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20章、我是鬼魂?

第20章、我是鬼魂?

3138 2017-11-28 21:54:01
此时,我和“骚猴子”几乎是脸对着脸,我几乎能够看到他脸上胡须的细节,以及皮肤的纹路,他绝对没有看不到我的道理。可是他的目光,还是从我的左侧掠过,去注视地面上已经摔死的那个女人。 我忍不住在他的眼前挥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他依然对我选择无视,然后把身体缩了回去。 此时,我觉得不对劲,我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个真正存在于世的活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 “骚猴子”是真实存在的活人,而我不是。 我已经死了,成了一个鬼魂,所以我看得到“骚猴子”,而他看不到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头又是一凛,居然在下意识里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试图想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死掉的,而且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刚才在城堡外墙爬动时就已经摔死了。 不过最终,我还是决定先不管自己是不是已经死掉,而是搞清楚这只“骚猴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我双手一用力,爬上了窗台,看到“骚猴子”正迈着大步,走出办公室的门口。 我小心翼翼地从窗台落进室内,然后向办公室的门口走去。这里的积灰实在太厚,我走了几步,灰尘扬起,呛得我忍不住咳嗽起来。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忍住——不想让前面的“骚猴子”听见。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终于确定,自己应该还是个活人——鬼魂是没有重量的,也不会激起灰尘。 我走到办公室门口,向外一看,发现这间办公室位于走廊的一端,正对着走廊。走廊中几乎没有任何光源,只有一面墙壁上的几个孔洞,将外面皎洁的月光透入几丝,非常勉强地能够看清道路。 “骚猴子”不见踪迹,但很快,有沉重并且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踢踢踏踏”回荡在走廊里。 我连忙循着脚步声在走廊里快速行走,并且努力不发出声响。 这条走廊长大概20多米,在尽头处,我看到一个巨大的螺旋形石阶,向上直通顶部,向下直达底楼。 而我到了这里,“骚猴子”的脚步声消失了,只有外面的暴雨声击打着我的耳膜,让我觉得孤立无援,且阴森恐怖。 “砰砰砰!” “堂堂堂!” 就在我有些彷徨不知所措的当口,忽然间就听到几声枪响。 我耸然一惊,立刻循着枪声,沿着螺旋形石阶冲向楼上——这座古堡一共也就四层,我很快到了第四层,辨别了一下方位,朝着其中一条走廊狂奔而入——枪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砰砰砰”、“突突突”的声音连绵不绝,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和哀嚎。我很快看到了火光——从一扇房门内透出的、闪烁着的如同雷电一样的火光。 那是连续开枪造成的。 我冲过去一看,眼前的场景让我窒息。 这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类似于大型会议室的地方。“骚猴子”和另外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在里面,举着M-16正在开火。 他们在屠杀另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黑有白,唯一的共同点在于:这些人手无寸铁,而且穿着平民的服饰。 他们咒骂、祈求,有些人中弹后躺在地上抽搐,还有些人跪在地上朝天祈祷。地上的血迹形成了一条一条的小溪,彼此汇聚,又出现了一个个的“湖泊”。 “盖博,见鬼!你在干什么?执行命令啊!”全神贯注于杀人的“骚猴子”猛然发现身边有一个队友愣在那里没有开枪,立刻厉声用英语斥责道。 被斥责的“盖博”是个二十多岁的白种人,满脸的雀斑,睁大着眼睛嘴唇颤抖,很显然是被吓坏了。 他一边摇头,一边挪动着步伐,向我这个方向,也就是这间房间的出口而来。 “见鬼!你要到哪儿去?想上军事法庭吗?”“骚猴子”厉声叫喊,过来拉他。 “盖博”猛地扭头,刚才还显得有些怯懦而不知所措的双眼里,猛地露出一丝凶光。 “骚猴子”明显是看到这丝凶光了,愣了一下。 就在这时,“盖博”举起手上的M-16,冲着“骚猴子”就扣动了扳机。 