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2章:小雨

第2章:小雨

2987 2017-11-01 20:37:00
是她?这……这怎么可能? Bourgeaud的朋友圈里,居然出现了小雨的照片! 这张照片的发布时间,是2014年的8月,也就是差不多2年以前。照片中小雨穿着一身白色的汉服,坐在一座古园里弹古筝。 她的确很喜欢汉服,也喜欢古筝。她曾经告诉我,她是大学里汉服社的骨干,每年都要参加汉服活动。 照片中的她,恬静中眉宇间带着一丝俏皮,就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小雨。 Bourgeaud这厮是怎么认识她的? 于是,我把这张照片存下来,反过来用微信发给Bourgeaud,并且问他。 “你认识小雨?就是林雨哲?” Bourgeaud依然沉默。 我郁闷地叫了外卖吃完晚饭,无聊地邀请了几个同事打《王者荣耀》。 打到一半,微信忽然响了起来。 是Bourgeaud! 他接连发来了三张照片,还发来一句话:“你问的是她么?” 看了这三张照片,我的心脏“砰砰砰”地狂跳起来。 照片的主角,都是林雨哲。只不过她的打扮和神情,完全是另一个风格。 第一张照片里,她穿着迷彩服,背着一把枪(应该是M-16?嗯,《古墓丽影》里貌似见过),侧脸对着镜头,正在一片丛林里踩着稀烂的泥巴前进。脸上有不少污垢,已经没有了妆容。 第二张照片里,她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衫,在一架旋翼高速转动的直升飞机旁,正准备登机。似乎是觉察到有人在偷拍她,她扭头朝着镜头这里投来凌厉的一瞥。 第三张照片里,她穿着运动装在跑步。跑步的地点居然是一艘举行游轮的甲板。这三张照片里的林雨哲,显得干练、凶悍,和我所认识的她完全不一样。这让我甚至觉得,这小姑娘当初在我面前所表现出的乖巧、文艺,完全就是装的。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在公司领导面前装乖巧,下班后张扬个性,年轻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我回复Bourgeaud:“嗯,对的,就是她。她现在在哪儿?” “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他。”这一次,Bourgeaud几乎是秒回。 “你在哪儿?”我问道。 Bourgeaud的回答,让我背脊有点儿发凉。 “回头,哈哈。” 我回过头去,只看到玻璃窗外出现了一颗人的脑袋,还在冲着我笑。 我惊呼一声,本能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向后退了两步,大叫:“你是谁!” 那人还在笑,他向上一蹿,整个人站在窗台上,然后把脑袋探进来,笑着说道:“我就是Bourgeaud。” 我这才意识到,并没有出现什么灵异恐怖事件。 眼前这家伙应该是借助什么工具爬到九楼的窗户外的?于是我开始打量起他。 这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满脸的络腮胡子和健美的体型,还有透黑的皮肤。 他脸上络腮胡子的浓密度,已经到了看不清本来面目的程度,简直比卡斯特罗、格瓦拉这些拉美酷哥还要夸张。 他的体型是标准的倒三角形,肌肉的线条倒不是非常夸张,不过看不出有半点赘肉。 “你……你是怎么爬上来的?”我问道。 Bourgeaud一边拉开窗户,把身体探进来,一边眉毛一扬,说道:“就这么爬上来的喽。重要的不是这个,是你想不想再见到你的小雨。” “她现在在哪儿?” Bourgeaud从窗台上跳进了室内,靠在墙壁上说:“她这两天应该在香港吧,不过明天就应该登上’柏兰德’号邮轮了。” 家里突然来了这么一条彪形大汉,虽然这人看上去没什么恶意,但我还是心生警惕,瞄了一眼大门,嘴巴里说道:“她老家不是在杭州吗?跑香港去旅游吗?” Bourgeaud“哈”了一声:“你可真是个小白。来来来,兵爷今天让你开开眼。一年365天,公司-出租房-老家,碰到喜欢的女孩子连夸她胸大颜值高都没胆量,谈十几亿的合作项目就更别提了。这么多子孙只能憋屈地死在卫生纸里。这样的日子有什么意思了?” 说着,Bourgeaud翻身再度跃出了窗户,朝我挥手,示意我过去。 我走了过去,往窗户外一看,顿时就吃了一惊。 