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30章、闪光弹!

第30章、闪光弹!

3002 2017-12-08 19:43:00
他中弹了? 嗯,他中弹了!我的肚子和胸口这里,能够感觉到一股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身体上淌出,渗进我的衣服,鼻子里也能闻到浓重的血腥气。 “突突突!” “堂堂堂!” 在我的视野里,刚才围住我的那几条“地狱犬”在同伴倒地后迅速做出反应,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射击。 我用力去推身上的那个死鬼,很快将他推开,却猛地发现旁边另一条“地狱犬”正举枪瞄准我。我“妈呀”一声,着地一滚,那条“地狱犬”的一个点射全部打在地上。 等我站起来时,手上已经抄起了刚才那个死鬼掉在地上的AK-47。 我举起枪,对准刚才包围我,此刻躲在树根、岩石后面的那几条“地狱犬”。这些家伙反应也是真快,迅速向四周分散开来,我两个点射全部打空。 这几条恶犬迅速反应过来,各自重新寻找掩体,朝我这边射击。此时我被他们死死包围着,而且我知道以我的战斗素质,估计很快就会被“歼灭”掉。 就在我苦苦地和这几条“地狱犬”周旋的时候,猛然间就发现前面六、七米处,飞过来一个黑色圆柱形的东西,重重地掉在草丛里。 然后这个东西就炸裂开来——周边的草地顿时一片焦黑,随即它炸裂后所释放出的、极为强烈的光芒,让我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闪光弹! 玩过《战地》、《使命召唤》的我这个还是知道的。 就在我头晕目眩,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之际,就感到腋下被人一托,一条极为强有力的胳膊拉起我就开始狂奔,跑了几步后,他又推了我一把,把我摁到在一片草丛中。 看都不用看,闻着味儿我就知道是“骚猴子”。 我想问他刚才死哪儿去了,打死那条“地狱犬”的是不是他,却被他一把捂住了嘴巴。我看到他手上拿着一把AK-47,好像并不是刚才被打光子弹的那把,腰里硬硬的似乎还有几个弹匣以及手雷之类的东西。看样子这家伙刚才偷偷跑掉之后,是想办法绕到对方身后去,干掉了一条“地狱犬”,抢到了武器。 “人呢?” “他妈的,藏獒被干掉了!” “八哥也被打死了!” “赶紧找,找到就杀!” 最后一句,是黎则廷下的命令。 于是,这些“地狱犬”四下分开,两两一组,开始搜索。 “骚猴子”在我身旁,我扭头看去,发现他眉头紧锁,呼吸也很粗重,应该是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幸运的是,这些“地狱犬”虽然距离我们并不远,但一时半刻就是没有想到来搜索我们这一块。“骚猴子”终于有所行动了,他拍拍我的屁股,示意我小心跟上,然后缓缓地朝旁边的一棵树爬了过去。 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跟着他爬到那棵树的旁边。“骚猴子”绕到大树的另一边,也就是“地狱犬”们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然后把AK-47背在背上,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我也跟在后面。我腿上有伤,爬树不是很方便,“骚猴子”拉了我一把,把我拉了上去。 这棵树的树叶和树枝十分茂密,上去后别人还真的难以发现。而且居高临下,一旦交起火来也能够占尽便宜。 他和我都爬到了树上枝叶最茂盛的地方,他冲我做了几个手势,那意思是叫我乖乖呆着,千万不要乱动,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我点点头,暗想老子现在连把枪都没有,除了藏好了还能做什么。 透过树上的枝叶,可以看到下面那帮“地狱犬”们还在小心地搜索着我们。可是他们始终就没有注意到这棵树,也没有想到爬上来看看。 “骚猴子”端着AK-47,全身湿透,睁大眼睛看着这些“地狱犬”的举动。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有强烈的杀机闪过,他似乎想开枪,出其不意地干掉对方几个,尤其是那个黎则廷,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约莫20分钟后,黎则廷的声音再度响起: “实在找不到算了,先进去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能不能到达那个大坑洞。” 