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46章、郑和与哥伦布

第46章、郑和与哥伦布

3148 2017-12-26 10:15:50
“当初阿贝塔斯曼上岛时,就发现这座雕像了。”“骚猴子”在一旁说道,“刻得不算很精细,但还是让他和他手下的船员们震惊无比。后来阿贝塔斯曼征服了整座岛屿后,从欧洲请来了一些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对岛上一些怪异的遗迹进行了研究,都认为可能是中国人的杰作……” 我木讷地“嗯”了一声,说道:“肯定就是王景弘的船队到过这里,然后奴役了这座岛上的土著为他们服务。这些人像……会不会就是船队里的后人的雕像?他们到了这里后,称王称霸,当了土皇帝,还想让自己万古流芳。至于发型什么的,可能是为了便于统治,接受了当地土著的某些习俗……”最后一句话,我是自言自语给自己听的。 “骚猴子”一边拉着我往一块巨大的、从海里冒出来的礁石后面游动,一边说道:“你这脑洞开得……或许八九不离十吧。反正我觉得不管东方人还是西方人,都是一个德行,看到女人就硬,看到钱就要,看到比自己弱的生物就想奴役控制。所有人都特别怕死,当意识到死亡肯定会来的时候,就会想尽办法以其他方式永生,比如青史留名,比如留下自己的作品或者雕塑,比如把自己的东西留给自己的直系子孙。所以,虽然我这方面的书看的不多,但我就能认定郑和这厮与哥伦比亚相比,也未必是什么好鸟。” 我“嗯”了一声,嘴上也没有反驳,心里面却是大大地不乐意,暗想:你丫得把这段历史仔细看一下,否则就没你的发言权。 但无论如何,这八个浮雕人像出现在这里的确诡异而蹊跷,也给比利干这个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岛屿,增添了神秘色彩。 “骚猴子”游到一块礁石后面,并且招呼我过去。从这个角度抬头往上看,恰好可以看到那八个巨大的人像浮雕,也能够看到刚才我们所身处的、崖壁上的凹陷。只见此时“疯狗”已经进入了那个凹陷,小雨也被救了出来,加上先前那个冲在最前面的“炮灰”,三个人似乎在商量怎么办。“疯狗”时不时还跑到被我踢倒的石碑跟前看上两眼。 只过了一小会儿,“炮灰”就走到那条垂挂在凹陷外的人骨链条前,拽住骷髅的腰椎骨这里,用力往下拽,似乎是在试这根链条是不是足够强韧。 过了一会儿,“炮灰”似乎觉得这根“人骨链条”完全能够承受自己的分量,于是双手分别拽住了骷髅的腰椎和颈椎,整个人也跳出了凹陷。 他双脚踩着崖壁,向另一边行走,“人骨链条”也随之荡开一个越来越大的角度,当与垂直之间的角度大概达到45度时,“炮灰”“嗷”地叫唤了一声,双脚一蹬崖壁,整个人随即向这边荡了过来。 在他的身体荡过凹陷时,在那儿等着的小雨伸出脚在他的背后用力一踹,这样一来,“炮灰”向这边荡的速度更快,荡起的角度自然也更高。 因此,当他的身体跃过崖壁的那个折角,看到折角另一边的浮雕时,他发出了一声惊异的尖叫。 “我靠!” 那边“疯狗”和小雨听到这声尖叫不明所以,都探出头来问:“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炮灰”并没有回答,而是在“人骨链条”往回荡的时候,伸脚试图勾住折角附近的什么东西。 他成功了,右脚踩住了一块凸起的岩石,身体稳当后,他继续拽着链条,双脚在岩壁上行走,当然是向着那八个人像浮雕的方向。 就在这时,我听见身旁的“骚猴子”的喉咙里发出“嘿”的一声冷笑。 “你笑什么?”我奇怪地问道。 “骚猴子”冷冷地道:“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注意呼吸,调整神经,待会儿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尿出来。” “你特么在说什么?” “尿出来的话,说明你自持力太弱,你的妞就要让给我,哈哈!” 我白了“骚猴子”一眼,正想张口说话,忽然间就听见“嘎吱吱”的一声。 这声音沉闷而响亮,很像生锈金属间的摩擦。我循声一看,声音应该是来自那八个人像浮雕那里。可是乍一看之下,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刚才什么声音?”我问道。 “骚猴子”“嘿嘿”一笑,说道:“只怪兵爷太帅,你只顾看兵爷了,错过绝顶的好戏。” “他妈的到底怎么……”我这句话还没说完,猛地就一哆嗦,因为我的目光注意到人像浮雕那边一个极为恐怖血腥的变化。 “炮灰”已经不在刚才他所在的位置了,代之以几段尸体正在从空中坠落,一边坠落,断口处还在往外喷射、飘洒着殷红的血液,将崖壁上的许多地方染红。 他被腰斩了?! 没错,更准确地说,是被“胸斩”,躯干断成了两截,连两条胳膊也被一刀切成几段。而他刚才所抓着的那条人骨铁链,也似乎受到了重创,一个骷髅的几根肋骨被砍断坠落,但整根链条基本上仍然完好,正朝着原来的位置荡去。 “哗、哗、哗!”“炮灰”的几截断尸掉落在海水之中,溅起几朵水花,很快被冲得不见了踪迹。我扭头瞪着“骚猴子”,惊恐地厉声说道:“活见鬼了吗?这……”下面的字还没说出来,“骚猴子”一伸手就把我嘴巴给捂上了。 “淡定!淡定!你说你活见鬼,我告诉你,我们的确是遇上鬼了。那八个浮雕,就是八个把守鬼门关的厉鬼!只不过,兵爷神机妙算,这八个厉鬼找不上我们,只会让黎则廷和那妞儿送命!”“骚猴子”声音很轻,但语气里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兴奋。 “厉鬼?什么厉鬼?”我只感觉一个巨大的阴影在心底生成,我想游向小雨那里,去提醒她,却被“骚猴子”一把拉住。 “我靠,你想当圣母婊吗?那女人有什么好了?”“骚猴子”一边骂,一边捂住我的嘴,防止我叫喊——尽管这里海涛声极大,距离又远,哪怕我喊破喉咙,小雨和“疯狗”那边也基本上是听不见的。 那边厢,凹陷里,“疯狗”和小雨对人骨铁链看了又看,瞧了又瞧,上面的血迹,和受损的骷髅肋骨让两人面面相觑。 两人商量了足足有两分钟,然后开始撕衣服。就是把刚才我从小雨身上剥下来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互相打结,形成两根比较长也比较粗的绳子。 “疯狗”拿起其中一根,盘在腰上,然后背着枪先行爬上了人骨铁链。 这一次他要冲在前面?这好像与他先前的画风不太符合。 不过,“疯狗”上了铁链后,向下爬了一段,用腰间那根绳子,把自己牢牢固定在人骨铁链上,然后双脚横着踩在崖壁上,从背上取下了AK-47。 与此同时,小雨也背起枪,拿起绳子,爬上人骨铁链,并且向上爬了一段,端起AK-47。 随即,两个人就以这样的姿势开始朝着那个拐角的地方慢慢行进过去。 这样行进的难度可想而知,不过这两人的配合倒是非常默契,基本能保持步调的一致。 很快,他们就到了拐角处,并且跃了过去。 此时那八个人像浮雕就在他们眼前,但因为视线的关系,他们并没有看清楚全貌,应该只是发现眼前有一堆巨大的浮雕。 两人显然都震惊了,面面相觑了足有两分钟之久。最后还是“疯狗”丢了个眼神,他们继续前进。 而此时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到嗓子眼这里,因为他们距离刚才“炮灰”出事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而且,此时我忽然发现,最靠近他们的一个浮雕手上的“犬牙镰刀”的刀刃处,也就是杆子顶端那只狗头嘴巴里所伸出的獠牙上是带着血迹的。 血水还在一滴滴地淌下来,滴在崖壁上,形成一条红色的痕迹。 难道……不,这绝对不可能! 就在这时,“疯狗”已经走进了那个人像浮雕所在的“佛龛”边缘。 “咔哒”一声,他脚下有一块东西被他踩得往下一陷。 随即,寒光一闪,“犬牙镰刀”就冲着他当头劈落。 也在这时,我终于弄明白了刚才“炮灰”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那座雕像,手中刀刃上带血的那座雕像的双臂居然动了起来,一个简单、粗暴的标准砍劈动作,“犬牙镰刀”直接冲着“疯狗”的狗头斩了下去。 我忍不住“啊”地惊呼了一声。 “疯狗”似乎早有准备,大叫一声,双腿用力一蹬崖壁,与此同时,小雨也用力一蹬崖壁,两个人同时脱离崖壁两三米之远。雕像的那一刀,就从“疯狗”的肩膀这边砍空。 “这……这什么玩意儿?机器……机器人?”我看着“骚猴子”,几乎语无伦次。 “骚猴子”“嗯”了一声,说道:“这些雕像看上去都是石头的,其实有一部分是金属制的,只不过经过古代工匠的特殊处理,看上去和周围的石头没什么两样。这还只是小意思,关键是它们构成了一个巨大机关的一部分,历经千辛万苦才接近这些雕像的人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大镰刀砍死,就像宋康那样。” “宋康”应该就是刚才那个送了命的“炮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