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4章:小雨的住处——402

第4章:小雨的住处——402

3091 2017-11-06 16:10:04
我仔细打量了那栋建筑物,混凝土的外墙上十分斑驳,许多空调外机上面的雨蓬都已经朽坏,没有一点灯光透出,看上去有些阴森。 “猴子”在半空中的平衡感非常出色,而且他居然是用跑的! 只见他迅速跑到了“横梁”尽头,纵身一跃,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消失在我视野的下方。 我心头一沉,连忙跑过去一看,却见“猴子”在对面那栋建筑物6楼的一扇窗户外,一只手扒住窗台外延,另一只手对我用力招着,示意我:“赶紧的。” 我咬咬牙,跳上“横梁”开始奔跑——因为我知道如果在到达“横梁”尽头前不进行助跑,光靠“立定跳远”,我肯定无法到达对面,会直接摔下去。 不一会儿,我就跑到了尽头,然后纵身一跃,整个身体飞了过去—— 我眼睁睁地看着“猴子”的背影在我眼前晃过——没能抓住6层楼的外墙。 “猴子”发出了一声惊叫。 我心里头也是一沉,感觉自己这一次抓不住外墙上的所有东西。 我在半空中开始手炮脚蹬,就和一个溺水的人一样,试图在毙命前抓住一切救命稻草。 最终,我抓住了。 是一根水管,所有建筑物上都有的,用来将每一层楼的生活污水或者雨水导入地面阴沟的水管。我抓住的正好是横着走的一段。 我心里面刚刚略定,却只听“嘎嘎嘎”的声音,水管开始扭曲,断裂——我下坠的势能太大,这条水管根本承受不住。 我连忙用力攀爬,就在水管彻底断裂的一刹那前,我腾身一跃,抓住了旁边一扇窗户的窗台外延。 “当啷”一声,断裂的水管掉落到地上,发出清脆而高亢的声音。 我向下一看,距离地面大概还有十米不到的样子,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三楼。而那根断裂的水管,就在我的脚下,已经断成三截。 真悬啊! 我全身热汗直冒,额头冷汗直喷,抬头看向“猴子”。 “猴子”却满不在乎地对我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比划出四根手指,再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个圆,再比划出两根手指。然后,他翻身上了窗台,打开窗,跳了进去。 402?他让我去402? 小雨在上海的时候,租住在这栋建筑物的402? 嗯,应该是的。小雨在我们公司工作时,从来不领人去她家做客,也一直拒绝透露自己的地址,连公司里发年货,别人都是按照公司安排直接快递到家,她却是自己领了年货,然后下班时叫车,请男同事搬上车后带走。 于是,我也学着“猴子”的样子,翻身上了窗台,用力去拉玻璃窗。 玻璃窗是普通民宅那种左右滑动式的,让我微微有些吃惊的是,窗户居然没有从里面上保险,虽然滚轴年久生锈,拉动起来非常吃力,可我一发狠,还是被我拉开了。 我一侧身,进入了室内。 外面的路灯和星月之光只能把靠近窗户的一小片地方照亮,再往里就几乎是一片漆黑。 我心脏“砰砰”狂跳,一来是因为刚才累得够呛,二来,则是有些兴奋忐忑:这家的主人或许还在睡觉,我说不定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到了墙边,摸索了半天,发现一个开关,当即“吧嗒”一声打开—— 一个黄色的电灯泡亮了起来,被一根电线悬挂在半空中。 这套房子还在装修,没人入住。 我松了口气,四下看了看,最后从地面上捡起装修工人没有拿走的一个手电筒,打开后走出了房门。 我很快就找到了楼梯,爬到四楼,站在402门口用力推了推门。 “吱呀”一声,门居然被推开了。 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难道小雨退房后,这家房东就开始装修了吗? 打开手电筒照了一圈——绝对不是! 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卫生间里传来洁厕剂的味道,阳台上还有洗完了晒着的衣物——一看就是女人的。最让我吃惊的,是其中的一件黑色T恤衫,上面有一个米老鼠的图案。 这不是小雨的衣服吗?还记得她第一天来公司报到时,穿的就是这件衣服,还有一条牛仔裙,加上暖心的微笑,一下子就点亮了我因为一个PRD文档被枪毙,而郁郁不乐的心。 而那条牛仔裙,就折叠着躺在卧室里的那张床上。 小雨的卧室里有一股子淡淡的脂粉香气,让我心里面忍不住就是一荡。 我在整间房间里转了一圈,立刻得出一个让我自己都有些吃惊的结论。 一个月前,小雨从公司离职,她其实并没有如她所说的那样离开上海回老家杭州,而是继续在上海呆着——至少在3天之前,她还住在这里。 她是去新公司上班了?还是继续在上海找工作? “猴子”一定认识她,否则不可能知道她住在这里。