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27章、山壁上的红色宝石

第27章、山壁上的红色宝石

3041 2017-12-05 18:39:00
幸好我没有就这样永远地睡去。 很快,清冽的空气重新灌入了我的肺泡,把我从死亡的幽冥中给救了回来。 “醒醒,你他妈给我醒醒!” 耳朵里传来“骚猴子”急切的低吼声,脸上一凉一凉的——是他在用一把匕首拍我的脸。 我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吐出许多海水,然后贪婪地呼吸起湖面上潮湿至极的空气来。 “很好,还没被干死。”“骚猴子”笑道。 我这才看清,此时我被“骚猴子”架着腋窝,正在湖面上。 “那两条食人鱼被你杀了?湖底那儿到底什么玩意儿?”此时依然有些七荤八素的我,说起话来依然有些口齿不清。 “骚猴子”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说:“能动弹不?能动弹就跟着我游,咱游到对面去……尽量小点儿声。” 我又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冲着他点点头,跟在他后面游了起来。 从我这边望出去,周遭都是一片浓浓的,化不开的白雾。我回想起刚才昏迷前的情形,知道肯定是“骚猴子”在关键时刻下水,尾随在我身后,帮我干掉了那几条大鱼,救了我。 当时,我不由得暗暗感激他。只是再后来,当我清楚他救我的目的后,真恨不得立刻就掐死他,再杀光他的全家。 “骚猴子”很安静地在前面游着,是蛙泳的姿势,游上几米就停下来,左右张望一下。而我在后面用的是自由泳的姿势。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我忍不住再次问道。 “骚猴子”起先并没有理睬我,可是在我问了好几次后,他终于不耐烦地指了指斜上方:“看见没有,应该快到了!” 我抬头看去,起先只能看到一片白雾,但随着白雾的飘动,我终于在雾气的缝隙间看到了一样东西——一样让我在冰冷的湖水中颤抖得更加厉害的东西。 湖水的对面是一片陆地,再往前十几米就是崖壁了。距离地面大概20多米高的地方,能够看到一面浮雕,浮雕图案的内容是一头造型非常怪异的猛兽——身体很像狗,有好几颗头颅,当然是狗的头颅。这些头颅的双眼,都是血红色的,好像是在岩壁上镶嵌了某种红色的、晶莹的宝石。 在这个浮雕的左面,有一个很大的、黑幽幽的、呈现三角形的洞穴,洞穴的再左边,则可以看到几个血红色的东西,以及一些浮雕的残余——很显然,原本这个洞穴的两边各有一个猛兽的浮雕,但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可能是千年的自然侵蚀,也可能是人为破坏),洞穴左边的那个浮雕被破坏殆尽,只剩下一些残片和红色宝石;而右边那个尽管也有被破坏的迹象,但总体上还看得出浮雕当初的面貌。 “刚才我和那三条怪鱼,以及水底那个怪物大战了三百回合,终于把你给救了上来。你记住哈,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还?很简单,兵爷平生最爱三样东西——豪车,雪茄和美女……” “看到这浮雕和那个洞,你好像很兴奋嘛。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问道。 “骚猴子”“嘿嘿”笑了一声,说道:“男人看到洞,总是要兴奋一下,想去探寻一番。” 都这当口了,还要开车? “别扯了,这浮雕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比利干人弄出来的?”我停下来浮在水面上说道。 “一言难尽,到了岸上再说。”“骚猴子”说道。 我“嗯”了一声,跟着他继续往前游。 周围的雾越来越浓,很快,我抬头也看不到对面的崖壁,以及崖壁上的浮雕了。四周一片乳白,我甚至开始辨别不清东西南北。 但恐惧促使我和“骚猴子”一刻也不敢停顿,继续发疯一样往前游着——那些食人鲳、巨型食人鱼,还有其他古怪无比的生物,说不定都在水中的暗处觊觎着我们。我身上已经有了伤口,一丝丝的血腥味,说不定正在逗引着这些恶魔嗜血的本能。 除了“哗哗哗”的划水声,我耳朵里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很快,前面出现了依稀的轮廓——湖岸就在眼前了。 我心头一喜,四肢抓紧划动。 也就在这时,一直让我提心吊胆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我感觉自己的裤腿被什么东西给拽了一下,力气不算太大,但我的裤腿很明显被撕掉了一块。 随即,我的小腿上,刚才被巨型食人鱼咬出的伤口这里,一阵剧痛,痛得我在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 “啊!” 