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39章、工兵铲

第39章、工兵铲

3086 2017-12-18 10:13:09
把一支烟抽完了,黎则廷这才拿起身边的AK-47,背在背上,走到旁边的岩壁这里,双手抓住岩壁上的缝隙,就开始往上攀爬。 他攀爬的姿势和动作,看上去和“骚猴子”几乎一模一样。 爬着爬着,我就看到有两条触须从他所在位置附近的缝隙里伸了出来,开始慢慢地朝他靠近。 我看到黎则廷即将陷入危险,却没出声,心想这厮的恐怖程度不亚于所谓的“观音肉”,死掉最好。而且他死掉了,身上那把枪说不定就能归我。 很快,那两根白色的触须猛地加快了速度,一下子缠住了黎则廷的脚踝。 黎则廷攀爬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但他的反应极为迅速,只见他蜷曲着身体,左手继续抓住岩壁上的一个缝隙,保持住身体的平衡,右手从后腰取下一个柄很短的铲子,然后用挥舞长刀的动作,反身把铲头的刃口劈向一根触须。那根触须顿时就断裂了开来。黎则廷随即又挥动铲子,把另一根触须劈开。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而且显示出极好的身体柔韧性和平衡能力,看得我简直呆掉了。 黎则廷重新把铲子挂回腰间,在岩壁上继续如同猿猴般蹿跳,过了一会儿,他在接近顶端那块“水晶”处一个较大的缝隙旁停了下来,朝着那条缝隙里张望了片刻,回头对我说道:“上来,跟我进去。”说着,他一个人先钻了进去。 我犹豫了片刻,决定跟着他——眼看这人如此威猛,说不定能把我带出去呢? 于是,我也沿着岩壁攀爬上去,很快就爬到了那条缝隙那里,钻了进去。 可我刚进去还没站稳,就觉得肩膀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我一个趔趄,被那人摁在了洞壁上。随即,我就觉得下巴这里一凉,只见黎则廷凑在我近前,把那柄铲子架在我脖子上,两只眼睛放出凶光来。 “你们中国人的工兵铲的确是一绝。这把工兵铲跟了我十五年,我用它剪开过三十多道铁丝网,开过一千多个罐头,砍过五百多棵树,也劈死过一百来个人!你放老实点儿,我如果出不去,肯定先宰了你垫背!听明白了吗!”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心里还是在想:“他妈的,现在算你狠,咱走着瞧!” 黎则廷“嗯”了一声,放开我,然后踹了我一脚,说道:“你走在前头!” 我没有办法,只能顺从地走在前面。很快,黎则廷又拿出一支手电来,照出我面前的路。 “你刚才梦到什么了,我看你表情很陶醉?”黎则廷边走边问我。 我发现,从我第一次听见他说话开始,这厮说话的语气居然没有任何变化。即便是刚才威胁我,虽然措辞很凶,口气却依然冷酷而平静。此刻聊起八卦来,依然如此。 “没什么,就是感觉自己逃出去了。”我敷衍地答道。 “嗯,是不是梦见一个遍地骷髅,残败不堪的遗迹?明明已经死掉了,还会活回来的’活尸’,还有许多脑袋上燃烧着火焰的骷髅。”黎则廷冷笑着说道。 我吃了一惊,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的?” 黎则廷淡淡地说道:“看样子,你天生就是狗命。” 我心里面暗骂:“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接下来黎则廷再也没有说话。我们在洞道里一直往前走着,有时候出现岔路,他指示我挑选哪条道路行走,但我发现他其实对这个洞穴系统里的道路一点儿也不熟。走了大半天,我们似乎仍然几乎是在原地打转转。 在洞穴里闷热潮湿,我和他很快就大汗淋漓,全身湿透。尤其是我,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虚脱,而且又渴又饿。 “能不能停下来休息会儿?我走不动了。”我说道。 黎则廷“嗯”了一声,隔着我大概3、4米的距离坐了下来,但依旧用手电筒照着我。我也坐下来喘口气,很快我就看到黎则廷从腰间的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块压缩饼干来啃。他没有把饼干分给我的意思,我也不想吃——口渴的时候吃饼干,实在是吃不下。 只过了一会儿,我忽然听到一阵“当当当”的声音,从前面洞道的深处响了起来。似乎是有人在用什么金属物品敲打洞壁。 黎则廷显然也听到了,他才有些放松的身体立刻重新绷紧,收起饼干,端起AK-47,侧耳倾听。 “当当当!当当当!” “我们跟着声音过去吧,那里肯定有人。” 黎则廷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们朝那边走。”说着往声音传来的反方向一指。然后枪口朝我这里扬了扬,示意我过去,换个方向继续带路。 我无奈之下只能照办。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真想扑上去把AK-47或者那把工兵铲给抢到手,但看到他全神贯注地盯着我,只能作罢。 于是,我和黎则廷朝着与原来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说也奇怪,这样走了一会儿后,身后那阵“当当当”的声音就消失了,洞道里重新恢复了静谧,我只能听见我和黎则廷两个人的脚步声,以及喘气声。黎则廷还有意无意地用手上的枪擦一下洞壁,发出“嘎啦啦”的声音,似乎是用这种方式警告我不要耍花样。 很快,前面的地面上出现了黑漆漆的一个洞,多亏黎则廷手上手电筒所放出的光柱及时发现了这个洞,否则我几乎就要掉进去了。 我从这个黑洞旁边的洞壁边爬了过去,回头却看见黎则廷站在黑洞旁发呆。过了会儿,他索性从地面上捡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石头落地的“啪啦”声迅速返回了上来,显然这个洞很浅,甚至可能是另一条洞道的入口,这种情况在这个鬼地方很常见。 黎则廷站在洞旁边,并没有动。看来他在犹豫是否要下这个黑洞。 而我只能等着——我需要他手上手电筒的光线,否则就是必死。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啪啦”的一声从那个黑洞里传了上来,好像有人在里面扔石头玩。随即,又是“啪啦”一声,又扔了一颗,到后面“啪啦”的声音接连响起,也不知道哪个哥们儿在底下拼命地扔石头玩,似乎是在警告黎则廷不要下去。 我想,从刚才的表现来看,黎则廷应该是继续前进,而不会摸下去了吧? 没想到黎则廷往黑洞里吐了口唾沫,端起手上的AK-47,朝着黑洞里就是一个点射。 “堂堂堂”的射击声在密闭空间里回旋,几乎把我的耳膜都震破。随即,我就看到黎则廷一下子跳入黑洞,随即又是一阵“堂堂堂”的声音从黑洞里传了上来。黎则廷似乎是朝两个方向都来了一阵点射。 “你下来吧!”黎则廷抬头对我说道。 我还在迟疑,黎则廷猛地大吼道:“快!信不信老子给你一梭子。” 疯狗!一条十足的疯狗! 我一边往黑洞里跳,一边给黎则廷起了一个非常贴切的外号。 跳下去后,我双脚踩在湿滑的地面上,顿时跌倒。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黑暗中“疯狗”伸过来一只手,拉着我的胳膊就往一边狠命一拽。 我一个趔趄,往前抢了好几步,合扑在地上。随即,身后一阵亮光闪了起来。 “快走!”“疯狗”冷冷地道。 我恨恨地回头看了“疯狗”一眼,起身朝前走去。 “刚才你不是听到声音就躲着走吗?怎么这会儿声音在哪儿,你偏往哪儿走?” “疯狗”这次只是“嘿”地冷笑一声,理都没理我。 我心中暗骂:“你个臭瘪三,傻逼赤佬,摆什么谱?别让我找到机会抢到你的枪或者工兵铲,否则一定废掉你!” 说也奇怪,我和“疯狗”走着,那阵“当当当”的敲击声一直就没有停过,总是从我们的前面传过来,似乎是在引导着我们往前进。 “疯狗”虽然没有停下脚步,但看得出他极为警惕,佝偻着身子把身体可能的受弹面积缩到最小,并且始终藏在我的身后,我如果想佝偻一下身体,立刻会被他用AK-47的枪口戳一下,“站直了,挺胸!” 这样一来,如果有子弹从前面突然飞过来,90%的情况下是我先嗝屁。 我心中问候了他一万遍祖宗,却无可奈何——这厮始终与我保持至少2米的距离,我没有一丁点儿的机会。 就这样走了大概又有半小时,前面再度出现了一两条岔路,一左一右。左边那条缓缓向下延伸,右边那条以一个较陡的坡度向上延伸。 而“当当当”的声音,这一次是从右边那条洞道里传出来的。 我停住脚步,回头看向“疯狗”:“老大,该你选条道儿了,小的好照办。” “疯狗”毫不犹豫,枪口一指左边那条洞道。 于是,我走入了左边那条洞道。 “你是哪儿的人?越南人?朝鲜人?韩国人?看过《三国演义》吗?知道赤壁之战后诸葛亮怎么玩曹操,让曹操乖乖地按照他所设计的路线走,最后撞进了关羽的埋伏吗?” 我一边跟他胡说八道,一边时不时回头偷瞄他,希望这厮的精神会溜号,我好有机会扑过去抢武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