火舌立刻从枪口喷射出来,“骚猴子”被打得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背脊朝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几乎惊骇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 “骚猴子”就这么死了? 幸好,我很快就看到这家伙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大骂:“抓住他,该死的,送这家伙上军事法庭!老子的肋骨可能折了!”他应该是穿着防弹衣,所以虽然受了重创,但还不致命。 而“盖博”在开枪后立刻全速冲向我这边的门口。 我连忙躲到一边,看到他直接冲了出去,奔向刚才我来时的螺旋形石阶。很快,又有两个人冲了出来,去追他。 我等他们走得略远,才跟上去,想看看到底如何了。 很快我就重新回到石阶那里。 此时,我这辈子迄今为止,所看到过的最诡异、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首先,我的眼前一亮。 四周的光线条件,完全不是深夜,而是傍晚。 无数抹血红色的斜阳从西面的窗户和射击空洞中射入,给整个古堡内染上了一层残忍的亮色。 而且,此时,古堡内几乎所有的地方都笼罩着血色,浅的地方,是夕阳的余晖染上的,深的地方,是真正的血液染上的。 举目望去,凡是我视线所能接触到的地方,到处都是尸体。 有的坐在楼梯上,有的背靠着墙壁坐着,脑袋歪在一边。从伤口上来看,他们基本上都是被子弹射杀的,有的则是被匕首割破了喉咙。鲜血正不断地从他们的伤口涌出,在地面上汇合成一股股红色的涓流,顺着台阶往下流淌。 刚才……刚才这里还是空空荡荡的,怎么现在会……难道我的大脑出问题了?我看到幻觉了? 我踉跄着沿螺旋形的台阶下行,一路上,我很想触摸一下这些死者,感受一下他们到底是真实的尸体,还是我的大脑在遭到重创后所看到的幻觉。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因为我还没有触摸过血淋淋的尸体。 就这样我缓缓地向下走到了一楼,一路走一路数,最后确认:螺旋形台阶上的尸体数量至少有20具。 忽然间,我的耳旁传来了脚步声。 “踢踢踏踏”,是一群人快速跑近的声音,虽然快,但并不慌乱,似乎是一支正急于执行命令的军队。 我的脑海里浮现起刚才那些进行屠杀的士兵的嘴脸,心脏不由地“蹬蹬蹬”地跳成一个儿。 我能感觉到对方来自于一层楼的走廊,于是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上面狂奔。而那阵脚步声也迅速跟了过来。 莫非他们是来追我的?想到这里,我几乎魂飞魄散。 因为我怕死,很怕死。 于是,我发疯般地跑到了三楼。 再往上的话,是不是又要看到“骚猴子”了?这家伙刚才哪里是“猴子”,哪里又“骚”了?分明是个“瘟神”!我可不想再看见他。 于是,一到了三层楼,我就朝着走廊的方向狂奔了进去。 这条走廊似乎特别长,地面上躺满了各种姿势的尸体,大部分是穿黑色衣服的壮汉,还有几个穿着比较正式的中青年女子。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大门半敞开着。此时,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不顾一切地冲向那扇大门,就在我距离那扇大门越来越近时,那扇大门开始关闭了。 回头一看,七名和刚才“骚猴子”他们打扮得一模一样的武装人员,正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我撒开腿狂奔向大门——这是我唯一逃生的机会,唯一的! “突突突突”,后面的武装人员开火了,M-16射出的子弹在整个走廊空间里乱窜,有几枚从弹道轨迹看,就是从我的身体旁边擦过去的。 我吓得更加发疯地狂奔,而那扇大门也正在以最快的速度闭合—— 最后,我一个冲刺,在大门闭合的一瞬间,我冲了进去。 随即,我就觉得眼前一暗——这里的光线明显不及外面。 还在眼冒金星,我就听到这里一阵大乱,好几个男人正在歇斯底里般地狂叫。 而且,我隐隐听到枪械的声音。 尼玛,这里的人也有枪? 我慌忙蹲下,然后努力定神看了一看。 这里是一间比较大的办公室,大概有30多个平方。和古堡内的其他房间相比,装修和家具相对气派一些,墙壁上挂着一些鹿头标本、西洋剑之类的装饰品。不过总体上仍然偏朴素。 只是房间里有五个男子,看上去非常慌乱狼狈。其中四个年轻人穿着各异,但手里都由一把手枪,正七手八脚地把一张办公桌放倒,往门口推来。 另外一个秃头的中年大叔,身材还算匀称健壮,穿在身上的西装已经歪七扭八,脸上满是汗水和污垢,瘫坐在一个角落,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 四个年轻人一边忙,一边冲着那个秃头大叔大喊着什么。可秃头大叔置若罔闻,只是在那里发呆。 终于,有一个穿着绿色T恤,个头非常高大的年轻人忍不住了。他猛地冲过去,抓起秃头大叔的领子,拼命摇晃,在叫喊着什么。 此时我惊奇地发现,这个家伙居然是小二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