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5章、遗迹

第35章、遗迹

2999 2017-12-13 21:53:00
疯狂扫射了很久,眼见那两个家伙放开小雨,缩回洞壁上如同蜘蛛一样迅速逃走,而手上卡宾枪的子弹也已经耗尽,我这才一瘸一拐地走到小雨身边,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千言万语里挑了一句自己觉得最牛逼的说道:“能站起来不?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能送你出去。” 小雨站起来,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从腰间摸出一个弹匣,递给我。我用自认为最潇洒、最利落的动作换完弹匣,然后提着枪走在前面,回头对小雨说道:“跟着我。” 小雨“嗯”了一声,又拿出一支手电筒,打亮了跟在我后面,给我照明。 “你知道怎么走才能出去吗?”小雨问道。 “不知道,反正呆着也是等死,走着走着,说不定就能找到出路。” “你总是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做了再说。”小雨淡淡地说道。 “哪有?有些事当初没有做,我后悔到现在。”我说道。 眼见小雨没有回答,我补问了一句:“知道是什么事情我后悔当初没做吗?” 小雨轻轻一笑,说道:“我不想知道。” 一句“就是说我喜欢你”到了嘴边,可是居然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最后居然被生生咽回了肚子里,让自己憋得胸口发闷。 接下来,我俩一边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就和当初在公司里一样,我很想接近她,无比珍惜和她对话的每一次机会,可是真的面对她时,往往却又因为自觉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或者措辞而苦恼,结果要么故作高冷让她敬而远之,要么成为一场尬聊而草草收场。 这一次也一样。我问她为什么要加入“地狱犬”,戴上这个面罩,她沉默以对。她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开始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很快发现自己口才差得要命,明明是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却说得干巴巴的没有半点噱头,到后来,我明显发现她对我的故事完全没有了兴趣,只能作罢。 而且,此时我上身赤裸着,我对自己的身材又极度没有信心,到后面也逐渐失去了继续搭讪、重拾话题的信心。 难道人生中的有些错过,其实是注定的?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 我在心里感慨了一下。 很快,我们沉默了下来,开始一门心思地赶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雨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回头问道:“怎么了?” 小雨没有说话,而是把手电筒往后照去,并且停留在某个点上。她自己也转过身,朝那边走去。 我跟在她后面,盯着她手电筒照射的地方看。起先就看到许多绿色的藤蔓互相缠绕着覆盖在洞壁上,也没发现什么其他的不妥,但很快我就发现,藤蔓的后面有些蹊跷。 首先是能够看到好几个暗红色的点,而正是这两个暗红色的点提醒了我,让我发现,这面洞壁上其实是有一个浮雕——是一种猛兽,身体很像狗,有好几颗头颅,当然是狗的头颅。而这些头颅的双眼,就是那些红色的宝石。 这不就是我在那个谷地中所看到的,湖水对面山崖上的浮雕吗?只不过,这里的浮雕因为年代久远,似乎被风蚀得更加厉害,加上藤蔓的覆盖,如果不是那几颗宝石的提醒,我都几乎辨认不出。 我上前伸手去抚摸那些宝石,小雨在旁边大叫:“当心!”却来不及了,我手指已经碰到其中一颗宝石上,顿时就感到一阵酸麻感贯通整条右臂,肌肉剧烈痉挛,整个人往后弹开,倒在地上,心脏“砰砰”乱跳。 小雨伸出手来拉我,冷冷地道:“知道厉害了吧?” “我……我是触电了吗?这玩意儿还带放电的?” 小雨摇摇头:“不是放电,这种东西叫’克鲁苏石’,外面包裹着一层很特别的毒素,摸上去的感觉有点触电的意思。如果你摸它的手上有没止住血的伤口,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嗯”了一声,一边站起身来,一边暗想:“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只见小雨从地上捡起一块普通的石头,开始捅这些在洞壁上镶嵌着的红色“克鲁苏石”。