只见Bourgeaud的双手扒住窗台的外沿,双腿蜷曲着蹬在建筑物的外墙,就这样把身体悬停在窗户外了。 “这……这家伙不会掉下去吗?难道他手上或者脚上佩戴了什么东西能够增加摩擦力的东西?” 我还在观察,Bourgeaud却猛然间从他所在的位置向左边纵身一跃。 要知道这里是九层楼,掉到地面上肯定死得极惨。因此在那一刻,我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惊呼,然后跑到窗边探头向下张望。 没有看到地面上有脑浆迸裂的尸体。 “嘿,在这儿!”耳边传来Bourgeaud的声音。 我循声把头往左边扭过去一看,吃了一惊:Bourgeaud还是刚才那个姿势,把自己悬挂在外墙的半空中。只不过这一次,他双手扒住的不再是窗台,而是空调外机。 看着他肌肉鼓胀的双臂,我心中的骇异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首先,需要有多么强健的臂力和腰腹力量才能用这种方式把自己在建筑物的外墙挂住?其次,从窗台到空调外机距离大概有1米,他就这么跳过去,这份爆发力也实在太过惊人;第三,在跳过去的一刹那,还要精准地判断手脚应该扒住哪里,这种反应力也绝对不是常人能及。 这家伙绝壁是孙猴子的后代。于是,我在心里面为他取了个外号——“猴子”。 “猴子”一只手扒住空调外机,另一只手朝我挥了挥:“走,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一阵微风拂过,“猴子”宽大的T恤衫被吹了起来,让我从侧面看到了他非常明显的腹肌。 说老实话,为了撩妹,我自己也经常往健身房跑,一到夏天也时不时地露个麒麟臂、炫个公狗腰啥的,尤其是从半年前,我开始学习攀岩,十来米的攀岩墙上下起来,也颇为得心应手。 但那是在做足保护措施,根本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我实在不能想象自己能够像“猴子”那样,在没有佩戴任何安全保护装置的情况下,如同蜘蛛侠一般在建筑物外墙往来如飞。 于是,我没动。 “猴子”淫笑道:“想不想去看看谢心在家穿内衣的样子?” 我心里头“砰”地一跳:谢心事我们公司的一个VP,是一个大概40岁不到的美女。 看平时在我们面前正襟危坐,只偶尔赏给我们一个笑容的女上司,在家肆无忌惮穿内衣的样子,的确对我们这种屌丝而言有莫大的诱惑力。“猴子”说不定认识她家,并且能够通过爬外墙的方式,到她家的窗外。 可是,就凭我,能行吗?一个不小心,摔到地面上怎么办?据说谢总的家在市中心某公寓的15楼,虽然我不恐高,但想想自己扒在15楼的窗台外,就为了偷窥一个女上司,然后低头看到的,却是几百米高空的景致——我硬盘里还有很多御姐,看她们似乎更安全一些。 于是,我没动。 “猴子”又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林雨哲对你是什么看法?” 一听到这句话,我的心脏“砰砰砰”狂跳起来。 “林雨哲的出租房,其实离你住的地方并不远,想不想去看看,她在上海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顺便看看她留下的日记里,有关于你的记录?” 我双臂一撑窗台边缘,双脚站了上去,然后反过身来,一条腿开始往外迈。 但迈到一半,我不由自主地朝着脚下看了一眼,看到视野里被缩小的行人、车辆以及排成一排的共享单车,顿时心里发慌,僵在那里,全身开始颤抖。 “别抖啊!你绝对可以的!”“猴子”大叫道。 我还是在抖。 “林雨哲怎么会看上这么个窝囊废。”“猴子”轻声嘀咕了一句,我却听得一清二楚。我心中一荡,咬着牙学着“猴子”的样子,双手扒住窗台,双腿探了出去。 “重要的是手指上的力气要用足,否则摩擦力是不够的,还有两只脚也要牢牢地蹬住……腰弓起来,我靠,你昨天看了多少小电影?腰能更硬点吗……对了,对了,就是这样!”“猴子”不停地在旁边指点我动作的要领,而我的脑子里,也不停地回忆着攀岩课程里,老师教给我的动作要领。 经过了三分钟的试探,我居然终于能够和他一样,双手扒住窗台,双脚踩在外墙上,把身体悬挂在半空了。 尽管我全身还在抖,而且抖得非常厉害,但我心里面还是有点小得意:“没毛病,可惜不能自拍,否则足够吹上一年。” 这种得意没维持多少时间,“猴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差点尿在裤裆上。 “跳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