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24章、探洞

第24章、探洞

3141 2017-12-02 19:11:00
我吓了一跳,连忙跟了过去,这才发现那里其实是一个洞穴,只不过洞口与崖面贴合平行,所以打远一看根本难以发现,“骚猴子”倏然间跳进去就好像人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连忙沿着“骚猴子”的路径,攀爬过去,然后跳进了那洞口。 洞口大致呈现一个三角形,大概2米多高,2米多宽,底部相对还比较平坦。“骚猴子”站在距离洞口大概一米的地方,他的脚下,有两具骸骨。 骸骨身上的衣服几乎烂完了,头部冲着洞口,其中一具的一条胳膊也伸向洞口的方向。 “大概是探险者,死在这里了。”“骚猴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在骸骨身旁的一个帆布背包里翻找着什么。
“也有可能是2003年被屠杀后幸存的比利干人,想跑进这个洞里躲开屠杀。没想到,逃过了美~国~人的毒手,却还是死在了这里。” 我故意把“美~国~人”这三个字说得比较用力,想试探一下“骚猴子”有什么反应。“骚猴子”就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翻找,最终从帆布背包里拿出了两支手电筒。 这是两支老式铁皮手电筒,外壳已经布满了绿色的锈蚀物。其中一支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电池。 “骚猴子”试了试,那支能够直接看到电池的手电筒已经不能用了,另一支还能发亮。 “走,进去探探洞。”“骚猴子”说道。 望着黑幽幽的洞穴深处,我不由得心里有点发憷,没动地方。 “骚猴子”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怎么了?这么大个人了,入洞都不会,是不是功能缺失?”说着,自顾自就往洞穴深处走去。 此时,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骚猴子”似乎知道这个洞口的存在,好像也知道这洞穴深处有什么。他是故意要来这里的,并且要进入洞穴深处。 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心里面七上八下地跟在他后面,有一丝好奇:难道这里埋藏着什么宝藏?就和海盗龙8官网或者传说里惯有的桥段一样。说不定当初阿贝尔塔斯曼在比利干岛上也有宝物,那两具骸骨就是死在这里的寻宝者。 四周的岩壁有明显凿刻的痕迹,这个洞道应该是被人为加宽过。这似乎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洞道加宽方便人员搬运黄金珠宝。 “骚猴子”反手握着手电筒往前照着,行进的速度比较慢。我在他背后,发现这家伙浑身的肌肉紧绷着,似乎非常紧张。 这里难道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不过不管怎样,从背后偷袭他的机会又来了,我开始左右寻找称手的家伙。可惜这里连块像样点的石头都找不到。 要么……直接扑上去把他摁到在地? 就在我还在琢磨怎么收拾“骚猴子”时,却忽然看到前面没路了。 “骚猴子”手上的手电筒的光线照耀处,可以看到正前面是一面石壁。 就这么点距离?就这么到底了? 我心里面还在疑惑,猛地眼前一黑,“骚猴子”和他手上的手电筒不见了。 我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连忙叫道:“刘启南!刘启南!”这家伙在的时候,我只想着怎么偷袭他,可一旦他真的消失了,我又异常地恐慌——这里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光亮我这条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 可就在这时,手电筒的亮光再度出现,只不过这一回,是由地下射出,射在洞顶。 “你也跳下来!”随即,“骚猴子”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原来,就在距离前面洞壁不远处,有一个坑,“骚猴子”跳进了那个坑里。 我循着手电筒的光线,也跳入那个坑里,发现面前除了头顶来的方向外,又出现一左一右各一条岔路。“骚猴子”往左边那条岔路走去,我自然也是跟着。 很快,我就发现这个洞穴完全就是一个超级复杂的体系,那感觉有点像行走在一个蚂蚁窝里,四通八达有如迷宫一样,时不时会有岔路出现,时不时就要往上爬一段,或者往下跳。 可是每次遇到岔路,“骚猴子”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一边前行;每次似乎前路断绝,他都能够迅速找到隐秘的出路。 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些发毛:会不会进得来,出不去?在这种迷宫里迷路,可不是闹着玩的。 走着走着,我猛地听到有嘈杂的脚步声从洞穴深处传来,还有许多人的交谈声。