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55章、狼星

第55章、狼星

3019 2018-01-15 18:46:00
“突突突!” 就在这时,就在我的眼前,那个目光凶悍,高高扬起的蟒蛇头颅猛然间炸裂开来。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还有亮晶晶的眼睛以及其他组织在半空中绽放出一躲恶心到极点的花儿,喷溅到我的脸上。 随即,失去头部的蛇身上的肌肉也松弛下来,从半空中跌落,砸在我的身上,几乎把我砸得吐血。 我扭头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看去,此时这个“蛇洞”里一片灯火通明,只见在我刚才进来的大门这里,站了六个人。 六条戴着面具的“地狱犬”,其中一个手上端着一把M4卡宾枪,枪口还朝着我这里,刚才打爆蛇头的那一梭子,应该就是他打的。 “血刃,我们来了!嘎嘎!” 这声音不就是前面那个“黑口罩”吗? “黑口罩”收起枪,冲过来,把还在扭动的蟒蛇身体从我的身上挪开,然后用力把我拉起来:“跟我去见老大!我们来救你们出去!” 这家伙的蛮劲极大,我被他拽着右臂,感觉肩膀都要脱臼了。就这样被他拖到了那群“地狱犬”的跟前,他冲着最前面一个说道:“老大,看,血刃还活着,他还活着!” 那个人“嗯”了一声,对着我的脸打量了会儿(原本在我脸上的面具,刚才在和蟒蛇纠缠的过程中掉落了),然后他猛地撩起了我身上类似T恤一样的橘红色囚服,随即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满意地把衣服又放下。 “把面罩给他戴上。我们快点走!” 是黎则廷,“疯狗”! 我的心脏“砰砰砰”狂跳起来,怎么会是这厮?他为什么要来救我? 这一切都像做梦一样,这情节完全超出了我想象力的极限。 旁边有个人立刻从身上武装背心的一个口袋里拿出一个“地狱犬”面罩给我套上,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为了救你出去,已经死了好几个兄弟。” 是个女人,小雨! 我吃惊地看着她,怎么回事?“地狱犬”的人要救我出去? 可我已经没有时间去仔细想这些问题了。“黑口罩”右手提着M4,左手取出一把手枪递给我,却被“疯狗”一把接了过去,插在自己腰间的皮带上。 “快!尽快出去,这里不能多呆!”他一边说,一边大踏步朝着大门走去。 就在这时,只听“哇”的一声,随即一阵警报声响起。四周的灯光猛地熄灭。 “快!”一片漆黑中,就听到“疯狗”的一声暴喝。 很快,几条“地狱犬”中,就有人拿出了手电筒照亮,他们照射的方向都是那扇铁门。但这些光亮也让我看清,这扇铁门正在关闭。 “黑口罩”冲在最前面,铁门还剩下一条缝的时候,他猛地蹿了过去。 然后铁门就关闭了,接下去那位推了推门,回头对着“疯狗”摇了摇头。 “疯狗”说道:“让狼星不要乱来,四下找出口。” 于是,有人拿出无线电对讲机联系已经冲出去的“狼星”,也就是“黑口罩”说道:“狼星,老大让你稍安勿躁,呆在原地不要动,不要乱来,不要乱来,等老大的命令。”其他人则各自打着手电筒四下寻找起来,有的在看铁门周围是否有什么机关能够从里面打开铁门,有的则去别处寻找出路。 很快,借着那些手电筒的灯光,我终于搞清楚了这个“蛇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基本上,这里是个溶洞,地面上有许多石笋,半空中也垂挂下来许多钟乳石,洞壁上、石笋上、钟乳石上到处雕刻着蟒蛇的形象。其中最大的一尊,就是我刚才攀爬上去,用来躲避蟒蛇攻击的那处。 此外,这里最多的是骸骨,有人的骸骨、动物的骸骨,还有大量蟒蛇的骸骨。这些骸骨有的就散落在地面上,有的则挂在石笋上,或者悬在石雕间。 而在东一堆,西一堆的骸骨间,还能看到许多已经朽烂不堪的“地狱犬”面罩,看样子有不少“地狱犬”葬身在这里。 看样子,在十几年前,有很多“地狱犬”在一场战斗中被俘虏,并被关押到了这个鬼地方。他们中的许多人最后在这里葬身蛇腹。 小雨似乎对那尊最大的蟒蛇石雕极感兴趣,她站在石雕前,用手电筒去照射蛇的头部。我忍不住走过去,又不敢靠得太近,就站在她背后距离大概1米多的地方。 “十几年前,我还没有加入’地狱犬’。老大好像一直很记挂你诶。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小雨忽然问道。 我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人,确信小雨是在问我。