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67章、噩梦之脸

第67章、噩梦之脸

3046 2018-02-02 20:25:01
我一见她发怒,心里头也不免有气,说道:“老子爱看就看,又不是看你洗澡,关你什么事?” 小雨怒道:“你要死就自己跳下去,别连累其他人。什么血刃不血刃的,老大说你是传说,我们不认识你!再说了,鬼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血刃,还是个冒牌货!” 我顿时暴跳如雷,说道:“我不是血刃又如何?你有种一枪崩了我!” 小雨双眼中精光一闪:“这可是你说的!”说着,端起AK-47直接瞄准了我的脑袋。 这一下我清醒了,尼玛这妹子平时看着文静俏皮,敢情发起狠来会动真格的。 就在她扣动扳机的那一刻,我着地一滚,子弹就从我的身上飞了过去。小雨又调整枪口,对着我又射出一梭子来,幸好还是没打中。 “你留着子弹打怪好不好?打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眼看她要第三次击发,我终于忍不住叫唤了一声。 “打死你没什么好处,但也没什么坏处!至少我可以少照顾一个人,东西吃完了,还有人肉可以选择!”小雨一边说,枪口一边继续朝向我,还要击发。 我心里面叫苦,只能往“狼心狗肺”那边跑过去,想在他身后躲一躲。可是我心里还是绝望地意识到,我跑得再快,也是跑不过子弹的。小雨手指头一动,我就要归西了。 可是让我微微有些诧异的是,直到我跑到“狼心狗肺”身边并且蹲下来时,枪声仍然没有响起。朝着小雨那边一看,却发现她端着枪,面朝着外面,也就是那条洞道的尽头处,睁大眼睛,脸色十分地骇异。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瞳孔也开始收缩。 有一张脸从洞口的上方探了下来——一张噩梦之脸。 一张女人的脸,肤色白皙,鹅蛋脸,很俊俏,头发很长、倒垂着,目光呆滞,腮帮子鼓出一大块来,嘴巴都合不拢,露出里面的一个肉团。这个嘴巴里的肉团使得这个女人的整张脸的比例显得很不协调。 之所以说这是一张噩梦之脸,是因为这张脸的确曾经出现在我的噩梦里。 那还是小时候,大概六、七岁的时候,我的小姨生了一种怪病去世,据说是口腔癌之类的病症,死的时候非常痛苦,而且舌头和半张脸被手术切除了,因此原本很漂亮、很爱美的一个女子,死的时候却只有半张脸。 当时我在医院里,听医生说小姨这种病可能有遗传性。我当时对所谓“遗传”还一知半解,开始害怕妈妈也会生这种怪病死掉,于是抱着母亲娃娃大哭了好一阵,才被她哄好。 但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两个“妈妈”,嘴巴里都张着巨大的肉瘤,闯进我的房间里,把我从床上拖出去,然后不顾我的哭喊,把我像玩具一样抛来抛去,这个抛,那个接,那个抛,这个接。没接住掉在地上,她们也会把我捡起来继续抛。 梦醒了后,我就发起了高烧。而且,这个噩梦也成为我这辈子至今最恐怖、最让自己害怕的一个梦境。 如今,这个噩梦居然重现了——那个从洞顶倒挂下来的女人脸,就是那个噩梦里那两个“妈妈”的形象。她们又来了,又来抓我,然后像玩具一样抛我了。 我拼命地扇自己耳光,向确认自己不是在梦里。 小雨听到我打自己耳光时“啪啪”的声音,冷笑道:“你放心,这不是梦,是真的!”说着,举枪就朝洞顶那张脸瞄准。 我立刻就扑了上去——那固然是噩梦,可毕竟是我老娘的形象,你不能这么随随便便打死。 小雨一心一意在瞄准,猝不及防之下被我一下子扑倒在地,子弹也打飞了。 她怒道:“你干吗?!” 我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当时居然回了一个字:“干!”结果就是被她一膝盖顶在小腹上,痛得就地蜷缩起来。 小雨重新端起枪瞄准了洞顶上方,那个女人的脸不见了。 但是我却看得清晰,有两条人影已经从洞顶爬了进来,如同两只蜘蛛一样迅速朝我和小雨这里逼近。 猛然间“巨型大脑”这边无数流光同时闪动,洞道里顿时亮如白昼,两个人影同时跳下来扑向了小雨。 那是两个赤裸的女子,就是噩梦中“母亲”的形象。 她们看向小雨的目光很冷很阴森。 我再度把小雨扑倒,这一回,那两个怪物扑空了。 小雨见状,举枪又要射击,我立刻阻拦:“别打死她们!” 小雨尖声叫道:“她们是你脑子里的幻影!是你最害怕的东西!后面还会有你害怕的东西出现!