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58章、胸口上的匕首

第58章、胸口上的匕首

3059 2018-01-18 19:51:00
搞定了这几条蟒蛇,我立刻把枪背在背上,然后继续沿着洞壁往前攀爬。“疯狗”和小雨跟在后面。此时我有枪在手,对“疯狗”不再那么惧怕——大不了火并,谁还怕你不成? 我不敢怕得太快,因为刚才用枪猎杀蟒蛇,用的光源都是“疯狗”和小雨手上的手电筒,两支手电筒在偌大一个洞穴里照射的范围有限,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漏网之蟒”此时正在浓稠的黑暗里窥视着我们。 爬了一会儿,“疯狗”似乎不耐烦了,他从我身旁攀爬过去,到了我的前面,然后第一个翻入了洞穴。我第二个进去,小雨最后面。 一进入洞穴,我就听见“疯狗”大叫:“狼星!狼星!你在哪儿呢!” 小雨见我在旁边不动,用胳膊肘捅了捅我的腰,说道:“一起找呗,狼星是老大的心腹。” 我“嗯”了一声,暗想:“是他的心腹,又不是我的心腹。” 于是,我问小雨要了个手电筒,开始装模作样地四下寻觅起来。 我很快发现,这个地方完全就是一个火力点,里面地方宽敞,除了刚才被我和“疯狗”几个打死的人外,还有许多枪支。在一个储存库里,我发现了成箱成箱的子弹和手雷,在另一个储存库里,居然垒满了饮料和食物。 我在第一个储存库里拿了一把新的鲁格手枪,并且在里面装满了子弹。在第二个储存库里,我兴奋地喝饱了饮料,并且拿起一个牛肉罐头,打开就吃。 吃着吃着,我就听到一声呻吟,连忙把罐头往地上一扔,循声过去用手电筒一照,发现“狼心狗肺”就背对着我躺在一个角落里,身子底下有一滩血迹。 我把他翻过来一看,心里面就是一惊——他胸口插着把匕首,幸好插得不深,这会儿还有口气。 “谁要杀你?你还行吗?”我问道。 “狼心狗肺”吃力地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被蟒蛇拖到这里,想拔刀拼命,可是这畜生实在厉害,身体一卷我,我右胳膊非但好悬没折了,刀也捅在自己身上。”一边说,他一边用手去握刀柄试图往外拔,可是终究没能成功,最后他只能看着我,说道:“你……你帮我一下……”说着就闭上眼睛,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 我“嗯”了一声,用手电筒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伤口,觉得应该是没伤到心脏或者肺动脉之类的要害。否则这个出血量肯定要比现在严重一百倍、一千倍。 不过匕首就这样插着也不是个事儿,关键是没法包扎伤口了。 “喂!你们两个,赶紧过来!狼心狗……狼星在这儿呢!”我呼唤“疯狗”和小雨两人过来帮忙。 这两个人立刻答应一声就向这里走来。 可就在这时,我有些后悔了。 “狼心狗肺”是“疯狗”的心腹,也是一个干事不计后果的疯子、狠角,留着总归是个祸胎。现在机会多好,不乘机干掉,更待何时? 也不晚,那两个家伙过来还有一段,我弄死他,就说看到他时已经快不行了。 想到这里,我伸手握住了那匕首的刀柄,只要用力往里捅几寸,“狼心狗肺”就肯定报销。 但犹豫了有好几秒钟,我没能下手——在此之前,我还真没有手刃一个大活人,我的心脏“砰砰砰”直跳,既是因为嗜血所导致的兴奋,更因为恐惧,即将成为实打实杀人犯的恐惧。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疯狗”和小雨正在走来。 没关系,我的身体遮挡了他们的视线,而此时我杀死“狼心狗肺”其实只需要一个很小很小的动作。 我的手臂上的肌肉开始用力了。 “大门封死了,另外一条路就在……就在……”“狼心狗肺”昏迷着,嘴巴里喃喃地自语着。 他可能不知道,就是他在昏迷中无意识的自语,救了他的命。 因为这给了我一个不杀他的理由,而人有时候不再逼自己做什么事,只需要一个理由。 于是我决定放过他,也等于是在我的棺材板上钉上了一个钉子。 在我的手臂放开刀柄的一刹那,“疯狗”走上前,把我一把推开,他仔细看了看“狼心狗肺”的伤势,迅速把上衣脱掉,捂住“狼心狗肺”伤口的四周,然后就拔匕首。 动作很利落,很果决,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伴随着“狼心狗肺”的一阵惨叫,鲜血喷射了出来。