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六):开炮

楔子(六):开炮

3001 2017-10-30 10:03:47
巴颂打算扑过去和对方拼一拼,可也就在这时,猛地里他听到地面上传来一阵嘈杂声。 大部分面罩人从潜艇里出来了,他们正惊慌地奔向先前出发的地方。看押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的面罩人似乎得到了什么指令,把这两人摁翻在地,拉枪栓,然后把枪口瞄准了他们的后脑勺。 巴颂想去按舰炮的触发扳机,却被那个腊尸艇长拖住,手与扳机之间总是差了那么几厘米。他眼见那边处决者就要扣动扳机,猛地急中生智,把皮带一松,裤子给脱了。腊尸艇长发出一声极为怪异的叫声,拉着巴颂的裤子就跌回了甲板上的那个破洞中。 随即,巴颂扑过去,一把按下了舰炮的触发扳机。 “砰”的一声。 炮弹出膛。 与此同时,巴颂向地面跳了下去。 没有按照巴颂最初预想的,穿透脆弱的潜艇身体,在鱼雷舱爆炸,而是击中距离潜艇头部旁边大概一两米的一块空地。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血红的火焰将周围一两米内几个面罩人吞没。灼热的气浪把大地都掀动了一下,巴颂看到,视线内所有的人,无论是鲍正国、面罩人,都被震动得跌倒在地。正要处决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的面罩人也仰面摔倒,一时站都站不起来。 巴颂从距离地面六七米的潜艇甲板上跌落在地,一个翻滚就站了起来。他跳跃和在空中平衡自己身体的能力极为惊人,加上地面上有厚厚的野草等植物,因此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但浑身骨头疼痛是免不了的。不过他还是咬着牙,拼命朝着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的方向跑去。 要么带着这两个人一起离开这片丛林,要么和所有的战友一起在此处死难,死前还狠狠地干掉了许多敌人。即便是后者,对于巴颂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人生结局。 那边,皖塔克琳也缓缓地站了起来,朝他这边跑过来。巴颂大叫:“宋慕缇查怎么样了?把他背过来!” 皖塔克琳听到巴颂在喊,但他似乎有点发蒙,不知道巴颂在喊什么,于是奔了两步就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巴颂。 巴颂又喊了一声,皖塔克琳仍然没有听明白,他又继续向巴颂这边跑了过来。 “堂堂堂”,“嗖嗖嗖”,一些从刚才炮弹爆炸所造成的惊骇中反应过来面罩人,开始对着巴颂和皖塔克琳射击了。曳光弹四下飞舞,就好像横冲直撞的萤火虫一般。 巴颂心里头暗骂一声,捡起身边一把某个面罩人遗留下来的AK-47,对准皖塔克琳身旁的几个面罩人开了火。很快,他就干掉了几个正在对皖塔克琳射击的面罩人。 皖塔克琳继续朝巴颂跑来,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巴颂的耳朵里听到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他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朝着旁边那条伊一五潜艇看了过去。 没错,那是鱼雷启动引信,尾部推进器开始工作的声音,这意味着他最初的目的达到了——潜艇鱼雷舱里剩下的九枚鱼雷要爆炸! 巴颂冲着皖塔克琳大叫:“快跑!快!”皖塔克琳已经拿到了一柄AK-47,冲着周围的面罩人一阵狂扫,好像丝毫没有听见巴颂说了些什么。他一边射击,嘴巴里一边发出野兽般的狂嚎。 “杀光你们!杀光你们!杀光你们!!” 原本已经卧倒的巴颂只能猫着腰冲过去,试图从侧面将其扑倒。很快,巴颂就到了皖塔克琳面前,一个纵跃扑了过去。 “轰!” 就在巴颂的身体腾在半空时,伊一五潜艇鱼雷舱的位置,炸裂出一团火球。 在那一刹那,巴颂失去了听觉,因为爆炸声把他的耳膜都震裂了;他也失去了视觉,因为爆炸的光亮让他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情景。 那只是感到一阵灼热的气浪将他横推出去很远很远,同时,腰部、腹部,有许多地方如同被锐利的小刀切割一般,剧痛无比。 猛地里,他的身体狠狠地砸在一棵树上,全身的骨头有如彻底散了架一般。 巴颂顿时人事不省,昏厥了过去。 这一次,巴颂很快醒了过来。 他抬眼一看,发现周遭一片狼藉,许多地方的草木都在燃烧,地面上一片片的焦黑。横七竖八地躺了许多人,有的一动不动,有的还在呻吟扭动。还有一些血淋淋的残肢分布在四周。总之这般场景可谓惨不忍睹。 