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五):140毫米舰炮

楔子(五):140毫米舰炮

3091 2017-10-30 10:03:41
巴颂还在冥思苦想,腰间的对讲机又响了。 鲍正国问他,有没有拿到潜艇的航海日志。 巴颂说道:“还在找。” “你快点吧,那群人的老大说,十分钟内找不到,就要杀你一个同伴。” “你们自己怎么不进来找?” “巴颂连长,我一直对你很客气对吧?不过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清楚,我客气是因为我涵养比较好,而不是你还有什么可以和我,和我身边这群强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巴颂“嗯”了一声,把对讲机重新放回腰间。 鲍正国说得并不完全正确,此刻巴颂知道自己手上已经有了一个筹码,不,准确地说是一个诱饵,一个能够让外面这群人感到紧张的诱饵。他已经有了一定的主动权,现在,他要到潜艇顶部的甲板上,看看自己的计划能否顺利实现。 他踩在那张铁制的办公桌上,向上攀爬到潜艇顶部的舰桥里,然后向前走到潜艇的后半部,终于看到了让他兴奋不已的东西。 没错!那里果然是有一门140毫米的舰炮——伊一五型潜艇的标配! 巴颂走过去仔细检查了一下,得出的结论让他内心一阵激动——这门舰炮的保存情况很好,或许还能用。 当然,在触发炮弹的那一瞬到来前,巴颂也不能确认这门已经有60多年历史的舰炮究竟有没有失效。但他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因为这很可能是他和战友们唯一的逃生机会了。 巴颂感觉自己运气不错,因为二战中日军的140毫米舰炮没有自动装填装置,但眼前这门炮里本身就安装有一颗炮弹。他用力转动炮管,舰炮的底座以及炮管经过长时间的锈蚀,非常不灵活,但巴颂用出全身的力气,终于在一阵“嘎吱吱吱”让人感到百爪挠心的声音中,将炮口45度向下瞄准了舰桥底部。 在他转动舰炮的底座时,他只觉得自己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什么不太寻常的东西。操作完舰炮时,他扭头看了一看,心里头就是一凛,几乎惊叫出声。 沿着潜艇所搁浅在的这条河逆流而上,距离巴颂大概100来米的地方,就进入了一座更高的高山。山的底部上开了一个大洞,大量的河水正从中流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刚才巴颂摆弄140毫米舰炮,其实动静很大,但由于这些水流的巨大声响,这些动作所造成的声音没有引起那边鲍正国和面罩人的注意。而且从视线上讲,他在舰桥后面,鲍正国和面罩人们也看不到他在做什么。 眼前这个洞黑漆漆的,看不清楚里面的情状。但洞口的两侧,各自浮雕着一幅图案。图案的内容是一头造型非常怪异的猛兽。身体很像狗,有好几颗头颅,当然是狗的头颅。这些头颅的双眼,都是血红色的,好像是在岩壁上镶嵌了某种红色的、晶莹的宝石。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地狱犬”?难道那个大黑洞的后面,就是地狱犬所守护的地狱? 巴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滑稽。好奇心让他有过去一探究竟的冲动:说不定自己就能够像亨利·穆奥发现吴哥窟那样,无意间发现又一座隐匿在原始丛林深处的古文明遗迹。 但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他现在要做的,是收拾鲍正国这群人,救出自己仅存的两名战友。 巴颂拿起对讲机,放在嘴边说道:“鲍正国,东西我拿到了。” “哦?是在司令塔里么?”鲍正国的语气听上去十分激动。 “嗯,是的。”巴颂说道。 “里面大致讲了些什么?” “都是日语,我看不懂。” “那快点拿给我们!巴颂连长,你果然是一名合格的特种兵,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更加紧密,并且非常愉快地合作。哈哈哈哈……” 鲍正国在笑,可是巴颂总觉得这家伙的笑声里有一种阴鸷。自己如果乖乖回去把航海日志交给他,并且将潜艇里的情况仔细叙述完毕,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命运,除了死亡就不会再有其他。 所以,他必须开始玩阴招了。 “啊!啊!啊……这……这是什么?鲍司令,救救我!救命!救命!救命!” 巴颂忽然对着对讲机歇斯底里般地大叫起来,连着叫唤了三声“救命”后,他猛地就把对讲机扔在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怎么回事?