不过看样子还不算致命,“疯狗”马上用衣服为绷带,死死地把他伤口捂住,然后在他背后把衣服打了个结,然后继续发力按压他的伤口。 “狼心狗肺”大叫:“肋骨折了,老大肋骨折了。”“疯狗”理都不理,到后面索性腾出一只手把“狼心狗肺”的嘴巴给捂住。 残暴的挤压还真有效果,血竟然奇迹般地止住了。 “疯狗”松了口气,然后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在那一刹那,他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知道我刚才对“狼心狗肺”动过杀机? 但我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冷冷地和他四目相对。 “极光,你扶着他,咱们得抓紧和其他弟兄汇合,一起出去。”“疯狗”说道。 小雨答应一声,过来就把“狼心狗肺”给架起来。 “狼心狗肺”哈哈一笑,说道:“完了,极光一背我,我全身血流速度加快,伤口又要裂开。你身上好香啊,别人的汗都是臭的,怎么就你的那么香?你以后每天洗澡前让我舔一下全身好么?” 小雨怒道:“你去死!” “狼心狗肺”“嘿”了一声,继续说:“老大,看样子原路返回不成了,来的那个大洞口刚才被炸得塌掉了。只能走另外一条出路。” “疯狗”一愣,问道:“还有另外一条出路?在哪里?” “狼心狗肺”“嗯”了一声,伸出右手对着一堆整齐码放的、里面装满了罐头的柳条箱一指,说道:“就在这后面。”他右手缩回去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在小雨的胸前蹭了一下。小雨瞪了他一眼。我在旁边却恶狠狠地盯着他。“狼心狗肺”也看着我,目光很凶狠。 难道刚才我要杀他,他其实是察觉的? 我还在愣神,“疯狗”拍拍我的肩膀,我会意,和他一道把柳条箱搬开,露出一个黑洞来。 这洞的直径最多也就到我大腿根这里,完全就是个比较宽敞的狗洞。 “疯狗”对我说道:“血刃,你先进去?” 我脑子一转,揣测着“血刃”可能的反应回答道:“行啊,十几年不在了,看样子你比我混得好,我得听你的了。”然后低声骂了声娘,开始往狗洞里钻。 “疯狗”紧跟在我后面。 在这条洞道里爬,非常地难受。我不得不手拿着手电筒照明,照清楚前面的道路。这样一来只能有一只手撑地,因此我不得不经常换着手拿电筒。 就这样爬了几分钟,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问道:“狼星,怎么回事?这里腥味儿那么重?好像还有蜕下来的蟒蛇皮?再爬下去,我们会不会爬到蛇窝里去?” 后面传来“狼心狗肺”的咕哝声,好像是在回答我的问题,但我听不大清。很快,小雨说道:“这片洞穴互相通着的,其中有几条洞道就通到刚才那个蛇窝里。待会儿碰到岔道口了跟他说一下,他知道怎么走可以距离蛇窝越来越远,距离出去的口子越来越近。” 我一听这话目瞪口呆,“狼心狗肺”还真是狼心狗肺,就这样让我们进来了,万一里面还有蟒蛇怎么办? “疯狗”见我不动,说道:“继续往前吧,事到如今,也只能冒点风险了。” 我冷冰冰地说道:“好~~反正真的碰上蟒蛇,先倒霉的是我。” “疯狗”说道:“也不一定,蟒蛇也可能从后面出来。” “那先死的也是狼星和小雨,你也不用怕。” “狼星死了我还能活得了吗?你想那么多干吗!说那么多干吗!走!”“疯狗”的语气凶狠起来,我只能闭嘴,继续往前爬动。 不久,前面就出现了岔道,我回头问了一下“狼心狗肺”,根据小雨传递的回答,往左边那条岔道进去。又爬了一会儿,小雨说“狼心狗肺”让我注意一下头顶,我推了推,果然推开了一块石头,露出一个洞口,爬出去是一条略微宽敞一点的洞道,然后根据“狼心狗肺”的指示往回爬动。 就这样爬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我发现空气中弥漫的蛇腥味儿逐渐淡了,蛇皮之类的恶心东西也基本不见。看样子“狼心狗肺”还是有靠谱的地方,目前指示的道路基本正确。 不过我总觉得很慌,这里除了潮湿、闷热,还非常地黑暗,手电筒能够照射到的地方其实就是眼前地面上很小的一块,其余的地方都被笼罩在浓稠而莫测的黑暗之中。 即便没有幽闭恐惧症,我也觉得在这里呆长了我也是要发疯的。 而且我总觉得脊背上有点发凉,总觉得在手电筒照射不到的地方,会有些比较可怕的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