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四):潜艇中的死人

楔子(四):潜艇中的死人

3112 2017-10-27 20:35:10
伊一五总共可以搭载17条九五式长矛型潜射鱼雷,此刻的鱼雷舱里还存放着九枚。它们如同左轮手枪的子弹一样,排布在一个圆盘上。区别在于左轮手枪的子弹是环绕在左轮周围的一圈,而这些鱼雷则遍布圆盘的每一处。 看着这些表面上已经锈迹斑斑的鱼雷,巴颂心里头不由得一阵阵地发毛。他深知,这种过期弹药最为可怕,你一个不慎,就可能触发它的引信,而它身上安装的那些保险装置现在已经根本救不了你。更何况,九五式鱼雷是根据九三式鱼雷改造出来的,而九三式氧气鱼雷是二战初期全球威力最大的鱼雷。 所以这些过期鱼雷一旦爆炸,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可想而知。 于是,巴颂小心翼翼地从圆盘上原本应该安装着鱼雷的洞孔钻了过去,到达了鱼雷舱的后室。 身体还没完全过来,一股浓烈的臭味就扑面而来。 刚才还在鱼雷发射管里时,巴颂就隐隐地闻到一种臭气。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巴颂知道,这是尸臭——潜艇里有死人。 果然,在鱼雷舱的后室躺着两具尸骸,他们身上穿的,是日本海军在二战中所穿的蓝色军装,一个仰面躺在地上,一个合扑着。 从姿势上来判断,这两个日本人应该是在极度痛苦中死去的——四肢夸张地扭曲着。不过让巴颂感到诧异的是,这两具尸骸并没有成为骷髅,而是干瘪掉了,有如两具木乃伊一般。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距今差不多有60多年了,这两个日本兵怎么还没烂成骨头? 他举目四下一看,更感受到一阵寒意——整个鱼雷舱后室的墙壁上全都是暗黑色的痕迹,这些应该是血迹。可以看到,那两个死亡的日本兵尸骸身上,也布满了伤口,连衣服也被抓成一条一条的。这些伤口似乎是被什么动物的利齿抓挠而成的。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巴颂看着这副情景,不由得暗想。 他一边想,一边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那两具尸骸。忽然,他发现一个非常蹊跷的地方——这两具尸骸的指甲非常地长,几乎是手指本身长度的一倍。 难道这两个日本兵在死了以后,指甲仍然在生长? 还有,就是合扑的那具尸骸的指甲间旁,有些血迹的形状看上去非常奇怪,似乎是几个歪歪扭扭的文字。 这里光线昏暗,加上这几个字实在潦草别扭而且细小,巴颂只能俯下身子,把头凑上去,几乎贴到地上,这才看清楚,那居然是几个日文片假字。 “地獄の犬”、“獰猛”。 “地狱犬凶猛”? 巴颂曾经学过一点日语,因此认得这几个日语片假名单词。这两个词让他马上就想到一天前那棵树上,用鲜血写给他的警告。 “赶紧回头,被’地狱犬之眼’照射到,你们会死无全尸。” 当时他认为,这是鲍正国的人用宗拉维蒙的血所写的,可是现在,他也不能确认这一点——写这些血字的人到底是谁?另外,“地狱犬”或者“地狱犬之眼”究竟是什么? 难道古希腊神话中的这种神幻猛兽当真是存在的么? 巴颂还在出神,猛然间腰间的对讲机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让他猝不及防之下全身就是一抖。 “巴颂,在里面看到什么了?”鲍正国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巴颂把对讲机取了下来,放到耳边,没好气地说道:“死人。” “是日本人吗?有几个?死状怎么样?有没有烂成骨头?” 巴颂皱了皱眉头,愈发觉得,其实鲍正国或者他身旁的那些面罩人对这条潜艇里所隐藏的秘密是有所了解的。 他想了想,决定不说实话——此刻他心里有了一个计划,虽然只是一个比较模糊的轮廓,但无论计划的细节会变得怎样,先决条件是不能让鲍正国这群人觉得:潜艇内部是不能来的魔鬼之地。 “穿着日本军装,我也看不出他们是怎么死的,好像死得还蛮痛苦的,有点像窒息。都这么多年了,当然烂成骨头了,你这不废话吗?” “哦?你确认?” “嗯,确认!” “你如果敢胡说八道,你那两个兄弟我们肯定要活剥皮的!” “他妈的,你不相信就自己来!”巴颂佯装愤怒地说道。 对讲机那头,传来了鲍正国和另外一个人用中文谈话的声音,两个人讲的是中文,巴颂一句也听不懂。 “喂!