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54章、蛇窟

第54章、蛇窟

3148 2018-01-01 18:08:00
这里比刚才的走廊里,或者说洞道里光线更加幽暗,因为这里的空间实在太大,同样强度的灯光,在这里都被更加广阔而浓稠的黑暗给稀释了。 不过,即便在如此浓稠的黑暗里,我还是看到,四周陡峭的石壁上,有许多不寻常的东西。 那是一圈螺旋上升的石梯,或者说栈道,就好像炮膛里的膛线一样出现在那里。从底部一直通向上方,消失在浓稠的黑暗里,让人非常好奇:这条栈道的尽头到底会是什么。 此外,石壁上还有许多的孔洞,有的黑漆漆地敞开在那里,也有的上面安装了铁栅栏门,或者铁门。铁栅栏门后,能够看到一个个人影如同幽灵一样在那里时隐时现。 我被那两个狱卒拖到其中一扇铁门前,其中一个狱卒去打开铁门。在他开门的同时,另外一个狱卒对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而且下手很黑,我觉得鼻子里开始流出浓稠的血液了。 不久,铁门被打开,这两个家伙恶狠狠地就把我推了进去,然后“哐当”一声,铁门被关上了。 我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这一次是彻底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不过我就觉得这间房间里似乎格外地阴冷,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气,这种臭气通牢房里的屎尿臭气不同,是一种腥臭和腐臭所混合而成的,更加凛冽的臭味,刺激性很强,提神醒脑。 我在黑暗中开始四下摸索,想先寻找到墙壁靠着。 然后,我就听到一阵阵非常诡异而恐怖的“丝丝”声。 这里面有活物! 难道是蛇?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激灵,动都不敢动。过了一会儿,那“丝丝”的声音听不见了,我觉得老是不尴不尬地呆在原地也不是事情,于是缓缓地爬着,向原先进来时铁门的方向靠近。 忽然间,我就觉得手上摸到了一根长条形的东西,质地有些像石头。我还在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忽然间眼前一亮,一阵强烈的灯光从头顶照射下来,在让我一阵眩晕的同时,也让我看清楚了手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根白骨,一根人的大腿骨。就在这根骨头的旁边,还能看到其他骨头——手臂骨、肋骨、头骨,组成了一副完整的人类骨骸。 让我不寒而栗的是,这副人类骨骸的头骨上,也戴着那种“地狱犬”面具。 这厮活着的时候,就是这里的囚徒。 我自然是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把手边的骨头给推开。随即,当我还想看看骨骸周围的情况时,强烈的灯光熄灭了,四周又是一片漆黑。 在静谧的空间里,我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砰”地跳成了一个儿。我连滚带爬到了铁门边,却再度听见那阵“丝丝”的声音。我猛地想起,有一种毒蛇似乎是靠猎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热红外特征来辨别猎物所处位置的。 此时我心里面除了恐惧,还升腾起一种愤怒:那两个狱卒实在可恶,要杀就杀,放在这里玩升级版的斗兽场,有意思吗?此时我甚至可以想象,这两个家伙躲在某个小黑屋里,盯着屏幕上显示的热成像画面,看着食人蛇逐渐接近我时,所爆发出兴奋的狂笑声。 我迅速蹿过去,拿起刚才摸到的那根白骨,想用来做自卫的武器——尽管我知道这几乎肯定是徒劳的,但也没有其他办法。 “丝丝”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我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猛然间,“丝丝”声消失了,听不到了。难道这条蛇嫌我太瘦,对我不感兴趣,走开了? 我还在疑惑,猛地里灯光再度大亮,我立刻看到一个三角形的头颅就在我的眼前,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看,还有那条鲜红的信子,几乎就要戳到我的鼻梁了。 这是一条大概有两米多长的、有我大腿粗细的巨蟒! 此时,我与巨蟒只见的距离极近,我甚至能够在巨蟒的两个瞳孔里看到我自己的样子。 而巨蟒此时的双眼里,也露出极为兴奋的光芒,它立刻就一探头,直接要咬我的头。 也就在它探头的那一刹那,灯光熄灭。 算你们狠,真会玩! 我自然是被吓得不轻,拼命地躲开,然后连滚带爬地向旁边狂奔。可是跑了没两步,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立刻摔倒。很快,绊我的东西缠住了我的双腿,然后又开始缠我的腰和整个身体。