回答我,巴颂连长,你不要耍什么花样,赶紧回答我,回答我!” 巴颂一言不发,悄悄地把头探出潜艇舰桥,去看那群人的反应。 隔着老远,巴颂就看到鲍正国正在与面罩人中为首的一个交谈。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楚鲍正国的表情,但从肢体动作上看,他和面罩人都很焦虑。 他们会过来吗?过来前,他们会先处决已经半死不活的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吗? 巴颂没有把握,他只知道,如果一切按照对方的意思来,他们最多多活上几个小时。如果冒险博一下,说不定还能躲过这一劫。 他攥紧了拳头,静静观察这那边的情况,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5分钟后,那伙人开始行动了。留着三个人看押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其余开始向潜艇这边靠近。 巴颂长出了一口气——这是他所能预想的,最好的情况。看样子,这本潜艇航海日志对于这伙人果然意义非凡,自己赌对了。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鲍正国那伙人纷纷拿起了手电筒,把潜艇围了起来。他们互相间大声叫喊着,似乎用的是中文,巴颂也听不懂,应该是这群人的头目在布置每个小队的任务,同时让大家抓紧时间的意思。 巴颂把身体平贴在顶部的甲板上,让自己处于他们视线的死角,以避免被发现。此时此刻,他只要通过声音,就能大致洞察这群人的动向,因此也无须探头出去张望。 很快,巴颂听到,这群人纷纷拉开AK-47的枪栓,然后攀爬上潜艇外部的钢壳,利用钢壳上的破损处和缝隙,进入了潜艇内部。 一切都如他所料! 巴颂心底里一阵激动,他握住140毫米舰炮的触发扳机,只等着所有的敌人都进入潜艇内部。 就在这时,巴颂忽然就觉得眼前发红。 起先巴颂还以为自己的视网膜出了问题,还闭上眼睛用手捂了捂。但很快,他就发现情况不对。 一道道红色的光芒,正从自己身后射来,照耀在潜艇上,也把附近原本黑沉沉的气象,染成一抹抹诡异的红色。 巴颂吃惊地顺着红色光线射来的方向看去,发现远处那片山崖上,两头地狱犬的眼睛,也就是先前看到的红色宝石,此刻正在放光,而且十分炫目。 这是怎么回事? 巴颂觉得有点发闷,这个地方充满了诡异,到处都是邪门。将来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重新回到这里,好好探查一番。 可是现在,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红色光芒闪起时,有几个原本已经进入潜艇内部的面罩人又爬了出来,从动作上来看非常慌张。巴颂甚至还能听见他们在叫唤着什么,竟然有逃命的意思。 “被’地狱犬之眼’照射到,你们会死无全尸”。 巴颂忽然间想起了先前看到过的这句话。 他心底里冷笑一声:“地狱犬之眼是什么再说,你们今天死无全尸那是真的!” 想到这里,巴颂就打算触发舰炮的扳机。 只要炮弹还没有失效,就应该能够穿透已经脆弱不堪的艇体,在鱼雷舱附近,甚至直接在鱼雷舱里爆炸,里面那些鱼雷很可能因此而被触发。 失效的弹药,你不惹它,它都会调皮;你给它这么强的刺激,它一定能把所有人炸上天。 没错,这就是巴颂的计划。听上去很疯狂很愚蠢,但在巴颂看来,眼下的局势,除了狠狠地赌一把,没有其他选择。大不了同归于尽,他也算给死难的战友报仇了。 就在巴颂打算发射炮弹时,他忽然感到右小腿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这一看之下,巴颂忍不住“啊”地惊呼了一声。 舰炮旁边的甲板上有一个破洞,此刻,一条胳膊从中探了出来,抓住了巴颂的小腿,正在用力把他往破洞里面拖拽。 这条胳膊上完全都是腊化的肌肉,手掌骨头毕现,指甲非常地长,在胳膊最上方,能够看到很短的、破损的、极为陈旧的衣袖。 这样子,让巴颂想到了刚才在潜艇内部看到的那些日本士兵尸体。 惊恐与厌恶,让巴颂拼命地蹬腿,试图摆脱这条胳膊的纠缠。可是蹬了几下后,这条胳膊非但没有松手,反而似乎是在拽着巴颂的腿往上爬。很快,巴颂就看到了胳膊的主人的容貌——那张脸上腊化的肌肉在轻轻地抽搐,眼睛是红色的,也不知道是本身就发红,还是被那些妖异的光芒所染红的。 就是那个潜艇艇长。他(它?)刚才怀抱的那本潜艇航海日志,此刻还在巴颂的口袋里。 巴颂右腿猛蹬,左脚更是照着这个日军艇长的面门恶狠狠踹了几下。可这个怪物根本不为所动,依然在缓缓地爬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