这声惨叫在谷底四面的崖壁间缭绕回荡了很久,当然也引起就在我前面的“骚猴子”的注意。 “命根子被咬了吗?”“骚猴子”一边说,一边回过身来,从腰间重新拽出他那把匕首,潜下水去,用匕首把咬住我小腿伤口的两条食人鲳切断。随即他重新浮出水面,大叫:“我操,后面一大批,赶紧跑!” 我忍不住往把头往下一低,立刻就看到一大批食人鲳闪着红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如同军队弓弩手射出的一排利箭一样,向我这里冲来。 我魂飞天外,双腿双臂发了疯一样在水下进行大力蹬踏,想以最快的速度游到岸上。 踢踢踏踏的声音中,“骚猴子”已经到了岸上,双脚踩着岸边的砂石地面,回头对我喊道:“快点啊!快点!” 可我已经快不起来了。 距离岸上能够站立奔跑的地带大概还有三到四米的距离,食人鲳追了上来。它们一窝蜂地围住了我,四周全都是血红色的眼睛和突出的下颚。有两条再度咬住了我腿上的伤口,还有几条开始咬我身上其他地方的血肉。 我知道,这些食人鲳一旦围住猎物,就会密不透风地群起而咬之,猎物身上所有的地方都会有食人鲳咬噬,前面的食人鲳咬下一块肉后立刻离开,给后面的同伴留出空间继续进攻,往往不到几秒钟,就能把一头牛之类的大型动物噬咬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而这,也会是我的下场。 我拼命地把最先扑上来的几条食人鲳从身上拽下来,拼命捏死,但更多的食人鲳蜂拥而上。这情景让我完全绝望,不过我还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就算被吃掉,也不能让它们吃得太顺心。 就在这时,一阵“堂堂堂”的声音响起,几颗子弹落在我身边的水中,我面前十几条正在被血腥气逗得兴奋异常的食人鲳顿时被打爆。其他食人鲳立刻一拥而上,去分食这些同伴,我的前面立刻出现一条通路,我毫不犹豫地两个大力蹬踏,向岸边靠近了好几米。 这里的水深只到我腰部这里,我已经可以站立起来,淌着水向岸上走去。可是我小腿肚子上还是传来一阵阵的剧痛,暗红色的血液甚至翻到了湖面上。 我咬咬牙,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岸上挣扎而去。“骚猴子”端着AK-47“堂堂堂”地打出一个点射,又帮我解决掉了几条食人鲳,随即“咔咔”声中,AK-47的子弹打完,发出撞针撞空的声音。 他丢下枪,索性走下湖来,拉住我的手把我往岸上拖。 我终于被“骚猴子”拖到岸上后,完全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在疼痛的刺激下,我的腿部甚至腰部都开始痉挛。“骚猴子”拔出匕首,捅死了还咬住我腿部和腰部的六条食人鲳,然后开始察看我的伤口。 “还好,这帮孙子没咬到你的动脉,你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说着,他把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用手上的匕首割出一条一条的,给我包扎伤口。他力气很大,勒得我嗷嗷直叫。 “叫什么叫?深山老林里让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在对你做什么。这里虽然很有情调,不过你实在是勾不起我什么欲望……”“骚猴子”说着说着,忽然停下了,开始有些诧异地朝四周看着。 看了半天,他忽然咕哝了一句:“你妈……” 起先我也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诧异,可是很快我也发现了蹊跷。 这里不是刚才我们下水前的那一边湖岸吗? 这些树,这些草,还有湖和岸的样子,没错,我们又回来了。 “刚才下水去救你的时候,我是把AK-47扔在岸上的。到了岸上,我居然又发现了这把枪。”“骚猴子”说道。 “嗯,你原本是想游到对面去的对吧?可是在湖里面蒙灯转向,四周的大雾让你分不清方向,结果又回来了。”我淡淡地说道,伤口上传来的痛楚,让我额头有些冒冷汗。 “骚猴子”皱着眉说道:“兵爷倒还是第一次走错路。” “我看你这里不是第一次来吧?先前不都是轻车熟路的吗?”我问道。 “骚猴子”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接我这茬儿。他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能走吗?能的话咱们出发,想办法到对面的那个洞里去。” “就是两个浮雕当中的那个洞?” “是的。” 我努力站起来试了试,勉强可以,冲他略微点了点头。“骚猴子”冲我竖了竖大拇指,然后过来扶着我开始往前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