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12章、三条恶狼

第12章、三条恶狼

3150 2017-11-13 19:01:00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当初“骚猴子”在上海教我的本事原来是这么有用。我跃起时,身子是反着出窗户的,也就是双脚先出去,然后是身体和头。这样一来,我的两只手正好可以搭在窗台的边缘,避免直接摔下去。 那两条黑大汉立刻从窗户探出头来,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显然也没有料到我会采取这种方式逃跑。但二人一低头,马上就看到了我,眼睛里凶光毕露,其中一个一刀就劈向我搭在窗台上的手指。 我的反应也是奇快(性命交关的当口,不快也是不行了),双臂一用力,嘴巴里闷哼了一声,双手放开窗台,整个身子飞纵了出去。我看准的目标,是旁边阳台上的扶手栏杆,距离窗户大概有1米来远。 很快,我右手抓住了扶手栏杆,尽管右臂被体重撕扯得几乎断裂,但左手立刻跟上,两只手稳稳地抓住。 两条黑大汉见状,立刻都把脑袋从窗户外缩了回去。我知道他们是要从室内来到阳台这里来对付我,立刻再度一跃,抓住了旁边的一根水管,三下五除二爬到了地面。 我从外面往别墅一层的里面观看,尽管时近黄昏,光线十分昏暗,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是马西莫和彼得·唐,而那个山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此时的我完全就是心胆俱裂,发疯般扭头就跑。 此时天已经几乎完全黑了,街道上也几乎无人。我如同没头苍蝇一样跑了大概有两个街区,才看到一个老头迎面走来,我连忙冲上去拉住他,用英语问道:“警察局在哪儿(Where is the policestation)?”那老头一脸懵逼,看样子根本就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 这时,街角处忽然如同幽灵般闪出一个年轻人。他听我说的话,立刻用英语大声说道:“我知道警察局在哪儿,跟我来!” 我如同听到救星在呼唤一般就冲了过去,连声说:“Thank you!”还从口袋里掏出许多零钱塞给他。 那年轻人笑嘻嘻接过我给他的小费,大踏步朝前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一边紧张地回头看那两条黑大汉有没有跟来,连着过了三个街区,好像都没看到他们,我天真地猜想:大概是距离警察局越来越近了,他们不敢再跟来。 可是怎么总感觉四周的环境越来越偏僻了呢?苏瓦在国内的话顶多也就算是个乡下小镇,但成片的建筑物和建筑物里的灯火总能透着些许人气,夜晚还能听到附近旅游者在一起派对狂欢的声音。 可是我跟着那个年轻人走路,却发现四周人越来越少,建筑物也越来越破败,连路灯也渐渐地没有了。 难道这里的警察局建在郊区? 我心里面不由得有些发毛。 恰在这时,另一件更让我心里面发毛的事情发生了。 首先是脚步声,在静谧的夜里,在逐渐空旷的地点,逐渐清晰起来。 很快,伴随着脚步声,两条黑影从后面跟了上来。 很快,黑影的手上开始闪烁起寒光——利刃的寒光。 脚步声逐渐紧凑、绵密——那两个杀手冲上来了。 我心脏“砰砰”狂跳,立刻往前,想去拍那个青年人的肩膀,问问他:“警察局到底还有多远,我在这里喊救命警察能听见吗?” 可是,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那个人的腰间。 硬硬的,从轮廓上来感觉,好像是一把刀。 青年人回头了,黑夜里他露出雪白的牙齿微笑起来,就好像死神在嘲笑眷恋人世的将死者。 他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刀,和后面那两位的手上一模一样的长刀,直接朝我的脑袋劈了下来。 我向右一躲,这一刀从我的右肩膀这里掠了过去。然后我扭头就跑。 但局势是绝望的,此时后面两位也已经接近。三名刀手呈一个品字形,将我牢牢包围在中央。三双眼睛死死盯在我的身上,根本不打算给我任何机会。 他们渐渐地缩小包围圈,就好像协作猎杀绵羊的三条恶狼。 我想要反抗,至少死得壮烈一点,但手无寸铁的我还是意识到,我很可能会像一条狗一样横尸在这遥远异域的街道上。 这三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骚猴子”这群人?“骚猴子”说那个“小二黑”是比利干人,这三位也是吗?比利干人不是被“地狱犬”组织屠灭了么?那这些人怎么会找“骚猴子”的麻烦,还连累我丢了性命?难道“骚猴子”也是“地狱犬”组织的人? 我脑袋里充满了问号,但很可惜,我应该是没机会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 三个刀手用一种极度仇恨的目光盯着我,步步紧逼。忽然间,有一个人“啊”地大喊了一声,随即,三把明晃晃的长刀就冲着我的身体剁了下来。 