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28章、吃喝不愁,财务自由?

第28章、吃喝不愁,财务自由?

3085 2017-12-06 19:39:00
我抬头向湖对面的崖壁上望去,发现此时的大雾依然非常浓,浓得我根本看不到崖壁上的浮雕。 猛地里,有几点血红色的光芒穿透了白雾,在我的视网膜里闪烁了一下。应该就是刚才在湖心所看到的,猛兽浮雕中眼睛部分的红色宝石的位置,闪了一下光。 我连忙回头对“骚猴子”说道:“你看到了吗?” “骚猴子”笑道:“应该是在欢迎我们过去。看我待会儿撬两颗宝石下来,应该很值钱。说不定咱们走这一趟就发了,从此吃喝不愁,财务自由。” “财务自由”这四个字让我很兴奋,不过我不是傻逼,看得出这家伙应该是在忽悠我,因为他的笑容里有些阴郁。 对面岸上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我和“骚猴子”继续沿着湖边前行。湖水不停地向岸上拍击,然后又退去,我和“骚猴子”都不自觉地离湖岸远远的,想起刚才的食人鲳、巨型食人鱼还有湖水深处的那个乳白色的东西,我们的脊梁沟都有些发凉。 走了十来分钟,“骚猴子”停下脚步,抬头张望。 “是不是已经到了对岸了?”我问道。 “骚猴子”说道:“不知道啊,指示灯又没亮……” “亮”字刚落,我猛地里就感觉到眼角处红光一闪,连忙扭头去看。 “我们到底走了多久?”我问道。 “十来分钟。”“骚猴子”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怎么感觉其实我们并没有走出几米远?” 我“嗯”了一声,因为我发现,那道红光闪起的地方还是在我和“骚猴子”的正前方,隔着湖的对面崖壁。 我总觉得不对头——两个大男人走了十几分钟,居然只走了十几米甚至几米远?于是我又问道:“会不会是另外的浮雕上的红色石头放的光。” “骚猴子”摇摇头,走到比较靠近湖边的一个地方,拿起一样东西冲我扬了扬,我立刻不再言语。 那是他刚才扔在地上的、子弹被打完的AK-47。再看看四周的环境,我也终于确认,我们这十几分钟几乎没有挪动一点儿地方。 或者说,我们又回到原地了。 “骚猴子”皱着眉头把手上的AK-47重新放在地上,对我说道:“继续走吧。”说着,就走到了前面。我跟在他后面一瘸一拐地走着,小腿上的伤口剧烈地疼痛,但还勉强能够行进。 “你想知道兵爷以前是干什么的吗?””骚猴子“问道。 “雇佣兵吗?”我回答。 “嘿,你怎么知道?” “你微信头像还有你微信的名字Bourgeaud,不就是那个著名的雇佣兵吉尔贝·布尔热嘛!度娘一下,你就知道。” “哈哈,不错!吉尔贝·布尔热就是我最大的偶像。杀人如麻,御女无数,四海为家,无恶不作,甚至还拿起武器夺取了一个国家的政权,过了一把当土皇帝的瘾。男人当到他那个份儿上,也够本了。你说呢?” “我不太喜欢杀人。四处旅游是OK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大床房和美女导游,到处流浪就没什么意思了。至于女人,有个老婆给我温暖的家,再有一个情人让我偶尔找找刺激也就够了,太多了闹起来头会痛。至于当土皇帝啥的嘛,我没什么兴趣,我看我们公司几个总监天天加班到深夜,还要写PPT拍老板马屁,我就觉得我就做个产品经理挺好。” “哈!屌丝安知总裁之志?你欲望太小,活得不痛快!” “虎狼有虎狼的活法,虫子有虫子的乐趣,你他妈管我?不过作为雇佣兵,你到底打过些什么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金三角去过吗?” “伊拉克、叙利亚没去过。利比亚去过一回,多国联军开始空袭卡扎菲的时候,我和一帮弟兄帮过十几个富商从战区逃到意大利南部。那一票赚得爽翻,我和弟兄们在意大利玩了整整一个月,沙滩、美女、别墅那叫一个享受。可惜白种女人毛孔太粗,而且身上的味道也太浓,喷上香水这味道更加怪了。我还是喜欢黄种女人,温顺、婉约,总爱半推半就的……” “……你看我这样儿的,做雇佣兵合格吗?” “哈哈,身体素质勉强可以。不过嘛,参加利比亚那票买卖的总共有25个弟兄,其中3个在的黎波里被卡扎菲手下的士兵打死,2个被法国人的飞机炸死,还有6个在班加西被叛军乱枪扫死。剩下的14个里,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 “算了,当我啥都没说。我是被你忽悠来这儿的,找到小雨后,我就带着她回中国去了。那里再怎么样,总没生命危险。” “你脑子进水了吗?到现在,你应该知道:你的那个小雨就是个雇佣兵!’地狱犬’是顶级的雇佣兵组织。你想和母狼套近乎,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也变成一条狼!” 我沉默了,一时之间我觉得跟着“骚猴子”到南太平洋来完全就是个错误。