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63章、“疯狗”之狠

第63章、“疯狗”之狠

2994 2018-01-30 14:04:11
“疯狗”一边休息,一边把手电筒往这个洞道的深处照射。他拍了拍“狼心狗肺”的脸,说道:“醒醒,醒醒!再有多久能出去?” 他越拍越重,终于把“狼心狗肺”拍得有点神志了。 “不……不知道,地图上这一片画的是一个大骷髅……” 这句话一出,“疯狗”恶狠狠地给了“狼心狗肺”一巴掌。“狼心狗肺”“啊”了一声,却没有多余的话敢说。
我在旁边也只能暗自叹气:“没想到’地狱犬’里也会有这么个没谱的货,看样子今天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全得看老天爷心情了。” 几个人一片沉默,只能听到粗重的喘息声在洞穴内回荡。过了好一会儿,“疯狗”说道:“都休息够了没有?” “休息够了!”“狼心狗肺”第一个答道。 我和小雨也很快说了声“嗯”。 “疯狗”重新打开手电筒,站起身来,说道:“走吧。你,走在第一个。”说着,“疯狗”指了指“狼心狗肺”。 “狼心狗肺”答应一声,第一个向这个洞穴的深处走去。“疯狗”在后面用手电筒照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形,脸色非常难看。 “狼心狗肺”伤得很重,根本走不快,有几次小雨想上去扶他,却被“疯狗”阻止。我心底里暗想:这“疯狗”也当真狠毒,“狼心狗肺”不过是有点不靠谱,而且身受重伤,他居然就把这人当炮灰使。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的环境也很特异,洞道顶部距离我的头顶大概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两边有不少石笋、钟乳石一类的结构,上下间有如两排牙齿一样互相交错。地上非常平整,就是有些湿滑。 我越走越觉得有点奇怪,这地方人工痕迹很浓,这些牙齿一样的石笋、钟乳石每一块似乎都进行了仔细的打磨,和人的牙齿还真有些相像。而这里的地面更加好像经过人为的打磨,平整无比,居然让我想到了人的舌头。 莫非这里就是按照人体口腔的样子进行修整的? 那样的话……我猛地里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奇怪的念头在心里产生了。 也就在这时,前面“狼心狗肺”停下了脚步。 “继续走!”“疯狗”冷冷地说道。 “狼心狗肺”回过头来,脸色惨白地说道:“到……到头了……” “疯狗”一愣,立刻提着手电筒就走了上去。 这条洞道才走了没几分钟就已经到头,这一点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意外。但我还是饶有兴致地跟了上去,想看看这条洞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 没错,是上下两排石笋和钟乳石互相交错,封闭了继续前进的道路。“疯狗”走上前去,用手电筒往石笋和钟乳石外照射,我居然听到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好奇心起,连忙跟了上去,目光随着“疯狗”手上的手电筒朝外一看,也不由吓了一跳。外面是一个更大、更幽深的空间,手电筒强劲的光芒一旦射入这片空间,就被无穷无尽的、浓稠的黑暗所吞没,根本看不到对面是什么。“疯狗”用手电筒向下照射,依然如此。 也就是说,他们即便使用炸药把封锁道路的石笋和钟乳石炸开,到了外面也会陷入绝境——要花费不知道多少时间才能重新踩到地面,别说我们几个已经基本力竭,就算有这个体力,到了外面的地面后,又要往哪里去? “疯狗”把“狼心狗肺”拽过来,逼问他外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才能出去,“狼心狗肺”只说:“我想想,你让我想想。”却再也说不出其他东西。我在旁边觉得“狼心狗肺”很可怜,说道:“你地图带了没有,拿出来看看不就行了?” “狼心狗肺”摇摇头,说道:“上这座岛时,在爬崖壁,丢了。” 我暗叹一声,心想:“好吧,丢了地图没全记住,还到处显摆自己看过地图。那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 旁边“疯狗”说道:“你原路返回,看看另外一边那个洞穴里,有没有出路。” 旁边小雨说道:“我去吧……” “疯狗”一摆手,指着“狼心狗肺”说道:“你去!” “狼心狗肺”可怜巴巴地点点头,从自己的口袋掏出手电筒,打开,一步三摇地过去了。