那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顶着满脑门子疑问,我打开了小雨卧室的日光灯,关上了手上的电筒。 床上的被子、毛绒玩具还有衣服,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iPad还有书籍,一切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 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小雨只是出去拿外卖去了,她很快就会拿着她最爱吃的麻辣烫回来,看到我后,惊叫一声。 可是,一些细节也告诉我,她离开房间绝对不止一天两天,而是很长时间了。比如桌子上薄薄的积灰(以前她在公司每天都要擦桌子的),比如因为长时间没有充电而点不亮的iPad,还有厨房间垃圾桶里已经干瘪、发霉的吃剩下的盒饭。 小雨,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坐在小雨卧室的桌子前,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开始翻看她整齐码放在桌子上的书籍。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桌子上摆放的,居然都是历史类的书籍,而且都比较冷门。我拿起的第一本书,大概有200多页,4开大小。封面上写满了一种歪歪扭扭的文字,我看了半天,觉得很可能是泰文。 我猜想,这本书应该是介绍泰国古代某个神话系统中的一些神明的,不过泰国的主流宗教是小乘佛教,但这本书里的神祗都没有佛教特征。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小乘佛教一直到13世纪才传入泰国,在那之前,泰国有着另外一套截然不同的神话系统。 翻着翻着,我忽然看到在一个长相非常特异的神祗图示上,有人用红笔打了个圈,并且在图片下写了几个字。 “就是你了!” 是小雨的笔迹。 那个神祗的脑袋,活像一只猿猴,尖嘴猴腮,露出怪异的笑容。而它的身体则有如蜘蛛一般,长满了强壮有力的、毛茸茸的胳膊,有好几条胳膊是三节的,也就是比正常的胳膊要多出一个肘关节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小雨为什么会对它感兴趣? 我想把它拍成照片,将来上百度或者谷歌查明来历,可是一摸口袋才想起来,被“猴子”忽悠出来的时候,我没带手机。 我只能把这本泰语书放回原处,从一排书中抽出第二本来看。 这是一本明清史论文的合集,都是一些明史和清史的学者发表的考据类文章和分析论文,比如明成祖朱棣生母身份的探究,明仁宗朱高炽的真实死因,万历皇帝时代明朝內帑制度的蜕变等等。 目录里,有一篇文章的标题被用红笔划了出来。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金三角最早的果敢人势力,或许来自朱棣征安南时留在当地的“神臂军”》,页码是第258页。 我翻到第258页,发现这篇文章也被小雨用红笔划重点,还做了很多注释。 这篇文章是东南师范大学史地研究中心一个叫毛正同的助教写的,其大意是说现在金三角的果敢地区里,果敢族的武装势力很强,包括鲍友祥、林明贤、彭家声,以及以前的罗星汉、杨金秀等人,都是叱咤一时的军阀。 果敢族中95%都是汉人血统,传统上认为第一批来果敢定居,并生根发芽的果敢族人,是追随南明永历帝朱由榔的官兵和不愿投降清政府的平民。但根据这位毛正同的研究,果敢族的历史可能要追溯到更早的朱棣南征安南时代。 毛正同在他的文章里说,明成祖朱棣于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通过靖难之役取得政权,仅仅4年后,也就是永乐四年(公元1406年),他就再度对安南发起军事行动,一举并吞了这个从五代后就脱离中华版图的国家。但是当时南京的朝廷中反对开战的声音很强,内阁著名的“三杨”,也就是杨士奇、杨溥、杨荣全都反对朱棣动兵。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安南距离明朝统治中心太远,出兵劳民伤财;更何况靖难之役结束不过四年,百姓渴望安定,这时候再发动如此规模的战争,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最终朱棣还是发动了这场远征。而且从《太宗实录》(朱棣去世后,起先的庙号为明太宗,到了嘉靖皇帝时才改为“成祖”)以及《国榷》、《明通鉴》的记载来看,朱棣发动这场战争还有另外的企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