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1章:小白领的郁闷与逆袭

第1章:小白领的郁闷与逆袭

2967 2017-10-31 12:33:00
“你这线框图怎么画的?产品互动逻辑完全不对!新用户进入产品完全就懵逼了。给我重新画!今天必须给到UI设计部那边。” 电话那头,传来了产品总监白劲光的吼声。 我右手拿着一次性筷子,左手拿着电话,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郁闷到几乎要吐血。 “白总,这些线框图的方案昨天我向你汇报的时候,你不是都说OK的吗?” “你根本没有领会我的意思。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加班到几点,今天必须做出来!我要的是结果!” 我脑子一热,一句:“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要么你自己来?”已经到了嘴边,却还是被硬生生地忍住,变成了一句淡淡的:“好的。” 白劲光挂断了电话,整个世界算是清静了。 我把筷子扔进盒饭里,站起身来,在工位旁边的走廊里来回踱步,思考应该怎么做,同时缓解一下压力和胸中的郁闷。 时间已经到了23:00,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地铁的末班车也已经赶不上,难道今天又是一个通宵? 巨大的贯通式办公室里,几十个工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已经被清理得一干二净的工位旁,心头猛地一阵抽搐。 今天正好是小雨离职一个月。 她现在在干什么? 我叫雷浩,今年28岁,在上海张江高科的一家互联网企业担任产品经理。最近,我的上级,也就是那个白劲光似乎看我特别不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变着法子让我加班。我已经连续两个通宵在公司里赶新产品的页面线框图和PRD文档,可他依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我知道,这是因为前两天我在产品需求会上和他顶嘴的缘故。其实,我对他一直很不服气,如果不是为了二十多万的年薪,早就和他翻脸了。 说老实话,我正在外面找工作,期待着用能够用离职报告扇他耳光的那一天。 小雨名叫林雨哲,是去年夏天入职的应届毕业生。当时她被分配到我这里,和我以及另外几名同事一起,做一个APP项目。她漂亮、聪明、活泼,和她一起工作的日子,是很快乐的。 到了今年夏末季节,小雨忽然提出要离职。作为她直线汇报领导的我觉得非常意外,几经挽留无果,她还是回她的老家去了。 就在她离开后,我忽然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子在我心里面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从此每天早上看不到她走到工位上,对着我甜甜一笑,说一声:“浩哥早!”我心中空落落的,甚至有些茶饭不思。 之所以会得罪白劲光,也是因为那段时间心情荡到谷底,可这白劲光还没完没了地在下班后开会,一开就是两三个小时,终于把我给惹毛了。 此刻,我在小雨的工位上坐下,用转椅左右摇了两下,重重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拿起手机,准备刷几分钟微信,然后继续干活。 打开微信,我意外地发现,有个叫Bourgeaud的人想要加我为好友。 这人的头像有一点点小特别:是张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年轻人的头像,梳着油头,满脸的玩世不恭。 一般来说,对于陌生人想要加我好友,我都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忽略,可是这个Bourgeaud有些特别,因为他的自我介绍是:“那个姓白的可恨不可恨?” 难道他是认识我的某个人,甚至是办公室里的同事?否则他怎么知道白劲光在整我? 我犹豫了几秒钟,还是选择了忽略,没有理睬他。 刷了会儿朋友圈,发现林雨哲最近两天并没有更新自己的状态,也没有在其他人的状态下发表评论,或者点赞,不由得有些失望。 就在我打算关掉微信,开始干活的时候,看到那个Bourgeaud又要加我。 这一回,他的自我介绍变了。 “还在加班对吧?想知道林雨哲在干什么吗?”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朝四下里看了看。偌大的贯通式办公室里,几百个工位全都空空荡荡,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点击微信,同意加他好友,手机里,对方立刻发来一个龇牙的表情。 “你是谁?”我问道。 “Bourgeaud。”对方回答。 “我们俩认识吗?” “我认识你,你应该不认识我。” “好吧,哥们儿,我正在苦逼加班,如果你只是想寻我开心,还是明天吧。” 打完这句话,我打算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继续去写我已经一看就要吐的PRD文档。 “别写了,白劲光明天就要完蛋了,你就要解放了。” “脑残。一定是那个姓谢的,打扰老子做事,明天怼他!”我暗骂一声,就打算屏蔽掉Bourgeaud,甚至把手机给关掉。 哪知就在这时,对方发来了一张图片,我好奇之下点开一看,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这张图片应该是截自监控摄像头拍摄下来的视频,场景就是我所在这栋办公楼里,上面两层的一间会议室。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有一对男女正抱在一起,身上衣冠不整——还有很多十八禁的细节,这里就不多说了。 那个男的,就是白劲光。而女的,是合作方的一个美女商务。 我再一看时间戳,居然就是今天——9月26日,而且就在1个小时前。 这姓白的原来是和美女打完一炮,然后打电话过来骂我,让我把东西重做。 你在后方爽翻天,让老子在前线傻逼一样冲?老子肺都快气炸了。 这张照片我越看越激动,最后在微信上问Bourgeaud:“照片哪儿来的?你到底是谁?你是谢天宇吗?” 谢天宇是我们公司最牛的技术,据说可以做黑客。 Bourgeaud发来一个龇牙,又发来一段小视频——就是白劲光与合作方商务偷情的情景。 “撸撸睡吧,哈哈!” 此后,任凭我说什么,这位Bourgeaud都不再理睬我。我用微信的语音功能打电话过去,对方也不接。 第二天,整个公司炸开了锅。 公司一个姓方的VP一大早领着重要合作方的代表团,到一间会议室里进行商务会谈。不料,大会议桌上有一只被用过的避孕套。 这玩意儿摆在大会议桌的中央,非常地扎眼。谈判双方非常尴尬,却只能视而不见,继续强撑着把事情谈完。据说对方代表团中有一个小姑娘实在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笑了足足有三分钟。 谈判结束后,这位方总大发雷霆,冲到监控室调取昨天的监控录像,迅速发现了猫腻。 说实话,职场里出轨偷情这种事屡见不鲜,白劲光绩效不错,也很会拍马屁,这点风流韵事本来还不至于让他倒大霉。可问题是这一次动静实在太大,这姓方的VP又是个生活作风非常严谨的人,连总裁也觉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太不应该,最后就让人事部找白劲光谈话,劝他辞职。 白劲光当天就提交了辞职报告,收拾东西走人。 公司里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我心头自然是巨爽无比,午饭还特意给自己加了两个鸡腿。 这天我难得地到点下班,乘坐公司的班车到地铁站,回到位于七号线杨高南路站,由由新村某大楼9层的家里。 一路上,我给Bourgeaud发去几条微信。 “你是不是个黑客?” “那个避孕套是怎么回事?白劲光不会那么傻逼自己放在会议室大桌子正中央吧?” “你到底是谁?” 可是Bourgeaud始终没有回答我。 于是,我开始好奇地翻看他的历史更新状态,发现这家伙朋友圈里更新的内容不外乎三样东西: 烟、酒还有女人。 最近的一条朋友圈是在7天前,内容是“谁他妈说抽雪茄一分钟一口合适?Partgas绝逼是35秒,Montecristo一号超过30秒味道就不对头了。”配了一张柜子的照片,柜子里全都是一排一排的雪茄。 10天前的另一条朋友圈,则只有一张酒杯的照片。柔和的灯光打在酒杯玻璃上,深红色的酒浆映出一个扭曲的男人的脸,满脸络腮胡子,似乎笑得很欢。 再往前,还能看到几张女人的照片,有几张冲着镜头笑,有几张则是躺在床上,虽然只有肩部以上的部分被拍摄进相框,似乎一丝不挂。 这家伙还是个老司机,有些朋友圈的内容非常“污”,比如他把一根点燃的雪茄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两根手指挺直着戳在桌子上,不远处,就是国内某个以大胸著称的女星的照片。 再比如他发了一张照片,里面是三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配的文字是:“十几个亿都不够用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觉得挺有意思,于是继续往前翻,翻着翻着,两张照片的出现让我心里头猛地一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