我在旁边看着“狼心狗肺”的背影消失在一片浓稠无比的黑暗之中,冷笑道:“你觉得不爽,要杀他直接崩了就是,何必这么玩他?就他这样子,爬得到那边吗?” “疯狗”森然道:“他活该!” 我心头掠过一丝寒意:果然是条“疯狗”! “我们先休息一下。”“疯狗”一边说,一边坐下来,并且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几块压缩饼干,一块递给了我,一块递给了小雨。然后他关上了手电筒,黑暗中很快就传来了他咀嚼饼干的声音。 我根本没有胃口,但为了保持活下去的体力,只能干嚼起饼干来。可是此时我口渴难忍,喉咙口冒烟,这饼干嚼得十分地艰难。 忽然间额头一凉,碰上什么金属物了,同时也听见金属物里水在晃荡的声音——是小雨给我送水来了。 一口水入肚,我居然第一次觉得清水是如此甘冽的美味,真想把水壶里的水喝光,但还是忍住,把水壶递了回去。 小雨说道:“要不要给他送点吃的去?” “我们的东西不要浪费在死人身上。等他有命回来,再给他不迟。”“疯狗”说道。 “他做事是有些颠三倒四,可是也曾经帮过你。你还记得在马六甲那次吗,那么多海盗艇围攻我们,你自己都受了重伤,他就在你身边一直守着,杀掉了那么多爬船的海盗。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没有他,你能有今天?”小雨越说越激动。 “疯狗”一言不发,黑暗中仍然在拼命地干嚼饼干。 “你这样对他,弟兄们会寒心!”小雨又说了一句。 “疯狗”说道:“等他有命回来,并且我们有命出去,再说吧。我们这种人,生下来就是被人作践的。我作践你们,三井作践我,狗头作践三井——有时候,早点死掉,早点去投胎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黑暗中,我听到小雨重重地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我心头暗喜,看样子小雨对她这个上司完全失望了,待会儿一旦我的真实身份被揭穿,说不定可以把她拉过来帮我。 现在,我最需要的是武器,要是能把“疯狗”身上的AK-47想办法弄到手就好了。 大约过了30分钟,“狼心狗肺”依然没有回来。手电筒一亮,小雨站起身来,说道:“我去吧。” “疯狗”淡淡地说道:“再等等。” 小雨理都不理,径直向“狼心狗肺”刚才的去向走去。 “疯狗”加重口气说道:“我让你再等等!” 小雨说道:“你已经逼死一个,这就杀了我不也挺好?” 灯光摇曳中,我看到“疯狗”的脸色变幻不定,但目光中的戾气是显而易见的。他恶狠狠瞪着小雨,目光中的意味似乎是:既然这样,你去死吧!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一个人怎么能冷血到这种地步?连着逼死两个战友?一个人又怎么能愚蠢到这种地步?这两个人死掉,你不就成光杆司令了么? 当下,我也挪动脚步,我想跟过去。 “疯狗”猛然间冲了过来,铁钳一样的右手卡住我的喉咙,森然道:“你想也别想!” 我还想挣扎一下,却被他毫不费力地一把掀翻在地,用右脚踩住背心。 “谁都能去死,你不能。他们都是我们出去的垫脚石。” “去你妈的,我想和他们死在一起!” “你是想和这个女人死在一起吧?” “是又怎么样?我在牢你呆那么久,宁可要漂亮、温柔、有良心的女人,不要你这种冷血的疯狗!” “疯狗”“嘿嘿”怪笑一声,脚下用力,我顿时觉得肋骨都要折了,五脏六肺几乎要被压爆。 就在我觉得要被他虐残之际,就听见一声尖利的、惊恐的叫声传来。 “啊~~~” 是小雨在尖叫。 我顿时就觉得寒毛根一炸,她碰到危险了? 我听到“咔”的一声,“疯狗”终于取下他背部的那把AK-47,并且拉了下枪栓。 随即,我背部的压力减轻,“疯狗”松开了脚,我立刻一跃而起。 “跟在我后面,去看看怎么回事。”“疯狗”一边说,一边把手电筒夹在脖子和肩膀这里,双手端枪指着我,示意我走在前面。 我心里面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也只能无奈地走在前面给“疯狗”当盾牌、炮灰。 走了两步,前面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小雨的。很快,小雨冲了回来,只见她脸色煞白,神色慌张到了极点。 “有……有怪物……”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睁大眼睛看着“疯狗”,目光中透露着恐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