不打死她们,我们就要死!” 这番话就好像一道闪电一样,劈进了我的心里。刹那间,我什么都明白了。 == 这个“巨型大脑”的妖异之处在于,它能把靠近它的人内心里最害怕的东西变成现实里的东西。“狼心狗肺”到了这里,于是,他最害怕的东西都出现了:那个狗头人身,而且身体长得和“疯狗”一模一样的怪物、那个早已经死掉的女人、那些巨大无比的蟑螂,还有那条诡异凶悍、连皮肤上的花纹都是骷髅的蛇,这一切原本只是“狼心狗肺”在脑子里最害怕的东西,可是到了个“巨型大脑”的旁边,这一切都成真了。 这厮看到这群东西,没被吓死就算是运气好了。 而我最害怕的东西已经出现,接下来还会有什么? 还有,这个“巨型大脑”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做的?怎么会有这种魔力? 就在我为这些问题而发呆时,小雨却猛地挣脱了我,起身举枪就射。 “堂堂堂”的枪声过后,那两个“噩梦怪”中,有一个肩膀上中了一枪,惨嚎一声向后逃开,另一只见状也迅速地后撤。小雨大声叫道:“你赶紧背上狼星,我们逃啊!” 我呆呆地“嗯”了一声,立刻冲过去想把“狼心狗肺”背在背上,也就在这时,我猛地听到一声凄厉的长嘶,全身打了个哆嗦。 “呜~~~~” 小雨脸色也是大变,恶狠狠瞪着我说:“你除了这两个东西,这辈子还怕什么?” 我说道:“我怕’地狱犬’,就是你们组织的图腾;我还怕……” 第二样害怕的东西还没说出来,小雨迎面一脚就蹬在我面门上。 “你怕个鬼啊,我们都要被你害死了!” 我被她踹在地上,心里面也是无名火起,想起来和她理论——他妈的你就没有害怕的东西吗?你是人吗? 但我起来后,却看到洞道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和无数点红色的幽光。 没错!就是我想象中“地狱犬”的样子,狗、或者说狼的身体(只是比正常的狗或者狼大上好几圈),有好几个头部,每个头部都会贪婪地撕咬一切它所看到的东西。 此刻这条“地狱犬”的一个头颅的嘴巴里,就叼着一样东西——就是刚才被小雨用枪打伤的那只“噩梦怪”。 但它(们)看到了我和小雨后,所有头颅上的眼睛里都红光大盛——毕竟是两团鲜肉,更能激发他们的食欲。 而这一点,也是我脑海里“地狱犬”应有的样子。 “呜~~”的一声怪叫,那条“地狱犬”开始阴森森地向我和小雨走来。 小雨端枪一边大叫:“你还怕什么,赶紧说……妈的老娘的子弹都快没了!”一句话说完,她扣动扳机,一梭子子弹直接射了出去,打在“地狱犬”的身上,居然就像打在橡皮上一样,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不过“地狱犬”有两个头颅还是发出一声低沉的鸣叫,似乎还是感受到了疼痛。随即,它消失了。 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 小雨怔怔地看着“地狱犬”消失的地方,然后看看我。 我则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一边拉她一边沉声说道:“它是会隐身的!” 小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还在看我,猛地我就看到她的左胳膊上出现了两排齿印。她“啊”地大叫了一声,随即整个人被拖在半空中狂甩起来。 这场景看得我心胆俱裂——因为我看过一部美剧——《邪恶力量》,里面的“地狱犬”就是隐身的,而且非常凶残,又看过现实里的“地狱犬”图腾后,我把两者结合了起来,成为我最害怕的梦魇。 现在小雨居然被当成猎物如此撕咬,以这东西的力气,甩个几下小雨的身体恐怕就要分崩离析。 想到这里,我猛地拔出匕首,一个健步冲上去,对准眼前的一片空气就恶狠狠地扎了下去。但匕首很明显扎到了一块肉上,鲜血顿时流出。 尽管看不到,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地狱犬”的肌肉在颤抖,它也停止继续狂甩小雨。 我还想把匕首拔出来再扎,猛地里就闻到一股子腥臭的味道,随即肩膀一阵剧痛——一个狗头叼住了我的肩膀,把我也提到半空,开始狂甩。 我不但肩膀剧痛,而且整个人像被投入了滚筒洗衣机一样,七荤八素,感觉五脏六肺都要被甩出来。 老子要死了,要死了!被自己想象出来的怪物吃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