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1章、腰部以下被炸没了

第31章、腰部以下被炸没了

3116 2017-12-09 20:46:01
事实证明,洞道里那些木乃伊炸弹所使用的保养技术非常厉害,这么多年过去了,又是在如此潮湿的环境里,炸药依然有效。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黄绿色的火光,我只感到脚下的地面都开始剧烈地颤动,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石,还有被炸裂的残肢从爆炸发生的地方被迸射过来。灼热的气浪击打在我脸上,几乎要把我的面皮都给烤焦。 大概十秒钟后,整个洞道恢复了黑暗。我的耳朵里也听不到一丝声音,除了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猴子!猴子!” 我大叫了两声。 回应我的,是一片寂静。 “猴子!猴子!你还活着吗?” 依然是寂静。 我歇斯底里般地又喊了一声,这一回,我猛地感觉有人在地上抓住了我的脚踝。 “是你吗?猴子!”我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我实在是太害怕在这个漆黑陌生的洞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活着。 对方的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音,似乎是想说话,但很快就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还把一些带着浓重腥味的液体喷在了我的脸上。 是血! 这个人似乎是受了非常重的伤,正在咳血。不!是喷血。 “救……救……我……” 黑夜之中,那个人说话了,声音非常熟悉,是“骚猴子”。 “猴子?你……你伤得重吗?”我颤声说道。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盼着他去死,可如今,我真怕他先死了,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在这个洞里。 “求……求……你……” “骚猴子”继续说道,可是“你”字刚说出口,他又“咳”的一声,把一大口血喷射在我脸上。 我心头一凉:完了!这小子估计内脏被震碎了,活不了多久的! “骚猴子”顺着我的脚踝一直摸到膝盖、大腿,就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救生圈,要拼命地往上爬一样。他口中垂死的呢喃,渐渐成为让我头晕目眩,不知所措的魔障。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头,很大的不对头。 就在这一声声“救救我”、“求求你”的声音中,我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阴影生成。我起先以为,是“骚猴子”的垂死让我兔死狐悲,可是很快我就意识到,应该不是这个,应该是另外一桩不妥的事情让我觉得极度不安。 就在我不知所措之际,“骚猴子”已经爬到了我的身上,他的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此时,我忽然发现,他没有双腿。 甚至于,他的身体也很短,腰部以下,是没有的。 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想象着“骚猴子”此时的惨状,我感到自己就快崩溃了,真想站起来大喊大叫,甚至用头撞墙。 “滚!滚开!”我大叫着,拼命挣扎,试图把“骚猴子”从自己身上推开。 可是“骚猴子”双手死死搂着我的头颈,任我如何用力,也不松手。我发现,他的肌肉正在渐渐僵硬。 就在这时,黑暗中只听“吧嗒”一声,一道光柱猛地在距离我2米开外的地方亮了起来,并且直接照向我这里。 这道光亮很快让我看到,我怀里的那个人不是“骚猴子”,是一只“地狱犬”。 我长吁了一口气,暗想刚才应该是太紧张了,黑暗中认错了人。可是此时多亏了那道光亮,也让我看清面前的这条“地狱犬”的确只有半个身子,腰部以下不见了,内脏正在无力地淌出来。 我剧烈的恐惧和恶心,让我“哇”的一声,呕吐了出来。 光柱向我接近,很快我就看清,拿着手电筒的正是“骚猴子”。 “你……你他妈没死,嘿嘿嘿嘿……我还以为这家伙是你,你们俩的声音,还真他妈的有点像,哈哈,哈哈哈哈……”我惨笑起来。 “骚猴子”用手电筒照了一下那个死人,冷冷地道:“是波斯猫,妈的,没想到会死在这里。手上的人命至少有五条,也算是报应了。” “你认识他?你好像对’地狱犬’很熟?”我一边喘气,一边问道。 “骚猴子”一顿,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言,说道:“嗯,打过几次交道。这家伙撩妹有一套,总是装得跟小奶猫一样接近女人,然后乘女人放松警惕时扑上去得手,再就把到手的女人扔到一旁,追求其他猎物去了。