还要我继续看看潜艇更里面的情况吗?”巴颂说道。 鲍正国整整隔了半分钟才甩过来一句话:“你继续往里爬,把整艘潜艇里的情况都看一遍,向我们报告。” 巴颂“嗯”了一声,继续向里爬去。 再里面一间是电池组了,水流从破损处涌入,将这里大量的电池淹没掉了。看不到尸体,但是能够看到墙壁上许多让人心惊胆战的抓痕,间或还有一些血迹。据巴颂所知,电池室的上方就是潜艇里士兵的住处,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更多的尸体。 他踩上了一个电池,双手扒住潜艇墙壁上的一个缺口,双臂一用力,人整个就翻了上去。天花板上恰好也有一个缺口,巴颂就这样翻到了上一层。 里面的情景让巴颂胃里头忍不住一阵翻腾。 四周的墙面上全都是黑紫色的血迹,还有一条一条的东西“凝结”在上面,仔细一看可能是蛆虫干瘪的尸体。 地面上,床铺上也有许多尸骸,而且很多都是残缺不全。往往这里有两、三颗头颅,那里有几条大腿小腿。 这些尸骸中,有的已经烂成了骨头,有的却还有肉。这间潜艇室上有很多破洞,阳光射进来,因此光线条件比刚才鱼雷舱里的要好得多。巴颂看清,这些尸骸其实并不是变成干尸木乃伊,而是腊化了,在潮湿的热带雨林中,这类现象虽然不常见,倒也不是第一回碰到。 这条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潜艇,如今成了名副其实的“铁棺材”。 就在这时,巴颂腰间的对讲机又响了起来。 “巴颂,赶紧到潜艇舰桥下的潜艇司令塔去帮我们找点东西。” “什么东西?” “潜艇航行的日志。” “好的。” “马上去!快点!” 鲍正国的语气里有一丝焦躁,这让巴颂有点诧异——这家伙一直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怎么现在会着急起来? 他看看天上,阳光正在从金黄色变成血红色,毒辣的艳阳正在化为温和的夕阳。 巴颂一直向前,从普通士兵的寝室走到士官室,又进入发令室,然后抬头看去。 在他印象里,伊一五型潜艇士官室和发令所的上面是一个机库,里面一般会搭载一架零式侦察机,这也是伊一五型潜艇最大的特点。 此刻,巴颂抬头看到,头顶的钢板已经破烂得千疮百孔,依稀果然可以看到一架飞机的轮廓。 他踩在舱壁的一条管线上,奋力向上一跃,双手扒住顶棚一个破口的边缘,把整个身体翻了上去。 狭小的机库里,一架绿色的零式水上侦察机静静地躺在那里,全身被锈蚀得只能看见几片绿色的油漆,左边的机翼完全折断,右边的机翼也弯曲着拖在地上。飞机周围躺了三具日军的尸骸。 巴颂没有再次多做停留,而是向前钻过一个门洞,进入了司令塔。 这里是潜艇最高指挥官办公的地方,因此相对宽敞一些。巴颂一进入司令塔,立刻就看到铁制,并且与地面焊死的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仰面躺着一具腊化的尸骸。尸骸的头部耷拉在肩膀上,军帽往另一边歪斜,双臂牢牢地合抱着一样东西,似乎是一本本子。 从服饰上看,这人应该就是这艘潜艇的艇长,日本海军的一名少佐级军官。 巴颂走上前去,从这名艇长的怀里,用力扯出那本本子。 本子的纸张已经破烂不堪,巴颂翻动时一不小心,有两张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是一本潜艇的航海日志。整本日志都是用日语写成,以巴颂的日语水平,即便日志完整,也只能读懂三分之一都不到,加上因为潮湿、霉烂所造成的字迹极度模糊,巴颂能够获得的信息就更加有限。 巴颂连蒙带猜,大致知道本子的开头几页,是说潜艇在1945年的8月10日,从舞鹤港出发,一路南下,前往南洋“为天皇执行一项绝密任务”。 这项“绝密任务”究竟是什么,日志中写得非常模糊,巴颂也没有看懂。但让巴颂感到困惑的是,1945年的8月10日,日本裕仁天皇已经决定要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时候还派出一条潜艇去南洋做什么? 再后面的一段,是说潜艇途中与盟军的军舰相遇,九死一生才逃出生天,继续南下,抵达越南沿岸,并且进入一条极为隐秘的水道中前行。 再后面又有好几页,巴颂又看不清其中的意思了。到了其中一页的最后,巴颂忽然看到“地獄の犬”、“獰猛”两个日文片假名单词,字迹很浓,似乎写的时候用尽了全力,而且接连写了6遍。 巴颂立刻想到在鱼雷舱里,也看到一具日军尸骸的指甲旁有过这两个单词。 “地獄の犬”到底是什么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