像所描绘的场景,是“蚯蚓”被刀砍后的场景,被枪打爆的“蚯蚓”应该不一样吧?子弹的打击方式更加残暴,形成的伤口更致命,说不定“蚯蚓”失血过多,不会复活? 但我还是心里发毛,打开手电筒四下照射,寻找周围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手电筒的光柱在“骚猴子”的眼前晃了一下,“骚猴子”一皱眉,马上游了过来,示意我赶紧把手电筒关掉。我暗想:凭什么你自己打手电,不许我打?想不理会他,“骚猴子”把自己的手电筒叼在嘴里,伸手来抢我的,这一下我不高兴了:你也太霸道了,今天要不反抗一下,你还真当我老实人好欺负吗? “骚猴子”一把就抓住了我拿手电筒的右手腕子,用力向外拗。我力气和他差很远,但还是拼尽全力不让他得逞。挣扎间,手电筒最终还是脱离了我的手掌,向平台上掉落下去。我见手电筒在水中掉落的速度不算太快,弯腰想去捡,“骚猴子”一脚踢在手电筒,把它踢飞。 这一下我恼怒异常,伸脚一踹,正踢在“骚猴子”的肚子上,“骚猴子”也没料到我会这么下重手,猝不及防之下,手上那把qbs06居然脱手,在平台的边缘砸了一下后,转着圈缓缓地掉向了蓝洞深处。 “骚猴子”立刻掉头去拿枪,此时我没有阻止他,因为有一个新的变化在让我在目瞪口呆的同时,也使我意识到,如果“骚猴子”拿不到那把枪,我俩就都要交待在这里。 刚才我那个手电筒被“骚猴子”踢飞,毕竟海水阻力大,也没有飞得太远,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就落在平台上,前端架在平台上一个断蛇的雕刻上,光柱斜着射了过来,照在我和“骚猴子”的身上,照亮了“骚猴子”身后的一片海域,并且投射出一个很大的黑影,一个我和他在纠缠的黑影。 而就在刚才,有一个东西扭动着从那个黑影里钻了出来,进入手电筒光线能够照射的地方。 没错,是一截“蚯蚓”,而且我能确信就是刚才被“骚猴子”打碎的那条海蛇所形成的“蚯蚓”,因为这截“蚯蚓”的两端都是很不平整,呈撕裂状的创口。这两个创口还在冒血,但与此同时,已经能够看到雪白的、细小的牙齿在创口的四周在以肉眼能够觉察的速度萌发。 “骚猴子”头下脚上,很快游了下去,他必须拿到那把枪,我俩才有一线生机。当然,也只是“一线”生机而已,因为他脱离了手电筒光柱照射的范围后,我立刻就看到至少六截“蚯蚓”从他原本所形成的黑影中游了出来,它们蠕动着朝我这边游了过来,创口上的皮肤、肌肉等组织还在水中随着它们游动的姿势摆荡,这情形让我头皮发麻。 我向后退去,才退了两步,脚后跟猛地绊到一样什么东西,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后仰倒。我手刨脚蹬,却无济于事,整个人缓缓地跌倒在平台上。 这平台上并非平整的一片,我一跌倒,就觉得腰上被一样很硬的东西给顶了一下——应该是那种石雕的“蚯蚓”。但这东西顶了我一下后,马上就消失了,那块地方恢复了平整。 与此同时,我感觉身子底下有一阵轻微的颤动,隐隐有“空空”的声音传出来,似乎我身子底下的这个平台下面,是被挖空的,而在被挖出来的空间里,有消息儿被触发了。 我知道不妙,顿时警惕地看着四周,同时试图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可是头一抬,借着手电筒的余光,我就觉得眼前黑影一闪,一根足有半米长的石质狼牙棒冲着我的脑袋就砸了下来。而手持狼牙棒的那尊雕像此时已经抬头,双目空洞地望向前方。 我连忙往旁边一滚,狼牙棒击空,在距离平台大概几厘米的地方停住,然后在一阵吱吱嘎嘎如同磨磨一样的声音中回复原状。 我刚想松口气,却猛地看到一根石质的长矛刺向了我的肚子。持矛的石雕武士也是目光空洞,看着我的左边,我连忙再一滚,矛尖停留在距离地面平台大概几厘米的地方,然后回复。 我为了躲避这一矛,双手双脚用的力略微狠了一些,整个人在水中翻滚起来。然后,我就看到一柄石刀劈向我的腰部,而持刀的那尊石头雕像的面部长相极为凶恶丑陋,一张鞋拔子一样的大长脸上,两只眼睛的部位不是和其他雕像一样仅仅是一个球面的,而是雕刻出了眼珠,这让这尊石雕显得更加有神,表情更加凶恶。 此时我人在半空,无法躲闪,只能眼真真地看着石刀劈过来,暗想这下好,不是腰斩就是肚子里的脏器被打坏,总之要受重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