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3章、和“死胖子”搏命

第33章、和“死胖子”搏命

3059 2017-12-11 19:53:00
这厮枪法实在高超,两个点射就打断了“死胖子”的三根触须。每打断一根,“死胖子”就哀嚎一下,全身颤动一下。但“死胖子”还是非常凶猛地冲向“骚猴子”,它头上身上的伤口更加清晰可见,一阵阵浓郁的腥臭袭来,我开始干呕。 “骚猴子”又是两个点射,打断了“死胖子”两根触须。这时,“死胖子”还有一根触须没有被打断。而它距离“骚猴子”也只有半米的距离了。 “骚猴子”非常镇定地把手电筒照射的方向和枪口对准了这最后一根触须,然后扣动了扳机。 “咔、咔咔!”撞针击空,没有子弹了。 “骚猴子”一愣神,“死胖子”已经冲到他跟前,右手一把卡主了他的喉咙,把他摁在洞壁上。“骚猴子”拳打脚踢,却丝毫没有用处,“死胖子”双手如同铁钳一样掐住他的喉咙,一边嘴巴里发出怪异的声音。 “骚猴子”看向我,嘴巴蠕动,却已经发不出声音。 我知道,该我出手了。 “骚猴子”身上应该带着一把匕首,可是他会把这柄匕首藏在身上的哪个部位?要么我过去拿? 可是看到“死胖子”那副德性,我顿时觉得宁肯跳粪坑,也不能凑过去。 我还在原地犹豫矫情着,那边“骚猴子”已经被“死胖子”掐着喉咙给提到半空中了。 他手跑脚蹬,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此时他掉落在地上的手电筒的一部分余光照射在他脸上,看得出他面部表情开始僵硬,已经是垂死之相。 他死了,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和死亡的恶臭相比,粪坑应该还是可以忍受的。 于是,我扑了上去。 我没有扑向“死胖子”,而是直接扑向了“死胖子”身上唯一连着的那根触须,就是刚才“骚猴子”没能用枪打掉的那最后一根。 我顶着剧烈的腥臭,忍着强烈的恶心一口就咬了下去。 感觉就好像咬在橡皮上一样,而且一股酸涩呛鼻的汁液立刻喷进了我的嘴里。让我顿时干呕了起来。 但我也能感觉到,我这一咬,触须连同“死胖子”都颤抖了一下,“死胖子”甚至手一抖,让“骚猴子”掉落在了地上。 于是,我迅速就咬了第二口。 为了避免咬第三口,这一口我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可是这触须的嚼劲儿实在厉害,我即便用上了全部的咬合力,仍然没能咬断它。 莫名其妙的,我就感到背脊上有一股凉意,把眼珠往上一抬,却看到“死胖子”已经回过头来,一双诡异到极点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而头部的那个创口里,一些外翻的脑组织还在蠕动。 恐惧让我更加用力地咬——只要咬断这根触须,一切就都结束了。 “死胖子”的双手伸了出来,右手探过来抠我的嘴巴,左手食指直接插向我的右眼。 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一黑——刚才这里唯一的光源,那支手电筒熄灭了。与此同时,我就感到右眼皮这里一凉,我忙不迭地松嘴,任自己落在地上——被戳瞎一只眼睛的危险促使我赶紧认怂。 可就在我倒地的一瞬间,就听到一阵风声,貌似是有个人从我身边冲向了“死胖子”。 应该是“骚猴子”! 很快,我就听到一阵沉闷的“砰砰砰”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或动物纠缠在一起翻滚。过了一会儿,“砰砰砰”的声音猛然间变得急促而剧烈,似乎是有一方在进行最后的挣扎。 很快就要决出胜负了。 我的心“砰砰”狂跳起来,如果“骚猴子”最终被干掉了,我还是自己撞墙吧,免得落在那个怪物手上。 忽然间,“砰砰砰”的声音消失了,整个洞穴中一片寂静。 胜负已分,只是我还不知道获胜的到底是哪一方。 我期待着“骚猴子”的脚步声响起,可是一直没有。 就在我怀疑他已经被干掉之际,猛然间眼前一亮,那个手电筒又亮了起来。 “死胖子”已经没有分毫生气的尸体合扑在地上,身上所有的触须都被斩断。“骚猴子”坐在旁边一块石头上,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拿着把匕首,冷冷地看着它。 他胸口剧烈起伏,满脸大汗,看得出刚才的搏斗耗费了他极大的体力。 “刚才要不是你,我还真就交代了。也多亏了你,我才能瞅准机会来个黑暗突袭。”