看来,她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在十几年前因为某种原因失踪的“地狱犬”成员。 难道我和那个人长得很像? “为什么不言语?你觉得我不配和你说话吗?”小雨的语气仍然很平静,但话语间明显有所不满。 “不……不是……十几年没说话……有点不习惯……”我装作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明白,如果他们发觉我并不是那个“血刃”,我估计立刻就会死得很难看,现在的情况下,装傻是最明智的选择。 小雨“哦”了一声,不再言语。但我还是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她也的确太好看了。 “你看,这尊石雕蛇头的嘴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你给我照明,我爬上去看看好吗?说不定能找到出去的路。这个海底遗迹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美国人居然把这里改造成了监狱。” 海底遗迹?监狱? 我还在琢磨小雨的后半句话,她已经走过来,把手电筒塞进我手里,媚声说道:“全靠你了啊。”还轻轻拍了拍我的胸口,然后回过头去,开始攀爬那尊石雕。 我被她撩得心里痒痒的,十分顺从地拿着手电筒给她照射着。她攀爬的技术非常娴熟,只一会儿工夫就爬到距离地面3米多的地方,再爬了5米左右,就到了蛇头这里。很快,她攀住蛇雕张开的嘴巴的下沿,一用力就把自己整个身体给翻了进去。然后,她还探出头来,冲着我招了招手。 过了十几秒,她猛地再度出现,对我招手道:“我发现好东西了,你要不要上来看看?” 我毫不犹豫地就把手电筒叼在嘴巴里,然后开始奋力攀爬。等我爬到蛇口这里时,已经是大汗淋漓,几乎不支,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翻进了蛇口中。 在我攀爬的过程中,小雨一直在盯着我看,看到我翻进去,她笑道:“十几年过去了,还能爬那么快,真厉害。” 我得意地“嘿”了一声,说道:“有什么好东西要给我看?” 小雨指了指蛇口的深处,说道:“在那儿。” 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很狭小的洞穴,不过在洞穴的最里面,有一个蓝色的光点透出。我蹲行着过去,凑过去一看,居然是一块蓝色的透明宝石(也或许是水晶?),有成年人的一个拳头大小,镶嵌在最靠里面的洞壁上。 我的第一反应,是用手指头去抠,想把这块宝石弄下来。可是这块东西就好像是长在洞壁上的一样,根本纹丝不动。 于是,我把眼睛凑了上去,想看看这宝石里面是什么东西,这一看之下顿时呆住了。 原来这块宝石其实可以理解为一块透镜,透镜的外面是一片浓稠无比的黑暗,但时不时有亮光闪烁,告诉我那里是一片神秘的海底。 准确地说是一片坟墓,船的坟墓。 我最先辨别出的是两艘船的轮廓,一艘是巨大的木制大帆船,两端翘起,有点类似中国古代的那种帆船。还有一艘,横在那里,这样子,有点像《大航海时代》游戏里的那种西班牙大帆船。 我记得,我在蓝洞底部昏迷前,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两艘船的残骸静静地躺在蓝洞最底部。 这也终于证实了一个猜测:这里就是蓝洞的底部,“骚猴子”在我晕厥后把我直接弄到了蓝洞底部更下面的一个空间里。 而在这样一个深海下的空间里,居然存在着另外一个地下幽冥王国,还有人以此为基础改造出一个监狱来? 这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但又的确是我亲身经历的。 但那一阵阵时明时暗的光是怎么回事?我留神观察了一下,吃惊地发现那一点点的光芒是在移动的,这一次它在这个地方发光,下一次发光时它就会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尽管如此,这些发光点发光的时间和频率都完全一模一样,发光时,海底里的东西都能看得到轮廓;不发光时除了浓稠的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 再仔细一看,我终于领略了那些“发光点”的真面目:那是一种非常美丽,甚至可以说妖艳的浮游生物,它的样子有如菊花名品——白牡丹一样,许多透明的、丝条状的“花瓣”从中心伸出,在海水里四下漂动,而“花蕊”部分则有一个发光点,时不时放出那种蓝色的荧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