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61章、红色的腐液

第61章、红色的腐液

3056 2018-01-21 11:01:01
我干笑了两声,说道:“十几年被关在那么狭小的一个鬼地方,怎么说话都有点忘了,几乎是个废人。你加入’地狱犬’有几年了?怎么加入的?” 小雨说道:“有3年左右吧。我是被拐卖到’地狱犬’的。” 我“哦?”了一声,等她继续说。 小雨说道:“我出生在绍兴,22岁大学毕业时,我一个人去欧洲旅行,作为毕业留念。在巴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半夜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我的信息有问题,必须马上去前台核实,否则天一亮警察就会来抓我。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这家酒店的声誉一直不错,应该会对客人的安全负责,就下到了一楼大厅。结果发现前台一个活人没有,大厅里的灯光也只开了一半。三个中东人就坐在大厅沙发上,一看到我,立刻扑上来,不由分说,捂着我的嘴巴不让我发声音,就把我拖到酒店门口的一辆面包车里,就塞了进去……” 我静静地听着,心里头暗惊。前两年媒体曾经炒作过一个中国留美女博士失踪的案件,后来发现这个女博士被拐卖在当地做了性奴。她落入人贩子魔爪的情节,与小雨如今所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不,不会的,她看上去还那么纯,怎么可能? 但我的心里面还是打起了鼓。 小雨说道:“那时候,我也听说过女孩子孤身在外被拐卖的事情,没想到会轮到自己头上。我以为自己要被卖掉做性奴,说不定那几个绑架的人还会对我做些什么。不过,他们对我还算客气,就是不让我行动,给我套上头套,然后塞进一个集装箱里,装上一艘船运到了泰国……在船上我就听到有其他的集装箱里的人的声音,有男有女,有的在哭,有的在骂。到了泰国后,我们就一路被驱赶到了’地狱犬’的总部,我就这样加入了’地狱犬’。这过程么……反正我’地狱犬’里的每个人,都是地狱里的一条狗。你应该都知道的。” 我知道个屁啊。 不过随即我就想起了小雨在上海住处所留下的电脑里的几段视频,问道:“嘿,能活下来就不易。没想过逃跑么?” 小雨“嘿”了一声,说道:“怎么跑?这都是命。后来我也明白了,我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地狱犬’的人。我的父母,其实都他妈是……”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下来,似乎有些哽咽。 小雨的口中忽然飙出了脏话,这让我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过了片刻,小雨忽然问道:“血刃你呢?你是怎么加入’地狱犬’的?你第一次执行任务是在哪里?你杀的第一个人是谁?” 这一连串问题差点没把我问晕过去——谁来告诉我这些信息…… 就在这时,头顶上忽然传来了“疯狗”的声音。 “这里有扇门能出去的,你们赶紧爬上来!” 我心头一喜,说道:“狼星我来背,你自己先上去。” 黑暗中,小雨淡淡地“嗯”了一声,打开自己的手电筒叼在了嘴巴里,就打算往上攀爬。 就在这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耳朵里怎么尽是“哗哗哗”的声音?
借着小雨手电筒的灯光我仔细一看,心里面不由得“咯噔”一下。 那些镶嵌在墙壁上的骷髅头发生了变化,它们的孔洞里流出的液体不再是淡黄色的了,而是粉红色。 而且色泽不断地在变浓,“产量”也在增加。先前的“产量”和地面上的排出量基本相等,所及积液没过脚面,也不会积累得更多。 可是现在,地面上的积液正在迅速增加,很快就要没过脚踝了。 一直昏迷不醒的“狼心狗肺”忽然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声。小雨连忙把手电筒对准了他,发现他的双手泡在了高涨的积液里,已经变得血红。 这腐蚀性是在增强啊。 妈蛋“疯狗”不知道在上面触动了什么机关,引发了这些变化。我连忙抬头大喊:“疯狗,你在上头干什么了?我们要完!” 一束手电光从上面射了下来,隔了好几秒钟,“疯狗”才在上面沉声说道:“你们快点上来吧,要不然估计真要完!” 