“骚猴子”显然也听到了,他停下来,冲我做了个食指封口的动作,然后仔细听了听,眉头就是一皱。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有强光照亮了前方的一条横路。“骚猴子”紧贴着左侧洞壁,并示意我照做。 很快,我就看到有许多人擒着火把,从面前的那条横路上走过——都是“地狱犬”的人。他们人数太多,我和“骚猴子”紧贴着洞壁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他们发现。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样子,“地狱犬”的队伍才过完,随着最后一个人远去,“骚猴子”重重往地上吐了口痰,骂道:“一帮神经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走到刚才“地狱犬”们经过的横路上,犹豫起来。很显然,“地狱犬”们行走的道路,也是他原本想走的道路。 “我们是不是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我小声提议道。 “不行,那样的话,我们会和他们死得很难看。”“骚猴子”沉吟着说道,“我们只能走一些比较险的路了,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能还要打怪,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嗯”了一声,暗想我看你对这里很熟啊,这里是你老家,你也是怪吧?千年猴怪,猩猩妖。 “骚猴子”开始朝“地狱犬”刚才来的方向走,并且走着走着,猛地停下来,把手电筒咬在嘴里就开始往上爬。我抬头一看,头顶有一个洞口露出,“骚猴子”很快就翻进了里面,我也跟着他爬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爬上去后,我就感觉阴森森的,似乎这里的温度比刚才低了很多,而且有一种刺骨的凉意。 而且,我跟在“骚猴子”后面走,总能看到后面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似乎在放着什么阴森森的荧光,有黄色的,也有绿色的。 “骚猴子”手电筒所射出的光圈在前面晃来晃去,照亮我们俩的视野。 猛地里,手电筒的光圈照射处,我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干瘪、嘴巴张大的脸,几乎是贴在洞壁上。 随着手电筒照射方向迅速被调整到其他方向,我忍不住“啊”地尖叫了一声。 “骚猴子”一边拍拍我的肩膀,一边把手电筒照射向那张脸。 “不用害怕。” 我一看,这是一具尸体,四肢和头颅呈大字型,背部紧贴着洞壁。这里空气比较潮湿,这具尸体有腊化的趋势。 尸体身上的衣服全部都烂干净了,是一具女尸,从皮肤上无数的破损处伸出一根根有点类似树根的东西,一直延伸到尸体身后的洞壁上,似乎是长进了岩石里。而这具尸体似乎就是被这些“树根”固定在洞壁上的。 我看得毛骨悚然,却又有些犯贱,忍不住伸手想去碰一下这具尸体,却被“骚猴子”一把拉开。 “他妈的嫌命长么?” 我发现,他似乎对这具尸骸非常地忌惮,小心翼翼地从它身前走过。然后在这一路上,时不时就能看到这种尸体。有的在地上,有的在洞顶,还有的在洞壁。基本都是呈大字型紧贴在洞壁,身体里有许多类似树根的东西生长出来,把他们固定在洞壁。 “这到底什么玩意儿?阿贝尔塔斯曼的航海日志里,有提起它么?”我问道。 “嗯,阿贝尔塔斯曼说这里最早的尸骸,恐怕得追溯到史前。”“骚猴子”的口气,有点敷衍我的意思。 越往前走,我越觉得胆颤,因为起先看到的尸骸,都是没有衣服的,到后来,尸骸身上开始有了衣服,起先是一些腐烂得几乎看不出款式的衣(bu)服(tiao),后来衣服腐烂的程度越来越轻,到后来,我居然能辨认出其中一具尸骸的身上穿着的是冲锋衣,下身搭配了牛仔裤。那些在形状上类似树根的乳·白·色物体从衣服的破损处伸了出来,抓进洞壁,把他牢牢固定住。 再接下来,我是不是会看到刚刚死掉的、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了? 继续往前走了大概5、6分钟的样子,“骚猴子”忽然停了下来。 我问道:“怎么了?” “骚猴子”嘀咕了一句:“什么东西。”一边往自己的额头上摸。 就在这时,我也觉得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正一点一滴地落在我的头顶,而且有一种奇怪的味道——类似鱼腥。 我一边用手去抹,一边抬头看。与此同时,“骚猴子”也抬头去看,他还把手电筒往头上去照。 我俩几乎同时看到了往下滴液体的东西是什么,我“啊”地惊呼了一声,“骚猴子”也禁不住骂了声:“操·你·妈。” 此时我的心脏“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一把拽住“骚猴子”的衣服,说道:“这……这怎么回事?猴子,你……你告诉我,是……是不是我看错了?我……我怎么觉得刚才死掉的那个’地狱犬’的人,被挂在上面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