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45章、人骨链条

第45章、人骨链条

3018 2017-12-23 22:01:00
看小雨的表情,明显是觉得知道我这人傻逼,没想到这么傻逼。于是她这一脚结结实实蹬在我胸口,我就感到胸口一阵闷痛,嗓子眼这里都有些发涩。但我双手也借势一把搂住了她的脚,并且是死死抱住,我身体被踹得向后倾倒之际,她也因此被我带得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你放开!你还要不要脸!你还是不是男人!”小雨厉声大喝。 嗯,脸是可以不要的,男人也是可以不做的,但放是不可能的。因为命更重要。我一边想着,一边索性“扩大战果”,一把抱住小雨的小腿,然后是整条腿。 说老实话,这感觉还真是爽…… 小雨自然是勃然大怒,她本来想用还没被我控制住的左腿来踹我的脑袋,可是我已经抱住了她整条右腿,她左腿根本踢不到我头。于是,她用拳头狠命地砸我的脑袋和肩膀,这手劲儿让我感觉我脑袋都要开花了。但我认准了“要活命,流氓就要耍到底”,于是索性一个上扑,把她的腰给抱住了,头直接凑到了她的胸口上。 这感觉更爽了…… 小雨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到我脑袋上,我还想往上抱,可终于被锤得没有了力气,头一晕,双手一松,瘫软在地上。 鼻青脸肿的我连睁眼都有些困难,却看到小雨一下子居然骑在我身上。 她这个动作不大雅观,让我瞬间有些万念俱灰——原来我一直暗恋着的女神,也能是这样丑陋的货色。 小雨表情狰狞,拳头在我的脑袋和胸口上狠命锤了一通,然后用一种阴冷的口气说道:“我要把你的眼珠挖出来,放在这里,让你永远眺望大海。” 我打了个寒战,在那一刹那,我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小雨。那个文静、温柔、博学,偶尔有些小顽皮的小雨似乎已经荡然无存。眼前的这个美女,只是拥有了她的躯壳,而灵魂却属于另一个恶鬼。 也或许,人本来就是有兽性的吧。小雨在上海写字楼里,展现的是一个最美好的自我,而在这个没有法律约束,道德都是狗屁的世界里,她体内隐藏的兽性正在宣泄出来。 我不就是这样吗?在上海,我怎么会不顾一切、非常猥琐地去抱一个女人的大腿,心里面还为此暗爽不已? 她已经用左手撩开我左边的眼皮,右手食指准备插进我的左眼眶了。 就在这时,她忽然闷哼了一声,然后身子一挺,整个人向前扑倒,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 她显然是受了什么重击,被打晕了,这一下再没起来。 我用力把小雨从我身上推开,却看到“骚猴子”站在那里,冷冷地瞅着小雨。 我惊喜交加:“你……你没跌下去摔死?” “骚猴子”“嗯”了一声,说道:“兵爷的命哪里会那么贱?她是把我踢出去了,可我很快就抓住了那根死人骨头做成的链条,荡了几下,又荡回来了。正好看到她在强奸你,于是直接下黑脚。” 我“哈哈”一笑,说道:“太好了,这下谁强奸谁还不知道了……”可我发现“骚猴子”脸色不对,非常地凝重。 他侧耳对外面听一听,然后对我说道:“把她身上衣服剥下来,撕成条,然后手脚捆住。” 我一听要脱小雨衣服,扭捏犹豫起来。 “骚猴子”看出我的心思,冷笑道:“别假正经!再说她里面有胸罩和内裤的。你不舍得剥光她,那就直接把她扔下悬崖!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里,黎则廷很快会再过来的。” 我“嗯”了一声,照他的意思做了。 “骚猴子”看了地上只剩下内衣内裤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小雨几眼,然后对我说道:“抓上这根链子,然后往上爬。” 我点点头,抓住人骨链条往上攀爬。说老实话,刚才还觉得这些人骨可能是假的,是塑料什么做的,如今一摸上去,才明白确实是骨头——和死人骨头如此亲密地接触,甚至攀着它们上爬,这感觉相当地怪异恐怖。 “停下吧!”下面“骚猴子”的声音叫道。我往下一看,“骚猴子”也已经从那个凹陷中翻了出来,也攀在人骨链条上。他右手用力抓住一个骷髅的喉咙这里,双脚蹬在崖壁上,开始小跑。整条骷髅链条也被他带得晃动起来。 我抬头一看,一具一具的骷髅以同样的方式连接着,呈现一个姿势,一直排列到这面悬崖我所看不到的地方;低头看时,也是无数的骷髅以同样的方式被连接起来,呈现一个姿势,一直排列向悬崖底部的乱石和海涛。 