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10章、邮轮、飞机、斐济

第10章、邮轮、飞机、斐济

3070 2017-11-11 18:58:00
“骚猴子”继续说道:“除了打仗,’地狱犬’还负责保护远洋船只,暗杀某些雇主的商业竞争对手,搜寻利润超高的考古遗迹,甚至盗墓——只要你出得起钱,他们就可以提供武力为你解决一切事情。总之,出钱雇佣他们的军阀或者商业组织对他们都非常满意。 “可是一直以来他们都非常低调,而且只要在战场上或者行动现场被俘,’地狱犬’组织的成员一律会选择服食氰化物自杀——他们的身上永远带着氰化物药丸,有的甚至一上战场就含在嘴里。所以既抓不住他们的俘虏,也无从得知该组织更深层次的内幕。 “不过大概从2001年-2002年起,’地狱犬’组织明显活跃、高调了起来。除了前面所叙述的那些’正常业务’外,恐怖袭击也成了他们经常干的事情。他们一直要求美国人释放2001年被抓住的一批该组织成员,在屠完比利干岛后,他们还做下好几件暴力袭击的事情,包括2005年美国两个公民在阿富汗被绑架,2008年一艘满载美国人的邮轮在菲律宾南部遭到劫持,2012年两名韩国公民和四名日本公民在印尼爪哇岛被绑架,等等。 “目前,’地狱犬’组织手上大概有60多名美国公民和40多名日韩公民。他们用这些人质来要挟美国人释放被囚禁的’地狱犬’组织成员,但美国人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极端强硬,只说:你们都在胡说八道,我手上根本没有你们的人。或者索性装聋作哑,拒绝给出任何回应。 “但是那份在网上公布的调查报告却显示,美国人的确将’地狱犬’组织的一些成员关押在亚洲某个监狱里,’地狱犬’组织的一些情况,也正是从这些囚犯的里获知的。比如该组织所有成员必须佩戴面具,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脱下面具露出真容的人要被处决,再比如,’地狱犬’组织的成员只要在战场上有过败绩,就可能被淘汰,也就是被杀死,等等。 “但是那座监狱具体在哪里?美国人又为何拒绝承认这座监狱的存在?这些问题那份报告都没有提供答案。 “顺便说一下,这份调查报告的真实性还存疑。美国人,从白宫到中情局都说这份报告是伪造的,是可笑的、阴谋论的产物。 “好了,关于那些面罩人,也就是’地狱犬’,我就知道那么多。” 我“嗯”了一声,说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至少这些我就不知道。” “骚猴子”吹了声口哨,得意地吐出两个字:“那是!” 我紧接着问道:“那么小雨呢?他和’地狱犬’组织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地狱犬’的人要跑到她的房间里杀我?” “骚猴子”说道:“她嘛……嘿嘿,嘿嘿嘿嘿……” “嘿你个头,回答我的问题!”我急切地说道。 “骚猴子”淡淡地道:“我带你去见她,你自己问。” “那她在哪儿?那个……那个什么’柏兰德’号邮轮吗?” “骚猴子”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不过你肯定是来不及登上’柏兰德’号邮轮了。咱们直接去苏瓦吧。那里是’柏兰德’号的目的地。” “苏瓦?” “嗯。没听说过?就是斐济的首都。” 3天后,我坐在了飞往斐济的飞机上。 当我通过机舱的窗户看到蓝色海面上那些珍珠般的小岛时,完全感觉是在做梦。一朵朵白云从机翼处掠过,有些刺目的阳光洒在潋滟的海面上,幻化成道道炫目的光圈,更让眼前的景象有一种童话(噩梦?)中的不真实感。 这一路上,“骚猴子”的表现,让我怀疑我和某些韩剧中的玛丽苏女主角那样,遇到了一个霸道总裁。 他把那辆保时捷918 Spyder一直开到了虹桥机场,然后用手机迅速买了两张前往香港的头等舱机票。在候机大厅里等飞机的时候,我借他的手机给公司打电话请假,没想到接替白劲光的产品总监冷笑一声,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转接到人力资源部。 人力资源部总监告诉我,希望我立刻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否则将会被辞退。因为有人举报,是我拍摄了白劲光的偷情照片和视频,并且把那只避孕套留在了会议室。 WTF?我连忙问公司谁举报的我?证据何在? 就在这时,旁边“骚猴子”冷冷地说了一句:“我举报的。” 于是,在候机大厅里,我俩狠狠干了一架。不过基本上是他干我。我空有一身蛮力,被他两记精准的勾拳就打翻在地。 他丢给我两张卫生纸,笑道:“你在这家公司一年撑死也就能赚40万对吧?我马上就给你50万。