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二):鲍正国

楔子(二):鲍正国

3190 2017-10-23 20:12:00
可是只睡了一会儿,巴颂就醒了。 此时的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巴颂四下一看,只见除了帕依侬和宋慕缇查还在那里小声聊天,其余人全都东倒西歪地睡着,唯独不见了砂楚。 “砂楚呢?”巴颂问道。 “说是方便去了。”帕依侬答道。 “嗯。去了多长时间?” “大概……半小时?” 巴颂这一问,帕依侬和宋慕缇查这才注意到,砂楚这次方便的时间好像有点久了,他俩看向巴颂,说道:“我们去找找他。” 巴颂皱着眉头看看表,距离预定出发的时间还有大概半个小时。他说道:“他往哪儿去的?我去找,你们抓紧时间睡会儿,半小时后让所有人起来继续赶路。” 帕依侬和宋慕缇查点点头,他俩知道,自己这位连长什么事都喜欢亲力亲为,劝都劝不住,于是他们给巴颂指了个方向,巴颂拎着M-16就走了过去。 地上由落叶和烂泥构成的腐殖层非常地厚,巴颂一边细心观察周围的动静,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还得小心腐殖层下有没有被大量落叶所遮蔽的深坑。他口里小声呼唤着:“砂楚!砂楚!赶紧归队。” 猛然间,恶风袭来,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天而降,直向巴颂的头顶砸来。 巴颂大吃一惊,连忙往旁边一躲,那东西重重落在巴颂的身前,砸进腐殖层里,发出沉闷的一声。 是一具尸体,从身形上判断,应该是砂楚。 之所以说“从身形上判断”,是因为这具尸体,已经没有了头颅。断裂的脖腔这里还在汩汩地冒着血,白色的喉管还在抽动。 巴颂大吃一惊,大喝道:“谁!” “嘿嘿嘿,那个叫宗拉维蒙的人的血都不能劝你们回头,现在砂楚的尸体呢?” 一个阴森的声音用蹩脚的泰文说道。 巴颂循声抬头一看,只见正前方的一颗树上,站着个人——瘦小枯干,穿在身上的迷彩服像袍子挂在衣架上一样。 晨曦的照耀下,这人的容貌表情显得非常地诡异,但面部轮廓还是比较清晰的。是鲍正国! 巴颂脑子里“嗡”的一声,知道自己中计了——鲍正国不知道怎地,发现了间谍安放在自己身上的定位装置,然后把它放在某个地方,吸引追击的泰国特种部队,他自己则领着人悄悄返回过来偷袭。 与此同时,巴颂听到背后有脚踩腐殖层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被前后包夹了,连忙着地一滚,躲到一棵树后,手上的M-16向后面有人袭来的方向扫射。 “突突突”的声音中,背后那两个人也立刻找地方躲了起来,并且开枪向巴颂射击。他们这两个人用的是AK-47,声音格外高亢,一时间整片林子似乎都在颤抖。 巴颂原本以为鲍正国会从背后过来夹击他,其实没有。巴颂抽空往身后一看,却不见了鲍正国的身影。 这家伙去了哪里? 巴颂忽然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性——不,但愿这不是真的! 只可惜怕什么来什么,很快,他手下特种兵们露营的地方传来了枪声,还夹杂着惨叫——鲍正国领着人直接去偷袭巴颂手下的兵了。 而巴颂自己,则被牢牢地拖在这里,无法去指挥他的特战连与敌人作战。 巴颂很抓狂,巴颂很后悔。可是事到如今,巴颂知道所有的情绪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自己只有沉下心来,与对面那两个家伙作战,消灭掉他们,才能回到自己的队伍身边。 他很快发现这两个人的特异之处:他们的体型都很魁梧,而且全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除了迷彩服,连脸上都戴了面具。这种面具是黑色的,似乎是皮革制品,左下角都有一个图案,图案究竟是什么一时间却看不清楚。 最让巴颂悲愤的,是这两个家伙的腰上各自挂着一颗人头,一颗是砂楚的,一颗是宗拉维蒙的。 佤邦联军好像从来没有戴面具,猎人头的习俗嘛?这两个家伙哪儿来的?莫非是鲍正国请来的雇佣兵?缅北雇佣兵的名气,可是非常响亮的。 而且,巴颂很快就发现,面前这两个家伙的战斗力非常彪悍,战场经验极端丰富。好几次他试图绕到他们身后打,这两个家伙立刻用凶猛的火力精确地封住他的去路。而且这两人互相间所保持的距离也极为合适,比较容易形成交叉火力,给巴颂闪转腾挪的空间很小。 佤邦联军这样的民兵组织里,很少有这样优秀的战斗人员吧? 巴颂意识到今天自己的麻烦很大,而且大约半个小时以后,他变得越来越着急,因为他发现,另一边的枪声在逐渐减弱——那里的战斗似乎接近尾声了。 情急之下,巴颂终于想出个办法。他把M-16的子弹匣取下,然后扣动扳机。 “咔咔咔”强制撞针撞空的声音响了起来,停顿了一会儿,他再度扣动扳机,让M-16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然后巴颂就躲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果然,那两个人觉得巴颂应该是子弹打光了,从原先的隐蔽位出来,一左一右,向巴颂这里靠近。 巴颂屏息凝神,缓缓地,尽量不发出声响地把一个新的、压满了子弹的弹匣插进了弹匣槽,一边仔细倾听,通过脚步声来估计这两个家伙的方位。 三十米、十米…… 嗯!差不多了! 猛地里,巴颂一跃而出,以最快的速度对准左边那个家伙就是一个点射。子弹射出后,他毫不停顿,调转枪口对准另一个射出了子弹。 两阵“突突突”的枪声响过之后,那两个家伙倒了下去。 极度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巴颂走过去,他摘下了其中一个人的面罩,想看看对方的真面目。 这张脸很熟悉,但巴颂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看到过的。他走到另一个人的身边,把他的面罩也摘了下来。 当这张脸进入巴颂的眼帘时,巴颂不由得一愣,他又看了看第一个人的脸,浑身一阵战栗。 这……这……绝对不可能,大白天的,这是活见鬼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鲍正国是巫师,能够召唤幽灵部队吗?可是……可是这两个家伙手上的AK-47是货真价实的,幽灵部队哪里会需要这样的武器? 巴颂呆呆地蹲在那里,愣了足足有3秒钟。 他觉得自己在做梦,这一定是个梦,一个终究会醒来的梦。 可是,脸上刚才被树枝刮破的皮肤所传来的痛觉,让他意识到这并不是梦。 这一切是真实的,这两具尸体是实实在在被他打死的两个人。 那么,他一定要把这两具尸体烧掉,不能留在这里,绝对不能! 就在巴颂有些魂不守舍之际,他就感觉自己的后脑勺猛地被一样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 是枪口。 巴颂还想反抗,但他迅速意识到,反抗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放亮,毒辣的阳光穿透密林树冠见的缝隙,斑驳地洒在周围所有的地方。 无数戴着黑色皮革面具、手拿AK-47,肩上斜挂着子弹带的人出现在四周,他们的枪口无一例外,都对着巴颂。 而他们的腰间,无一例外都挂着人头,多者四、五颗,少者一、两颗,大部分脖颈断裂处还在流血。 巴颂认得这些人头的相貌,都是自己的战友。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休息睡觉,聊天说笑,准备出发去追击敌人。 现在,他们都成了冤魂,他们的头颅成为了敌人的战利品。 “起来,泰国佬!跟我们走,今天让你长长见识,开开眼界!” 鲍正国把AK-47横跨在脑后的肩膀上,缓缓走过来,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巴颂说道——他也是巴颂的敌人中,唯一一个不戴黑色面罩的。 巴颂知道,自己只能照办。 特战连并非全军覆没。除了巴颂,还有班长宋慕缇查,和另一个叫皖塔克琳的士兵活着。 三个人被鲍正国的手下脱光了上半身的衣服,被至少三把AK-47的枪口指着,挟持着前进。 被一群“黑面罩”包围着,巴颂感到极度地不自在,而作为俘虏的屈辱,也让他随时在寻找与这群人同归于尽的机会。 想起先前那两个被他打死的面罩人的容貌,巴颂下定了决心,如果这次能够活着回到第三军区,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好好地向上级汇报,并且提请上级调动大部队,搜索这一整片地区,把这些“面罩人”全部搜索出来,杀个精光,然后尸体全部焚烧成灰烬,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 这些人——或者说,这些“魔鬼”,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 他们逆着一条河流流淌的方向前进,一路上这些面罩人几乎不进行任何口头上的交流。吃饭时,他们也只是使用军用匕首撬开罐头一类的东西,然后把面罩掀开一个角落,把食物送到嘴巴里。 宋慕缇查几次想和这些“黑面罩”攀谈,但对方根本不理他。或许这群人中,除了鲍正国都不懂泰文。 就这样,行进了一天一夜,河流的水流量越来越大,流水声也越来越响。到了第三天的下午,巴颂先是听到巨大的水流声,随即,在转过两棵巨大的树木后,一座落差至少20米,宽度也有十来米的瀑布,出现在巴颂跟前。 这瀑布就好像一条怒龙一样,从半空中倾斜而下,直钻入下面的河底,所激荡起的气流连巴颂这边都能感受得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