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16章、“地狱犬”登陆

第16章、“地狱犬”登陆

3131 2017-11-23 22:21:00
“骚猴子”不是说他是比利干人吗?又说比利干人曾经遭到“地狱犬”组织的屠杀,可现在这家伙怎么在“地狱犬”的贼船上,还和“地狱犬”的狗头相谈甚欢? 我看着“骚猴子”,第一次意识到这家伙绝对不是善类,至少撒起谎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船身一阵抖动,在比利干的一处滩头这里停泊了下来。“地狱犬”们纷纷从甲板上沿着绳子落入水中,然后拼命朝着岛屿游动。我和“骚猴子”也一样。 我俩很快就全身湿透地站在了比利干岛的海滩边,连手上的枪支都完全进水。一阵风刮来,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我大致数了数,上岛的“地狱犬”差不多有40多个。而小雨也在其中。如果不是“骚猴子”拉着,我几乎就要冲上去搭讪两句。还有大概十几个“地狱犬”估计是渔船上的工作人员,留在渔船上并没有下来。 小二黑似乎是这支队伍的向导,他走在最前面。黎则廷端着枪,一言不发地跟着。 如果把整座岛屿比喻成一只爪子的话,那么这群“地狱犬”的登陆地点,差不多是在手腕这里。而且登陆后,我们首先进入的,是一个谷地,三面环山,只有我们的来路是通往海湾的坦途。 地面上坑坑洼洼,非常泥泞,连同我和“骚猴子”在内,一群“地狱犬”开始在谷地中行走。 走着走着,“骚猴子”忽然用胳膊肘顶了我的腰眼一下。 “干什么?”我被顶得非常难受,忍不住问道。 “傻逼,菜鸟!”“骚猴子”小声说道。 我勃然大怒,当即就要发作。“骚猴子”却笑着说道:“兵爷教你一个乖,你看看这些小野狗,走路都是按照散兵线走的。你傻了吧唧随便乱走,马上露陷。” 我心里头一惊,往四下里一看,发现所有“地狱犬”行进的队形虽然散乱,实则有迹可循,他们两两之间总保持五步左右的距离。 我刚才老是跟在“骚猴子”身边,的确有点像傻逼、菜鸟。于是,我也开始与队伍里的其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同时我心里面也暗暗诧异,作为雇佣兵,“地狱犬”竟然训练有素到了这个地步?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些建筑物,走进一看,都是一些一层或者两层的房屋,样式和维提岛上苏瓦小镇里所看到的差不多。 可是这些建筑物里似乎都是空的,大半夜的别说灯光,这么多鬼子进村了居然连声狗叫都没有。 看样子“骚猴子”说得没错,比利干人的确是被“地狱犬”给杀了个鸡犬不留。 “地狱犬”们似乎是在忌惮比利干人的冤魂来找他们,在镇子里走得格外小心翼翼,并且距离那些房屋都远远的,互相之间全都一言不发。 小二黑和黎则廷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互相间不时交谈几句,神态看上去非常严肃。 走着走着,行进中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只见小二黑停下了脚步,朝着自己右手边一指。 只见小二黑的右手边出现了一条岔路,这条岔路一直通到旁边的山上,一段台阶后,有一个大约200-300米的高峰,封顶坐落着一栋古堡式建筑物。 这栋古堡外部呈现粉白色,四周各有一个圆形塔,尖尖的塔尖耸入云端,当中则用围墙围拢起来,在大雨形成的水帘中,远远地看去有些阴森。 “你们几个,跟着他去那里!”黎则廷忽然转过身来,指点着我和“骚猴子”这边,还有另外几个人,又指指小二黑,然后又指指那栋古堡。 我和“骚猴子”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和其他三个人一起,跟着小二黑走向古堡。 我看看小二黑高高的身形在前面前倾着身子走路,心里面暗想:这厮的角色和咱们的汉奸翻译差不多吧。别人屠杀你全村,你还给别人带路,不是什么好货,有机会把你突突掉算了。 小二黑全身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一路上基本沉默寡言。只是在靠近古堡时,才完成任务似地说了一段话,似乎是为了让我们明白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好理解任务的背景。 他说这古堡就是当初比利干的政府办公大楼,他们的最后一任总统就是在这里面被杀掉的。和他一起被杀死的,还有二十多名政府最高级别官员。 我心里头一激灵:他妈的原来是凶宅,赶紧去赶紧回! 