而且,我保证,今后你只要跟着我混,年收入不会低于100万。” “老子不要你的100万脏钱,老子要的是光明正大挣来的40万年薪!”我声嘶力竭地大吼道。 “骚猴子”坐在金属椅子上,用一种极为轻蔑的眼神看着我,那副德行,就好像在跟我说:“看你恨我入骨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真的好享受。” 飞机抵达香港后,“骚猴子”扔了一张银行卡给我,里面有50万港币。 在查询进而的ATM机跟前我站了足足有3分钟,终于仰天狂呼一声,打电话给公司总裁,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并且强烈要求这个总裁开除我——马上、立刻、越快越好。 估计这种要求总裁也是第一次听到,他很快就满足了我。 随后,身为无业游民的我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骚猴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 在飞机上我通过和“骚猴子”聊天,才知道他的大名叫刘启南。不过,问起这位仁兄的身世,还有从事的行当,他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这让我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感觉:难道这家伙是某个犯罪集团的头目?是个大毒枭?或者是大军火商? 可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能跟着这只“骚猴子”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达香港后,“骚猴子”带着我直奔飞往斐济的航班。 整个过程中,还有一点让我非常吃惊——我没有办过港澳通行证,也没有办过护照,可是机场和海关工作人员要查验我的相关证件时,“骚猴子”立刻就能拿出来。 通行证和护照上的名字就是“雷浩”,连大头照都是我的。 机场和海关工作人员居然也没从这两本绝逼是假的证件上找出什么破绽,把我放行了。 飞机飞了足足10个小时,在南迪机场降落时,我觉得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 下机后,在出口的大厅里,好几个穿着奇特蓝色衣服,黑色裙子的斐济男子弹着吉他唱着歌,迎接前来旅游的游客。“骚猴子”笑嘻嘻地朝他们扔了小费,领着我出了机场,看上去是轻车熟路。 刚出机场,“骚猴子”就开始在机场外接机的人群中寻觅着,眼看乘客们一个个被地陪或者亲友接走,他却一点也不着急。 猛然间,他的双目聚焦在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身上。随即,“骚猴子”大踏步走了上去,大声叫道:“BULA!” 可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只是朝着“骚猴子”点点头,扭头就走。“骚猴子”双臂张开着愣了几秒,双手落下,拍了拍大腿外侧,扭头对我说道:“斐济人一般都很热情的,这位可能是有点面瘫。” 那条大汉将我们领到一辆绿色的敞篷吉普车边,我一看,居然是一款牧马人复古版。车身非常干净,泛着金属光泽。 我对“骚猴子”说:“这车可以啊。” “骚猴子”不以为然地一笑:“那是!”随即,他对开车的大汉用英语说道:“先带我这位朋友在岛上转一圈,再回驻地。”那大汉点点头,开始驾驶着“牧马人”在绕岛的公路上行驶。 后来我查了百度才知道,斐济这个国家总共有332座岛屿,而南迪机场,也就是斐济首都所在地——苏瓦位于其中的一座维提岛上。 也就是说,此刻的“牧马人”正在进行环维提岛一日游。 “牧马人”在笔直的公路上行驶,路边是青蓝色的海水,时不时能够看到苗条的椰子树和奇特的村庄,村民们有的穿着常见的服饰,有的却精赤着上身,穿着稻草群,脸上还涂着油彩,在路边站着发呆,并向我们投来淡漠的一瞥,似乎对我们这种游客已经见怪不怪。 一阵阵风迎面吹在身上,让我感觉非常舒爽。“骚猴子”坐在那条斐济大汉身边,话一直没有停过。他甚至从行李里拿出雪茄来递给那条大汉,大汉接过雪茄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夹在耳朵上。 当“骚猴子”又拿出一根雪茄试图点燃自己抽时,却被斐济大汉阻止。他双手连做手势,示意要抽烟请回住处,在自己房间里抽。 整个过程他依旧面无表情。 面对这样一个人,“骚猴子”也是哭笑不得,回头对我苦笑了一声,终于闭嘴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