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7章、“流年之印”与“心弦之音”

第7章、“流年之印”与“心弦之音”

3044 2017-11-07 18:52:00
我退出了“流年之印”文件夹,点到“心弦之音”文件夹里。 里面都是日记,每一天就是一个Word文档,用当天的日期和天气命名,比如:“2011年7月24日,晴”、“2012年6月14日,多云”。 我迫不及待地找到并打开了“2016年8月23日,小雨”——那一天,是小雨在公司里的最后一天。 文档打开后,变成了被大量绿色点缀的信笺,连字体小雨都选择了很细的一种。 “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不要自怨自艾了,一年已经够长,应该知足了。继续走入血与火,刀与剑的世界吧。或许地狱与坟墓,才是我这样一个人生命中的主题。” 整个文档里就这么几个字,没有提到我。 我不甘心地打开此前此后的几篇日记,却依旧没有发现小雨提到我。那段日子小雨似乎情绪非常低落,写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却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话。 与此同时,我发现一件让我非常吃惊的事情——日记一直记到2017年9月27日,也就是昨天。 难道小雨昨天还住在这里? 我把她9月27日的日记打开,里面记了一句话: “昨晚终于能够睡一个囫囵觉,可是梦见他了。依旧挺拔帅气,尤其是那双眼睛里的目光,一直是那么忧郁。原来以为可以找到,可最终他仍是不可替代的……” 我心中一痛:小雨原来有男朋友了。 这份日记的文档中,除了上面的这几行字,还有一页。我翻到第二页,发现是一幅铅笔肖像画的扫描件。肖像画中是一个男子,脸型瘦削,脸上满是胡子茬,目光忧郁地眺望着远方。 我心头猛地“砰砰砰”狂跳起来。 这……这不就是我嘛! 尽管我不记得有哪天没刮过胡子就出现在小雨面前,尽管我不觉得自己具备忧郁的眼神,但这说不定是她的美化吧,她喜欢的,就是沧桑、忧郁的男人? 发现自己暗恋的女神原来对自己也有意,这份狂喜可想而知。 我很后悔:在她还在公司的时候,我就应该表白的。 不过现在也不晚,我一定要找到她,告诉她她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告诉她她离开后我经历了怎样黯淡无光的日子,告诉她在我生命中还没有一个女孩能够像她那样在我心中荡起这么大的波涛。 我激动地关掉了这份日记文档,却意外地发现文件夹里多了一个文档。文档标题是“你是谁?”,看创建日期,居然是几秒钟前。 我只觉得背脊上一股子凉意冒了出来,这文档明明不是我创建的,到底是哪儿来的。 我打开文档,里面只一句话:你是谁?鬼鬼祟祟地在我房间里做什么?快滚! 我愣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这个文件夹其实是个云盘,小雨应该可以在其他地方,对这个文件夹里的所有文档进行操作,自然也可以添加文档。 我在这句话的后面加了一句 “我是雷浩。小雨,你在哪里?”然后点击保存,关闭。 接下来,我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显示文档修改时间的那一部分看,只要修改时间一变,就说明小雨重新在文档里加了话。 可是,那个时间一直没变,我却发现电脑摄像头旁边的指示灯亮了。 小雨正通过这个摄像头看我? 我连忙挺了挺身子,向摄像头展露出一个自认为尽可能帅气的微笑。 云盘文件夹里,那个“你是谁”文档消失了,出现了一个新文档——“快跑”,打开一看,两个鲜红的两个字,每个字都足足有半页。 “快跑”。 与此同时,我忽然发现,有一个红色的小圆点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开始游走。 有点像影视剧和游戏里,步枪上安装的激光瞄准器所投射出来的红点。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联想到小雨这“快跑”两个字,难道是有人要杀我? 就在这时,屏幕上那个红点不见了。 或许已经指在我后脑勺上了? 这个念头如同闪电一样劈进了我的脑子,让我如同触电一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往旁边的地面上一滚。 随即,我就听到“啪”的一声闷响。再抬头时,却看到那台电脑屏幕上,插着一支弩箭! 没错,是一支弩箭,而且射手的力度还挺强,超薄的电脑液晶屏几乎被射穿。