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48章、海底人工遗迹

第48章、海底人工遗迹

3106 2017-12-26 21:00:00
手电筒的光柱很快就扫了过去,可那个东西给我的冲击太大,我连忙把手电筒的光线往回扫——空空如也,只有白色的絮状物,还有一只不大的海龟优哉游哉地经过。 我几乎要惊叫起来:“骚猴子!骚猴子!”可是嘴巴里咬着氧气管,根本叫不出声音来。 就在这时,我肩头上一紧,扭头一看,“骚猴子”左手捏着我肩膀,右手拿着手电筒,正在紧张地四下张望。而那把qbs06被他斜跨在背上。 我用手电筒照他,目光中投去疑问的一瞥。“骚猴子”只是看了我一眼,神色非常凝重、紧张。 我和他两支手电筒照了半天,刚才那个怪异的影子没有再出现,“骚猴子”再度用Aqwary系统向我传递来信息。 “你用手电筒照明,我端枪。” 随后,他收起手电筒,重新把qbs06取了下来,拉了一下枪栓。而我只能打着手电筒四下照射,一旦发现目标,“骚猴子”就会射击。 我俩继续向下,很快我发现四周的洞壁发生了一个让我感觉汗毛根直竖的变化。先前洞壁四周都是珊瑚、岩石还有水生物,虽然幽深,但都是自然形成的。可是,现在手电筒光柱所能照射到的地方,开始出现了人工的痕迹。 起先只是一根一根的石柱从洞壁上伸展出来。这些石柱的样子太工整了,要么柱体浑圆,要么顶部平整,总之看上去就是人工打磨形成的。而且柱体上布满了稀奇古怪的花纹,成为海藻和小型鱼类的栖息之所。石柱平整的顶部则大多有两到三个平方,有些上面还有类似香炉一样的东西,似乎是与石柱本身刻成一体的。 “骚猴子”停留在一根石柱上,坐在上面的香炉上,并让我过去休息。 我坐在他旁边,拼命地调整呼吸,实在是难受到了极点。 “顶住,下面还有更好的风景。”Aqwary显示屏上传来一句话。 “顶不住,要挂了。”此时的我已经大致明白了如何用Aqwary发送短信。 “深呼吸,想想苍老师。” “神经病。” “脑子一充血,大脑供氧量有保障,就没那么难受了。” 我索性不再理会“骚猴子”,而是把手电筒往石柱外更下面的地方照射。 依旧是深不见底,而且下面的洞壁四周,似乎有许多各种姿势的雕像。 “能不能别继续往下了?下面好恐怖。”我刚用Aqwary发出这条信息,腰上就被“骚猴子”踹了一脚,从石柱上掉落下来,继续往这个蓝洞的深处掉落。 于是,我手电筒光线所能照射到的地方,果然出现了许多雕像。 这些雕像的风格,与我刚才在崖壁上看到的,那八尊“杀人浮雕”没有什么两样。我甚至觉得,这些雕像的数量虽然是“八”的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但他们的脸翻来覆去就是这八张。只不过这八张脸的表情各有不同——有的微笑慈祥,有如佛堂里的菩萨;有的面目狰狞,好像阎罗殿里的小鬼;有的威严冷峻,活脱脱怒目金刚的嘴脸。 此外,它们所配的身体姿势也各有不同,有的威风凛凛地站在石柱顶端,手上一把狗头大刀(就是刚才在崖壁上看到过的那种款式)震慑四方。有的端坐在山壁里的“佛龛”中,对着来客微笑致意。还有的已经在海水的长期侵蚀下发生断裂,只剩下下半身还挺里在那里,上半身连同头颅在内,不知所踪。 四周的气氛越来越阴森窒息,我有进了森罗殿的感觉,不停地看向“骚猴子”,试图确定这尊拿枪的、会动的瘟神就在我身边。 我几次发短信问他:“距离目的地还有多久?”“骚猴子”都用一些“想想那女人,被剥光的”、“这里风景这么美,不多呆一会儿怎么对得起这里的风景”之类的话来糊弄我,到后来索性他就不理我了。 我忍不住用手电筒照他的脸,发现他虽然脸色有点发白,但神情似乎还比较自然,看不出害怕、惊慌的意思。反倒是他一发现我用手电筒照他,立刻眉毛一立,拿枪捅了捅我肩膀和背心,那意思是让我老实点儿。 我无计可施,加上潜水深度增加,身体不适感也越来越难以忍受,于是也没向“骚猴子”请示,游到一根石柱上休息。那根石柱上站着一尊雕像,不过手上并没有吓人的“狗头镰刀”,而且姿态婀娜,虽然身材有些发福,但袅袅婷婷地往那里一站,还真有些“猪八戒下凡”的意思。 不过这厮的表情很严肃,比较吓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凑合凑合吧。 “骚猴子”起先似乎不大愿意我在这尊神旁边休息,甚至用枪口戳了我几下。我理都不理,于是他用Aqwary发来一句话:“别靠到那雕像身上去。” 我好奇地问道:“靠上去怎么样?” “骚猴子”发来的短信上写了四个字:“死亡微笑。不想活着出去的话你试试。” 这“死亡微笑”四个字倒是让我心里面有些发毛,于是我基本就是坐在石柱边缘,双腿荡在外面,调整呼吸。“骚猴子”也发来短信,教我怎么调整,过了会儿,我好多了,于是准备继续赶路。 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念头:我要是乘着“骚猴子”不注意,把手电筒关掉,死活不打开,这样他就找不到我,我乘机上浮,他想用枪干我都不可能,岂不妙哉? 想到这里,我心里头一阵激动,一不小心,脚下踩到石柱上的一枚小石头,人顿时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倒在石柱上那尊石像的身上。 石像随着我身体的冲击,动了一下。我感觉石像的底部似乎是弹簧之类的东西,位移后可以迅速恢复。 我感觉不大妙,连忙一推石像,把自己推了开去。 然而此时,我已经听到一阵“空空空”的声音,有点类似驴拉石磨时,石磨之间发出的声响。 随即,让我心胆俱裂的一幕出现了。 那尊石像的两个眼睛部分,开始放光了。 靛蓝色的荧光,清澈而阴森,如同发怒的邪神,朝闯入者投来愤怒的一瞥。 更让我惊骇的,是此时石像的表情起了变化。刚才它明明是威严的,此时构成它面部的几块石头出现移动、交错(我这才发现,构成这尊石像头部的,并非一整块石头,而是许多石头拼合的),此时它的表情居然是微笑。 死亡微笑??!! 伴随着“死亡微笑”的,是雕像的嘴巴咧了开来,露出一个月牙形的,黑漆漆的洞来。里面开始在往外喷射一些白色的絮状物。 你娘个腿的什么玩意儿?“骚猴子”,赶紧给它一梭子啊。 左边那条胳膊一紧,“骚猴子”已经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拼命往后面拖拉。 我看他这德行,知道自己刚才无意的一靠,大概是闯了什么大祸,因此十分配合地跟着他拼命地游。 只是我一边游,一边还很犯贱地回身用手电筒去照那尊雕像,想看看雕像嘴巴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此时雕像双眼的靛蓝色光芒更盛,而它嘴巴里钻出一条东西来。 这东西全身五彩斑斓,非常养眼,也很震撼。它很长很长,钻出雕像嘴巴的已经有2米,似乎还有身子在雕像嘴巴里。它的头部是三角形的,两只血红色的眼睛正看向我,射出两道锐利的凶光。 这应该是一条海蛇,只不过这么长的一条,当真是闻所未闻。 我只觉得浑身冰凉,刚才在更上面的地方,我用手电筒所照射出来的巨大而扭曲的影子,和这个太像了,莫非在我招惹这尊雕像前,已经有海蛇在这附近活动了? 这一下不用一旁的“骚猴子”拖拉了,我自个儿就发疯般划水,试图离那瘟神越远越好。 可也就在这时,我眼前一黑,那尊雕像双眼的靛蓝色光芒熄灭了,四周一片漆黑。而那条海蛇,也就这样遁形在黑暗之中。 这样一来,我反而觉得更加害怕,手电筒四下乱照,试图重新找到那条东西,但又害怕真的照见它。 就在这时,我觉得脑袋顶上被人用力拍了一下——“骚猴子”一脸不满地示意我看Aqwary显示屏,只见上面写着他发来的信息:“怕个毛,自己先不要慌。深呼吸。” 我深呼吸了两下,心情略微平静了一些,然后重新把手电筒照向前方。 结果一下子就照出一个三角形的头来。这个头连着三、四米长的身子,猛地就穷凶极恶地蹿了过来。 我几乎吓得冒泡,连忙凭借本能躲闪。“骚猴子”则立刻端起枪来,拉了一下枪栓,然后就扣动扳机。 qbs06式水下步枪子弹射出枪管后形成一个个巨大水泡,那条海蛇顿时被打成了好几截,暗红色的鲜血开始四下飘散,被打断的海蛇的各截躯体在海中不停地扭动,与头部相连的那一截仍然有半米来长,凶狠地继续朝着我这边直咬过来。 我简直魂不附体了,情急之下觉得逃也是逃不掉的,居然伸手就要去捏那个蛇头。那蛇头立刻亮出雪白晶莹的蛇牙,朝着我的腕子就咬了下来。 如果咬上的话,我就交待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