我发现,被捅过的“克鲁苏石”都会闪一下,放出红色的亮光。 很快,我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似乎是什么消息被触动了。 很快,洞壁上、浮雕的四周有一整块矩形的区域开始向外松动,明亮的光线从所出现的缝隙中透入。 我吃惊地看着小雨:“你……你怎么会知道怎么开这个门的?” 小雨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里充满了得意,但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我猛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那个浮雕我记起来了,我曾经在某本书上看到过,正是希腊神话里的“地狱犬”。而小雨所在的雇佣兵组织的名字,也是“地狱犬”。 这是巧合么? 我还没来得及问,这扇镶嵌在洞穴壁上的石头大门就完全打开了,强烈的阳光照射进来,让我根本睁不开眼睛。 但我的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在黑暗里憋屈了那么久,终于能看到阳光了。于是,我一边举起手遮光,一边向那扇石门外走去。 十几秒后,我跨过了那扇门,眼睛也逐渐适应了光线。当我开始打量四周的景象时,立刻惊骇得怔愣住了,足足有半分钟呆站在那里,动都没法动半分。 这里……这里是一座城市?亦或是城市的废墟? 这是一个林木葱郁的山地,在一层层向上的山坡上,布满了一栋栋的石质建筑。这些建筑充满了“哥特式”的特色,几乎每一栋建筑上都能看到尖形拱门、肋状拱顶与飞拱。而在这些看上去年代已经非常久远的建筑上,有许多浮雕。 这些浮雕一看上去就充满了宗教色彩:有些是猴身人面的怪物;有些是千手舞动却无法分辨性别的人形;有些则是没有头颅,赤裸的躯干上却长着嘴巴、眼睛、鼻子的怪物。 大部分建筑依然坚挺,但也有一些已经倾塌。还有一些被一些树木包裹、缠绕,我还看到在一栋建筑物的旁边,有一个被树根牢牢攫住的巨大石质人头。 这里让我想到了吴哥窟,只不过吴哥窟是典型的佛教寺庙,建立在密林深处的平地之上,而面前的这个地方是在山地上伫立起来的建筑群。吴哥窟里面的建筑和雕刻,有非常典型的佛教印记和风格,这里则绝对不像是一个佛教圣地。 之所以说这里绝对不是佛教圣地,不单单是因为浮雕所描绘的神祗不像,更重要的是这里就好像修罗战场一样,到处都是人体的骸骨。 这些骸骨数量很多,略一留神就能看见,有的合扑在地上,肋骨这里插了一把刀,有的坐在建筑物旁,头歪斜着。它们很多身上穿着盔甲,大多数只有肩膀上有两块铁片,只有个别的身上是重甲,还有头盔。 到处都是散落的兵器,有长矛、有弯刀(或者说弯刃剑),不知道是青铜的还是铁制的,总之已经锈蚀得不成样子,在炫目的阳光下没能反射出一丁点的光芒。 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小雨也正在好奇地四下打量,便抬步向前行进。这里有很多石阶向上延伸,在建筑群中形成一条条的街道。我便踏着石阶逐步往上。 “你当心这里面有蛇!”小雨在我背后,忽然说了这么一嘴。 我顿时就觉得腿都有些发软,仔细往脚下看,这些石阶的缝隙处,有许多绿色的野草生长出来,有些甚至长得有我的膝盖高,还有的竟然将石阶顶了起来,还拱出无数碎石散落在四周。 我握紧了手上的M-4卡宾枪,在这座无人的建筑群落中漫无目的地行走。我时不时还进入建筑物中,发现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家居陈设,但有许多骸骨散落着,有些的死状看上去相当恐怖惨烈——脑壳被击碎的有之,两具骷髅相互纠缠着,其中一个的手指插入另一个的眼窝有之。 这里应该是一个古战场,在很久以前爆发过一场相当惨烈的战斗。不过在这距离核心文明区域无限远的荒僻小岛上,哪怕杀得天崩地裂,也不会有人问津,更不会在史书上留下什么印记。 不过我还是对交战双方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心。我一边走,一边留意这里可有什么旗帜散落在地上。果然,很快我就发现这里的地面上,还有一些石质建筑物的外墙,散落或者斜插着一些已经破败不堪的旗帜。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三角形的旗帜,蓝底,绣着一条龙在追逐一颗圆形的东西,这颗圆形的东西是黄色的,外面包裹着一圈红色的火焰,看上去既像月亮,也像太阳。 还有一种就让我心惊肉跳了——是一种长条形的旗帜,上面绣着血红眼睛的“地狱犬”。 又是这种图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