“骚猴子”扭头对我说道。 他站起身来,把匕首插进腰间的皮带里,看了看手上的手电筒,说道:“这手电筒质量真不错,可能是探克的。不过再怎么样也应该挺不到一整天,咱们得抓紧出去。” 我一边点头,双眼却始终盯着“死胖子”的尸体——它合扑在地上,头往我这边歪着,眼睛微睁,嘴巴微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死胖子”此时的表情没有刚才那么狰狞了,反而有一种平静、解脱的感觉。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些被切断的触须呢?一段依旧连在“死胖子”身上,那么断开后的另外一段呢?四下一看,却不见了踪迹。 难道缩回去了么? “骚猴子”一拍我的肩膀,把我拉了起来。 “赶紧走,这鬼地方有什么好多呆的?” 我乖乖地跟在他身后,朝着洞穴的个方向走着。 “这里四通八达的,现在这鬼地方我也不太熟,找到出去的路恐怕得有会儿,你可千万跟紧喽,别让我再反身过来找你。”“骚猴子”一边说,嘴里一边嘀咕。我只能不停地“嗯”,作为回应。 走着走着,前面的“骚猴子”猛地停住了,我几乎撞到他背上。 “怎么了?” “你……你有没有看到一张脸。”“骚猴子”颤声说道。 “没……没有。”我被他这句话说得一激灵。 “骚猴子”用手上的手电筒朝前面某个方向,照了照,长出了口气说道:“没……没事。仔细想想刚才看到的那张脸还挺漂亮的,应该是我的幻觉。” 我“嗯”了一声,伸手想扶一下旁边的洞壁,稍微歇一歇。没想到手掌一下子扶到了一条非常滑腻的东西,就好像鱿鱼一般。而且那东西迅速就缩了上去,让我一个趔趄。 我想起刚才“死胖子”出现的情况,顿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猴子,把手电筒往上抬,往上看。” “骚猴子”照做了,这一回他和我一起,看到了无数张“脸”,无数张朝我们龇牙咧嘴着的“脸”。 都是那种被触须控制着的尸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品相”也有好有坏——“品相”好的,身上的衣服较为完整;“品相”坏的,别说衣服,白森森的骨头都能看见。 它们如同“触须”控制的提线木偶,一个个从半空中朝我们接近。我清楚地听见“骚猴子”的喉咙里发出绝望的低吼——这架势谁都知道是没救的,要彻底干掉这样一个“木偶”,就要切断它所有的触须,否则,打爆它的头都没用。 他一边继续用手电筒往上照射,一边加快脚步前进,我也开始加快脚步,到后来索性跑了起来。可是跑着跑着,冲在前面的“骚猴子”猛地“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我扭头一看,顿时就有些头皮发麻,他是被躺在地上的一具尸骸绊倒的,此刻正躺在那具尸骸的怀抱里,正挣扎着要站起来。 可是没那么容易了。 那具尸骸是个中年白人男子的样子,金黄色的卷发很长,身上也伸出六条触须深入旁边的缝隙中。此刻,它就好像沉睡了几千年被惊醒的木乃伊一样,面无表情地抱住了“骚猴子”。“骚猴子”想去摸皮带上的匕首,可是两条胳膊也被它用胳膊牢牢钳住,根本无法动弹。 我冲上去想救他,可是地面上的那个“黄毛”身上的触须迅速活动,把它倒吊了起来。而“骚猴子”也被同时带离了地面。“黄毛”此时终于睁开眼来,朝我诡异地一笑,这笑容说不出地阴森,让我本能地打了个寒战。 “骚猴子”跌倒时,手电筒被扔在地上。很快,他的身体就被“黄毛”钳制着带到了手电筒光芒照不到的地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冲上去想把手电筒捡起来,没想到手腕一紧,被人一把拽住。我还没来得及挣扎一下,两条腿也被人抱住,整个人失去重心倒了下来。 此时我也意识到,我终于要落得和“骚猴子”一样的下场了。 尽管还在挣扎,但我的身体还是被拖拽着离开地面,向上而去。很快我就到了洞顶,先前那些冲着我和“骚猴子”龇牙咧嘴的尸骸纷纷围拢过来,争先恐后地来抓我,有两个甚至在咬我。有一个甚至咬到我几个小时前被食人鲳咬出来的伤口上,痛得我大叫了一声。 最终,有三具尸骸拖着我进入了洞顶一个比较大的缝隙。我向原来的地面上投去最后一瞥,看到那个手电筒掉落在那里,还在顽强地放出光柱。但这点光明在我的眼睛里迅速地变得模糊,终至消失,我的眼前很快就变得一片漆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