在这种鬼地方时时刻刻于枪林弹雨中穿梭,还会碰上食人鲳这种要命的东西,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宁可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被老板虐,老板再狠,最多扣你绩效和奖金,不让你升迁,绝对不会动不动就拿把AK-47瞄着你。 我是很喜欢小雨,但我喜欢的是那个办公室里娇滴滴活泼俏皮,充满了生活情趣的小雨;而不是这个戴着面具抽着烟,端着AK-47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这种女魔头哪怕愿意和我做爱,我也是要阳痿的。 接下来,“骚猴子”跟我讲起他在金三角的一段经历:一个金盆洗手的毒枭找他,说自己儿子被当初的另一个仇家给杀了,找“骚猴子”给他儿子报仇。“骚猴子”召集了大概二十多个雇佣兵,乘着十几架直升机杀到对方巢穴,先用直升机上的格林式机枪对着下面一阵猛扫,然后冲进去把已经受了重伤的目标人物抓出来枪毙,整个过程通过手机对雇主直播。他说这一票总共赚了有800多万美刀,和手下在澳门、新加坡还有泰国用了一年花完。 “屌丝浩,你知道吗?就是在泰国,我练成了一门绝技,双手一抓,立刻就能知道什么是纯天然的,什么是硅胶做的……” “猴子,你和’地狱犬’到底什么关系?你穿着美国人的服装在这里屠杀比利干人,也是有人花钱让你做的?” “骚猴子”说到兴头上的时候,我猛地来了这么一句,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两个疑问。 “骚猴子”立刻停下了脚步,也不再说话了。 我不由紧张起来:说不定我问到他痛处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会不会翻脸? 可是这厮压根儿就没有回头看我,而是疾走了两步,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然后阴沉着脸重重地把东西扔在了地上。 AK-47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我往四周看了一看,也确认,我们又回来了。来时的那个洞口赫然就在我右侧不远处。 他妈的,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们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对面的? “阿贝尔塔斯曼的航海日志里,有关于这里的记载吗?”我问道。 “骚猴子”点点头,说道:“航海日志把这里称作’白色幽灵湖’。阿贝尔塔斯曼和他的手下当初来到这座岛上时,在刚才我们经过的那个洞穴系统里转悠,很多人就死在洞穴里。剩下的到了这边,看到对面浮雕上的红宝石就疯了——因为在《圣经》里,红宝石是所有宝石里最珍贵的。他们狂热地想要拿走这些红宝石去装点家乡大教堂的门面,于是一个个蜂拥而上。 “可是他们发现无论如何是到不了对岸的。他们想绕过湖过去,大雾弥漫中,他们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地,无论怎么注意脚下,那个所谓的’对面’似乎压根是不存在的。他们想游过湖去,或者搭个小木舟之类的东西渡过湖去,可是湖水里有非常可怕的生物,阿贝尔塔斯曼的手下很多遭到吞噬,剩下的在对红宝石的贪欲刺激下拼命继续游到了’对岸’,可开始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处。他们不顾一切地想再次尝试,结果要么葬身湖底,要么再次回来——总之,是到不了湖的对面的。 “阿贝尔塔斯曼征服整座岛屿后,他们就把’白色幽灵湖’列为禁地,不允许岛上的居民和外人进入。我也是第一回到这儿……” 我皱着眉头四下望了一圈。说老实话,我是不大相信幽灵神鬼这一套的,眼前的这种诡异现象肯定有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 首先我想到的自然是潘洛斯阶梯,也就是那个无限循环的楼梯。这其实是三维世界中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反逻辑的事情。后来英国有人的确造出了一条无限循环的楼梯,但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小把戏:其实是一个首尾相接的洞,假装做成楼梯状而已。 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暂时到不了湖对岸,我也没空针对这里的怪异现象作科学研究,那就只有一个选项了——一个让我想想就发毛的选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