屏幕上所显示的所有信息都消失了,只剩下黑漆漆的一片。在箭头和电脑屏幕碰撞的地方,火星一点点地迸射了出来。 在那一刹那,我有点晕,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眼前这一切都不太真实,都是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可是只一秒钟,我就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梦境,也不是什么虚拟现实。因为刚才那个红点透过电脑桌对面的窗户,直接照进了我的眼睛。我一闭眼,往旁边着地一滚,就听到“嗖”“砰”,抬头一看,小雨的床上插了一支弩箭。 可也就在刚才被红点射眼的一瞬间,我另外一只眼睛看到了射我的人是谁。 对方站在对面一栋大楼的5层,他身体的大部分被笼罩在阴影之中。但我还是看得出,这是一个魁梧、挺拔的男人,手上端着弩箭,一束红光从那片阴影中射出,在我身体旁边不住地游走。 尼玛,激光瞄准弩?这么高档的玩意儿还是头一回看到。 我连忙着地一滚,躲到了激光射进来的那扇窗的下面,也就是对方的射击死角。果然,那束红色的激光四下游走,但已经拿我没辙了。 可与此同时,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有人踹开了房间大门,走了进来。听脚步声,进来的还不止一个。 我心里面暗暗叫苦,心想小雨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惹来这么厉害的仇家?还有那个“猴子”,到底是什么路数?把我引到这里来自己却没了踪影,这是存心要害我么? 听声音,那群人进入房间后开始在各处翻找。很快,一个人影出现在我所在的、小雨卧室的门口。 身形高大,体格健壮,脸上戴着面罩——这种面罩我刚才还见过,电脑视频里莫名其妙厮杀的双方,都戴着这种皮革面罩。 很快,这家伙就扭过头来,我俩立刻就对上了眼。 这人目光很犀利,杀气很足。更要命的是,他面罩的左脸颊上,放着红色的荧光。荧光构成一幅图案,似乎是一条狗,有点类似藏獒,但明显比藏獒要丑,要凶恶,而且有三个头。 这什么玩意儿? 我也顾不得许多,猛地一跃而起,踏在小雨的床上,扑了过去。 眼前的这个“面罩人”反应也很迅速,他往旁边一躲,我一下子就扑了个空。只是这里空间实在狭小,他没能完全躲利索,被我用右手扒住肩头用力一按。他立刻就有些站立不稳,踉跄了一下,背部靠在门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而我则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 这厮立刻一边大叫:“在这儿呢!”一边一脚狠狠地踩在我背心上。 我就感觉背心好像被人用锤子猛砸了一下一样,五脏六腑都开始翻腾,同时眼冒金星,头也是晕乎乎的,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我看到“面罩人”半蹲下来,随即两个手腕一阵冰凉,被他铁钳般的一双手抓住,反拗着交叉在背后。那人一边这么做,一边嘴里还挖苦道:“嫩雏儿,弱鸡!” 我一听这话,心中立刻就感觉到不忿,身子发力一拱,后脑勺就往后一砸。 事后想来,这厮应该是低估了我,才会让我再已经被制伏的情况下翻盘。当时我就感觉到后脑勺明显是砸中了他的鼻梁,那人痛叫了一声,钳住我手腕的双手力气明显小了一些。我乘势用力把双手一并拢,左手的指甲去挠他的右手,右手的指甲去挠他左手。我大概有两三天没有剪手指甲了,加上手劲不小,这一下应该是挠得这个人极为疼痛,他闷哼了一声,双手力度再次变小。 这一下机会终于来了,我双手猛地往外一分,同时两条小腿往后用力一踢。这一下应该是踢中那人头部,那厮终于经受不住,双手放开。我把身子一咕噜,随即一跃而起,一脚就撩向还蹲在地上的那厮的头部。 这一脚踢得结结实实,那人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我就看到另外两个人从门外凶神恶煞般从门外逼了过来。这两人身形、块头和刚才被我放倒这货差不多,而且都戴着那种很奇怪的面具。他妈的,你们是喜欢玩cosplay的流氓吗? 这两个家伙一左一右向我靠近,我略一思忖,也有了对策,我往门里退了小半步,然后站定,摆出一个攻击动作——你们就算是两个人,同时也只能一个人进门吧? 这两人相视了一眼,站在距离门口大概1米远的地方没有动。 起先我以为他们在思考对策,但隔了10秒钟,我发现他们似乎根本就不急于动手。 我心头一动,莫非他们有什么后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