而那条伊一五潜艇,头部被炸成好几段,剩余部分也在燃烧,冒着黑烟。 有个人站起来了。 巴颂一阵紧张,但很快他又放宽了心。 站起来的是皖塔克琳。 只见皖塔克琳提着AK-47,茫然四顾。 “皖塔克琳!皖塔克琳!快去看看宋慕缇查怎么样了!” 巴颂大吼道。 皖塔克琳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茫然四顾。 巴颂又吼了一声,皖塔克琳看了巴颂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咔”的一声,拉了下枪栓。 巴颂一愣,却见皖塔克琳把枪口对准旁边一个正要站起来的面罩人。 “堂堂堂!”一梭子子弹射出,那个面罩人被击毙。 旁边另外一个面罩人挣扎着想举枪对准皖塔克琳,却也被皖塔克琳击毙。 “好样的!”巴颂喝彩道,四下看了看,刚才手上的那把AK-47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想站起来,却觉得全身剧痛难忍,才动了一下,就“啊”了一声,重新颓坐了下来。 皖塔克琳不停地在杀人,很快就杀了七个面罩人,他的脸色非常平静。巴颂对此并不吃惊——这家伙平时在队伍里并不是非常起眼,但作为军人的起码素质——对敌人心狠手辣——还是具备的。而且,皖塔克琳杀的都是准备站起来反抗的面罩人,那些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面罩人统统被他放过了。 很快,皖塔克琳到了宋慕缇查面前。 宋慕缇查斜靠在一块石头旁边,他刚才膝盖被子弹打断,失血极多,潜艇鱼雷舱爆炸时,又被冲击波掀出去差不多10来米。此刻的他,早已是气若游丝,无力地闭着眼睛。听到有人靠近,宋慕缇查一边吃力地扭动身体,一边睁开眼睛,看到是皖塔克琳,他松了口气,把手伸了出来。 皖塔克琳没有去拉宋慕缇查,而是站在那里看着他。 用一种冷酷的眼神看着他。 巴颂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让他努力着试图站起来。 可是,一切都晚了。 皖塔克琳端起AK-47,枪口瞄准了宋慕缇查。 宋慕缇查睁大了眼睛,看着皖塔克琳,嘴唇蠕动,不停地在重复同一个泰语单词:“干什么?” 皖塔克琳开始扣动扳机,宋慕缇查的双眼里仍然充满了无法置信的神情。 “堂堂堂”,子弹射穿了宋慕缇查的身体。宋慕缇查惨叫了一声,身体开始颤抖,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失去神采的双眼依然在盯着皖塔克琳看,试图在寻找这个战友要杀害自己的理由。 巴颂目睹了整个过程,他惊骇地僵坐在原地,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 皖塔克琳和宋慕缇查有仇?这是借机报复杀人? 可作为连长,他怎么一点儿都没察觉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过节? 巴颂还在那里发蒙,皖塔克琳已经如同幽灵一样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用AK-47杀死了好几个面罩人。 很快,皖塔克琳到了巴颂跟前,枪口指着他的胸口,面无表情。 巴颂看着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队伍里最不起眼的一个成员,居然在刹那间杀了那么多人。 他猛地想到了什么。 “那些警告我的血字——赶紧回头,被’地狱犬之眼’照射到,你们会死无全尸。”是你写的? 皖塔克琳点点头。 “为什么?” 皖塔克琳没有说话,扳机上的手指开始往回扣。 “为什么!”巴颂暴喝了一声,“我救过你那么多次,你死都不让我死个明白?” 皖塔克琳身体微微一颤,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不希望你们来这里……不过……春那依将军会感谢你为国家所做的贡献!” 春那依将军? 那个泰国陆军中威望卓著的高级将领?他……他与这里的事情有什么关联? 巴颂睁大眼睛,看着皖塔克琳。红色的光芒照耀下,容貌上略显瘦削的皖塔克琳有如一个厉鬼。 “堂堂堂”,皖塔克琳扣动了扳机。 子弹就打在巴颂耳朵旁边的草地里,溅起的泥土打在他的脸上,非常疼。 可是,这么近的距离,枪口射出的子弹居然没有直接射中巴颂的脑袋而是打偏了。这让巴颂有些吃惊。 但这种吃惊只维持了几秒钟,很快,巴颂就意识到,不是皖塔克琳心慈手软了,而是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在摇晃,所导致的失手。 而他的身体之所以摇晃,是因为整个地面都在摇晃。 地震了! 这个鬼地方,居然还会地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