当下我立刻背上了“狼心狗肺”开始攀爬。小雨则爬在我上头,她手电筒的光芒和“疯狗”手电筒射下来的光让我不至于像无头苍蝇那样不知所措。 但实在是太难了,双手抓住那些骷髅头,骷髅头里流出的液体不可避免地沾染到手掌上、胳膊上,这些部位的皮肤顿时红肿剧痛起来,就好像摸到了烙铁一样,加上背上多了个大男人,爬了没几下我就觉得扛不住了。++ “极光,快去帮他!” 小雨在上面答应一声。她本来已经爬得接近石室的顶部,手电筒都能够照射到“疯狗”的身影,此时却反身下来接应过。 我心中暗骂:你让小雨来帮我,那你自己呢?你还是不是男人?当下咬着牙说道:“你们别管,我能行!” 小雨根本不理我这话,爬下来伸出也已经被灼得通红的手,在我腋下狠命一托。我顿时就感觉省力不少,“蹭蹭蹭”往上爬了好几步。 可是随即,我就感到右脚一凉,然后是一阵非常猛烈的刺痛,低头一看,却见墙壁上渗出的液体已经将整间石室浸没了一半多,我的右脚也被浸没。而且,我发现这种液体的颜色比刚才更加深了,感觉脚下就是一池子鲜血。 不过刚才那种浓烈的酸臭气此时好像闻不到了,不过应该不是气味本身真的消失,而是在臭气熏天的环境里呆久了,鼻子已经麻木。 反正这般情景让我虎躯一震,随即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爬,一时间连全身的刺痒都忘记了。 此时我也看清了,“疯狗”就在石室顶端靠近石壁的拐角处这里,那里的天花板上有个黑黢黢的洞,“疯狗”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了。不过这洞上似乎有一扇挺沉的石门,用类似铰链(也就是家里大门上经常用的那种合页)与天花板连成一体,所以他要用一只手顶着,另一只手撑在这个洞穴的另一边,看样子也挺吃力。 不过看到出路,我顿时精神一震,在小雨的帮助下爬得更欢。 眼看就要接近洞顶“疯狗”所在的位置,忽然间“疯狗”大叫一声,随即只听“哐”的一声巨响,那扇被他顶着的石门终于被掀到了另一边。随即,他整个人就蹿了出去,然后头又从那个空间里探了出来,用手电筒帮我们照亮前面的路。 就在我感觉马上就能逃出生天的时候,猛然间“水龙头”被打开到最大限度。 没错,那些分泌出腐蚀液的骷髅头,刚才还是“夜如泉涌”,此刻完全就是“喷薄而出”,我头顶上的“水龙头”突然间爆发,兜头淋了我一脸一身。我猝不及防之下眼睛里也淋到许多,顿时觉得双眼刺痛,几乎不能睁开——更要命的连用手擦一下都做不到。 跑步时汗水流进眼睛里都能让你觉得痛苦不堪,何况现在是腐蚀液进入眼睛? 在那一刹那,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瞎了,几乎要抓狂,不顾一切地松手去揉眼睛。但理智告诉我如果这么做了,那就是死路一条,我身体里的软组织会被这些红色的腐蚀液逐渐消解,若干年后有其他人抵达这里,看到白骨里会多我这么一副。 咬着牙继续爬吧! 于是,在顿了一顿之后,我还是闭着眼睛,任腐蚀液的洪流冲击在身上,继续往上爬,好在爬了几下后,我就觉得一只非常有力的手捏住了我的右胳膊,把我往上一拖。我就这样被拖出了那个石室,拖入了那个黑黢黢的黑洞。 最后帮了我一把的,自然是“疯狗”。我把“狼心狗肺”放在地上,然后先把双手在地上猛蹭,把那些恶心而恐怖的腐蚀液蹭掉,然后揉了揉眼睛,终于能够睁开眼睛后,我立刻趴在地上张口干呕、大咳起来。 刚才腐蚀液也有不少进入了嘴巴,直接呛进了我的气管和食道里,此刻我感觉肺子在燃烧,食道和胃火辣辣地似乎要被烧穿了一样。 “咳……咳……小雨呢?”我一边大咳、干呕,一边问道。 “还没出来。”“疯狗”说道。 我一听就急眼了,立刻趴到洞口旁往里张望。在“疯狗”手电筒的照射下,就看到此时80%的石室已经被腐蚀液浸没,腐蚀液的表面还不时有白色的骨头泛起。 小雨不见了。 应该是刚才我往上爬的时候,她不小心滑了下去。 我当时就要跳下去找她,却被“疯狗”一把摁住。 “我去把她救出来。”“疯狗”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眼神里有一种疑问,似乎他有点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对小雨这么好。 不过现在我管不了他是怎么想的,救人要紧。 “你刚才就连累了她,你再下去一次,可能还会连累她一次。”“疯狗”一边说,一边跳了下去。 这句话说服了我,最终使我决定在上面等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