这根骷髅链条可真是具有强烈哥特风格的杰作,当初是谁设计的,又是谁建造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骷髅又是来自哪里的? 难道是那些明朝人?真的难以想象,我们汉人的祖先会来到这里,在南半球的一座小岛上留下自己诡异的印记。 我还在胡思乱想,“骚猴子”在我下面却是越荡“走”越快,链条的摆荡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我有点晕。 就在这时,“堂堂堂”的声音响了起来,几颗子弹“嗖嗖”地从我身边飞过。我顿时一激灵,循声扭头一看,只见两个“地狱犬”已经爬到了距离我和“骚猴子”不远的地方。他们手上拿着岩钉,借助岩钉才在这里的悬崖上攀爬。 “疯狗”左手拿着一枚固定在岩壁上的岩钉,右手拿着一把AK-47,正朝我和“骚猴子”这边射击。由于他所处的这面岩壁成一个反角度,因此此时的“疯狗”其实等于是用单手把自己悬在了半空。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射击的精度自然也是大打折扣。 不过与此同时,另一只“地狱犬”正在以比较快的速度朝我们这边接近。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人并不是直接冲着我和“骚猴子”来的,他正在冲向人骨链条的上面一段——这厮是想从我们的上方弄断这根链条,让我和“骚猴子”掉下去摔死。 我心里面一着急,仰头大叫:“骚猴子,赶紧的啊!不然就完蛋了!” “骚猴子”骂道:“操!我比你更急好吗?”说着,他猛地双脚一蹬,整根链条顿时剧烈地朝着两条“地狱犬”所在位置的反向摆荡起来。 我看到,“疯狗”的那个同伙在链条即将被荡远之际,居然也是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扑向了链条,结果扑了个空! 幸好他扑击的方向距离崖壁不远,扑空后又幸运地抓住了崖壁上突出的一块,而且那个地方距离我和“骚猴子”刚才藏身的那个凹陷也不远,他很快就进入了那个地方。 这下好了,如果他救出小雨,我和“骚猴子”就必须一荡成功,再也不能回来,否则就要落到这三条恶犬的手上。 我拽着链条在空中荡出去有七八米远后,悬崖出现了一个拐弯,这样我整个人等于完全被荡到了半空,只剩下一根链条与这座小岛相连。 很快我就荡到了钟摆运动的顶点,开始往回落了。这时,我就听见身子底下“骚猴子”忽然大叫道:“松手!” 嗯?松手?送手?送首? 我还没明白“骚猴子”是什么意思,低头就看到他把两手一松,然后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海面上落去。 我不明所以,稀里糊涂地跟着“骚猴子”一道,松开手往海里跳。 在那一刹那,我注意到崖壁上有一样非常奇怪的东西。 那样东西好像不大对劲,与周围岩壁的画风不太符合。 “哗”的一声,伴随着巨大的落水声,我整个人落在了海里。起先是沉下去好几米,然后再浮了上来。 在这期间,我凭着脑子里的印象,终于判定刚才看到的是什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额……不,是凉水,被呛得在水面上被呛得大咳起来。 那是一堆佛像? 我漂浮在水面上,抬头望向那里,震惊得在那里怔愣了半天,几乎忘了踩水,几次在海水里失去平衡,几乎溺水。 那是一大片的浮雕,总共是八个人的全身像,分别被刻在八个类似“佛龛”的框里。它们并排成一列在那里,有点类似美国拉什莫尔山上的四个总统头像浮雕,只不过尺寸上小许多,而且刻得更为精细。 这八个人的形象乍一看有点儿像中国的门神,在那里腆胸迭肚,双手拿着长矛一样的东西,摆出不同的姿势,但仔细一看,有些蹊跷:首先,这些人的发型非常奇怪,当中剃光,旁边一圈鞭子,古代汉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不会这样的,倒有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的样子。其次,他们手上所握持的兵器非常奇特,有点类似大号的死神镰刀。镰刀的杆子顶端是九只看上去就凶恶无比的狗头,其中正当中、也是最大的一只狗头的嘴巴里伸出一颗巨大无比而且边缘看上去极为锋利的犬牙,而这颗犬牙也成为“刀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