其余的“地狱犬”纷纷答应一声,跟着黎则廷往这个谷地的深处走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浓雾之中,我和“骚猴子”在树上都略略松了口气。我立刻就要下树,却被“骚猴子”探出一条胳膊来一把拉住。 “干什么?”我看看他拉住我衣服的手,不解地问道。 “骚猴子”没有回答,而是用左手食指封口,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随即,我就看到顺着这棵树的树枝往另一边爬去。这棵树距离山壁并不远,好几根树枝甚至几乎就碰到了山壁,“骚猴子”身法轻盈,不费吹灰之力地就爬到了山壁上,再度施展起他的“猴子神功”来在山壁上攀爬,向那个洞口接近。 我知道,“骚猴子”这是害怕对方突然杀个回马枪。在山壁上爬动一来动静比较小,二来在地面上的人不易察觉。可我实在觉得他这是多此一举,那群“地狱犬”早就已经走远了,有必要这么小心吗? 但我也只能跟在他后面,以山壁攀爬的方式向那个洞口接近。腿上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这让我攀爬的动作不免有些变形。好在这里的山壁并不陡峭,还有很多凸起物,更有一些藤蔓垂挂着,因此我还能咬着牙坚持——好在距离目标也不是太远。 此时,“骚猴子”已经接近那个洞口了,只要一个跳跃,双腿着地,他就能迅速窜进那个洞里。 “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猩猩猴子。”有些憋屈的我忍不住低估了一句。 可也就在此时,我忽然发现,“骚猴子”不动弹了,身体依然悬挂在半空里,却僵在了那里。与此同时,他回过头,一双眼睛里喷射出凌厉的光芒,刺向前面那浓得化不开的雾。 “喂,你干吗?”我问了一句。 事后证明,我做了一件傻逼得不能再傻逼的事情了。 “你他妈的不要命了啊!”“骚猴子”猛地大喝一声,随即一探手就拽住了我右边脚踝,往下拼命地拉。 我大骂声中,被他拉得摔在地上。我刚才所处的位置距离地面大概有一米多高,这一下背脊着地几乎摔得我瘫痪。 可也就在“骚猴子”把我往下拉的当口,“堂堂堂”和“突突突”的枪响声中,几枚曳光弹从我面前浓浓的黑雾中笔直地蹿了出来,打在我刚才所在的位置上,打得山壁上石屑乱飞。 “骚猴子”冲我大叫一声:“快跑!”就蹿进了那个洞里,而我也顾不得疼痛,以最快的速度起身,连滚带爬地往那个洞去——没想到黎则廷那么狡猾,躲在浓雾里等我和“骚猴子”现身,我还傻逼呵呵肆无忌惮地大声说话暴露自己,这完全就是自己作死。 “骚猴子”冲在前面,掏出了刚才在山洞中使用的手电筒,点亮了照明(居然是防水的)。我就看到前面一道光柱不停地乱晃,时不时照射出洞道两旁伫立着的木乃伊。 我腿上有伤,奔跑速度根本及不上“骚猴子”,因此很快就被拉开了距离。“骚猴子”在前面狂奔了一会儿,发现我没跟上,站立在原地回头看了我一眼,很不情愿地跑回来拉着我的胳膊继续跑。 “堂堂堂!” 背后响起了枪声,曳光弹蹿了过来,和其他子弹一起击打在洞道的四壁上,激起阵阵火花。 “他妈的,一群不要命的神经病,当这里是什么洞,就敢随便乱射!”“骚猴子”低声骂道。而我则被枪声一惊,趔趄几步几乎跌倒。 “咬咬牙,往前再跑十几米就安全了!” 我额头冒着冷汗,“嗯”了一声,拼了命地跟着他的步伐往前快(lian)步(gun)奔(dai)跑(pa)。 身后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是“地狱犬”们追了上来。他们没有喊“站住”这样的废话,只是端着枪默默地追。幸好洞道比较狭小,并排最多两个人,因此除了最前面的一、两个,其他人都不敢乱开枪。 我忽然听见,“骚猴子”一边跑一边在冷笑,起先还在想,被人撵在屁股后面追着打,有什么好笑了,可后来心里头猛地一凛,似乎明白了这厮在打什么注意。 不会吧,这断子绝孙的缺德事儿,难道他真干得出来? 他干得出来! 跑着跑着,“骚猴子”猛地把我用力一推:“上那边老老实实呆着,藏好!”我摔到洞道旁一个巨大凸起物的后面,不用“骚猴子”关照,立刻把身体蜷缩成一团,两只手拼命地捂住了耳朵。 我就看到“骚猴子”躲在另外一边,然后拿下背在背上的AK-47,探出头往他身后瞄了一眼,然后缩回头,把枪探出去就扣动了扳机。 “堂堂!” 一个点射还没结束,爆炸就发生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