说老实话,我对这种欧式古堡本来就没什么好感,总把它和吸血鬼、恐怖谋杀之类的事情联系起来,这更增加了我的厌恶和恐惧。 到了古堡门口,小二黑直接就冲进了古堡内。我刚想跟着进去,“骚猴子”却一把拉住了我。 “干什么?”我奇道。 “骚猴子”指了指古堡门口左边,说道:“知道这个是谁吗?” 我扭头一看,看到他手指的方向,有一尊雕像,一个正常人的高矮,看打扮似乎是中世纪的欧洲人。 我摇摇头,道:“谁?” “就是发现比利干这座岛屿的欧洲人,阿贝尔塔斯曼,他是荷兰人,在17世纪发现了比利干,并且回到荷兰带了一批囚犯过来,杀光了这里原先的土著,建立了比利干共和国。” 我“哦”了一声,心里面也没觉得有什么太过特异之处——大航海时代这类事情多如牛毛,别说是比利干岛的发现者,斐济的发现者我都没怎么记住。 “你仔细看看他,仔细看,有没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骚猴子”忽然用一种非常神秘的语气对我说道。在这大雨滂沱的鬼地方,这种语气还真让我有点发毛。 于是我开始非常仔细地观察这尊雕像两眼,这位阿贝尔塔斯曼穿着欧洲古代那种比较常见的紧身袍,从脚到腿都裹着布条,上身披着一件斗篷,用搭扣固定在胸前。他单脚跪地,左手一把骑士剑拄地,右手是一面旗帜,上面画着一些繁复的图案。他抬头看着旗帜,嘴巴里似乎念念有词。 这厮的长相还算比较英俊,不过似乎年级大了,皱纹很多。 也就是个普通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我狐疑地看了看“骚猴子”,说道:“就一个欧洲中世纪到处抢劫的老海贼,哪里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 “骚猴子”神秘地一笑,说道:“你别着急,待会儿你或许就会知道了。” “你神神叨叨的干什么了?有什么话不能痛痛快快说吗?” 可能是我情急之下喉咙有点响了,前面几条“地狱犬”全都扭头朝我这边看来,连小二黑也在朝我这边看。 我自知失态,连忙闭嘴。“骚猴子”也以最快的速度和我拉开差距。 那边厢,小二黑盯着我和“骚猴子”好长一段时间,看得我心脏“砰砰”乱跳,还以为这家伙认出我俩来了。 隔了好一会儿,小二黑才指了指我和另外两条“地狱犬”,说了句话,大意是让我们几个跟着他去拿一样什么东西,其他人在门口这里守着。 我觉得非常地莫名其妙,要拿什么东西,还要让那么多全副武装的人员陪着? 可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乖乖地和另外两条“地狱犬”一起,跟着小二黑在这座巨大的古堡里转悠。 我看到古堡的墙上许多地方有方形的孔洞,有两个孔洞旁边贴着的金属标牌上写道:当初阿贝尔塔斯曼征服这里时,遭遇到当地土著的顽强抵抗,他招募大量囚徒、黑奴来镇压、屠杀土著,并且修建起这座城堡作为据点。战事最激烈时,数千土著围攻城堡,阿贝尔塔斯曼和手下一起躲在城堡里面,通过这些方形孔用燧发枪对城堡下的土著射击。他们还把土著的妇女儿童抓进城堡来淫乐、虐待,甚至在断粮时把他们杀死吃掉。这里经常能够听到这些土著妇女儿童凄惨绝望的叫声。因此,这栋古堡在当地也被称之为“尖叫堡”。 整座古堡里蛛网密布,还有野兽的粪便,家具破旧不堪,地面和墙壁上居然还有很多裸露的电线,走在潮湿、坚硬的石头地板上,可以听到”答答答“的声响,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 这场景,让我想起了一些西方恐怖片里无人古堡的场景,天知道那些或关闭、或虚掩着的门,会不会突然打开,露出黑洞洞不见五指的空间来。说不定还会有一只惨白、干枯的手伸出来,一把把你拽进去。 我越想心里越发毛,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时不时要回头看上两眼。可是这里似乎一切正常,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 小二黑领着我们七拐八拐,走到西北面那座圆塔里,上了几层台阶,到了顶层的一间房间门口,然后用力推门进去。 这间房间似乎是间陈列室,里面有许多玻璃柜,玻璃柜中放着一些一看就是古董的玩意儿。 我心里纳闷,这种不是应该在博物馆里才有的吗?或许比利干这个地方太小,值得纪念的历史文化遗迹也很少,所以在政府办公大楼里开辟一间房间,就能放得下了? 让我更加吃惊的,是小二黑似乎是轻车熟路,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走向陈列室边角的一个玻璃柜,指着里面的一样东西用英语说道:“就是这个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