我能感觉到这条蟒蛇坚硬的肌肉在收缩,而我的身体就好像被装进石磨里一样,在残暴的压力下每块骨头都在发出“嘎吱吱”的声响。 不会吧?我不会就这样被秒掉,最终成为一堆大粪吧? 绝望之中,我想出了最后的一招,我把手上的骨头用力地往地上敲,发疯一样地敲。终于,骨头“咔”的一声断裂开来了,然后我就用手上骨头的断口猛刺蟒蛇的身体。我能感觉到,我每刺一下,蟒蛇的肌肉都会颤抖一下,收缩的力度似乎有些许的减弱。 于是,我更加疯狂地开始刺,蟒蛇身上的血喷射出来,喷在了我的脸上,喷进了我的嘴里,血腥气让我更加兴奋,更加狂暴。而且这些蛇血流进了我空荡荡的胃里,让我顿时有些满足感,身上的力气也迅速恢复。 蟒蛇忽然间松开了我,我连忙连滚带爬想要逃开,哪知猛地箭头一痛,被蟒蛇咬住肩膀,这蟒蛇随即一扬头,居然就此把我整个人抛了起来。 我撞在坚硬的墙壁上然后落地,全身如同散了架一样,脑子里嗡嗡乱叫。右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那根骨头也不知道到了哪儿去。 也就在这时,“丝丝”声中,那条蟒蛇重新欺了过来。 此时的我心底一片冰凉:毕竟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上的搏斗:先不论力度,我在这里两眼一抹黑,这蟒蛇却能够感受到我的热源,就冲这一点,这架就没得打。 今天是必然要死在这里了。 不过束手待毙不是我的画风,即便最后被你吃掉,也得消耗你点儿卡路里。 想到这里,我奋力起身,向旁边跑了两步,终于再次碰到了洞壁,我在黑暗中开始摸索,摸索洞壁上有没有可以攀爬的凸起。 可是这洞壁光滑异常,我摸索了半天,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用来攀爬的凭借。而背后的“丝丝”声越来越近,我似乎能感受到蟒蛇嘴巴里的腥臭气息已经喷到了我的后脖颈这里。 我的整条脊椎都一阵发凉,连忙往旁边摸索,终于在洞壁上摸到一个缝隙,毫不犹豫地用力把身体拔离地面,然后向上继续摸索,又发现一条横着的凸起,又向上爬了一步,就这样我三下两下就在洞壁上爬了大概有两、三米的距离。 我知道这远远不够,因为蟒蛇的攀爬能力肯定要比我强太多,但事到如今,除了拼命爬,我也没有其他办法。 又爬了几下,身后的“丝丝”声忽然消失了,难道这条蟒蛇不能爬高,走开了?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可是事到如今,靠理智是活不下去的。我只能当我的攀爬技术有效,继续往上爬。 爬着爬着,我开始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我发现我用来攀爬的岩石凸起和缝隙似乎并不是天然的,比较光滑,很像是人工凿刻出来的。我一只手挂着一条缝隙,另一只手探出去试了试,发现这条缝隙应该是一大片缝隙的一部分,而这一片缝隙构成了一个个三角形叠加的图案,缝隙之间的洞壁也呈光滑的弧度。 结合那条蟒蛇我一琢磨,顿时心里面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面洞壁上雕刻着一条巨蟒? 这个结论让我骇异异常,这样看来,这个洞穴是用来养蟒蛇的,养蟒蛇的人可能是把蟒蛇作为一种神祗来崇拜,所以还会用活人或者牲畜来祭奠。 那两个狱卒兴许就是这个神秘而邪恶的种族的成员? 我还在发呆,猛然间灯光再度一亮,这一下我几乎没直接跌下去。 我在黑暗中猜得丝毫没错:我现在所在的洞壁上,雕刻着一条巨型的蟒蛇,而且这条蟒蛇的“牙齿”非常长,一直挂到我头的旁边。 而刚才那条追击我的蟒蛇,此刻正盘在那颗巨型石牙上,头部倒挂下来,正饶有兴致地盯着我看,一双血红色的蛇眼里似乎露出嘲弄的目光。 “跑啊!你接着跑啊!” 跑我当然是要跑的。 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我双手扒着蟒蛇浮雕身上蟒鳞的纹路,向另一边移动。我感觉自己的移动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根本不够,那条蟒蛇身体一扭,尾巴一摆,就从石雕的蛇牙上卷了过来,露出白森森的蛇牙,作出了攻击姿态。 随即就是“丝”的一声,三角形的蛇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探了过来,直接从背后咬向我的脖子。 我无奈之下只能松开双手,整个人从三、四米高的半空中沿着石壁滑落下来,背脊重重摔在地上,剧痛难忍。 但那条蟒蛇根本就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它以最快的速度折向,重新朝我这里扑了过来。此时的我痛得四肢都不听使唤起来,眼见蟒蛇的头颅探到眼面前,口腔里腥臭的气息喷到我的面部,白森森的蛇牙如同明晃晃的匕首一样刺向我的咽喉,我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象征性地朝后退了几厘米,把死亡延后那么几秒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