为了这个,他脸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能够看到骨头,想不想见识一下?” “波斯猫”被腰斩的景象已经让我魂飞天外,我哪里还有心情去看他脸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当下一边把他推开,一边说:“咱们走吧,赶紧走!这鬼地方老子待不下去!” “骚猴子”“嘿嘿”笑了两声,走到一旁,从地上捡起他先前那把AK-47,背在背上,就要往前走。 我连忙说:“等等!” “骚猴子”回过头来,不解地看着我。我四下寻觅起来,很快在刚才那个死人的身旁,找到一把M-16,兴奋地在手里掂了两下,把吊带挂在头颈里。 “骚猴子”脸色微变,冷笑道:“知道怎么用吗?当心这点儿,可千万别走火。” 我得意地“嘿嘿”一声,说道:“放心!” “骚猴子”“嗯”了一声,往前走去,我就跟在他的身后。他走得很快,我拼尽全力,才勉强能够跟上他的步伐。 不久,我就又看到了先前看到过的那些怪异的人类尸骸——被一些白色触须“绑缚”在洞壁和洞顶上。 我发现在经过这些尸骸附近时,“骚猴子”的脚步明显放慢了下来,显得小心翼翼,似乎生怕惊动了这些沉睡中的怨灵。有几次,洞道本身就比较狭窄,又有尸骸贴着洞壁,“骚猴子”几乎是和尸骸脸对着脸过去的。我看见他用手捂住了嘴巴,貌似是害怕自己的口气把这些死人给熏醒。 我忍不住好奇,想要询问,可刚开口说了个“这”字,就被他用食指封口的手势阻拦了下来。 没奈何,只能继续默默地跟他走。 过了一会儿,四周看不到那些尸骸了,“骚猴子”似乎长出了一口气。 “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会儿?” 我点点头,这洞穴里闷热潮湿,走了才两个小时,我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几乎脱力。 “骚猴子”把手电筒关了,说道:“休息几分钟,然后咱们得抓紧。这手电筒的电池我估计最多再撑2个小时,勉强够我们走出去。如果手电筒没电了,我们还在洞里面,黑灯瞎火的我们铁定完蛋。” “嗯。”我答应道,一边把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扔到一旁,“刚才那些死人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有,出了这个洞是什么地方?” 黑暗中,“骚猴子”说道:“这些尸体怎么回事儿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否则肯定吓尿。出去后,是个更刺激的地方,包你满意。” “你别给我绕圈子了好吗?我发现从上海跟着你开始,就一直被你牵着鼻子当猴耍。骚猴子,你特么到底想搞什么事情?” “你叫我什么?” “骚猴子!”此时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暗想你有枪老子也有枪,大不了火并一场同归于尽,我还怕你? “哈哈,这个绰号赞的,我喜欢!” “回答我的问题好吗?”我不依不饶。 “我要是不回答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我还真没辙。打架基本打不赢,火并平白无故丢了性命也不值,赌气和他分道扬镳,这迷宫一样的鬼地方只靠我自己一个人怎么能够出去? “骚猴子”得意地“哈”了一声,继续说道:“有些事情还不到时候,到了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兵爷绝对不会害你,将来有一天,兵爷不在你身边,你一定会想兵爷的。到时候不要着急,到芭提雅、曼谷最好的地方,比如cowboy、nana去找最好的店,找最好的姑娘,给她们3000、5000泰铢的,就能打听到兵爷的传说。” “谢谢您,我怕得艾滋。” “保护措施要做好!不过你这种人玩不开,估计那种地方也不适合你。那你只能去菲律宾的南部、缅北这种地方去打听兵爷了。老子在那些地方放过的枪,绝对不比在泰国打过的炮少。” “嗯……觉得哪个更过瘾?”我问道。 “都蛮过瘾的。你拍着良心说,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领着一伙人拿着枪端着炮在某个地方称王称霸,或者去最神秘的地方探险,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 我“嗯”了一声。 “骚猴子”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要是没做过这样的梦,你就不是真正的男人,是个太监。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说老实话就是一种阉割,把好端端一个爷们儿困在教室里、办公室里。男人就应该学成吉思汗、学科尔特斯,到处杀,到处奸,到处撒种子。还有现代婚姻制度,是最反人类的,凭什么一辈子只能睡一个女人?亏不亏?哪种动物一辈子只和一个异性交配的?当然不是说歧视女性,女人也可以到处找男人嘛,一辈子不多尝试几个,怎么对得起自己?” 这家伙口水横飞,说的每一个字都离经叛道,可每个字都让我在内心深处觉得痛快无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