也就在这时,一阵嚣张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还没完全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中,一个刀手的身体就被抛上了半空,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头朝下掉在地上,“砰”的一声闷响中,不再动弹。 “快上车!”一个熟悉的声音厉声叫道。 是“骚猴子”! 他那辆“牧马人”此时就停在我身边,车头已经染上了血迹。 我连车门都没拉开,一跃而起,直接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剩下的两名刀手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两把大刀冲着驾驶座上“骚猴子”的脑袋就劈了下来。 “骚猴子”也不和他们废话,猛踩油门,“牧马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蹿了出去,他自己也躲过了致命的刀锋。两把刀劈在车身上,发出“当、当”的两声。 两名刀手见一击不中,同时跃起,朝着“牧马人”扑来。其中一个扑空,另一个用手上的长刀,戳进了“牧马人”车后的备用轮胎里,整个人也随之被带了起来。这家伙身体素质也着实惊人,单手用力,左手也扒住了车胎,然后两条胳膊同时发力,整个人爬上了汽车。 “你会开车吗?”“骚猴子”冷冷地问道。 “不……不会……” “那你去解决掉他!”“骚猴子”说道。 我? 看着车后那个凶神恶煞般的刀手,和他手上明晃晃的大刀,我本能地有些发憷。“快去干他!要不然咱俩都得被他干死!”“骚猴子”猛地厉声大喝道。 我看到平素一贯喜欢装逼的他此刻双眼圆,脖子里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也意识到现在除了硬着头皮和对手搏命,已经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于是,我咬咬牙,从副驾驶座上站起,向着那个刀手走过去。 那两只恶狼一样的眼睛,让我在气势上就输了一筹。 他猛地一刀劈来,车上空间狭小,双脚也不比踩在平地那般灵便。我情急之下用两只手一托他腕子,不让他这刀劈下来。这厮还真就奈何不得我,刀就这样被架在半空中无法劈落。 随即,这厮猛地伸出左手,一把卡住了我的喉咙。这一下我只觉得呼吸不畅,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开始委顿。 “他妈的废物啊,怎么能让他锁喉!上撩阴腿!”“骚猴子”从反光镜里看到这一切,着急地大叫。 可是此时我的双脚都站在后排座椅上,根本就撩不起来。 “骚猴子”还在大叫,但我已经有些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了。一方面是“牧马人”发动机的声音实在太响,另一方面,是我被锁喉后大脑供血量受到影响,眼睛和耳朵都有些不好使了。 而且,我的双手也渐渐无力,那柄长刀逐渐向我的脑袋缓缓地劈落。我已经能够看到这柄刀的许多细节,包括银白色刀身上一种非常奇特的花纹——许多双臂打开,仰天长叹的人形,横着堆叠在刀身上。 眼看刀刃距离我的鼻尖只有几毫米的距离,猛然间,“牧马人”来了个急转弯。 惯性的作用把我和那个刀手同时从车上甩了出去。 我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前的景象也摇晃模糊起来。对于死亡和伤残的恐惧,让我一次次努力试图爬起来,可一次次又跌倒在地。 就在我神志都有些迷糊之际,忽然听到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和一声惨叫。很快,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我的胳膊。 “嘿!嘿!怎么样?会死吗?会不会?” “骚猴子”一边说,一边把我重新拖进了“牧马人”。此时的我才略微恢复了点神志,却看到那个刚才与我在车上搏斗的刀手,已经被碾毙在“牧马人”的车轮下。 “骚猴子”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时地扭头看我。我逐渐彻底清醒过来,仔细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当即火撞顶梁,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刚才为什么急转弯?老子差一点死掉,差一点!” “骚猴子”“嘿嘿”一笑:“你现在不是活下来了吗?刚才我不那么做,咱俩都是百分之百的死亡概率,我搏一下,至少有三成胜算。至少我活下来的几率超过60%。你摸着良心说,你是我的话,想到这个主意会装圣贤不做?那种圣贤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早就灭绝了!” 我一时竟无言以对,睁大眼睛看着“骚猴子”,心里面不由得涌起一股寒意。这人不但能“爬”会“骚”,行事风格也是果断冷酷,的确是个厉害角色。坦率说此时的我已经有些怕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